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逗人
恨不逢2018-01-02 10:277,272

  体验者:汪波

  体验时间:2011年夏

  体验地点:四川省南充市

  2014年的时候,我在南充接了一个商业项目的营销代理,说实话,之前由于没有对这个项目的开发公司做过详细了解,只是在项目的一些概况跟潜力上做了一些研判,代理合同签得有些仓促,直到进驻到项目之后,才逐步了解到一些这个项目的背景。

  做这个项目的老板是浙江人,之前是搞珠宝跟影院起家的,在南充奋斗了近十年,算是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说实话,如果这个老板就继续搞他的主要业务,他的生活会非常的滋润,但人嘛,总有一些不满足,再加上那两年南充房地产还算不错,在一些机缘巧合下,这个老板在南充拿了块地,可以搞7万平米左右的商业,他想,一来可以把自己的主要业务做得更大,二来也是想在南充长久扎根了。

  这个老板由于之前并不是做房地产的,手下的人也对房地产是一窍不通,很多事情基本上也都是边学边做,很多业务,也都是身边的朋友介绍公司来进行合作,包括工程啊、招商啊、营销啊等等。

  起初的时候,进展还是很顺利的,开发手续那些很快的就办下来了,营销公司这边也很快组织了人员进驻到了售楼部开始接待客户,工程那边也如期的进了场,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个老板对未来似乎也充满了信心,准备好好的大干一场。

  然而,一年半之后,他才知道,房地产这个玩意儿,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玩儿好的。

  当然,其中的曲折在这里我也就不多去阐述了,包括什么工程上,营销上,公司管理上都存在了很多问题,说白了,我接到这个项目的时候,算是接到了一个烫手的山芋,好在我皮糙肉厚,不至于被烫伤。

  这个老板炒掉了之前的总经理跟营销公司,后来聘请了一位在商业运营管理上有着丰富经验的人来当总经理,我跟这位新来的总经理花了大概两个月的时间将项目存在的问题给好好的梳理了一遍,同时间将项目之后的发展方向重新进行了规整,这慢慢的,才把项目给带上了正轨。

  ……

  汪波是这家公司的行政总监,是这个项目新来的总经理带过来的,为人和善又很会办事,大家相处一年多下来,关系处得很是不错,不管逢年过节,还是朋友小聚,大家都会喝上那么几杯,有时聊聊项目的发展,有时也会聊聊一些其他的事情……

  ……

  2011年的时候,汪波在南充一家百货公司当行政经理,刚跟女朋友扯了结婚证,买了新房,由于新房还没交房,双方父母家又都没有在南充市区里,所以两人为了工作方便,就在市区里租了一套套二的房子后,两人这才算正式的过上了婚后同居生活。

  记得在当时看房的时候,正值夏天,汪波跟他老婆进屋的时候,他老婆就说屋子里怎么感觉有些冷,汪波当时也没在意,倒是大夏天的,他感觉房里很是凉快,还说凉快好,不用开空调,还可以节约不少电费,再者,房子里很是干净,家具虽然感觉有些陈旧,但是从风格上来看,还有文化气息,感觉之前的房主,像是知识份子,而且这几天两人找房子也找得累了,不想再继续找下去,见中介报的价格也算合适,于是就定了下来,签了租房合同后,第二天就搬了进去。

  起初几天里,除了感觉房间里有些凉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汪波的老婆感觉很冷,汪波自己却只觉得有些凉快,他说,估计女人因为体质原因,可能对这种冷的感觉有些敏感,于是就在晚上给多加了一床被子给她,让她暖和一些,但是似乎这种冷,并不是来自于空气中似的,即使加了一床被子后,她还是感觉冰冷冰冷的,而这种冰冷冰冷的感觉,让她感觉很是不舒服,不舒服的让她甚至不想一个人呆在家里,所以基本上早上的时候,只要汪波起床,她就会起床,两人一起出去,晚上回来的时候,也必须是两个人一同回来,好像这样,才会让她稍微感觉安心一些。

  然而在之后的有一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情,才让汪波意识到确实有些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那天晚上,跟前些天一样,汪波跟他老婆一起回家,做完饭吃之后,两个人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汪波喜欢看体育频道,他老婆倒还是比较顺他,你看你的电视,我就在一旁玩手机,既不影响对方,也不会有什么争抢。

  看过电视后,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汪波由于当天白天工作很累,躺上床后,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她老婆还没啥睡意,就躺在床上玩着手机,估计也就玩一个小时左右,就会睡觉!

  ……

  不知道睡了多久,汪波感觉有人在推他,并且有些细小的声音,在呼唤:“老公,老公!”

  汪波打了个激灵,醒了过来,转头去看,原来是他老婆在推他!

  “怎么啦!?”汪波打了个呵欠,拿手机看了看,当时已经是十二点过了!

  “你听,你听!”他老婆小声的说到!

  “听什么啊!?”汪波睡意正浓,心里有些烦躁!

  “你听嘛!”

  见老婆衣服神秘兮兮又小心翼翼的样子,也不像是大半夜的把自己叫起来开玩笑,于是这才深呼吸一口,坐起身来,静下心来仔细的听着!

  确实有些声音,从客厅里传来,像是电视里传来的声音,新闻联播?这么晚了,怎么会有新闻联播的声音?而且睡之前,自己肯定是把电视给关了的,不可能关了的电视,还会有声音吧?

  汪波心想,自己有一个坏习惯,就是喜欢把电视遥控器拿进卧室放在自己的枕头下面,是不是自己睡着的时候,不小心把遥控器给碰着了,于是起身起来,告诉老婆可能是自己碰到了遥控器后,于是拿上遥控器,就往客厅走去。

  走到客厅,还没摁开客厅的灯,汪波就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如果自己摁到遥控器之后,电视应该有图像啊,为什么没有图像,但是却有声音呢?

  毕竟胆子还是有一点,汪波将客厅灯给打开,然后站在电视面前,仔细的听了听,声音确实是从电视里发出来的,虽然听不是很清楚,但是感觉就像是在播新闻联播似的,这都晚上十二点过了,怎么还会有新闻联播呢?而且自己清清楚楚的记得,睡之前自己看的是体育频道啊!

  估计也是因为太困了,当时汪波也没有去多想,摁了一下开关,想看看是不是在播夜间新闻,但是,电视亮了起来后,显示出来的图像,却是那种停台没有节目后的雪花图像,而声音,依旧是新闻联播的声音!

  MD,怪了,汪波心里骂了一句后,又摁了一下开关,这下就好了,图像关了,声音也随之关了,看来,估计是遥控器或者电视的原因,搞得神神秘秘的,把自己都给差点弄糊涂了。

  关掉电视后,汪波走进卧室,解释了原因后,未免再碰到遥控器,于是将遥控器放在床头柜上,这才又躺上床,不到一会儿,就又沉沉的睡去!

  ……

  “老公,老公!”不知道过了多久,汪波又被他老婆给一边推着一边小声的叫醒!

  “又怎么啦!?”汪波有些不耐烦的醒过来,看了看手机,自己刚才睡了不到半小时,时间刚好在凌晨1点。

  “你听,你听!”

  听老婆这么一说,汪波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了看床头柜,遥控器好好的放在那里啊!

  遥控器确实没动过!但是仔细的听了听,类似新闻联播的声音,确实又响了起来,汪波心想,这电视难道坏了?

  起身起来,连遥控器都没有拿,汪波直接走到客厅里,把电视的电源插头直接从插座上拔了下来,MD,这下你再给我出声音,心里有些烦躁,暗骂了一句后,又转身走进卧室,跟他老婆说白天去找一个修电视的来看一下后,就又躺上床去。

  折腾了两次后,虽然还是很疲惫,但是这次,汪波却没能很快的睡过去,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换了几次睡姿,整个人心里很是烦躁。

  屋子里很静,静得真像是掉一根针在地上都能听见似的,汪波心里想着,白天还要上班,就算睡不着,自己也就这样闭着眼睛休息吧,说不定酝酿一会儿后,自己就睡着了!

  然而,就在汪波上床后,在床上酝酿自己的睡意快半小时左右的时候,那个电视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一次,汪波是真吓住了!

  “老公,老公!”同时间,他老婆又像之前那样喊着自己,看来,她也一直都没有睡着!

  “睡,不要管!明天白天再说!”汪波心想,自己把电源都关掉了,这电视还会有声音的话,就不是什么机械故障问题了,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而且,现在又是凌晨一两点钟,贸然的出去的话,说不定还会遇到什么事情,所以最安全,最保险的做法,就是两个人都呆在屋里,等着天亮。

  汪波的老婆似乎听出了汪波说话的意思,没有再继续的去追问什么,只是把身体往他那边又紧紧的靠了靠,双手紧紧的拽着他的胳膊……

  等待,是漫长的!

  电视里发出来的声音,虽然非常的小,但是那种感觉,就像是环绕在整个房间里一样,似乎丝毫,都没有要消退的意思。

  两个人都睡不着,又不想这样静静的,像煎熬般的等着天亮,于是两人开始聊天,聊工作的事情,聊一些八卦,聊两个人的未来……

  聊着聊着,也不知道聊了多久,两个人的睡意,慢慢的积累了起来,你说一句,我答一句,你说一句,我过一会儿再答一句,我再说一句,你过一会儿再回一句,就这样,两人在无意识中,才慢慢的睡了过去……

  ……

  天亮了,阳光照射进了屋内,两人几乎同时醒来,在床上对望了一眼,没有多余的言语,汪波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钟了,于是两人起身起来,穿好衣裤,很快的洗漱完毕后,就匆匆的走了出去。

  ……

  当天上午的时候,汪波的母亲跟外婆到南充市区来买点东西,中午的时候,汪波带上老婆安排了午餐,在吃午餐的时候,汪波把这个事情说给了母亲她们听,母亲跟外婆听后,让汪波把房子的钥匙给她们,她们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倒不是说他母亲跟外婆是什么法师之类的,只是那时候农村嘛,家里的妇女多少对这些事情都有一些民俗的办法去处理,虽然汪波自己都不清楚晚上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情况,不管有没有什么科学的解释,母亲跟外婆既然愿意去看看,总是有她们的想法,而且又是大白天的,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事发生。

  ……

  吃过午饭后,汪波跟他老婆都各自回了公司工作,他母亲跟外婆拿了钥匙,去了就近的一个农贸市场,买了一些什么东西后,就径直往汪波租的那套房子的小区走去!

  ……

  下午大概三点钟的时候,汪波正在办公室里处理一些文字上的工作,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接起来一看,是他母亲打过来的!

  电话刚一接通,就听见母亲那边用有些急促,又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波儿,波儿,你们下班之后不要回那个房子了,千万不要回去,你们直接到我这里来,回我这里来住!”

  “出啥子事了!?妈!”听见母亲的声音很是不对劲,汪波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

  “等你下班回来,下班回来了说!”

  “嗯!好!”

  ……

  下班之后,汪波带上他老婆,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往母亲家里赶去!

  回到母亲家里,敲了几下门后,来开门的是父亲,汪波问了声母亲在哪里,父亲没有说话,指了指里面!

  客厅里,母亲坐在沙发上,身体有些倾斜的靠在沙发扶手上,从表情来看,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直到此刻,都还没有恢复过来的样子。

  见汪波回来了,母亲用还有些瘫软地手冲他挥了挥,示意让他过去,汪波走过去,搬了张椅子在母亲对面坐下后,母亲这才开始用还有些颤抖的声音,把下午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

  下午跟汪波他们分开,母亲跟外婆去了菜市场,商量了一下之后,买了一些糯米和麻豆,就去了汪波他们租住的那个房子。

  到了租住房之后,母亲跟外婆就分头行动,外婆去了客厅、餐厅、厨房跟厕所,母亲则去了两间卧室!

  她们干嘛?

  撒糯米和麻豆!

  房间的每个地方,每个角落都撒!

  撒糯米和麻豆干嘛?

  驱赶邪祟!

  你也可以叫做打鬼!

  这是她们的一种说法!

  ……

  跟外婆分开行动,母亲撒了一间房间后,转到汪波他们住的那间房间,而这时候,外婆把厨房、厕所跟餐厅撒过了,也转到了客厅来。

  母亲撒完汪波住的房间后,向先前撒那间房间一样,随手想去把门给关上!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母亲刚将门拉了一半,突然,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就像门后面站了一个人似的,在跟母亲对着使力,而力量之大,在母亲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差点被拉倒在地。

  母亲意识到不对,立刻双手将门把拉住,一只脚蹬在门框上,使劲的往外拉,想把门给关住,一边拉,还一边大声的喊着:“有贼!”

  然而就在同一时间,母亲又转念一想,这大白天的,而且自己刚才进去撒糯米和麻豆的时候又都看过,一个人影子都没有,又怎么会是贼呢?于是又改口大声喊道:“有鬼!”

  母亲这边一喊,动作还那么大,外婆见状,立刻就跑了过来,抓了一把糯米和麻豆,从母亲手下绕过去,往门背后一撒!

  说起来也怪,这一撒之后,那股力量一下就消失了,砰的一声,门一下就被拉来关上。

  门关上后,母亲跟外婆也不敢再继续逗留,一阵小跑就跑出了屋子,下楼之后,就赶紧给汪波打了电话!

  ……

  房子是不敢再住了,但是当时搬家过去,衣服跟一些日用品都在里面,这些东西还是得拿出来的,于是汪波找了个白天,把公司里一个一米八几的大汉叫上,又找了几个小伙子一起,七八个大男人一起声势浩荡的进了房子,风卷残云似的不到二十分钟就把东西全收拾好给搬了出来。

  搬出来之后,问题是租金已经交了半年了,不可能就把租金给白给了吧?当时汪波也想过,想转租出去,但是想了想之后,觉得那样做很不仁义,于是去找了中介,协商看能不能退租金的事情!

  从道理上讲,这种理由,别人是不会退租金的,然而让汪波没有想到的是,中介那边跟房东联系之后,房东那边表示愿意退还租金,也没有任何的说要违约金之类的要求,这样的意外结果,不仅让汪波很是满意,同时间,还激起了他的好奇心。

  通过朋友的关系,汪波找到了这个小区的物管,问了关于这套房子的事情,其实从物管的口中,这套房子也不是有什么很大的问题,确实死过人,死过一个老头,但是并不是凶死的,而是自然去世的,老头去世之后,老太太就搬去跟儿子住了,这套房子也出租过几年了,也没有听说出现过什么事情。

  说到这里,当时汪波也想过,会不会是当时他自己跟老婆产生了什么幻觉之类的,但是又想想,如果是自己跟老婆有幻觉都不说了,但是自己的母亲跟外婆,总不可能编造故事来骗自己吧?

  算了,反正房子也没有租了,自己也不想太多去追究这件事情的真相,然而让汪波没有想到的是,其实这件事情,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

  从租住房里搬出来之后,汪波本身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住到母亲那里,也再没有听到过什么异常的声音之类的,只是上班的时候路程远了些,不过起早一些,到公司也不会迟到,只是他老婆这边,却有一些异常!

  虽然两人已经从租住屋里搬了出来,但是他老婆之前在租住屋里的那种冰冷的感觉,却一直没有消散,去看了医生,医生说没什么问题,但是那种冰冷的感觉,却始终让他老婆感觉不舒服,以至于随着时日的增加,让他老婆感觉精神涣散,整个人一天比一天憔悴。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好在,汪波的外婆认识一个处理这方面事情的专家,要知道,早些年在农村的时候,几乎每个村子都会有那么一个处理这种事情的能手,我们先不说是不是封建迷信,至少有这种人的存在,也算是这些村子的老百姓在精神上的某种安抚吧。

  那个人被汪波的外婆请了来,做了一些简单的仪式,碗里倒了水,又烧了一些符什么之类的,说是用水镜什么的给汪波的老婆照了照,具体怎么操作不得而知,唯一知道的是,在汪波的老婆照过水镜之后,找到了为什么她会一直感觉冷,而且精神一天不如一天的原因了!

  从专家的口中得知,原来,专家在水镜中看到,一个老头一直在汪波的老婆背后,哦不,应该说,是汪波老婆的背后,一直背着一个老头。

  知道原因后,这把汪波吓了一跳,虽然自己看不到,但是先前租房的经历,跟专家说的这个事情结合一下,契合度还是很高的。

  当然,专家既然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就会想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

  听专家说,他跟这个老头进行了交流!问这个老头为什么要缠着汪波的老婆不放!老头说他并没有什么恶意,他只是觉得这个小姑娘挺可爱的,想逗逗她,所以才会一直跟着她!

  虽然没有恶意,但是毕竟对汪波老婆不好,专家跟这个老头也做了一些疏导工作,而且同时也威胁到,如果老头你不解人情的话,惹火了本专家,本专家可是要用法术将你直接砍翻,让你魂飞魄散,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了的!

  这好话也说了,威胁也威胁了,好在老头还是懂事,从那天起就没有再跟着汪波的老婆了,说来也奇怪,那天之后,汪波老婆的面色慢慢红润了起来,精神也一天一天的好了起来,之后再也没有那种冰冷冰冷的感觉了!

  ……

  首先,说说我觉得存在的一些疑点!

  关于之前汪波他们在租房里的事情,我选择相信,因为汪波也没必要去骗我,至于为什么拔了电源后都还能听到那个声音,这个我确实就无法去解释了!

  至于后来!

  第一、专家说有个老头背在汪波老婆的背上!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因为汪波的外婆去请这个专家的时候,我估计是多多少少透露了先前汪波他们在租住房里的事情,这些事情,也包括了汪波之后所做的调查,就是物管告诉他的,那个租住房确实有一个老头去世了。

  第二、汪波老婆之所以从租住房里出来之后,还会有那种冰冷的感觉,我预计可能是因为心理上面有包袱,所以才会造成后来精神一天不如一天,直到专家出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弄了个明白之后,包括还进行了一些处理之后,这才让她把心理的包袱给放下了,没有了心理压力,自然而然的,精神也一天一天的好了起来!

  当然,这些也只是我个人对这件事情的分析而已,并不表示,我就否定了这个专家所看到的,所做的事情就都是装神弄鬼、骗人骗财之事!什么叫本事?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你解决了,这就叫做本事!

  其实,专家说的一些事情,我也听老一辈的说过,就是有些异常事件,其实就是‘逗你玩’而已,并没有什么恶意,也不是以害人为目的!这跟我们普通人其实也一样,见到喜欢的人,也会去做一些‘逗你玩’的事情,当然,一般来说,我们也不会抱有什么恶意,但话又说回来,有时候,善意的‘逗你玩’,不一定都会有善果,很多时候,一个小小的‘逗你玩’,方法不得当,或者过火了,都会产生很严重的后果,所以说,‘逗你玩’这种事情,还是要懂得尺度,以免乐极生悲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常事件体验实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常事件体验实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