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久别重逢
我本纯良2017-06-13 20:032,549

  况且,她和钟泽翔相处三年之久,对他有些想念,也是可以理解的。

  扯回了思绪,钟泽凌在心中暗自笑道,他从什么时候变了性情?

  在那袖中拿出护心脉的药丸,轻捏开她的香唇,将那药丸塞进她的口中。

  见那药丸,还在她的口中,钟泽凌将她拉在怀里,伸处长舌,将药丸抵到喉咙处,轻拍了一下她的后背,这才将她平放在床上。

  或许,这也是他纠结三天之后的结果吧,他并不是对于这鞭打之事感到后悔,而是,是良心未泯,是出于人道。

  若不是她的身份是血族后人,钟泽凌又怎会如此呢?

  站起身,最后在瞄了一眼床上的叶小乔,转身,缓缓迈开步子,向门外走去。

  锦儿见钟泽凌推门出来,忙向床边跑去,检查了呼吸,脉搏,和心跳,她才确定,她的主子还活着。

  若不是亲眼目睹了她是如何被鞭打的,她也不会时刻担心着她的安危。

  钟泽凌若是想要杀了她,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轻松简单。

  徐亦晗缓步走到床边,看了看锦儿,道,“锦儿,你不要担心了,她不会有事的。”

  锦儿和徐亦晗相视而立,道,“谢谢亦晗夫人。”

  自叶小乔昏睡以来,徐亦晗就一直守在她的床边,和丫鬟一样,照顾叶小乔。

  “夫人,回房歇着吧。”凤儿在一旁轻声的说道,一是这下人对主子的担心,二是,这照顾主子的事情,并不是她应该做的事,身为丫鬟怎能让自己的主子,去做下人才能做的事?

  见凤儿执意要她回房休息,徐亦晗也不再多说什么,缓缓迈开步子,向外走去。

  她的房门外的不远处,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在这凌王府里,徐亦晗的生活,一直很安逸,也很平淡,见沈紫梵那不明思意的眼神,她在心中断定,从此后的生活,将不会再安逸,更不会再平淡了,从她救下叶小乔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间接的和沈紫梵为敌了。

  沈紫梵帕子拭鼻,道,“呦,这不是亦晗夫人吗?我当是谁呢。”

  喜鹊在一旁也说道,“夫人,瞧您这话说的,难不成她给侧夫人当了几天丫鬟,连这身份都变了?”

  沈紫梵掩口轻笑,又道,“好了好了,不说了,丫鬟就丫鬟吧。”话落,看了看喜鹊,再次开口,说道,“我们先走吧,可别打扰了亦晗夫人,她还要继续照顾侧夫人呢。”

  这句句刺耳的言词,对于徐亦晗来说,就如同一根根钢针一般,刺进了她的血肉之内。

  在原地沉默了许久,才迈开了步子,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她不在乎别人的议论,见死不救,她会心有不安的。

  清晨的阳光是宁静淡雅的,没有那种喧闹气息,让人感到心平气和,心旷神怡,阳光透着窗子,照射在叶小乔的脸上,手指微动,叶小乔缓缓睁开双眼,引入眼帘的,是锦儿那忙碌的身影。

  叶小乔有气无力的说道,“锦儿。”

  锦儿的身子微微一怔,那手中的瓷瓶也应声而碎,她转过身,见叶小乔正眨着双眼,看着她,锦儿又惊又喜,虽然她笑着,可眼角的泪滴,却无声的滑落,十天,她整整昏睡了十天,这十天,对于锦儿来说,是怎样的煎熬?只有她自己知道。

  轻轻的在自己的胳膊上掐了一下,感觉到了疼痛,她才确定,这不是梦,是真的,她的主子叶小乔真的醒来了。

  缓缓迈开步子,走到床边,问道,“侧夫人,你醒了。”

  叶小乔点点头,无意间看到她的手腕上,有一道凸起的疤痕,叶小乔皱了皱眉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锦儿含泪笑着说道,“没事。”话落,再次开口,轻声问道,“侧夫人,奴才去给你端一碗燕窝粥吧。”

  见她转身要走,叶小乔又问道,“我,睡了多久?”

  “十天。”锦儿实话实说,叶小乔的确昏睡了十天,她醒来,感到高兴的也不仅仅是她自己。

  徐亦晗见叶小乔胃口不错,笑道,“锦儿,快去快去,再端一碗来。”

  看着叶小乔的吃相,凤儿也忍不住掩口轻笑。

  叶小乔口齿不清的说道,“饱了饱了,不吃了。”话落,单手摸了摸肚子,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

  锦儿看了看徐亦晗,又看了看叶小乔,道,“侧夫人,这是亦晗夫人,你昏睡的这些日子,亦晗夫人可是没少遭罪,不分昼夜的照顾你。”

  叶小乔听言,忙下了床,对着徐亦晗,深深的施了一个礼,道,“小乔谢谢姐姐。”

  徐亦晗双手扶着她的胳膊,道,“都是自家人,别这么客气。”话落,看了看凤儿,又道,“既然侧夫人没什么事了,我们也回吧,别打扰她休息。”话落,和凤儿缓缓迈开步子,向门外走去。

  叶小乔走到锦儿的面前,拉起她的手,双眸直视着那凸起的伤疤,再次问道,“这伤疤,到底是谁所为?”

  “侧夫人,你就别问了。”对于叶小乔的性格,虽然不是完全了解,但是她敢肯定的是,她一定又会找伤害她的人去算账,就像这鞭打,起因不就是因为她掌掴了苗卫辰吗?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让她知道,这伤疤的由来了,即使是继续追问,她也不会告诉她。

  鞭伤还为痊愈,昏睡的十天的叶小乔,真的再也经不起他人的伤害了,或许是爱主心切,又或许,在锦儿的眼里,主子才是天,主子的安危,比任何事物都要重要。

  见她不语,叶小乔轻声问道,“是,苗卫辰吗?”见她的身子微微一怔,叶小乔断定,她猜测的没错,锦儿的伤疤,的确是苗卫辰所为。

  锦儿反拉住她的手,道,“侧夫人,你别再意气用事了。”言下之意,是委婉的阻止她去找苗卫辰算账。

  叶小乔轻点了点头,道,“好,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话落,嘴角泛起弧度,微微一笑,又道,“我出去走走。”话落,缓缓迈开步子,向外走去。

  十天,没有得到阳光的照耀,更没有呼吸新鲜空气,叶小乔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此时此刻,她似乎想起了相处了三年之久的钟泽翔,三年前,她和他之间相互约定,三年后,她却嫁给了别人。

  自她踏入凌王府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见过钟泽翔,他现在怎么样了?过的好不好?

  一滴清澈的泪滴,无声的滴落,是心中那难以掩饰的想象,同时也是扯不断的挂牵。

  三年的时间,她和钟泽翔之间,有着怎样的感情,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嫁人了,钟泽翔不是没得到消息,其实承受着疼痛的不仅仅是叶小乔一人,还有钟泽翔,对于她的出嫁,他颇感意外,本来想着去阻止,可由于这婚娶,是皇上点头,并且指婚的,就算是阻止,也是以失败为告终的。

  单手端起了酒杯,喝了一大口,抬眸间,一抹似曾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是她?她怎么在这里?

  叶小乔也一眼看到了满脸憔悴的钟泽翔,缓步走到他的面前,道,“泽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俊俏小妾哪里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俊俏小妾哪里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