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终
冰离月盈雪2017-06-12 21:242,681

  一丶无题4

  望天涯旁,临之正在打坐。

  一个娇俏少女跑到他的身边,在他的肩头蹭了蹭。

  这少女正是洛溪。

  自洛尘死后,洛溪变得自闭少语,饶是洛霖再怎么八面玲珑,也无法安慰到他。

  洛溪又一次见到了临之。

  在望天涯上。

  那时临之正在崖壁站立,洛溪想,她永远不会忘记那张脸,并不是因为他的俊美非常,而是那双沾过哥哥鲜血的手,骨节分明。

  她冲动了,失控了。

  她妄图将临之推下望天涯。

  望天涯,所谓望天之涯,只能望天长叹,无论你法力高深如何,就是天帝来了也与凡人无异。望天涯下更是波涛汹涌的死亡之海,一旦掉入,必死无疑。

  临之若是掉进去,必定尸骨无存。

  洛溪心中只有恨意。

  临之眸光微敛,侧身闪过,一把拉住即将失去平衡的洛溪,险险落地。

  洛溪一把推开临之,仇视着,就像一只炸毛的小猫咪。

  临之突然觉得漫漫修仙路也不是那么无趣,至少有一只小狐狸陪着自己。

  他忘了自己曾经杀过小狐狸的四哥,就像他记不清度化了多少人一样,他毫无防备的将洛溪留在身边。

  洛溪每天都在观察着,以她的实力若不是他允许,连他的身都近不了,更别提杀他了。

  洛溪打算从吃食下手。

  她学做了梅花粥。

  她在里面下了绝爱。沾之必死的绝爱,绝望之爱。

  她亲眼看着临之喝下那碗粥,脑海中竟都是临之照顾她的一幕幕。

  化成人形时的无助,行走时的笨拙,施术时的忘咒,都有他。

  他的温声软语,他的无微不至,他的霸道强势……

  洛溪发现,这几百年来,自己的生活里全是他。

  最可怕的,不是恨,而是习惯。恨尚能释怀,但习惯无法戒除。

  临之成了洛溪的习惯。

  洛溪中了一种叫做临之的毒,药石无医。

  临之倒下了。

  他的眼中只有不解与藏得深深的爱意,没有丝毫的怨,没有丝毫的恨。

  洛溪大彻大悟。

  她大笑着,笑声之中尽是悲凉。

  临之爱她信她,明知道有绝爱,却仍然喝下。他在等,等她反悔,不再恨他。

  可她早已爱上了他。

  洛溪的黑发以可见的速度变白。

  三千银丝,美则美矣,却凄凉至极。

  她跳下了望天涯。

  临之亦在洛溪坠崖后的下一刻,合上了双目。

  一滴泪自眼角滑落。

  二丶无题5

  洛溪悠悠荡荡地飘过了三生河,紧随其后的就是临之,洛溪不想看见他,就拼了命的往前跑,可是还是甩不掉他。

  “临之,你一定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洛溪眼中泪光闪闪,“我求你了,放过我吧,我来世再也不要遇见你,恨上你,爱上你了!”洛溪的泪落下,岸边的曼珠沙华更是妖艳了几分。

  “洛溪,我放过你,”临之轻声开口道,“我来生再来折磨你。”飞也似的过了奈何桥,静静喝下孟婆汤,洛溪在他的记忆里模糊非常,不知道待他重生之时,是否会想起一只叫洛溪的小妖。

  洛溪浑浑噩噩的灌下了茶汤,咀嚼着临之的话,下辈子还要再折磨她么?苦笑三声,消失在了桥下。

  桥边的孟婆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天地啊,何时才能放过朱雀……

  天景六十七年,景和帝在位五十六年后薨,卒时六十五年。

  在众臣的拥护下,皇五子推翻太子登基为帝,年号天顺,史称顺和帝。

  新帝登基,大赦天下,忠臣左相一家因不满庶出顺和帝即位,被削职降位,成了一个小小的户部侍中,而独女钟离毓秀也被强行送进宫,封号毓,位分妃。

  钟离毓秀清楚自己在宫中的地位,她只是一枚棋子,应该说是质子,一个顺和帝用来要挟她爹的质子,她也晓得明哲保身的道理。

  钟离毓秀整日唯唯诺诺,连个嫔妾都能欺负到她头上来,她一直在隐忍终于在钟离大人家被抄家流放后爆发了。

  新帝未曾立后,整个宫中数她位分最高,可是后宫却由婉嫔再打理。钟离毓秀觉得自己有必要争一争了。

  她对新帝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见到他时,心中是莫名的欢喜,但她不断告诉自己,她不能有这种情绪,顺和帝是她的仇人,杀父仇人……

  她每告诉自己一次,胸口都会隐隐作痛。

  她索性放任这种欣喜,以一个后宫女子的身份去接近顺和帝。

  顺和帝待她极好,因为他对她有愧,有疚,同样也有爱。

  不日,顺和帝在得知她怀有身孕的时候,册封她为皇后,入主含光殿,他许她叫他宸烨,许她掌握后宫所有生杀大权,许她议论朝政,许她先斩后奏,许她……

  大齐国姓万俟,各国都对这两个字避如蛇蝎,他是权利的象征,也是杀戮的铁骑。

  钟离毓秀的肚子一日日大了起来。

  一日,已经擢升为妃的婉妃携后宫中女子前来请安,钟离毓秀看着她们虚伪烂俗的演技心中一阵恶心,忍不住干呕了起来,她的孕吐本就严重,这么一吐,倒是惹得众人退避三舍。

  婉妃强忍着厌恶走上前去扶了钟离毓秀一把,在她看不到的角度,钟离毓秀对着巧儿冷笑了一声,巧儿立刻会意,悄悄绊了婉妃一脚,婉妃下意识拉了钟离毓秀,钟离毓秀很配合的倒下了,并且反转了身子,众人看来就是婉妃将她推倒。

  钟离毓秀忍着不适,看到了门口明黄的一角,她知道,她成功了,有这么多嫔妃作证,加上巧儿的添油加醋,她可以放心了。钟离毓秀沉沉的昏睡过去,依稀看到了万俟宸烨的怒容……

  再睁眼她已经躺在昭阳殿的御榻上,周围的明黄看得她晃眼。

  床边浅眠的万俟宸烨猛然睁开眼,看到她无事后松了一口气。

  她笑了,笑的那么明媚,她知道婉妃已经在后宫除名了,以她的孩子为代价。

  钟离毓秀觉得他此刻不是帝王,而是她的夫君,她的宸烨……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两个月后,钟离毓秀奉命搬到昭阳殿,由万俟宸烨亲自照顾。

  朝臣得知后惶恐钟离一家会因钟离氏的得宠而东山再起,纷纷上书弹劾,请陛下切勿独宠一人,需雨露均沾。

  万俟宸烨得知后大怒,回赠群臣八字:天下,掌权者说了算。

  钟离毓秀沦陷了。

  她无法说服自己去恨他。

  她决定了结自己。

  为了保护他。

  她不晓得自己会在什么时候伤害他。

  她选择了离去。

  万俟宸烨下朝之后,看到的,是正欲悬梁的毓秀。

  他慌了,高高在上的帝王第一次露出了恐惧。

  她说,我本该恨你,却沦陷在了你的柔情里,是我不对。

  他说,毓儿,你下来,有话好好说,你要恨朕……就恨朕吧。

  她说,宸烨,请允许我这么叫你,我要走,你拦不住的,好好活着,好好守护我爹操心了大半辈子的江山。我走后,把我送回钟离宗祠。

  他看着她,她并未挣扎,死的安详。

  毓儿,你到死都不愿对朕说一句爱吗?连皇陵都不愿入吗?

  他抱着她,眼前闪过相似的一幕——悬崖旁,一个男子看着一个白发人,生生坠崖……

  他悲恸出声:“洛溪,我的毓儿……”声音在大殿里回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