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故事:《飘》
弯刀佛2017-06-13 11:252,573

  当我翻开她手掌的时候,我一下大惊。虽然不信命运,但她的掌纹是我见过最凌乱的一个,好像十字路口的交通事故发生在她掌上一样,我一下觉得这个人有无数的错乱、遭遇、甚至痛苦。后来聊过,才知她一路过来竟然这么苦!嘴上虽然调侃“天啊,你命真苦”,心里其实最多体会那么一二。好多痛苦,不是想想就能扛过来的。

  我常想,一人真的能同情另一人吗?能真正感同身受吗?

  也许很难。所以此篇我将以第一人称来写,试着将自己变成一个女性,她拥有柔软心肠、善良的本质,经受着老天开的玩笑,努力地生长、开花,飘啊飘。

  第1个故事 《飘》

  人间,一定对我另有用意。

  当我开车向前,穿过这条灯火昏黄的街道时,总感觉身后有种莫名其妙的力量在推着我。他们说这是奔驰车的推背感,我总觉得,那是来自9岁那年,命运转折之时的撕扯。

  1家变

  1996年10月29日,我至今记得那一天。那是一个秋天的周五,东北已经很冷了。一想到周末来临,又可以和伙伴们一起玩耍,心里雀跃的小鸟早就飞出,萦绕头顶。像往常一样,母亲拉着我的手,回到家,做好饭,一起等父亲回来。

  时间就在等待的过程中慢慢溜走。可是,父亲一直没有回来。大伯带走母亲,将我一个人扔在屋里,那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在家过夜。那一夜,好漫长啊。

  后来我才知道,父亲出车祸,很严重。母亲四处求人,到处借账,一点一点地为父亲续命。从那一天开始,我就不再是家里的小公主了,好日子已经到头。

  为了给父亲治病,家里早已负债累累。我还怎么忍心要什么玩具?图书?水彩?我用铅笔在纸上画画,画天空,画海洋,画自由飞翔的鸟。有时候我也画自己,我将自己画成一棵小草,画成一朵花,画成小动物,画着我心里的世界,梦想的家。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父亲的病是好不了了。家里全靠母亲撑着,她在外忙碌,也顾不上我。我就像个皮球一样,这家住两天,那家住两天,飘来荡去,没有归属。

  邻居们都夸我坚强、懂事、不哭不闹。可她们哪里知道,背地里我偷偷抹过多少次眼泪,又忍受了多少委屈和绝望。

  2疤

  哪有女孩不爱美?而是美太贵,爱不起。

  父亲出事一年后,我在外地上学,身上竟然出了水痘。没钱,就没有去看,心疼母亲,也没告诉她。于是就一直熬着,痒又不敢抠,实在奇痒,伸手抠破过几个,现在脸上和身上还有几个当年的坑。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没有人告诉过我要如何如何坚强,可生活就这样扑腾一下摊在你面前,你又能怎么办呢?

  后来上了高中,寄宿在舅舅家,突然有了久违的家的温暖。舅妈对我很好,就像亲妈一样,而我这只流浪猫,终于有了安心睡觉的地方。可是,好景并不长。

  那年非典,舅妈带着我和小妹回娘家,舅舅说要出差,就没跟着一块。可是有一天我偷偷溜回家,却发现舅舅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他塞给我100块钱,让我替他守口如瓶。钱我接了,但是瓶子却破了。我实在是不忍心骗舅妈,舅妈对我那么好,我再和舅舅联合起来骗她,那她得多可怜。终于,我还是向舅妈坦白了事情。之后,舅舅舅妈大闹一场,离婚了。舅舅净身出户,我又没有了家。

  自此以后,我的心上又留下一道疤,这疤比水痘留下的疤还要深,还要疼。

  3辍学

  高考之前,父亲又病重了。要不是我心血来潮,从沈阳偷跑回黑龙江,肯定都没人知道(母亲为挣钱去了北京)。我拖着父亲去到医院,又向母亲要来6000元,守在医院20多天,临近高考才回去。

  20多天的时间,我就睡在病房的窗台上,有时夜空有星星,就盯着看。哪一颗会是我呢?它会落在哪里呢?这光芒会稍纵即逝吗?心里疑问多极,忐忑而不知未来如何。

  后来高考完,成绩并不太理想,就去了江苏上大学。因为是艺术生,学费一年1万6,对于我们这个债务累累的家庭来说,是笔不小开支。

  所以我早就萌生了要挣钱的念头。我常常问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独立?什么时候才能养家?什么时候才能挣钱?

  就这样,大一毕业以后,我便直奔北京。到了上地六街一家川菜馆打工,那时候才19岁,住地下室,一个月工资700元。听说啤酒盖能挣钱,就费尽心思地攒瓶盖。攒了一大袋瓶盖以后,害怕被别人偷了,就去找到母亲,放在她那里。看着满满当当的一袋瓶盖,心里总感觉自己要发财一样。

  那个暑假,我统共挣了1000多块钱呢,除去给自己买衣服的花费,还攒了些大二的生活费。原本以为大学虽然穷点,也不至于太差。可现实,又给了我一个响亮的耳光。

  艺术系组织去黄山写生,每人600元,我交不上,没去。全系都去了,就我没去。我内心苦极,边哭边问自己,为什么我这么苦?抹完眼泪以后,我便决定退学。母亲拦我,拦不住。

  辍学以后,我就去了北京。从温暖的南国来到寒冷的北方,北京落雪,白白的一片。只穿一件单薄衣服的我,像是从天上飘下来的一片硕大的雪花,处处游窜。如果卖火柴的小姑娘看到我,也一定会同情我的吧!

  就这样,我一路拼下来,整整十年。

  4爱情

  在北京这些年,我遇见过不少男人。该走的走了,不该走的也走了。

  2009年3月,我和当时的男友关系很好,有结婚的打算。我们决定在通州武夷花园买房子,他上班,我去交的首付——97平的房子啊!首付13万8,我当时想都没想,写上他的名字。每月虽然需要还贷2400,但总归是有了自己的家。后来,我们一起装修,将家装扮成我们对于幸福的定义。

  可是男人怎么总是爱变心呢?我们买了自己的房,自己的车,可感情却不像曾经那样。两个人心要不在一起,见面也如同冰块,有什么意思呢?我还是搬出来算了。

  2011年,我从那个家里搬出来,净身出户。那段感情,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人情虚伪课。房子没暑我名,就没有我的份,当然我根本不看重这个,我只是恨啊,我恨自己瞎了眼,付出那么多,却最终成为可悲的那一个。那个男人现在已经结婚、生子,拥有自己的家庭。除了苦笑,我还能如何呢?

  有人说,所有的痛苦都是成长,我长得已经够高了,不想再长了。

  5家

  现在的我,小屋一间,两条大狗,出门开奔驰,有姐妹朋友,日子也还安适。但每次从通惠河的那条小道经过时,夜晚的路灯昏黄斑斓,总有一种从9岁那年穿越而来的感觉。

  别人问我,你一个人,也叫有家?我说,心安的地方,就是家。

  经历过这么多,一定是人间对我另有用意。

  ~end~

继续阅读:第2个故事《梦孩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世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