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一直昏睡不醒
我本纯良2017-06-13 20:032,667

  徐亦焓一边拧干毛巾,一边说道,“若是真的怪罪下来,我独自一人承担。”

  清理了叶小乔的伤口,徐亦焓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了看凤儿,道,“凤儿,锦儿的手,也受伤了,你暂且照顾着小乔。”

  “是。”凤儿轻声说道,对于主子的吩咐,她只能照办,可要是真的怪罪下来,她一个人承担,她担得住吗?

  锦儿看了看自己的那双手,手腕上的血口子,还略带着疼痛,这一刻,她似乎觉得,自己很是没用,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了。

  连续换了几盆清水,才将她的伤口处理干净,徐亦焓坐在床边,轻叹一口气,能不能熬过这一关,就要看她的造化了。

  此刻,叶小乔昏睡不醒,就连神仙也没有办法。

  凤儿看了看徐亦焓,道,“夫人,您回去睡吧,我在这里守着。”

  见许亦焓不动,锦儿也说道,“是啊,我和凤儿在这里守着,您就放心吧。”

  “也好,你和凤儿好生照顾着,我就先回去了。”话落,站起身,缓缓迈开步子,向外走去。

  对于她插手这件事,沈紫梵早就预料到了,她不但没有动怒,反而在心中暗自高兴,或许,这正是一箭双雕的好时机,若是可以一并把她也除掉,那离她独占君心的日子,还会远吗?

  呵,心中一阵阵发笑,插手这件事的人越多,对她就越是有利,沈紫梵的嘴角,再次泛起了笑意,是得意的笑意,同时也是狠厉的笑意。

  次日清晨,钟泽凌被一阵脚步声所惊醒,双眸移向门口处,见来者是苗卫辰,问道,“什么事,这么慌张?”

  “叶小乔被人救下了。”他不知道是谁这么大的胆,不过,他敢肯定,此

  人一定在凌王府。

  “哦?”钟泽凌眉头紧锁,又道,“谁这么大的胆子?”

  就在此时,一句,“除了徐亦晗,还会有谁。”从门外传来。

  沈紫梵轻推门进去,道,“我的丫鬟喜鹊,看到徐亦晗主仆二人,将那叶小乔救下。”

  钟泽凌半坐起,和沈紫梵四目相对,问道,“你所说的可属实?”

  “当然,妾身不敢有半句假话。”话落,转身,缓缓迈开步子,向外走去。

  钟泽凌下了床,直奔她的房间,推门进去,叶小乔果然躺在床上,而徐亦晗主仆二人,也在她的房间内。

  钟泽凌双手负于身后,问道,“你,救了她?”

  徐亦焓站起身,和他四目相对,道,“王爷的消息真灵通啊。”

  瞄了一眼叶小乔,又看了看徐亦晗,再次开口,沉声问道,“你为何要救她?”

  徐亦晗转头,看着床上的叶小乔,答道,“小乔即使有罪,也罪不该死。”转过头,再次和他四目相对,又道,“妾身自知违逆了王爷,请王爷降罪。”

  钟泽凌看了看叶小乔,道,“算了,念你是初犯,饶你这一次。”

  “妾身谢王爷。”见他转身,缓缓迈开步子,向外走去,她才确定,她并没有听错,也没有出现幻听。

  见其走了,凤儿才长吁了一口气。

  钟泽凌走出房间,恰好碰见慌慌张张转身的沈紫梵,“站住。”

  沈紫梵停住了脚步,木讷的转身,“王爷,有什么吩咐?”

  “你在门外偷听?”那语气,带着几分的肯定和不满。

  “没,没有,您就是借妾身十个胆,妾身也不敢偷听啊。”她在心暗自咒骂,该死的,真是倒霉催的,徐亦晗是踩了什么幸运星,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躲过了这一劫。

  见其矢口否认,钟泽凌警告道,“你最好不要再耍什么心机,否则,叶小乔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话落,侧着身子,从她的身边走过去。

  对于女人的心思,他再了解不过了,可不管沈紫梵再怎么耍手段,他都不会给她这个机会,是心中已有了最爱的女人,同时也是对沈紫梵的了解,她绝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对于徐亦晗将叶小乔救下,他本是很气愤的,可当看到徐亦晗的态度时,那心中的气愤,瞬间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若是叶小乔也像她一样,如此的温柔,他定不会这么对待她。

  沈紫梵在原地默立了几秒后,愤愤的迈开步子,向房间走去,她就不相信,他钟泽凌就永远都不会正眼看她,换句话说,她不相信,她这一辈子,只能和他相敬如宾。

  徐亦晗看了看床上,一直昏睡不醒的叶小乔,轻叹一口气。

  凤儿见她的凤唇微动,便将耳朵贴在她的唇边,依稀的听到她说道,“泽翔。”

  锦儿见叶小乔那眼角,晶莹的泪滴,无声滑落,却爱莫能助,论身份,她只是一个丫鬟,除了能照顾她的饮食起居外,她什么也做不了。

  泽翔是谁,在场的人,心中自是很清楚,可没有钟泽凌的应允,谁敢擅自把他请来?

  轻拭去叶小乔眼角的泪滴,徐亦晗看了看锦儿和凤儿,轻声说道,“我去珹王府,把他请来。”

  见她转身要走,凤儿拉住她,道,“夫人万万不可。”

  徐亦晗轻推开她的手,道,“那你说怎么办?”看了看叶小乔,又道,“她就这样昏睡不醒,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

  叶小乔已经昏睡三天了,三天的时间,未曾睁眼,那鞭伤,着实很严重,每一道伤口都深见白骨,可见钟泽凌的力度,着实不小。

  若不是徐亦晗将她救下,叶小乔真的凶多吉少。

  此时此刻,三个人都陷入了沉思,若是擅自将钟泽翔请来,定会令钟泽凌不满,若是不请,叶小乔的口中,还时刻都念叨着他的名字。

  徐亦晗打定了主意,缓缓迈开步子,向外走去,刚刚走出房门,恰好和钟泽凌照了个面。

  钟泽凌看了看徐亦晗,问道,“她怎么样了?”

  “一直昏睡不醒。”徐亦晗轻声答道,对于这严重的鞭打,怕是一时半会也好不了,她真的不知道,钟泽凌为何要鞭打她?她究竟犯了什么样的错,会使他如此?

  见徐亦晗默立在原地不动,钟泽凌又道,“我进去看看。”话落,侧着身子,从她的身边走过去。

  不知道为何,每当看到徐亦晗,他那冰冷的表情,就有所收敛,那冷漠,也消失了许多,是她的温柔令他如此吗?

  钟泽凌心中暗笑,要说温柔,他什么样的温柔没见到过,可偏偏就败在徐亦晗的手里?

  或许,是她那温柔似水的性格,使他如此吧。

  缓步走到床边,挥手示意,“你们都出去吧。”

  锦儿和凤儿有些担心,担心叶小乔的安危,毕竟她伤的着实很重,毕竟,钟泽凌下手着实很狠毒,锦儿似乎有些害怕,等她再次回到这个房间时,只能给叶小乔收尸了。

  见锦儿默立在原地不动,又道,“你们都出去吧。”

  锦儿看了看凤儿,轻点头,缓缓迈开步子,向外走去。

  见两个丫鬟离开了,钟泽凌坐在床边,看了看叶小乔,她的伤,确实不轻,只掌掴苗卫辰两个耳光,就遭到他的鞭打,也着实有些小题大做。

  自她昏睡以来,他一直都很纠结,到底要不要救她,把了把脉,那脉象很是微弱。

  耳朵贴近她的口鼻,那呼吸,也很是微弱,在他离开她的口鼻时,隐约的听到她唤着,“泽翔。”这要是在平时,他定会动怒,可现在,叶小乔仅剩下了半条命,他还如何动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俊俏小妾哪里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俊俏小妾哪里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