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年华 第六节
乐文2017-10-07 18:425,704

  楚天阔、景喜乐和夸张见状赶忙制止劝阻,可古剑锋、阳晓雅和田笑笑三个人都很有默契的选择了无视和倔强。

  不一会,三瓶啤酒都见了底。

  田笑笑脸颊微红,打着酒嗝说道:“好、好好喝哦!”

  阳晓雅带着一口浓重的火药味向田笑笑问道:“笑笑表妹,你还要喝么?”

  田笑笑试探性的问道:“晓雅姐,你呢?”

  阳晓雅装出一副毫无压力的样子道:“我肯定还要喝啊,才一瓶,哪够我喝!”

  田笑笑见状哪肯示弱,遂即也装出一副毫无压力的样子道:“我也还要喝,一瓶也不够我喝!嘻嘻~~”

  一瓶啤酒下肚后,在酒精的作用下,古剑锋的胆量慢慢变大了一些,已表现的不再像之前那样,在陌生的女孩面前那么的紧张和恐惧。

  只听古剑锋对田笑笑大声说道:“笑笑表妹,我不会说话,而且我一见到女生特别是漂亮的女生就会瞬间石化,立刻变成一个木头人,所以他们都叫我‘古代人’。今天我们初次相见,让笑笑表妹见笑了。但笑笑表妹请放心,等后面我们处熟了之后,我慢慢就会变得正常了,到时我。。我。。”

  听到这里,田笑笑已猜出古剑锋想要表达什么了,遂即立刻截口道:“呆瓜哥,我们什么都不要说了,都在酒里了。”

  古剑锋听后不住点头道:“对、对、对,都在酒里了!笑笑表妹,你好懂我!对了,笑笑表妹,我喜欢你给我起的这个新绰号!哈哈!”

  说完,古剑锋终于不再那么拘束,放开的笑了起来。

  夸张见气氛有些缓和后,遂即赶忙趁热打铁的数着手指搞笑道:“突、突然发现剑、剑锋的绰号好多,有‘古、古代人’,有‘二、二狗’,现在又多了一个‘呆瓜’!”

  说着,夸张又发出他那久违的绵羊音“唛~~~~”,并且为了更好的缓解气氛,夸张故意拖长了两个音节。

  大家听后果然都哈哈大笑起来,就连古剑锋自己也都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

  笑声过后,古剑锋学着夸张结结巴巴的样子对夸张说道:“前、前两个还、还。。不都是你起。。的。”

  说完,大家又继续哈哈大笑起来。

  田笑笑往夸张的脸上看了看道:“夸张哥,呆瓜哥学你说话你竟然一点都不脸红,你的心理素质好好哦!”

  夸张抿嘴笑道:“某得关系、某得事,只要呆瓜开心就好!我无所谓,哈哈!”

  说完,夸张又乐呵呵的大笑起来。

  田笑笑转了转眼珠子向夸张问道:“夸张哥,你刚才的那声绵羊音叫的好别致哦,这是你自创的专门用来表示感慨的吗?”

  不等夸张回答,阳晓雅已开口道:“这不是我们家夸张自创的,这是我们云南话,只是被我们家夸张在说的时候表达的夸张了些而已。这句话的原话是:唛唛、噻噻、啊么么,主要用于表达感叹或惊讶,也可以简述为‘唛’。”

  听着阳晓雅解释时一连说了两次“我们家夸张”,田笑笑不禁撇了撇嘴巴,然后转向夸张继续问道:“夸张哥,那你也是云南人喽?”

  阳晓雅依旧抢先回答道:“不是,我们家夸张不是我们那的人。但以笑笑表妹的冰雪聪明应该会觉得奇怪,既然我们家夸张不是我们那的人,那为什么却会说我们那的方言?”

  阳晓雅顿了顿,然后自问自答道:“这是因为几乎每次我和我爸妈或老家的亲朋好友们聊电话时,我们家夸张恰巧都在我身边,所以久而久之我们家夸张就会说我们那的方言了!”

  说完,阳晓雅又继续得意洋洋的看着田笑笑,为自己在这场情感较量中又再次扳回一城而开心不已。

  田笑笑听后不禁暗自思忖道:“没想到晓雅姐和夸张哥的关系居然已经亲密到了这种程度,看来晓雅姐撩汉的确有两下子!可是我已经连败了两阵,挺不甘心的,所以接下来的拼酒,我无论如何都必须要赢,这样才不会输的那么难看!”

  想到这里,田笑笑对仍沉浸在胜利喜悦中的阳晓雅满含挑衅意味的笑问道:“晓雅姐,那我们继续喝?”

  阳晓雅豪爽道:“好!”

  古剑锋见状说了声“痛快!”,遂即又向服务员点了三瓶啤酒。

  此时菜已上齐,景喜乐见阳晓雅和田笑笑又要拼酒,便赶忙劝阻道:“晓雅、笑笑,你们两个别再喝了,我们先吃点东西,空腹喝酒最容易喝醉的。明天我们还要去金沙滩玩呢,你们如果喝醉了明天早晨就起不来了。”

  此刻阳晓雅已有些微醉,冷不丁的对景喜乐甩了一句云南话道:“某得关系、某得事,放心喜乐,明天早晨我一定能起的来,至于其她人嘛。。”

  说着,阳晓雅把脸转向田笑笑对景喜乐继续道:“那我就不敢保证了!”

  只见田笑笑针尖对麦芒的看着阳晓雅,对景喜乐也说道:“放心姐,我喝啤酒就像是喝水,别说明天早晨去金沙滩,就是待会去我也没问题!我和晓雅姐难得这么投缘、难得这么一见如故,今晚如果不和晓雅姐好好喝上几瓶,怎么能体现我们姐妹情深呢?”

  说着,田笑笑话锋一转,对阳晓雅笑道:“晓雅姐,来,我们接着喝!”

  阳晓雅听田笑笑说今晚要和自己好好喝上几瓶而不是几杯后,整个人立刻怂了起来。但为了不输给田笑笑,阳晓雅只能硬着头皮,强装一副轻松的样子也对田笑笑笑道:“好啊!我们接着喝!”

  说完,两个人又继续拼起酒来。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楚天阔不禁摇头叹息道:“她两果然很一见如故,一见面都还不怎么熟就先掐个没完,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景喜乐既无奈又好笑道:“太过深爱的人,别人多看几眼都会觉得是在抢,偏偏笑笑又那么喜欢争强好胜,也不知道她两要掐到什么时候,唉。。”

  这时,只见夸张把脸转向一边,并用手遮挡着侧脸,继续保持着沉默状。

  古剑锋看到后,松了松系在脖子上的领带,满脸惆怅的自言自语道:“为什么偏偏对我就不那么一见如故。。还亏我今天精心打扮的这么帅气,一点用都没有。。有些人就偷着乐吧!唉。。”

  说完,古剑锋又对着瓶口大口喝起酒来。

  楚天阔见状对古剑锋伸手阻拦道:“剑锋,别喝太多,你要是喝醉了待会就没人背笑笑回去了。”

  说着,楚天阔往古剑锋的碗碟里边夹菜边道:“来,少喝点酒,多吃点菜,吃饱了待会好收拾残局。”

  古剑锋听后突然眼睛一亮,遂即把酒瓶推到一边,立刻大口吃起菜来。

  景喜乐和夸张看着古剑锋那可爱的样子都不禁笑了笑,楚天阔也笑道:“好了,我们也开动了。晓雅和笑笑就让她两继续拼酒吧,反正我们也拦不住,她两喝醉了就消停了。”

  看着阳晓雅和田笑笑还在斗气斗酒,景喜乐、夸张和古剑锋都无奈的摇了摇头。

  第二瓶啤酒阳晓雅只喝了一半,便再也喝不下去了,田笑笑也是。

  田笑笑本想一口气把整瓶啤酒都喝光,好扳回一城,给阳晓雅一个下马威!但无奈肚量有限,田笑笑只感到肚子越来越胀,遂不得不暂停下来,准备稍作休息后继续再战,以便让阳晓雅在这局对决中输得彻底、惨败而归。

  由于酒劲发作的缘故,只听阳晓雅打着酒嗝对田笑笑敞开心扉道:“笑笑表妹,你造吗?其实我很羡慕你。。”

  田笑笑不禁眼睛发亮,向阳晓雅兴奋的问道:“真的吗?晓雅姐!你都羡慕我什么呀?嘻嘻!”

  阳晓雅惆怅的羡慕嫉妒恨道:“我羡慕你皮肤白皙颜值高,娇小妩媚惹人爱。。”

  田笑笑听后得意的笑了笑,然后突然叹气道:“晓雅姐,你造吗?其实我也很羡慕你。。”

  阳晓雅也不禁眼睛发亮,也向田笑笑兴奋的问道:“给真?那你说说,你都羡慕我什么呢?嘿嘿!”

  田笑笑撅起嘴巴道:“我羡慕你凹凸有致胸部挺,身材高挑遭人嫉。。”

  楚天阔、景喜乐、古剑锋:“- -”

  夸张轻咳两声尴尬道:“嗯。。那、那个我、我们吃我们的,别、别理她两。”

  说完,夸张向服务员也点了两瓶啤酒,和楚天阔、古剑锋边吃边喝了起来。

  阳晓雅听后也得意的笑了笑,心里之前因田笑笑而产生的所有不快顿时都因田笑笑此刻对自己的夸赞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见阳晓雅起身把夸张赶到了一边,然后坐在田笑笑的身旁,用手攀着田笑笑的肩膀对田笑笑酒醉动情道:“笑笑表妹,我突然觉得我们好投缘!莫非。。莫非你就是我那失散多年的妹妹?”

  夸张:“←_←”

  田笑笑听后也不禁酒醉动情道:“咦?晓雅姐不说我还不觉得,现在听晓雅姐这么一说,我突然也有这种感觉了!碰巧我也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姐姐,难道晓雅姐你就是?”

  景喜乐:“。。”

  阳晓雅突然热泪盈眶道:“妹妹。。”

  田笑笑也突然热泪盈眶道:“姐姐。。”

  说完,阳晓雅和田笑笑紧紧的相拥在了一起,遂即都放声大哭起来。

  楚天阔:“- -!!!”

  古剑锋:“- -|||”

  哭着哭着,阳晓雅便一头醉倒在了饭桌上。

  看着阳晓雅喝醉的样子,田笑笑止住了哭声,又转悲为喜、哈哈大笑道:“晓雅姐,你怎么才喝了一瓶半就醉了?我以为你的酒量很好呢,看来也不怎么样嘛!晓雅姐别睡了,快点起来,我们再、再。。”

  话未说完,田笑笑遂即也一头醉倒在了饭桌上。

  景喜乐见状叹息着笑道:“她两总算能消停会儿了!”

  楚天阔、夸张和古剑锋听后都无奈的笑了起来。

  饭后,夸张背着阳晓雅、古剑锋背着田笑笑,和楚天阔、景喜乐一同往回走。

  一路上,古剑锋感到无比幸福,古剑锋多么希望回去的路永远都没有尽头!

  突然,田笑笑用手捂着嘴巴从古剑锋的背上跳了下来,然后快速跑到路边弯腰呕吐起来。

  阳晓雅见状也遂即用手捂着嘴巴,也从夸张的背上跳了下来,和田笑笑一起呕吐起来。

  两个人吐完后,只见阳晓雅看了看自己吐的,接着又看了看田笑笑吐的,然后摇头晃脑,做出一副故意气田笑笑的样子对田笑笑哈哈大笑道:“啦啦啦、啦啦啦,吐的没有我多,我又再次扳回了一城,我又赢了,哈哈!太爽了,哦耶!”

  看着阳晓雅那得意的样子,田笑笑遂即用手指在喉咙里使劲的抠了起来。只抠了两下,田笑笑便“哇”的一声又吐了一地。

  田笑笑吐完后,发现这下自己比阳晓雅吐的要多出好多,便学着阳晓雅刚才摇头晃脑的样子也故意气阳晓雅道:“啦啦啦、啦啦啦,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谁笑到最后,谁才笑得最好!哈哈!呜啦啦,哦耶耶!”

  只见阳晓雅右眼微眨的看着田笑笑,遂即也用手指在喉咙里使劲抠了起来。

  抠完后,阳晓雅也又吐了一地。由于抠喉咙时抠的太过用力,导致阳晓雅恶心过度,几乎把整个五脏六腑都吐了出来,连眼泪也都忍不住涌了出来。

  阳晓雅把自己和田笑笑吐的一地琐碎进行比较后,不禁又再次欢呼雀跃起来。

  田笑笑见状眼角冒出了三条黑线,又继续用手指在喉咙里抠了起来。阳晓雅看到后生怕田笑笑会吐过自己,遂即也继续抠了起来。

  此时,阳晓雅和田笑笑的胃里已因两次呕吐而被彻底清空,着实再吐不出任何东西来。只见两个人边抠喉咙边痛苦的一声又一声的不停干呕着,让人看着既心疼又忍俊不禁想捧腹大笑。

  片刻后,阳晓雅见田笑笑再也吐不出来,便放心的长舒了一口气,对田笑笑轻松愉悦道:“笑笑表妹,吐不出来就算了,那么折磨自己干嘛?姐姐知道你想扳回一城赢我一次,但俗话说得好:人在江湖走,总会遇高手!所以输给姐姐这样的高手你也不丢脸,反而应该觉得荣幸才是!再说了,今晚你都输了好几次了,再输一次又有何妨呢?”

  说完,阳晓雅朝着田笑笑挤眉弄眼的哈哈大笑起来。

  阳晓雅的挖苦和嘲笑让田笑笑的眼角又多出了三条黑线,田笑笑淡定了一下,然后眼珠子转了转,遂即灵光一闪、计上心来。

  只见田笑笑红着眼圈,强装出一副非常开心的样子对阳晓雅说道:“晓雅姐,你先别得意的太早,不管我吐的是什么,只要我吐的比你多,就算我赢了!”

  说完,田笑笑向已狼藉不堪的地上又大口的吐起口水来。

  这下让阳晓雅着实吃了一惊,阳晓雅心里不禁暗自说道:“唛唛、噻噻、啊么么,这小姑娘发起狠来还是挺吓人的嘛!”

  但此时阳晓雅已骑虎难下,无奈之下阳晓雅只得继续硬着头皮和田笑笑较量到底。

  看着阳晓雅和田笑笑你一口、我一口的不停吐着口水,古剑锋不禁再次摇头叹息惆怅道:“唉。。你们这又是何苦呢?不就为了一个口吃弟嘛,至于闹成这样子吗?唉。。”

  夸张:“←_←|||为、为什么躺枪的总。。是我?”

  只见景喜乐拉着楚天阔的手臂,对楚天阔着急道:“天阔,你赶快想想办法,不能让她两再继续这样没完没了的斗下去了,我担心会出事!”

  楚天阔遂即对夸张和古剑锋道:“夸张、剑锋,你们快去把她两拉开,看来不采取点强硬措施是不行的。”

  夸张和古剑锋听后齐声道:“好!”

  说完,两人都卷起袖子走上前去,硬是将阳晓雅和田笑笑拉开背走。

  为了避免路上阳晓雅和田笑笑又继续较劲,楚天阔和景喜乐故意走在中间,以把她两隔开。

  只听阳晓雅在夸张的背上得意道:“啊~~今晚真痛快,赢的我好爽啊!哈哈!”

  在古剑锋背上的田笑笑听后不禁撇了撇嘴道:“切~~有什么好得意的,就算你赢了又怎样?再说了,我也没输啊!啦啦啦、啦啦啦!”

  阳晓雅听后捂嘴笑道:“真是死鸭子嘴硬!不过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我已经赢了,这是事实,事实胜于雄辩!哈哈!”

  田笑笑摇头晃脑,故意气阳晓雅道:“反正我也没输,这也是事实!啦啦啦、啦啦啦!”

  阳晓雅:“反正我赢了!”

  田笑笑:“反正我也没输!”

  阳晓雅:“我不管,我赢了!”

  田笑笑:“我也不管,我也没输!”

  阳晓雅:“我赢了!”

  田笑笑:“我也没输!”

  景喜乐终于烦躁道:“哎呀,好啦!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呀?从吃饭那会就一直斗嘴斗个不停,你两累不累呀?你两不累我听的都累了!一个是我表妹、一个是我闺蜜,手心手背都是肉!从现在开始你两不许再斗嘴了,包括以后也都不许再斗嘴了,不然你们两个我谁都不理了!哼!”

  田笑笑听后赶忙服软道:“好了啦,姐~~我知道啦,嘻嘻!”

  阳晓雅听后也赶忙服软道:“喜乐,你放心,我不会再和笑笑表妹斗嘴了,嘿嘿!”

  景喜乐听后会心微笑道:“这就对了嘛!大家都是好姐妹,干嘛一见面就像冤家似的掐来掐去斗个没完,你们这样别人看了会笑话的!”

  田笑笑:“嘻嘻!”

  阳晓雅:“嘿嘿!”

  楚天阔对阳晓雅和田笑笑笑道:“晓雅、笑笑,你两刚才吃饭时还互称彼此很像自己失散多年的亲姐妹呢,所以你们以后一定要谦让友爱、和睦相处,做一对比亲姐妹还要亲的好姐妹哦!”

  阳晓雅可爱的点点头道:“嗯!”

  田笑笑也调皮的点点头道:“遵命,嘻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乐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乐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