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冰离月盈雪2017-06-15 21:211,826

  一丶

  铛……铛……铛……

  天顺十年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后钟离氏因突发恶疾,昨日已薨于含光殿,朕念其入宫不久,特许其回归钟离氏宗庙,享皇后供奉,钦此……”太监尖锐的声音响起,众人纷纷跪谢皇恩浩荡。钟离毓秀被后世称为哀后,怜的,是她的经历,哀的,是顺和帝的无情,一个女子死后连夫家的祖庙都入不了……

  溪,朕如了你的意了,朕只求你不要再恨朕……

  天顺十一年,顺和帝薨,年仅三十。

  ………………………………

  一袭火红的长裙,象征着高贵身份的玉佩垂在腰间,她朱雀,荣登瑶尊,入主二十三天凤翎宫。

  朱雀漫无目的地在二十三重天游荡。

  她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她迷路了,眼前赫然是宸宇殿。

  她怎会不知道里面住的是谁。

  她曾今在他那,迷失了自己。她已经陨落过一次了,断然不敢再靠近那个地方了。

  朱雀转身欲走,从宸宇殿里踏出了一抹青色的身影。

  是了,就是青龙。

  他拉住朱雀,淡淡开口,语气难掩激动:“你终于回来了。”

  朱雀退后一步,“神尊殿下,你与本宫同为二十三重天的尊神,如此拉拉扯扯,实在有伤风化。”

  这番话说的合情合理,若是青龙再不放开她,就是他无理取闹了。

  “朱雀……”青龙还欲开口。

  “神尊殿下,请称呼本宫的封号,你我并无多大的交情,不应这般亲密。”

  他岂会不知她的封号?得知她回来了,他便马不停蹄的从凡间赶回,只为尽快见到她。

  并无交情?十几万年的并肩作战都是假的吗?青龙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僵硬至极的笑:“既然如此,本尊让宫中仙娥送瑶尊殿下回去。”

  朱雀想明白了,洪荒大战被红莲业火焚烧之际,她全都想明白了。

  有些人,生来平平凡凡,安乐一生;也有些人,注定不凡,可也有命定的责任。

  六万年的陨落,让她放下了执念,心若止水。

  华丽转身,一抹红色消失在了转角。

  青龙眼神复杂,毓秀才死不久,朱雀就回来了,莫非……

  他的眼眸幽深,似有化不开的雾霭。

  二丶

  第一幕

  只愿与你共赏繁花似锦,落红满天,不愿——再也不见。

  ——题记

  半夏第一次见到忍冬和紫苏,是一个落花遍地的春夏之交。

  半夏,苦辛温燥,燥湿化痰,降逆止咳,消痞散结。

  忍冬,外紫红色,内面白色,清热解毒,消炎退肿。

  紫苏,发汗散寒,以解表邪,行气宽中,解郁止呕。

  三个青春懵懂的女孩子,仿若命中注定一样,天天腻在一起,就像那三味中药大同小异的药性。

  半夏其实不怎么喜欢自己的的名字。因为花开半夏,叶落霜秋,永远是被遗弃的那一个。

  而忍冬则像红白忍冬一样,外表是艳丽的紫红色,内心是最纯洁无瑕的白。

  紫苏,如其名散发着所有清香,能轻而易举地驱散所有的“腥味”与阴霾。

  这一切都在十八岁那年,变了。

  半夏向往法国,最有名的浪漫之都——巴黎留学,但她唯独放不下忍冬和紫苏;

  忍冬一如既往地叛逆,想去A大的表演系,不肯接受父母安排的大好前程,安安分分就读师大,当个老师;

  紫苏的爸爸在她高考那天出了车祸,去世了,只留下紫苏和她患病的妈妈以及一堆的债务,无奈之下,紫苏只能辍学。

  第二幕

  时间就像手里的流沙,越是握的紧,越是逃得快,但如若松开,便会一无所有,直到手心被汗濡湿,才恍然惊觉,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题记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夏放下手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五年了,她离开这个国度已经整整五年了,她自认偌大的中国,能让她牵挂的只有两人——忍、紫。

  “为什么联系不上她们呢。”夏有些喃喃,独自一人站在空旷的机场,好像有着被全世界遗弃的悲伤。

  “夏!”忍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大厅,夏有些不确定的转过身。

  五年前——“夏,你真的要去巴黎?”是忍那个老妈子。

  “是啊,我向往那里,有着最美的童话和语言。”

  “夏,”紫轻声道,像是怕吓着了夏,她下一秒就会飘走。“哪一天你累了,一定要记得回来,我们的共同号码永远不会换,你只有在回来的时候才可以打,不然……不然我怕我听到你的声音会忍不住把你揪回来……”紫哽咽出声。

  忍拽着半夏的手臂不放,夏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一切都不真实。

  “忍,紫呢?”

  忍的笑僵在了嘴角。

  “你告诉我,紫呢?”夏有些急了,看着忍,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第一次写小说有兴趣者可加入634116226参与剧情编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