第9章 有些话喝了酒才能说出口
丽宝2017-12-06 12:141,846

  刘三美提着三瓶白酒进了屋,轩轩一阵欢呼:终于可以开餐了,快饿死我了,姑姑你是最后一个。

  梁一悦和彭健鸿两人坐在一起,刘三美呆呆看了好一会,今天的老妈可真美,整个人神采弈弈,上一次见她这样,好像是轩轩的满月酒。那个小八岁的男人不时的给老妈夹菜,递纸巾倒饮料,偶尔两人一对视,眼神里尽是宠溺,或许这就是爱情,而我从来没有拥有过的。

  看到这里心里一阵绞痛,脸上却强挂着欢笑,把一瓶白酒拧开,说道:今天是个好日子,怎么能少了酒,咱们一醉方休。刘三美找来杯子打开一瓶白酒,均匀分成了四杯。

  第一杯递给了彭健鸿,第二杯递给了梁二博,第三杯递给了刘小海,第四杯高高举起说道:高兴,是真的替老妈开心,我不反对,反正我就是个失败者,去他妈的30而立。

  说完一仰头倒进了口中,火辣辣的感觉从喉咙一直烧到胃,把刘三美的眼泪也一颗一颗激了出来,她一边挂着泪一边说道:是家人就一口干,把我当家人就一口干。

  梁一悦眉头紧皱,看着女儿这样心里心疼不已,一直以为她感情上失败了那么多次,就和表面看上去那样云淡风轻,没想到心里那么多伤痕,她心疼地说道:别这样,别这样,没嫁出去,有妈陪着你。

  可是你也要嫁人了,我就是一个失败者,要身材没身材,就算天天不吃晚饭,我依旧瘦不下来。没有一个男人爱我,没有一个。刘三美一边说一边拆开第二瓶白酒,给自己倒上。

  刘小海打开手机看到微信还是没有新好友的信息,心一沉拿起面前的酒杯也一仰头喝干,说道:姐,论丧记得你还有个弟弟。梁二博还没有喝酒心已经烧得火辣辣得不是滋味,谢叶红悄悄起身带着两个孩子拿着些饭菜进了房间,留下五个人在餐厅。

  彭健鸿伸出手抚了抚梁一悦的后背,示意她别着急,站起来端起酒,一饮而尽,说道:我有心成为这家中的一份,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在健身房认识,一直不知道一悦有三个这么大的孩子,更不知道她已经当奶奶了。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会再婚,因为上一段婚姻太刻骨铭心,从小青梅竹马,一起创业拼搏身体劳累,后来想要孩子一直怀不上,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却查出癌症,冒很大的风险生下孩子后,倾家荡产的治疗,她还是走了,这前半生就耗光了我一生的力气。

  如果不是因为开心,我或许也已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现在我健身运动,是希望以后不会拖累女儿,工作是希望可以为女儿创造更好一点的生活环境。

  直到我遇到一悦,她身上有一股顽强的生命力,有一股不服从命运的一股劲,深深影响到了我,时间长了,就像开启了第二次生命轮回。

  彭健鸿说完,梁一悦眼眶有些湿润,却嘴角上扬微笑着说:如果你们不同意,我会放弃!但我不后悔遇到了健鸿,或许自始自终我都太自私了,这个家的很多责任,都是二博和叶红在替我承担。

  梁二博原本就强烈反对老妈再婚,可听到她这么说,心一软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彭健鸿,如果哪天你要始乱终弃,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之后四个人都不言不语,把三瓶白酒全部干完,全部醉倒,刘三美依旧在流眼泪,止都止不住,刘小海还好,喝醉了就呼呼大睡,只有彭健鸿稍微清醒一点,对着梁一悦说道:一悦,让你为难了,让你为难了。

  而梁二博喝醉了,嘴里一直大叫着:爸,我对不住你,没有照顾好这个家。妹妹过得不好,弟弟也过得不好,现在妈要嫁人了。

  谢叶红一听这说的什么混帐话,赶紧拖进了房间把门关上,出来麻利地收拾餐具,梁一悦也进了厨房,轻声问道:叶红,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妈,你这样问,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二博是我的老公,不想看到他伤心。可做为女人,无论在哪个年龄都希望有人疼爱。谢叶红背对着自己的婆婆,一边刷碗一边回答道。

  那一夜除了小孩子睡得香甜,每个人都不好过,尤其是梁一悦,19岁的时候未婚生子,她没有害怕,20岁的时候带着伤抱着半岁的儿子逃走没有害怕,甚至在自己丈夫病倒到去世的日子,她也没有害怕。

  现在她害怕了,一边是自己一生中最后遇到的爱,一边是自己三个子女的感受,两边都不想放弃,放弃哪一个她的生命都感觉到不完整。

  天微微亮,刘三美就顶着剧烈的头痛叫了个车回了自己的小公寓,接着谢叶红早早叫醒了儿子和老公,因为孩子要去上英语班。

  只有刘三海在客厅沙发上流着口水依旧睡意浓浓。梁一悦一夜没睡,闭着眼睛听到女儿离开,接着大儿子一家离开,直到彭健鸿起来,她才睁开眼起来。

  对不起,健鸿,以前我总与命运抗争,现在或许是时候顺从命运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梁一悦愧疚地说道,彭健鸿将她紧紧拥在怀中,轻抚着后背,什么话也没有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哭过,伤过,生活继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哭过,伤过,生活继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