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异眼
恨不逢2017-12-29 11:413,258

  体验者:程亦

  体验时间:1990年春

  体验地点:四川省成都市

  程亦是我的初中同学,初中的时候关系还算不错,毕业以后因为不在一个学校,住家又离得比较远,所以基本上也就没有什么联系了,之所以想起他来,也是在最近的时候,帮一个开发商做前期方案,这个开发商那边负责跟我们配合的一个小伙子,眼睛有些异常,让我想起了他!

  程亦天生眼睛也有些异常,一只眼睛跟常人一样,而另一只眼睛,瞳孔靠鼻梁很近,拿我们的俗话来说,就是斗鸡眼。

  ……

  在我们读初中的时候,男同学之间其实关系都还不错,平日里到了周末,相互之间也喜欢约在一起到同学家去玩,记得那时候程亦家养了一只狗,这只狗虽然只是中华田园犬,但由于非常的听话,再加上程亦训练有素,所以深得我们这些同学的喜爱,只要一有时间,同学们就会去他家玩,去逗逗这只狗。

  当然,这次写的异常事件体验跟这只狗并没有什么关系,之所以提到这只狗,是因为它的原因,我们才会经常去程亦家玩,去得多了,也就跟程亦的父母熟悉了,我也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一次在聊天的时候,他的母亲跟我们讲了一个事情,而这个事情,就是今天我们写的异常事件体验。

  ……

  1990年的时候,程亦九岁,刚读小学四年级,那时候他们住的地方,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在北二环外侧的一个什么厂区,厂区外是一条大路,说是大路,其实也就是一条比较宽的泥巴路而已,路的两侧竖了不少的电线杆,还是那种老式的木桩电线杆,不是很高,上面连着很多电线,看上去就像横拉的蛛网似的,密密麻麻的,显得很是杂乱。

  这条路是程亦上学放学,平日进进出出的必经之路,走过的次数也多得数不过来了,很是熟悉!

  那年春天,程亦的外婆祝大寿,一家人都过去贺寿,整个大家庭的人很久没见了,在酒桌子上一坐,几杯酒下肚后就聊个没完,中午饭都吃到了两点钟,更别说晚饭了,一家人酒足饭饱之后,已经快九点钟了。

  那时候不像现在,别说什么滴滴、UBER、神州之类的专车随叫随到,就连出租车都少得可怜,公交车就更别说了,所以普通家庭一般出门都是自行车,路途稍微近一点的,大家也基本上都选择步行。

  程亦当时的家离他外婆家不算很远,步行约莫就一个小时左右,其实那天他的父母都骑了自行车,只不过回家的时候,他父亲已经喝得偏偏倒倒的了,所以跟他母亲都将车放在了他外婆家,三人一路步行往家里走。

  ……

  一条路,很长,很宽,因为天色已晚,所以很少有车辆跟行人经过,好在两侧还有路灯,虽然不是很亮,奶黄色的光亮,还是足以照清道路。

  一家三口就这样在路上走着,父母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程亦在一旁走着,也不说话,就那样一边走一边抬着头望着路灯,一个一个的数着玩。

  ……

  走了大概有四十多分钟左右,离家也比较近了,程亦见到前面厂区门口的杂货铺那些都还没关门,透出星星点点的亮光,心里想着去买一些小零食,于是就加快了脚步,一蹦一跳的走在了前面。

  父母见状后,先前还慢悠悠的步伐,现在也加快了些许,倒不是要追上程亦,只是尽量的跟他缩短距离,让他始终保持在他们的安全视野之内,前后大概相隔三十米左右。

  ……

  保持着这样的距离,三人大概走了有五分钟左右。

  突然!

  程亦的母亲看见,前方不远处的程亦忽然停住了脚步,抬着头一动不动的看着前面的电线杆,几秒钟后,又突然蹲了下来,转过头来,一只手支撑在地上,一只手蒙着自己的眼睛,像是看到什么让他害怕的事情了!

  看到这种情形,程亦的父母赶快往前跑去。

  “咋了,娃娃!”程亦的母亲跑到程亦的身边后,立刻蹲下身来,一边摸着程亦的头,一边关切的问到。

  “妈妈,妈妈!那个电线杆上!有个人吊在上面的!有个吊死鬼!”程亦略带哭腔的小声说道,看来是被吓得不轻。

  一听程亦这么一说,他的父母先是吓了一跳,不过大人毕竟还是大人,短暂的恐惧之后,立刻又恢复了平静,两人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去望了望程亦说的电线杆,想确认一下刚才儿子到底看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啊!?

  看过电线杆后,程亦的父母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摇了摇头,不仅没有看见儿子所说的吊了个什么人,就连其他类似的物体或者影子都没有。

  “娃娃,不要怕,没得啥子哈,我跟你爸爸都看了,电线杆上面什么都没有,你刚才可能是眼睛花了!”程亦的母亲转过头来,一边抚摸着程亦的头,一边轻声的跟他说到。

  “妈妈,我真的看到了,真的!”程亦还是用手蒙着眼睛,不敢站起身来,也不敢转过头去。

  “小伙子你怕啥子!?爸爸妈妈都看了!啥子都没得!不信你自己再看一下,肯定是你眼睛花了!”程亦的父亲大声的吼道,一来是为了给程亦壮胆,一来是为了鼓励他!

  “你们真的没看到!?”程亦有些将信将疑的问到!

  “没看到,啥子都没得!肯定是你自己胆子小!”程亦的父亲又说道!

  听到父亲肯定的语气后,程亦这才将信将疑的转过头去,将蒙着眼睛的手指分开一条缝。

  “呜~~~~~~~你们骗我!”转过头看过之后,程亦一下就哭了出来!

  程亦的父母对望了一眼,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儿子一向都比较诚实,不会对他们撒谎,而且就算想撒个小谎,又何必选在这个时间呢?

  “去尼玛的!大晚上的跑这里来捣乱,呸呸呸!”程亦的父亲大声的骂了一句后,又接连的吐了三口口水!

  骂过之后,一把将还蹲在地上哭着的程亦抱了起来,给程亦的母亲递了个眼色,示意她走前面,于是三人没有再做停留,加快脚步头也不回的往家的方向走去。

  ……

  到家之后,程亦的父母对之前的事情只字不提,当晚程亦因为害怕,就跟他们睡在了一起,一夜无事。

  都是到了第二天的下午的时候,程亦的父亲从外面回来,这才把程亦叫到面前,说是自己已经调查清楚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说是对面几个做服装生意的小伙子晚上闲着没事做,把商店里的塑料模特儿吊在电线杆上吓人,说晚上天黑等暗,看上去就像是个真人一样,还说程亦作为小伙子,应该胆子要大,不要到了晚上就怕,要像个男人一样大气些。

  好在,那时候的小孩都比较单纯,父母的解释只要稍微合理一点,一般都会听信,当然,虽然当时程亦还是有些半信半疑,但是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这件事情在他的记忆中,也慢慢的淡化了!

  ……

  当然,事情的真相程亦的父亲当时并没有告诉他,其实在后来的几天里,程亦的父亲通过当时那根电线杆所在的片区的厂区朋友那里打听到,那根电线杆,确实有个人在那里上吊死了。

  人被发现的时候,是在早上六点过,是被当时一个早起的老大爷出门倒垃圾的时候发现的,发现之后立刻就报了警,警察跟殡仪馆的人来了之后,很快就把尸体给运走了,由于当时时间很早,围观的人也不是很多,为了避免民心被扰,警察还专门给围观的群众沟通了一阵,让他们不要将这件事传出去,当然,世界上并没有密不透风的墙,虽然传播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在厂区的那个片区里,还是有很多人知道了这个事情,只是大家还是比较嘴严,再加上时间让大家把这个事情给慢慢淡忘了,所以传播也仅限于那个片区,没有流到外面去。

  ……

  为了这个事情,程亦的母亲还专门去找了这方面的‘专家’,把程亦带去看了看,‘专家’说,程亦的眼睛跟常人有异,所以才会看见那些异常的事物,后来‘专家’还专门请了道符给程亦戴上,从那之后,程亦还真就没有再遇到此类的事情。

  ……

  怎么说呢?其实关于程亦的这个事情,我倒觉得可能是因为他年龄小,或者是火焰低的原因才会遇到的!跟他的眼睛应该没什么多大的关系,因为斗鸡眼这种情况,是有科学解释的,从医学上来说,叫做斜视,有先天的,也有后天的,而且医治的早的话,貌似也能够矫正过来,这跟能看见异常事物,估计扯不上什么关系吧?而且就老一辈人来说,孩子小的时候,天眼没有关,所以看得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事物,据说天眼的位置,是在额头那个范围,这跟斗鸡眼也扯不上什么关系吧!?当然,毕竟‘专家’还是用一道符让程亦之后没有再遇到那种事情,不管是不是巧合,别人还是做到了,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常事件体验实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常事件体验实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