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
周小梓2017-06-13 22:472,276

  你是谁?

  你在说什么?

  为什么你的手慌张而冷凉?

  我与你相反,我全身滚烫滚烫地闭上眼睛,好像在等待一场浪漫的华尔兹。

  铃铃铃——

  我翻身起床,惊觉发现自已又趴在沙发上睡了一晚。十年了,这个梦缠绕了我十年,反反复复。每当醒来时,我的全身像被抽空一样,麻木又无助。

  ……

  “我们分手吧。”

  我目光对上坐在对面的叶晨。

  叶晨忍住怒气低沉说:“周小梓,你有完没完!每年都跟我说一遍,真的有意思!?”

  我闭上眼睛说:“这次是真的……”

  叶晨愤然起身,拿起冰水泼向我的脸,大吼,“那你就一辈子念着那场该死的暗恋吧!我们玩完了!”

  他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坐在咖啡店里,所有的人都看向我低声交谈,静谧的空气瞬间沸腾。我望着那冷却掉的咖啡,慢慢喝完结账。

  我没有错,对吧!?

  “你这次是真的疯了?现代还真有你这品种的生物!叶晨对你好到所有人都羡慕着,结果你跟我说今天分了!哈!周小梓,你没救了!那男人就值得你默默爱着十年!别傻了,他现在估计已经有女朋友了,还记得你是谁啊!”

  我一回到住处就被芈因狂喷,已经不止一次重复同样的话题了。

  我坐在沙发上抱着枕头无视。

  “你自已想想,你现在这岁数还有几年能安然挥霍,还有几年能长久沉溺在回忆里,不要将生活想象得太美好。”

  芈因说完叹口气回房,让我一个人呆坐。

  ……

  “小梓,我班有个男生长得超帅的!快来看!”初一开学第一天,刘颖兴奋跑到我的班级对着我喊,全班的目光都焦距在我们这边。

  我脸红顶着所有人的目光,小跑出班门口,“小颖,一帅哥至于你这么兴奋吗!你快回自己的教室,我才不跟你胡扯!”

  刘颖从来都不听我的意愿,总是擅自替我决定事情。她和我是小学三年级认识的,那年,我刚从小镇上搬迁到市区,上学第一天就结识刘颖。她是一个可以在三分钟内相识一个朋友的开朗女孩,连我这个刚出茅庐的腼腆女生也不例外,通过她的关系,我身边多了几个交心的朋友,当时十分感激,对她表于憧憬。

  “来嘛,就去看看,一下下。”刘颖竖起一只食指,用另一只手抓着我衣服一角,摇来摇去撒娇。

  “噗嗤”我被她滑稽的行为逗笑了,“好好好,这是最后一次!”

  那是我和单西哲第一次的相遇,当时的情景犹如戏剧里的倒放片段,闭上眼睛就能重新清晰播放。他稍长的刘海盖住了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微翘的眼睫毛与发丝交错,肤色白皙得连里面的青色血管都看得见,身形瘦小。刘颖不应该用帅气来形容,我觉得那是漂亮。

  “小梓,我就说他很帅吧!你看你眼睛都直了!整一花痴!”刘颖拍了拍我的肩膀,偷笑着,“看好了,我一定要追到他!”

  “我看他就一太监,一个男生,居然长得比我们女生还美,要不要我们活?!”我话一出,从此单西哲多了一个绰名。之后,刘颖总是喜欢在他面前喊着“单太监”,他身边的两位挚友也偶尔会跟着起哄。我想当时如果他知道是我给他起的名字,那一定气疯了。

  刘颖真的兑现了她的承诺,在几个星期后,兴奋地告诉我,她已收复单西哲。我相信,与刘颖的手段定能得到众多男孩的欢心,原因并不是美,而是她与生俱来的魅力。

  因为不同班级,除了上学放学中午留宿在学校的时间外,我与刘颖相处的时间寥寥无几。一次最后一节体育课,我得去刘颖班级告知她放学后的结合地点,以便一起回家。我站在三班门口,微眯着眼睛寻找她的身影,单西哲走来,轻轻在我侧身站着,稍稍弯腰,唇靠近我的耳边说:“肖时喜欢你。”我愣了愣神,对上他的眼,恍然有种蛊惑人心的幻觉。

  “你喜不喜欢我的同桌?”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又说了什么我已经忘记了,只记得那是我和他真正认识的时刻。现在想想,我必定会与他相识,因为我们身边共同有一个刘颖,她总是会在朋友面前夸大我的优点,尽管我不知道自身的优点是什么。在我还没有意识到我的出名时,刘颖圈里的朋友已熟悉我的名字,作为肖时同桌的单西哲自然更明了,我甚至能猜到肖时会给他看我小学六年级时的毕业头像,那张短发似男孩子的我。

  我没有接受肖时的爱意,虽能在他感冒时,善意递纸巾给他擦鼻涕,自然与他互换照片,但我并不想生活中每时每刻都存在这类人。最终的决定没有告诉他,我想在没有得到我的回复,他已经知道结果了。

  与肖时没有过多的接触,反而,单西哲经常看到我会喊“肖嫂”,这是一个让人气愤的称呼,虽知他的习性是男生的通病,但不能容忍,我站出来反驳,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并不讨厌。我们不间断打闹着,刘颖不曾知道。

  “小梓,你来看单西哲的画!”刘颖那大嗓门又在呼唤我了。

  因为父母忙的缘故,我中午通常不回家,留在学校学习或到附近书店看漫画书籍。刘颖一拉,我就已经坐在三班里,“西哲,小梓也是画画很棒呢,让她看看你的画!”我感觉我绘画一般,看,刘颖又在夸大我不算优点的优点了。

  单西哲摊开画纸,一条龙映入我的眼眸,初一的孩子能画出如此惟妙惟肖的龙纹,已经是一种天分,但心高气傲的我不允许自已给予赞美:“你确定那不是鸟?不伦不类。”语一出,三个人都尴尬了,我真心不是故意的。

  三班靠近走廊,单西哲与他两个好友课间总会站在那里观望玩耍,每当我经过走廊都会看见他们。有一次,单西哲和一个女生在楼梯间跑动打闹,恰巧遇到我,那女生立刻躲在我身后,单西哲跑来手一挥就要打到我的脸时,我条件反射双眼紧闭,迟迟没有等到巴掌落下,我微睁开一只眼睛,单西哲呆呆地站在我面前盯着我的脸,手已经放下来了。“嗯?”我用疑惑的眼神与他四目相对,单西哲回神后,没有表态,慌张地跑进班级里,没有了踪影。不明所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少年时遇到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少年时遇到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