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当年那些事(8)
逍逍遥2019-03-11 11:002,114

  众人知他无意,心中忍不住差点笑了,却又不敢笑出来,只好将目光向那少年投去,少年任由他们将自己绑在椅子上,秦一止正待离开,少年道:“这会你不想知道我名字了,我便告诉你,我叫鲁小寒!”

  秦一止转过身来,问道:“翠云山鲁清风是你什么人?”

  鲁小寒摇头道:“不认识。”

  秦一止又问道:“五柳庄鲁白飞呢?”

  鲁小寒再摇头道:“也不认识!”

  秦一止深思片刻,身旁秦胜道:“鲁道元。”

  秦一止道:“都死了十多年,这小子才几岁啊!况且鲁道元也不曾有家室。”又问鲁小寒道:“你师父是谁?”

  鲁小寒道:“你越是想知道,我便偏不告诉你。”

  秦一止呵呵一笑,道:“罢了罢了,老夫也没心情知晓了,我且关你在这里,看到底会是谁来伏牛山要人。”随后向秦占先、秦双卿及徐令说道:“你们三个跟爷爷吃饭去。”

  用过晚宴,秦一止将徐令叫到偏厅,两人相视而坐,秦一止说道:“我本来叫占先与双卿去给你父亲报信说有人要害他的,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徐令道:“他们不是互相猜疑才那样的么?”

  秦一止道:“不是,有人从中挑拨。”

  徐令问道:“是谁?”

  秦一止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那人极为神秘,好像一切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徐令道:“你是天下第一也不知道他是谁?”

  秦一止羞愧道:“这世间的事情,有很多并不是武功高就能解决。”

  徐令点点头,道:“我师父也说过这样的话,那你是怎么知道有人要害我父亲呢?”

  秦一止道:“你父亲先前来过我这里,他告诉我,他以前下毒害了他的师父,而给他毒药的那人在你那位瘸子师叔的酒肆出现过,好像也给了一些毒药与你瘸子师叔,但他不知道那人是谁,我当时也没在意这个事情,后来想想不太对劲,于是便叫占先他们两个赶去你父亲那里。”

  徐令道:“看来这一切都是有人从中做怪!”

  秦一止点点头,这时朗云端了一盏茶过来,问道:“师父,你的茶是在这里喝,还是我给你送去房间?”

  秦一止每到夜里都有饮茶的习惯,别人喝茶后都难以入眠,可他却偏偏不同,反倒是不饮茶会难以入眠,双目望向厅外,天色已全然暗下,说道:“送去我房间吧。”又向徐令道:“不知不觉就这么晚了,你早些休息吧!”说着起身出了厅去。

  许令也独自去了后院客房,刚到后院,只见一个人影向自己走来,片刻那人走近,却是秦一止的夫人,她见了徐令,说道:“房间的灯我给你点上了,早些睡吧!”

  徐令点点头,忽然想起先前在山里时,睡前也是师父给他点灯,猛然间他想师父了,可是却再也见不着他。徐令一个人躺在床上,这床可比师父给他做的舒服多了,但他就是睡不着,一时想起师父,一会又想起曾经的师叔。

  不知过了多久,蜡烛燃完了,突然灭掉,正这时伏牛山轰然大乱,徐令只听一个声音猛喝道:“抓住那小子,我要杀了他!”

  其余也有人喝道:“想跑,没那么容易!”

  突然又听秦占先道:“爹,这小子在我这边。”

  秦胜急道:“先儿小心,切莫让他跑了,爹这就来助你!”

  又听秦双卿大声道:“哥哥小心。”

  这突来的吵闹让徐令意识到山上肯定出了大事,急急打开房门奔了出去,又闻着最吵闹的地方跑来,但见数十条人影手持长剑火把围成一个圆圈,圈中又有十余个伏牛山弟子持长剑围住,再里面则是以秦胜为首的伏牛山弟子手持长剑围着一个少年,火光照耀下,许令看到那少年正是鲁小寒。

  秦胜身边有四个师弟各中了鲁小寒一掌,鲁小寒手臂也被划了一道口子,鲜血还在不停的流出,秦胜长剑一举,喝道:“杀了他!”

  众人一齐攻去,外围弟子都做好架势,以便随时应敌,徐令不知双方为何如此急眼,急急走了过去,其余弟子见了徐令,知他是秦占先与秦双卿的朋友,说道:“小兄弟,快走开,别误伤了你!”

  徐令道:“没事,我看看能不能帮上忙。”走到里边,只见鲁小寒一人对抗十余人,打得他好生疲惫,几次险些中剑。忽地鲁小寒一掌拍出,慌乱中他也不知会打中何人,霎时间秦胜一把推开秦双卿,喝道:“双儿小心!”

  秦双卿被推了出来,徐令绕到她身旁问道:“怎么回事,他不是被关着的吗?”

  秦双卿含泪怒道:“这小子刚刚害死了我爷爷,你快帮忙杀了他!”

  徐令一惊:“什么,他······”

  徐令‘他’字出口,忽听身后一人大喊道:“都给我住手!”正是秦双卿奶奶。

  她话音刚落,数十名弟子立即停了打斗,秦胜悲道:“娘,我要杀了他给爹报仇!”

  老太太道:“孩儿,仇固然要报,但凶手或许并不是他!”

  徐令急道:“没错,凶手根本不是我,今日你们也见了,我哪里是老爷子的对手,怎么可能杀得了他?”

  秦胜怒道:“你小子太过滑头,谁知道你使的什么阴谋诡计!”

  鲁小寒也不知该如何辩解,只好实话实说,道:“我从房里出来,黑灯瞎火的还没找到下山的路,就被你们到处追赶,哪里有时间杀人了?”

  秦胜道:“莫要狡辩,即使没亲眼见着害我爹的凶手,但仍旧是你的嫌疑最大。”

  鲁小寒道:“嫌疑嘛,自然我的最大,但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嫌疑,在场的所有人应该都有嫌疑。”

  秦胜道:“胡说八道,难道我会杀了自己的父亲?几位师弟会杀害自己的师父?师侄们会杀害自己的师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密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密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