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冰离月盈雪2017-06-05 20:423,840

  一丶无题 介绍

  诛仙柱是由花千骨得来的灵感,但我为了让,《无题》和《花千骨》有所不同,已经很努力了。

  这个故事没有名字,里面的人也没有名字。

  在漫漫的无极时光中,名字早已被时间消磨,留下的只是尊崇的封号。

  他,封号神,称神尊。

  而她,封号瑶,称瑶尊。

  天命说,他们注定会有纠葛。

  所以,在她还是朱雀的时候,在他还是青龙的时候,两人一同参与洪荒诸神之战,她陨落,他位及尊神。女娲赐他入神籍,入主二十三重天菩提宫。

  神尊从此陷入了孤立,寂寞。

  在天地之母为他授印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朱雀为他释放出本名天火的样子,错过了女娲娘娘对他说的一句话:“痴儿应怜凤女命,来生轮回见伊人。”

  他靠整天修炼麻痹自己,本以为已经忘记,可没曾想只是埋藏在了心底,还是无法抹去。

  他不知,朱雀已在妖界转世,无名无姓,无依无靠。

  但她是朱雀,也正因她是朱雀,所以被其他妖孽排斥,他们惧怕她的本体。

  朱雀是凤凰、青鸟的先祖,同青龙,白虎,玄武合称上古四大神兽,天空霸主,称霸南方,众神不敢不从。

  在洪荒一役后再无朱雀。

  她到了九重天。

  她不是妖了,却还是得不到想要的。

  她骨子里有自己的傲气,并不想别人对她一再忍让,这是对她的侮辱。

  天命说,她的记忆一日不觉醒,修炼就会停滞不前,也就是说,她永远是最底层的小仙。

  天命说,她本该陨落,但上天有好生之德,赐她五世轮回,三世凡尘,两世天阙,最刻骨的,是她与他一次次的错过。

  第一次,洪荒大战,他看着她消失在烈火中。

  第二次,诛仙柱边,他看着她被剔除了仙骨。

  第三次,望天涯旁,他看着她青丝生成白发。

  第四次,深宫庭院,他看着她含恨悬梁自尽。

  第五次,凤翎宫中,他依旧看着她,那时,她已是瑶尊,仍然是该死的天命,将他们分离,这次,是他被封印在了佛陀天。

  她说,我会倾尽无极时光,换你平安。

  她说,我会乖乖等你出来。

  她说,我会好好照顾翎儿。

  她说,你若是不出来,我就等你一辈子,下一世,换我去救赎。

  她说,第一世,我们是并肩作战的战友,相爱不相知;第二世,我们是萍水相逢的陌路人,相见不相识;第三世,我们是势不两立的道、妖,相惜不相伴;第四世,我们是寥寥宫中的君臣,相欠不相忆;第五世,我们是遥遥相望的尊神,相误不相依。我既已过了五世,便不会在乎多一世,只是,我舍不得我们的孩子。

  他说,等我……

  【宵夜:莫名写成了虐恋,莫名好像写不完了,莫名OMG,十点了,拜拜~~】

  【PS:正版原创,辛苦打字,请勿抄袭模仿。】

  二丶正文 无题

  初次见面,她说:“你就是个妖孽。”他笑笑,若是可以,他还真的希望自己是只妖,有七情六欲。

  瑶池再会,她说:“原来你这么厉害。”他还是一笑置之,厉害又如何,还不是注定孤苦一生。

  三见,她被捆在诛仙柱上,要被剔除仙骨,受三生轮回之苦。

  他想救她,可他是二十三重天菩提宫的尊神,而她只是一个因缘巧合之下晋升的小仙,他没有任何立场,没有任何理由去救她。

  就像他身负守护八荒六合的重任,他可以有喜,有怒,有忧,有憎,有欲,就是不可以有惧和爱。

  他收回了伸出去的手,眼睁睁的看着她仙骨被除,而她只是看着他,倔强地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流一滴泪。

  他暗暗捏决,希望能减轻她的痛苦,却被她以仅剩的法力挡了回来

  在她眼里,他只是一个遥遥不可及的神,她有奢望本就不对,如何还能接受他的帮助?这次被贬下凡尘,就是因为她心里对他存了邪念,有了欲望。

  像她这种从下界飞升的仙,连神都算不上,又有何资格谈情,又有何资格说爱?她自然是想断了自己的念头,可他竟要帮自己!她又惧又喜,掐灭了的念头再一次冒了出来。

  他惊讶之余,告诉自己,这是她命里该有的劫,不过三世轮回而已,于这九重天阙也不过须臾半年光景,与他活的几百万年来说,更是不值一提。他恍然意识到,自己的宽慰并无效果,若是她历完劫了呢,要是神,剔除仙骨后历劫,左不过是修炼个几十万年就又能位列仙班。

  但她是仙。一个根基不稳的小仙。要么连劫都不能成功历过,消失于天地间;要么等着回来被打散元神灰飞烟灭。

  三丶

  她是弱者。一个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控的弱者。

  她笑着,跌落了云端。

  她笑着,消失在了九重天。

  他心中竟是大恸。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样修上今天的位置的。

  他从一只神兽,到了如今的封号神尊,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天劫,九往心已圆满,只待修正菩提道果,就能飞升到大佛境。真正断七情,绝六欲。

  他突然有些迷惑,自己一直追寻的究竟是对是错?为何偏要修炼飞升?难道万千年的无极时光过得还不够吗?

  那个四海八荒唯一敢骂他妖孽的人,那个九重天阙他唯一真心记住的人。

  走了。

  他的魂也跟着走了。

  他大彻大悟。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念过一个人?

  只是,大小凡世有三千亿余,他该如何去寻?

  天道轮回,只就是他当初强行渡过天劫的代价吗?

  遇见她,错过她。

  大千凡世三千亿,他该如何寻觅她的踪迹?

  四丶

  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他陪她,历三生情三生劫……

  悠远苍老的声音传来:“青龙神尊,汝可决定好了?”

  他一阵恍惚,有多少年没有人叫他青龙了?从前,抑或是现在,将来,他肯定,只有她一人敢如此唤他,因为他的身份,何尝不是高处不胜寒?

  神兽本体幻化而出,一声龙吟,响彻天地。

  “无悔。”

  彼时并未有人告诉他,强行与他人一同渡劫,尤其是天罚所致的轮回劫,两人只能是敌对,或是错过,他只能加深她的痛苦,陪着她一起受苦。

  更何况,她并不只是第一次历劫,这是前生种下的因,要用五生的果来偿还。

  永康二十八年,小狐妖洛溪靠在人间算卦为生,从未害过人,因此日子过得也算逍遥自在。

  传说太白山乃凡人修仙圣地,千百年间有不少人得道成仙,门下弟子三千人,不多一个,也不少一个。

  临之就是三千人中的一个。

  他奉师命下凡历练,体会人间疾苦,好有所感悟。

  ——————————————分割线————————————————

  狐,兽中狡诈之最;狐妖,妖中魅惑之最。其中为九尾最为罕见。九尾狐妖只差一步就能成仙,凡人无不对其敬而远之。

  只是,狐族并不是生来就是九尾,所以要想成为九尾妖狐,必须夺舍。

  尾部,是狐族的法力集结之处。

  夺舍八尾,融合入己身,成为九尾妖狐。

  狐族一胎必生九子,也正是为了成就九尾狐妖。要想成为万妖之王,就得手足相残,骨肉相弑。

  且不说夺舍的过程多么不易,单单是融合之苦就不是一般的狐能承受的。

  洛溪就是一只狐妖。

  她有两个哥哥,两个都是四尾。

  她不知道关于家族的辛秘,所以一直无忧无虑。

  而她的两个哥哥也没有再夺舍的心意,颇为宠爱她。

  也正因如此,才有了天真善良的洛溪。

  避过了同类相残,可洛溪却没逃过另一劫——贪婪的人类。

  虽说捕不到多尾的狐狸,但单尾的白狐皮,还是价值连城的,一日,洛溪就落入了他们的陷阱。

  她又惊又惧,只能不断地扑腾。彼时她方才能化出人形,加上哥哥的宠溺,整日里游手好闲,学艺不精,自然无法逃脱。

  亏得她的四哥洛尘及时赶到,否则怕是没有生还的希望了。

  看着一地的残骸,洛溪几欲作呕,洛尘看着也很心疼,但必须由今天的事,给洛溪一个教训,不然,要是他和洛霖没有赶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正当想时,洛尘感到了一丝人类的气息,再抬眼,临之已站在了他的跟前,有意泄露出的气息,证明他的道行不浅。

  洛尘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他不敢贸然通知洛霖,他清楚,自己加上哥哥二人拼死一搏,许还有些希望,但如果他们陨落了,洛溪该怎么办?

  “生,亦或是死?”临之薄唇微张。

  “生亦如何?死亦如何?”洛尘嘲讽一笑。

  “生,本座将你打回原形,永世不得修炼,”临之冷淡开口,“死,本座将你除去四尾,功力衰竭,二者选其一。”

  杀了人,就得接受惩罚,这是天道轮回。

  洛溪怯怯地扯扯洛尘的衣角,本就惊魂未定的小脸更显惨白。

  “四哥,我们回家好不好。”用的是一贯的撒娇口气。

  “好,四哥这就送你回家。”还不待洛溪反应,一挥衣袖,暗自捏决,洛溪消失在了原地。

  临之眸子里流露出一分诧异,白狐是狐中唯一能成九尾的,无不残忍嗜杀,可面前这只,非但没有夺舍,反倒将她送走,这倒是让他没有想到的。不过,他也不是是非不分之辈,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那只小狐妖尚且一尾,没有造过杀孽,想来他也不会杀她。

  长风起,徒留一地血色。

  洛尘渐渐变得透明,内丹飞出体外。

  临之长叹一声,默默离去。

  正在族里的洛溪忽然看到一枚血红的珠子飞到眼前,那个东西她认得,是她们狐族的内丹,但这颗尤其熟悉,倒有几分……像四哥。

  洛溪的心漏跳了一拍,四哥该不会……

  她到处呼唤洛尘,引来了洛霖。

  洛溪将今天遭遇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洛霖,洛霖在看到内丹的那一刻,心中了然,这个臭小子,用自己的命换了洛溪好好活着!

  他告诉洛溪,洛尘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告诉洛溪,她不用去复仇,他不想她背负这么多。

  洛溪泪花闪闪,那个疼爱自己的四哥,不在了吗?

  I’m back!(我回来了)

  【其实后面写了好多,就是中间没写,所以才没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