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打抱不平
我本纯良2017-06-13 20:032,341

  锦儿抱住他的小腿,“王爷息怒,再打下去,侧夫人就没命了。”

  她的哭喊,不禁招来了好奇之人在暗处旁观,其实,这也不是别人,是沈紫梵,虽然尚未走进,仅凭那一声声鞭响,她断定,叶小乔的伤势一定不轻,只要她受伤了,就无法再继续侍寝,这正是她想要的。

  想到这,不禁忍不住掩口轻笑。

  而就在此时,一句,“你别高兴的太早了。”从身后传来。

  沈紫梵缓缓转过头,见徐亦晗正站在她的身后,丢给她一个白眼,侧着身子,从她的身边走过去。

  徐亦晗那双温柔似水的眸子,定格在叶小乔的身上,论身份,她们本是同等的身份,都是血引,只是,她和叶小乔不同,她不是真正的血族人。

  轻叹一口气,只求老天开眼,眷恋她一些吧,对于这鞭打,她也无能为力,身份的羁绊,又或许,她是心有余力不足,她真的帮不了叶小乔。

  凤儿看了看徐亦晗,道,“夫人,您别杞人忧天了,天不早了,回房睡吧。”是啊,在这个凌王府里,谁能保得了谁?

  只要不涉及到自己的安危,就是上苍的眷恋了,凤儿很是担心徐亦晗这个柔弱的性格,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欺负。

  抛去鲁思琳不说,就凌王府里其他的女人,都够她喝一壶的了。

  鲁思琳是钟泽凌最心爱的女人,她的位置,她的身份,无人能及。

  沈紫梵的脾气性格,有些张扬,颇有心计,稍稍使个什么手段,徐亦晗都不是她的对手。

  于靖蕊的性格,虽说没有沈紫梵的性格飞扬跋扈,可她的性格,她的为人,凤儿还是有所了解的。

  她是常常置身事外,从不参与争宠的角色。

  凌王府里的女人,有五个。

  鲁思琳的身份和地位,不用说也知道,钟泽凌最爱的人是她,最在乎的人也是她。

  对于其他的四个女人,同为血引,却也分个三六九等,是性格的差异,同时也是心机,决定了一切。

  最有心机的,是沈紫梵,可钟泽凌却不喜欢这样的女人。

  最软柔弱的就是徐亦晗,她的性格,温柔似水,可这样的性格,真的不占优势。

  叶小乔和于靖蕊,可以算是同一类人,对于争宠,叶小乔绝对不会感兴趣,而于靖蕊也是如此,自从她踏入这凌王府之后,就置身事外,从来不参与其中。

  五个女人,都有着不同的性格,都有着不同的角色。

  而这五个女人的背后,却有着同一个男人,那就是钟泽凌。

  锦儿连连磕头求饶,“王爷,您就饶了侧夫人吧。”锦儿的年纪,也不过才十五岁而已,她的主子,仅仅比她大一岁,无论称呼她什么,无论她是什么身份,她既然跟了她,就不会后悔。

  叶小乔的双眸,定格在锦儿后背的血口子上,道,“锦儿,快回房去处理伤口。”见她不动,又道,“快去,快。”还未等叶小乔说完,她已经昏死过去了。

  锦儿站起身,扑到她的怀里,哭道,“侧夫人,侧夫人,你醒醒啊。”

  转过头,见钟泽凌还默立在原地,那冷漠的程度,使锦儿感到了寒冷,“王爷,您真的想看着她死在这里吗?”见他不动,又哭道,“王爷。”

  钟泽凌攥了攥手里的皮鞭,此时此刻,他在心中和死神打赌,死神定带不走叶小乔。

  扯回了思绪,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只留下哭成了泪人的锦儿,和昏死过去的叶小乔。

  锦儿双眸的泪水,再次簌簌而落,用清水,清洗着叶小乔的伤口,就在她想要解开叶小乔身上的绳子时,一句,“没有王爷的准许,不能给她松绑。”

  锦儿的那双手僵在途中,看了看苗卫辰,没有接话茬,或许,她知道和他说多了也是没用,不管和他说什么都是徒劳,迟疑了片刻,欲要解开那绳索,可下一秒,随着一声鞭响,锦儿的手腕处,被抽出了一道血口子,这样的痛楚,使她的双手都有些发抖。

  她若是不救她,叶小乔真的会死在这里的,凌王府里,所有人的冷漠,使她看清了,若是想在这府中存活,一定要靠自己。

  抽了一鞭子,都没有阻止得了她?苗卫辰向前走了两步,将锦儿拉开,和她四目相对,道,“难道你想陪你的主子一起去吗?”

  锦儿强忍着疼痛推开他的手,双唇有些颤抖的说道,“她之所以被鞭打,完全是因为我,我不可以袖手旁观。”见她欲要转身,苗卫辰再次拉住她,道,“这件事,你最好不要管。”话落,转身,缓步而行。

  锦儿瘫坐在地上,泣不成声,看了看自己的手腕,现在,靠着双手去解开绳索,已然是不可能了。

  这偌大的凌王府,就真的没有一个人可以帮帮她吗?呵,这可真是人善被人欺啊。

  冷漠,这样的冷漠程度,着实使锦儿寒透了心。

  徐亦晗见锦儿瘫坐在地上,刚刚迈开一步,凤儿拉住她,轻摇头,道,“夫人,你不要插手。”

  徐亦晗看了看凤儿,道,“凤儿,她的伤定是不轻,我若是不管,她会死在这里的。”

  “可是。”对于她的决定,凤儿是反对的,可听其语气,她就是反对,也无济于事。

  徐亦晗转身,缓步向枯树走去,她双眸紧闭,满身的鞭伤,已然将那衣服染成了红色,徐亦晗看了看凤儿,道,“凤儿,给侧夫人松绑。”

  锦儿听到这温柔的声音,就知道此人正是徐亦晗,踉跄的站起身,擦了擦双眼的泪水,道,“奴才谢亦晗夫人。”

  徐亦晗看了看锦儿,道,“你的手,没事吧?”

  锦儿摇了摇头,道,“没事。”

  解开绳子,凤儿将叶小乔揽在怀里,支撑着她的身子,看了看锦儿,道,“锦儿,搭把手。”

  徐亦晗道,“我来吧,她的手伤了。”话落,和凤儿驾着叶小乔,向她的房间走去。

  此时此刻,锦儿除了感谢徐亦晗之外,还有些担心,担心她的安危,她不知道她偷偷的帮了叶小乔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是,有一点她是可以肯定的,钟泽凌绝对不会就此罢休的。

  徐亦晗帮了她,会不会连累了她?

  扯回了思绪,锦儿看了看徐亦焓,道,“亦晗夫人,您就不怕王爷怪罪下来吗?”

  徐亦焓摇了摇头,道,“不怕。”凤儿默立在一旁,心中有些不解,为何此刻,她不再那么软弱了?是从来都没有软弱过?还是,她这是在抱不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俊俏小妾哪里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俊俏小妾哪里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