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为怪梦去“求医”
林霡霂2018-07-13 11:472,236

  夜夜被噩梦困扰着,原本长相已经不出众的凌天爱,如今还多加了一圈“迷人”的黑眼圈,憔悴得吓人,班上的男生们更是一个比一个嘴贱,嘲笑声此起彼伏。

  冯乐曦,自认为是班草的男人,总以为全世界的女生都会喜欢他,把调戏凌天爱当成了日常,有事没事就在凌天爱的面前晃悠。这不,又来了,一脸陶醉地对着凌天爱说:“小爱,你知道的,我跟那些肤浅的男生不同,一向不会对女生恶言相向,每一个女生都是值得被呵护的,你对我的爱我实在是无以为报,唯有——给你一片眼膜。”

  凌天爱无奈地翻着白眼,也只能把大家的笑声当成是悦耳的背景音乐了。

  可这冯乐曦还不愿意放过凌天爱,继续说道:“不,这还不够偿还你对我的爱,我还是给你一整盒眼膜吧。”

  “哈哈哈哈哈哈!”又是一片无情的笑声。

  费琼也忍不住凑过来问道:“你不会是因为张祁和陈浩的事情,弄得夜夜睡不着吧?”

  凌天爱唉声叹气道:“怎么可能,我最近天天做噩梦,睡了比不睡还痛苦。”凌天爱把噩梦的来龙去脉跟费琼述说了一遍。

  “你不会是撞邪了吧?”费琼诡异地说道。

  “撞邪是这样的吗?”凌天爱疑惑地反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没有撞过邪。”费琼说,“不过,我听说在商业大道的后街那里,有一个神婆挺灵验的,你要不要去试试看?”

  虽说凌天爱是个无神论者,被唯物主义熏陶得还是挺透彻的,但此时此刻,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什么方法都得试试了。

  放学以后,费琼领着凌天爱来到了她所说的地方——竟然是一个布置简约优雅的小餐吧。

  “你不是说带我去见‘神婆’吗?怎么又是吃?”凌天爱不解地问道。

  “这里就是啊。”费琼吧唧吧唧地眨着眼睛,一副真诚的样子。

  凌天爱环顾了一下四周,小餐吧面积不大,只有十张八张桌子。一台坐着一个OL打扮的中年女人,面无表情地打着电脑,看起来挺忙碌的,桌子上的咖啡已经凉了都还没有喝上过一口;一台坐着一对小情侣,点了一杯冰冻饮料,插着两根吸管,甜蜜蜜地聊着天,桌子底下的亲密动作简直旁若无人;一台坐着三个穿着中学校服的女生,染了头发,打了耳洞,还抽着烟,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学生,嘴里吞云吐雾之余还粗话连篇。其他的桌子上整齐地摆放着餐具和餐巾纸。更重要的是,这里还没有服务员,只有吧台处一位打扮时尚大方的年轻女孩,在不停地忙碌着。

  “这里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通的休闲餐吧啊,哪来的神婆啊?”凌天爱再次提出了疑问。

  费琼一脸无辜地看着凌天爱说:“真的,我没有骗你,神婆就在那儿啊。”

  顺着费琼手指指的方向,凌天爱望向了吧台,那个唯一的餐吧员工。

  “她?”凌天爱难以置信。

  “嗯嗯。”费琼连连点头。

  在凌天爱的认识当中,神婆应该是满脸皱纹,披着一件深颜色的斗篷,身上挂满各种灵异的饰品,手指甲比手指还长。而神婆所在的地方,也应该是一个阴暗的、偏僻的、肮脏的小房子,周边地痞流氓众多,蛇虫鼠蚁满地,房间内插着蜡烛,堆着骷髅,最重要的是,还要有一个能看穿过去未来的水晶球。而不是这样一间开在繁华闹市的小资餐吧,以及比自己才年长几岁的时尚女孩啊。

  费琼拉着凌天爱坐了下来,驾轻就熟地喊道:“芹芹,给我们来两份招牌芝士蛋糕,还有两杯卡布奇诺。”

  “好,稍等一下啊。”吧台那边给出了回应。

  费琼此时才介绍道:“季芹是这家休闲餐吧的老板,人可好了,做的东西又好吃,而且特会算塔罗牌,我每次考试以前,都有来找她算一算呢,免费的。”

  凌天爱无奈地叹了口气,只怪自己太天真,看来是被费琼给耍了。

  过了一会儿,季芹端着芝士蛋糕和卡布奇诺来到了凌天爱和费琼跟前,托盘上还放着一副塔罗牌。放下东西以后,季芹亲切地微笑着问道:“怎么样,这次想算什么?”

  费琼立马回答道:“爱情。”

  凌天爱大惊,使着眼色摇着头。费琼也回应着,让凌天爱淡定,听她的。

  “那你们是谁要算呢?还是两人都算?”季芹又问。

  “她!”费琼马上指向凌天爱。

  凌天爱只好尴尬地笑了笑,点点头。

  占卜开始了。季芹让凌天爱先集中精神,摒除杂念,将塔罗牌放在手心,默念心中所求问题,然后再按照季芹所教的方式洗牌、切牌、选牌和布阵。凌天爱都按照要求专心致志地完成了,整个过程气氛凝重,仪式感十足。

  看着桌上已经排列整齐的塔罗牌,凌天爱和费琼吞了下口水,直直地盯着牌背。

  一张、两张、三张,随着被选取出来的塔罗牌一张张被掀开,季芹开始解读当中的含义:“圣杯,这张牌寓意着会有一场新恋情的开始,不错哦,要抓紧和珍惜哦。”

  费琼一听,兴奋地扭动着身体,似乎比凌天爱还要开心。

  然而,翻到下一张牌的时候,季芹马上脸色一沉,说:“宝剑,寓意着不幸、坏消息、死亡的消息,以及充满妒忌的情感。看来你的这份新恋情并不会那么顺利,会横生很多枝节,一定要多加小心。”

  费琼也急了,说:“赶紧,赶紧,翻最后一张,看看说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在了最后一张塔罗牌上面。

  一个身穿铠甲骑着白马的骑士渐渐映入大家的眼帘,底下一行大字写着“DEATH”!

  凌天爱屏住了呼吸,内心不自觉地祈祷着千万不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季芹表情平淡地说道:“死神,寓意着结束。根据古历法,第十三个月份是死亡及重生的月份,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你们的恋情虽然困难重重,但历经磨难以后还是有一线生机的,主要还得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听完季芹的解读,凌天爱和费琼才长舒了一口气,紧张得连连吞下了一整杯卡布奇诺。

继续阅读:第8章 看来“病”得不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平行绝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