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的故事
言平2017-06-14 16:053,038

  雪儿是我的小名儿,我的大名叫李瑞雪。一九八三年出生的,我有一个弟弟比我小五分钟,叫李丰年,我们俩是龙凤双胞胎。

  这两个名字是我的一个本家大伯给起的。听我奶奶说我们俩满月那天正好下了初冬的第一场雪,我奶奶招集村里的本家亲戚喝满月酒。让一个经常帮人写对联的大伯给我们这两个孩子起个名字,听说他当时手拿酒杯一个人走到院子里望着漫天飘落的雪花儿,愣了几分钟就回来对我奶奶说;女孩叫瑞雪男孩叫丰年,我奶奶听了特别高兴全家人也一起说好。打那以后我们这对龙凤双胞胎姐弟就有了自己的名字。

  我们家一共五口人,我和弟弟丰年,奶奶,一个打我记事儿起就知道的:一个疯疯癫癫的妈,和一个智商不高的爸爸。

  说我妈是疯子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她从来不会疯疯癫癫的大喊大叫或是打人骂人,她最多就是经常的自言自语说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每天也不怎么下炕就在上边坐着。由于我爸根本不会去照顾别人所以我妈的生活起居在我们小的时候基本都是奶奶管。我爸虽智商不高可对干活,吃饭等等生活琐事到是个完全能够自理的人。他只是话很少,不怎么说,也不会说什么。但心里又好像什么都明白,因为从他的眼神里我们也能感受到他对我妈及我们的疼爱关心。

  我爸在家什么都听奶奶的,叫他干活就干活,叫他吃饭就吃饭。我奶奶有七个孩子,我有四个大伯两个姑姑。我爸是我奶奶最小的一个孩子,而且又是这样一个脑子有些缺陷的人,所以奶奶对他也是格外爱护。

  我妈只有一个妹妹,我的小姨。姥姥,姥爷去世的早我们都沒见过。

  我要讲的这个故事与其说是我的故事不如说是我妈的故事。但归根到底还是我的故事。

  关于我妈的过去以及我和弟弟的身世,都是小姨告诉我的。

  我知道原本小姨是不打算告诉我的, 包括我家里的其他人。要不是因为那次家里发生的事情可能会改变我的生活轨跡,才逼的小姨不得不告诉我,我想可能是沒有人愿意对我们说的。这一点是我们大了以后才明白的。

  这个故事要是从我妈讲起就要先重述我小姨给我讲的故事了。

  小学毕业那年我在小姨的帮助下去了城里的中学读书,而弟弟丰年还是留在了离家不远的中学。说是小姨的帮助其实也是我自己努力的结果。我这么说绝不是自夸,上小学那几年我几乎年年都是班里的前三名。要上中学时开始我也沒想过要到离家远的城里去,可小姨硬是说我将来一定得上大学,到城里中学读书各方面条件会好一些,至于要花钱,要找住的地方等等我小姨都满口的应承下来。

  虽然当时我们家的现实情况无论如何都是不允许我去城里读书的,无论是从经济上还是生活上都有很多困难。可在小姨的坚持下还是去了。

  我奶奶知道能去城里读书对我会有多么重要,她自然是让我去的。记得决定这事儿的那个晚上我奶奶当着全家人对我小姨说:雪儿去城里读书是好事儿,就是你以后少不了费心了,将来我们家要真能出息一个念大学的也是真亏了你。我这屋里的事儿你不用操心,有我在呢,再说丰年还在我身边儿。放心吧。

  就这样我随小姨离开了家去城里上中学了。为了我到城里上学小姨不仅出了钱还出了力。让我住在她的新家里,当时小姨夫在外地当兵,家里只有小姨一个人。小姨说:你来了也是和我做伴儿了,家里的事情你什么都别管,只管好好学习。小姨总是鼓励我说:你这么聪明只要好好学习将来是一定能上大学的。

  现在想想那一年多的时间也算是我一生中比较快乐的一段时光了。

  整天上学,放学,做作业,特别是小姨做的饭,说实话比家里的饭好吃。每天晚上做完作业还可以看电视或者跟小姨聊天。那段日子小姨完全承担了妈妈的角色,不仅照顾我的生活,还去为我开家长会,给我买校服,给我买那年代只有城里孩子才会有的运动鞋。

  我一个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孩子突然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内心除了幸福感以外也曾暗下决心: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争取上大学,报答小姨。让我奶奶,我妈我爸都过上好日子。

  然而事不随人愿,家里的两次突然变故,它不仅让我终止了在城里中学的学业以致后来干脆完全放弃了读书的念头。第一次变故是因为我爸爸,而第二次是因为我奶奶。

  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一次变故还让我从小姨那里知道了我和弟弟的身事以及我妈和我姥姥家的事情。

  第一次变故的起因是我那在建筑队干小工的爸爸在我上中学的第二年就突然得了脑溢血,人事儿不醒的在医院里抢救了一个多月。命是保住了可人也变成个废人了。这无疑让我们家本来就不富裕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了。也更加重了我奶奶的负担。

  有一天晚上我弟弟丰年突然跑来小姨家找我,北方初春的晚上丰年竟然是满头大汗,一进门就气喘吁吁的说:姐,咱爸病了,干活的时候晕倒了,已经送医院去了。奶奶,大伯他们都去了。

  当时—听我就傻了,都没来得及说让丰年喝口水就哭着要和丰年回去。小姨到底是大人,她听丰年说完先劝我说:别着急,别着急让丰年先喝口水。丰年大口喝完小姨递给他的水用衣服袖子擦了嘴说:小姨我们先去医院,有什么事我再来给您送信儿。

  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小姨怎么可能让我们自己去呢,小姨唉声叹气的说:唉,怎么就晕倒了呢?看看你们家这日子刚好点儿,这又来事儿了。走吧,我跟你们一起去医院吧。小姨催促我去穿衣服自己便急急忙忙的从柜子里拿了些钱放进包里就和我们一起直奔医院去了。

  听丰年在路上说:爸的病很严重,他听给家里送信儿人说:急救车去抢救我爸时大夫说可能得的是脑溢血。

  我当时不懂什么叫脑溢血,就问小姨,小姨并没有回答我什么叫脑溢血,只是看着我说:不一定的,不一定的。到医院看看就知道了,别着急啊。你爸爸平常身体那么好应该没事儿的,你爸会好的啊。小姨一路不停的安慰我们。

  那天晚上我们到医院的时候我看到重症病房外的走廊里都是我们家的人,能来的基本都来了。几个大伯在病房门口焦急的向里面望着,小姑和二大妈陪我奶奶坐在椅子上。我先跑过去叫了一声奶奶眼泪就夺眶而出了。我奶奶站起来抱了抱我说:雪不哭,不哭啊?在救呢,大夫在救你爸呢。奶奶当时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我不敢抬起头看她,是奶奶把我的头托起给我擦了眼泪说:去吧,去看看你爸。我点了头就迫不及待的来到病房门口,隔着窗户看见我爸躺在病床上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一样,只是有几根管子插在他的鼻子里和胳膊上,床的边上有好几个仪器闪着看不懂的数字似乎在告诉我们我爸生命的存在。

  我的脸趴在窗户的玻璃上叫着:爸,爸。你怎么了?你醒醒啊?丰年也两眼含泪的站在我边上,这么多年第一次用手搭在我肩上说:别叫了姐,咱爸一定会醒过来的。

  那天丰年也一定很伤心,他扶在我肩上的手把我抓的很紧。

  时间已经很晚了,大伯对大家说:时候不早了都回去吧,都在这儿耗着也没有用,今天晚上我在这儿就行了。明天谁要得闲就来替我,咱们轮着来,老七现在这样恐怕一半天也好不了,家里必须有人在这儿。

  奶奶惦记着我妈一个人在家,听了大伯的话就叫了我姑姑和她一起先回去了。其他人也都陆续的走了。

  大伯看我和丰年没有要走的意思就跟我小姨说:你带雪儿回去吧,让丰年留下来就行了,万一有个事儿也好让他去送个信儿什么的。

  我开始执意不想走的,可在大伯和丰年的劝说下还是跟小姨一起走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又问小姨:你还说我爸没事儿那怎么我爸还不醒呀?他是不是要死了?说完又哇哇大哭起来。小姨见状忙搂着我说:你爸应该不会…。 但是,可能会留下后遗症,可能他再也不能去干活了,也可能他以后要比你妈更需要人伺候了。

  小姨说完我就想只要我爸死不了就好。想这,心里稍稍的平静了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