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钱门
脑洞新秀2017-06-14 11:546,567

  细柳镇上,有钱的大户不少,最有钱的当数钱家。这钱家高门大户,结识官宦颇多,更非寻常人家可比。这一日——集市的次日,钱家的仆人钱恩,大早开门,很惊怪地看见门外站了不少的人。

  这不少的人,却是围了半个圈子,圈子的中心,跪了个穿白的女人。她一身白穿的是孝衣。女人照旧底着头,一句话也没有。不同的是,她面前没了昨日卖身的招贴白纸。

  女人听见钱家大门开门的响动,慢慢的抬起了头。

  她脸上的几缕乱发间,有黑幽幽的目光透出。晨光下,可见她皮肤很白,头发很黑。而孝服的肥大,似乎显得她身材瘦小。

  不等钱恩开口,女人说话了,哀声道:

  “钱大爷,行行好!”

  钱恩也是昨日集市看热闹的人之一,此时见她哀求,便道:

  “我们钱家今天不做好事,你别处去吧!”

  女人:“钱大爷,我不是来求施舍的!我是想,钱府是大府第,可有份活计要我做?我卖力气讨钱,靠双手吃饭,是不白要府上一个钱的!”

  钱恩:“我们府上,下人够多了。裁减还来不及呢,哪有再用新人的道理!没有活计,没有没有!你早些别处去吧!招引这许多的人在这里,老爷出来,要生气了!”

  女人听的心凉,旁人却都诧异:这钱恩平日可没如此好的脾气!看人不顺眼,早骂上了,今日没有脏字出口,可真奇怪呢!

  女人:“钱大爷是跟随老太爷的知己家人,自然知道府上缺不缺下人。不过,后堂的老太太、太太、小姐、奶奶们,或者缺缝纫的、刺绣的、浆洗的工人,钱大爷事情忙,也许还没知道呢?求钱大爷去后堂问一声,万一要人,就帮了我的大忙了!”

  钱恩不耐烦道:“说了没有,还不走?快走快走!”

  女人:“求钱大爷去问一声!”

  钱恩:“你这女人,叫你好好走你还不走?!”

  围观众人呼啦一下散开,因为照常理推断,钱恩是要动粗的了。

  果然,只见那钱恩把袖子捋了捋,怒气冲冲大步走到女人面前,伸手——

  女人并不躲避,反也伸手,忽地把面上乱发左右一掠,露了脸面,双手极快地反转,就抓住了钱恩的一只手,双手拉了他,仰脸颤声道:

  “钱大爷!可怜我命苦的人!我家死了人,真正命苦!大爷帮了我,我活的死的都感激八辈子!只是帮忙问一声,大爷的功德阎王也记帐的!”

  说罢,那眼泪早下来了。却不拿手去擦,只是仰着脸看那钱恩。

  钱恩看见她无遮掩的脸,便是一楞,接下被她拿手一抓,更是一惊——这女人,实在好看的很!

  周围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昨日集市上只见她低头下跪哭诉,可真没瞧见她长的怎样!

  钱恩看看她白皙的双手,吊在自己黑粗的胳膊上,又看看她泪痕满面的脸,真不知如何是好!女人抱了他胳膊,反膝行半步,把头就往他怀里一靠:

  “钱大爷!我给你磕头了!”

  女人的声音一直不小,嚷的围观人越来越多。人声沸腾,这钱家高墙大院也阻隔不住。门内便有人出来,看见钱恩如此,问道:

  “钱恩!你闹什么闹?老太太要你办的事情,还不去办?”

  钱恩:“这就去!这女人在门前闹,我看了不象,赶她走!”

  那仆人不耐烦道:“钱府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干事的人,要你管这许多?我们都是白吃饭的?快去!老太太还有一句话吩咐你——”

  说着,走到钱恩身边,低声,怕别人听到似的,说了几句话——“记住了?!”

  女人耳朵没竖,却字字听在心里,高声叫道:“钱大爷!你还说府上不用裁缝!你这不是就要去请裁缝吗!”

  复又对那仆人:“大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的手艺,求府上的老太太试试!”

  “我们要请的,可不是一般的裁缝!”那仆人道。“你还是别处去吧!”

  女人:“大爷大哥!我只是个外乡人,挣副棺材钱就远走的!只求试我一试!手艺不好,我立刻就走!”

  周围人:“这女人么,还不是就会裁缝!别的谅她也不会!钱府眼高,让她试试,死了这心就算了!”

  钱恩焦急起来,甩了女人,转身便走。那仆人却叫住他:“你先别忙,好歹先让这女人去试试,老太太着急要用人,你先送一个进去试,再找别人也不晚!万一你找的慢,老太太着急下来,你又要挨板子了!”

  女人听了,立即磕头下去:“大哥好心必有好报!”

  第四章:缝纫

  钱老太太的正屋,在钱府深处。院子里栽种着血红的石榴,养着各种会叫的禽鸟。这日,禽鸟笼子都被移到别处,听说是老太太嫌鸟叫的烦了。她的脾气没人能猜测,只有遵命的份。所以那自称姓吴的女人,跟了仆人进来,走过几重深院,仆人退下,换了仆妇带她进去,竟没听见一声鸟叫。钱府的人上上下下,居然也是一点声音没有,空气是阴森沉重的,与外面热闹的街市,显不相同。女人的眼神游移,偷看四方,那严肃的仆妇却没注意——她只顾脸色沉重的往前走,并不和女人说话。女人也就知趣,低眉顺眼的跟在仆妇身后,两眼只放在她的青布衣衫的下摆上,看她脚后跟扫的裙子波浪起伏。

  “到了。”仆妇说,指那深蓝门帘,却不给她挑开,完事一般站住了。

  “进去罢。”仆妇对迟疑的女人说,“见了老太太要磕头。”那口气,叫人听不出是关照,还是命令,脸色石头一般的僵硬,只是口角动了动。

  深蓝门帘是半新的,边缘有些磨损,但是洗的很干净。织绣着花卉,禽鸟,都是素色的,没半点红黄,仅有几片绿叶也是淡淡的,不惹眼的点缀。

  门槛很高,迈的时候要做到不露鞋子本就很难。女人的裙子显然是短了些,没有遮住尖小的鞋子——那上面护的一层白布,很粗,针脚颇大。

  这屋子的窗户上也有窗帘,也没有挑起。屋子里很暗,女人低头进来,抬头见当面铺了蓝毡的椅子上并没有人。

  “这边。”有个苍老的女人声音。

  女人循声转身,见是宽大的一架床上,青纱帐里,隐约有人影。知道该是老太太了,便移步过去,跪在了黑色脚踏前,两眼盯着脚踏下两只旧的绣花鞋子——五福捧寿的,里面的鞋垫,只看见一点,是镶了边的。

  “哪里人呀?”老太太问。

  “湖州人。”女人低声道。

  “远呀。”

  老太太就此不言语了,仿佛看不见她一般。

  “奴家的身世,老太太想必都知道了。求老太太试下我的手艺,中意的话赏点活计,也好——”止了不说,却也不流泪,她知道在老人前面哭是惹人讨厌的。

  “会什么手艺?”

  “跟姨娘学过点针线。”

  “做针线要攒口棺材钱,可不是一两个月的事。”

  “奴家知道,所以昨天才——。除了针线,老太太还有什么用的着的地方,奴家一定拼力去做。”

  “女人家能有什么用处!你这样外地人,没个投奔,早晚不是了局。”

  女人低声:“我早想好了,等安葬了他,也就跟了他去。”

  老太太默然片刻,道:“你这节烈,也是好的。不试你一下,你也不知道我向善的心,你也就信菩萨不深了。来!”

  床旁边有人应声,女人才知道,原来这屋子里除了老太太还有别人在。

  老太太道:“拿昨天张家送的那白绸子来。”

  很快取来了,老太太接了,就在帐子里展开,只听刷刷刷几声裂帛,早撕了几片下来。就有几片白绸,飘落在女人面前。

  “你给我缝起来。”

  一竹编的黑漆箱盒,也轻轻放在女人面前,女人并不抬头,只看见那放盒子的双手,保养的甚是洁白,腕子上的一只手镯,显是白银,花纹繁杂。

  屋子很暗,实在不适合做针线,但是女人知道她是不可以要求点光线的,更不可以说要走到外面去缝。于是就跪在当地,掀的盒子,挑拣针线。

  针似牛毛般细,捏了在手。那几片绸缎本是纯白,女人却取一轴纯黑的丝线,摸了线头。并不对窗户寻针眼,就在手里纫了。

  须臾,黑线用尽,撕碎的白绸已连了一块。剩下的线头,刚好一针半长。就又挑了白丝线,连缀剩下的几块。

  屋子里没人做声,针线滑溜。

  女人做完,收拾针线利落,将白绸高举过头顶:“请老太太查看。”

  从帐子里伸出一只黄手,接了进去。

  女人的缝纫,用了数种针法:黑线缝白绸,不见黑色在,是要人看她针脚精致细小;白线连缀,却不是缝,竟是用了几种织、绣的方法,把碎绸连起,使原来的花样恢复,绝看不出是撕破过的。更有,她这番活计,并不铺展桌案,都是跪着时在自己手里完成,缝好的白绸一点褶皱也没有,就是不浅的手艺了。

  老太太查看半晌,叹道:“你这手艺,可以做了。”

  “谢老太太赏脸。”

  “你可知道在大户人家做活计,有什么规矩么?”

  “老太太用了我,是天大的恩典。无论什么规矩,都要遵守的!”

  “我这家里,有的是好手艺人。不是可怜你一番节烈,哪里用的着你这个外乡人!我这里的规矩不大,只是一条:凡在我跟前做事的,都要喝碗药,叫做‘守口如瓶汤’。喝了这药,就不用再说话啦!”

  “我愿意!”

  “那好。来,去把这规矩和她说一遍!”

  有人来了,两个身强力壮的仆妇,拉了女人就走。

  “等等,你姓什么?”

  “娘家姓吴,夫家也姓吴。”

  “以后就叫你吴家的了。去吧!”

  第五章:李四

  李四在野庙的柴草垛里,睡的很是惬意。柴草轻轻压着他,不冷也不热。他一动不动地躺着,梦里总盼着:那小寡妇就快回来了吧?能不能看见她有多好看?要是能摸上她一摸,那就——!

  可那小寡妇是很久都没回来。

  李四好象是醒了,觉得胸前硬硬的,凉凉的,有什么东西杵着他。想看看,天还黑着。想拿手摸摸,手却动不了。这是什么呢?难道是——那小寡妇藏的银子?金子?铜钱?不对,好象有股熟悉的气味从那东西散发出来,不象是钱的味道。这到底是什么呢?

  草堆压的并不瓷实,一等到天色开始发亮,就有光线透进来。

  慢慢看清是树干似的东西。

  慢慢看清是有拐弯的东西。

  慢慢看清楚了,是不很光滑、也不是很硬的东西。

  终于看清楚了,是两条,小腿。人的小腿。杵在他胸前的,是冰凉的脚趾。没有什么血色的,断处在膝盖以下,是刀子切断的。那样子,好象是这腿的主人,踹了他,然后就没有收回这两条腿。

  他可能是和这两条腿一起睡了很久!

  可是夜里他钻进草堆、掏这个草洞时,什么也没有看见啊!难道,难道是有人趁他睡着,偷偷放在这里的?谁有这么大胆?谁敢开他李四的玩笑?

  有鬼!李四骇然。这野庙名字叫做“田大王庙”,但是里面供的,却并不是什么姓田的好大王。只因几十年前,细柳镇上过兵,杀人无数,那屈死的冤魂不肯投胎,夜夜吓人,很是可怕。后来有高人指点,就在这杀人最多的田地里,大家公众凑钱买了点地皮,把暴露的骨头收拾了好好埋掉,又起了这小庙,逢节供享,这才镇抚了下去。因是供奉,自然不好叫做“野鬼庙”,求了秀才的文采,鬼在田野,尊为大王,就叫了“田大王庙”。这里闹鬼的事情,李四从小听说,但他也从小大胆,掀棺材偷看死人的事情也干过,对于鬼总不是那么害怕。可这次,这两条人腿,着实吓了他一惊!

  李四想动,却一动也动不了。想喊,却开不了口。他想他肯定撞了鬼了,这鬼是要吃他吗?那人腿是鬼吃剩的吗?

  李四就这么躺着。他听见庙门开了,听见那小寡妇哭着进来,听见许多人唠唠叨叨地劝,劝的都是女人。

  小寡妇的哭声一阵高一阵低,许多人手忙脚乱。有人大声吆喝着,似乎是抬了什么东西进来,砸在地上,震的李四都感觉到了。那应该是一口棺材了。这小寡妇终于把自己卖了!李四想。

  众人忙着收拾,应是给死人穿衣、入殓。嘈杂了很久,人声渐渐少了,小寡妇的哭声也低了,但还是绵绵的不肯断。终于众人离去,只留小寡妇一个人哭。

  李四的心又痒起来了。烧纸钱的气味弥漫了他周遭,他开始想入非非。

  渐渐的夜深人静,小寡妇的哭声轻柔到不闻,却听见另一种声音,这声音惊醒了半梦的李四。

  “吱呀——吱呀——吱呀——!”

  似乎是沉重的门轴在移动。可是这小庙的破门,断没有这么沉重!

  “吱呀——吱呀——吱呀——!”

  难道是那死人自己坐起来,掀了棺材盖子??

  “吱呀——吱呀——吱呀——!”

  只听那小寡妇娇声笑道:

  “哭了这半夜了,我也累了。张三哥哥,我的好哥哥!你也不犒赏我些?”

  李四的心不由大痒。张三!这个张三!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李四恨恨地想。

  第六章:花园

  花园

  钱家是有钱,也是会享福的人家。钱家的花园是极出名的大,极出名的漂亮。这一带的读书仕宦人家也有几家,但是象钱家这样大这样好的花园,却都不曾有。有些体面人,偶然风雅,就借了钱家的花园请客,作诗,作画,都有过的。只是钱家讲究的是孝道,只要老太太不开心借,凭你什么人家,都难得进来半步。但是要有一天老太太开心呢,那么,就是贫苦妇人,没准也能带小儿孙进来玩耍,折损了花枝,摘了果子,甚至移点草木出去,老太太都不会管。

  这一日老太太的心情不错。

  钱家少爷,名字唤做钱浦,字若水,号叫诚斋的,是少年进学的秀才。最喜的是结交读书朋友,平日文会,再少不了他。这几日见祖母开心,遂求用花园,要请几个要好的同年,一同谈文做论。老太太一时高兴,就许了他。于是钱浦广发帖子,邀请好友,一面又铺张宴席,预备上好茶点——其实他说谈文是假,借机宴饮是真。

  毕竟少年心性,远近接了他帖子的,无有不来。更有几人,本不相识,听他好客如此,又爱慕钱家花园的,也投刺而来——此日竟闹的轿马盈门,比他那做官的父亲回来时还要热闹些。不过这“盈门”,却不是大开中厅正堂接待,只是在后园的几间雅致厅堂里。这也是老太太吩咐:父亲不在家,母亲又有弱病,年少的不该占了大厅吵闹,另拣地方才是对长辈的尊重。好在钱少爷的朋友都知道他家规矩大,并不介意,反暗喜可以饱看这花园,不必在堂上枯坐。

  席间高谈阔论,开怀畅饮,自不必说。更有即席分韵,各成珠玑,文成八股,诗做七律。所咏之事,无非颂圣感恩。不出一个时辰,大家都有些酒意,言谈间评论时政,都说当今圣上如何圣明,所行的圣旨如何顺天法祖,当真是旷古未有的圣人,只有几位先帝可以相提并论。等等如此,各见一番忠君爱国的心思。复又说到不久以后的会试,都道钱少爷是必定高中大发的——文章自是一流的好,更兼祖宗积德行善,是要应在儿孙身上的。这花园中草木茂盛,已是显了旺相。此皆为酒后之言。

  那钱少爷谈的畅快,不由的洋洋得意,道:

  “说起这花园,草木旺盛自应是感了时气,不过时气只外,恐怕也有人气在内呢!我家最重的,是孝道。平常人家的孝道,不过是承顺而已,我家的规矩,却远大了去了!这花园,是先祖父晚年养静的所在,祖父过世了,我那老祖母传下话来,命我父母把这园子照看的好好的,她老人家也就挑了离园子最近的屋子住,以托追念之意。我那先祖父的灵柩呢,也就安放在那屋子里。”

  说着,伸手向不远处一指。众人看去,只见绿树中,露一角屋檐。

  有人不晓得,复问:“老人家升天,自该入土为安,府上怎么如此?”

  钱少爷看了那人一眼,见是生人,心知是朋友的朋友,便道:

  “尊驾不知道我家乡的规矩!但凡人家有老人过世,都不忙着安葬。灵柩要在家停放一些时日,是希冀老人复活的意思。我老祖母开始的话,祖父灵柩要在家停放三年。后来,三年过去,老人家又说,要等她自己归位时,一起移动入土。我们做儿孙的,只是按时祭祀,老太太却是每日都要去看望呢!”

  “对呀对呀!”一人附和道。“钱兄府上的孝道,是闻名的!我去年来,拜见老太太,亲见老太太房中的上座,是给老太爷留的!平常人家不过写个木主,烧香供果,钱老太太却说,‘祭如在’,这‘如在’的讲究,却不是要人写了木主,是要真的当作斯人尚在的!我也就恭恭敬敬的,先向上座磕了头,后给老太太行的大礼!”

  忽然有人,不知何故,“哼哼”冷笑一声,似乎是轻蔑的样子。那人脸一红,赶紧又说:

  “看这细柳镇上出了多少孝子节妇,就晓得钱兄府上劝善的功德,可真是大的很!上月有个讨饭的女子在街头卖身葬夫,就是钱老太太发善心收留了!若没有这善心,哪里会有——”

  不等他说完,那冷笑的人道:“如此说来,你这细柳镇上,可曾有过死人复活之事么?”

  那人的脸越发红了,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钱少爷忙趔趄过来,道:

  “死人复活之事还没有过,这卖身葬夫之事,却千真万确。金兄远来,我细柳镇上的新闻,正可听些去!金兄来,我给你看一个人!”

  钱少爷拉了那姓金的书生,对身边扶自己的小书童道:

  “去前面,看老太太睡了,把那吴家的找来!就说少爷吩咐了,有人不相信她卖身葬夫,要见她一面!不可不来!”

  第七章:灵堂(更新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棺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棺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