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屈远志2018-08-26 10:566,468

  一个失散的家庭在历经三年的沧桑岁月之后,家人又再次重新组合在了一起,又是一个家庭。可是,家庭的团员并没有给你增添太多的快乐,你父母之间的矛盾总没有解决。你父亲怨恨你母亲不守妇道私自离家,你母亲责骂你父亲粗鲁、爱发脾气、不照顾家庭、不是好丈夫,他们厮打着。

  黑夜中你哭泣了,你又一次悲伤地哭泣起来……奶奶呼喊你,好久都没回应,她着急了,就出了院子找你,那微弱灯光下照耀她的身子明显抖动的厉害——而在多年前的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她的身躯也曾剧烈的抖动着——那一次受了伤,你和你妈妈从外婆家回来,迈过那长满杂草的小路来到山腰里一间破旧不堪的小室。

  那时你奶奶住在里面,他看着自己的孙子来了,深邃缺少光彩的眼睛下露出了久违的光芒,那是你爷爷住过的,年久失修的房子,在那刻似乎也摇摇欲坠,阳光从木窗透射回来使蜘蛛网发出晶莹剔透的光芒,她要了把凳子站了上去,——身子就摇晃起来了……你想到那一刻又是禁不住地流泪。

  显然,现在那房子已是残垣断壁,但你每次去总会想起那天的事情,奶奶从高大橱柜上取下一个坛子就连人一起跌向地面,坛子里是放久了的柿子……此刻,她又抖动了起来,似乎更厉害了,你赶紧喊了一声,可她还是倒下了。

  灯光下,一盆炭火不时发出木炭碎裂的声音,屋子暖暖的,父亲大口大口的吃饭,没有人说话,谁也不知道他在外面遇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人敢问,而他吃完饭的第一件事情不是睡觉,也不是和别人谈话,而是久久地凝视着你唉声叹气。第二天,阳光灿烂,却格外的冷,他穿了件破旧的衣裳,拿着磨了又磨的斧子上了山。

  接着,山上所发出的声音,让全村人都震惊了,那不是多年前祖辈开荒者和老虎野狼搏斗的厮杀声,而是一声又一声沉重的砍树声,不时夹杂着男人粗犷的怒吼声。就那样,长了几十年几百年古老的树倒下了,就那样村里的男女老少议论了好几天,大家都纷纷猜测,父亲肯定是要盖一座大房子,比村里任何房子都结实,整整一个冬季,那巨大的树被剥的精光,山上横躺的,院子积累的,震惊了所有的人,那是一个不宁静的冬季。

  你独自一人踩着父亲的足迹上了山,那时你父亲正和一个人扯着大锯齿你来我往的把巨木分成两半。雪地里的恐怖不能使勇敢的你退缩,一只野鸡窝在倒下的断木处,它安详地(也许是太悲痛了)目睹眼前那凄惨场面,你看着那冰冷的树干就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

  为了发泄心中的忧郁、不快,你加快步伐跑向山坡,可是震动了野鸡,一只,两只……眼前是那受惊吓的家伙,它们乱窜,不时发出“咕咕”叫声,有的还大叫着飞向另一个山头,可是在半空中似乎发现了自身的力量不足或是前方有更大危险而聚集下来,一会儿就安静下来,你已气喘吁吁,放眼望去,在老森林里的生活、传说、力量、神秘全被白雪覆盖着,白茫茫的一片,刺眼。你在山头伫立远望,好久好久。

  房子盖起来的那一年,全村通电了,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啊!在你还好奇于那么多陌生的人在树上,在房屋上,在悬崖上,“叮叮咣咣”敲个不停,在你还在山野间因找不到老黄牛而无限气恼时,在你恐惧于他们用炮弹炸开一块岩石而不敢回家时,也就是在那个野花纷开、鸟语冲天的季节,伟大神奇的一刻到来了。

  你吃饭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哈哈大笑,你抬头极目想望穿核桃树上巨大鸟窝时,有什么声音在咯噔咯噔地响,你想找婆婆问为什么没有人在地里干活,可是她和长辈们聚在一起谈论着什么,你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沿着长满杂草的小路跑去,通过一座木桥,绕过了破烂的牛棚,爬上了一个小坡来找我,我被你慌乱喋喋不休的追问逗得嗤嗤大笑,你气愤地用手边的木棍打我,我笑得更大胆了。

  我呼啸着钻进了树林把挡道的野鸡赶开,蚂蚁似有千万只在我身边蹦跶,而你穷追不舍,我分明看见那横空出世的枝叶弄乱了你的头发,阳光火辣辣的,我汗流浃背,似乎很久都没这么尽兴地玩过,你看到被追得惊慌失措的我被石块拌了一下,在底下滚出好远,由气恼转变为得意的笑,更是不放过我。我摘下树枝扔你,用折断的树枝扔你,把满地的落叶抛向你……

  在曲折的小道上,在溪水边,在小草边,在房屋里,直到我把一只活生生,威风凛凛的猫头鹰举得高高的那一切才戛然而止。我得意地把手放在空中掉下来的一个长线上,停了停,看看了空中还在摇摆着那个光滑的,以前从未见过的,像打过针药瓶子一样的新玩意,你似乎也被吸引了,瞪大眼睛。随即,我手稍一用力地一拽细线,“噔”的一声清脆响声过后,它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你吃惊得一言不发,我“噔——噔——噔”的操控着让其忽明忽暗,神气十足地望着你丢了魂似地注视着那一切。

  那时我第一次遇见灯泡,但你好久以前都见识了,此刻又见到它还是那么吃惊。我不知道你面对灯泡时有什么恐惧心里,是它曾对你伤害过,或者是你由此联想到了什么,也许是你想到这样一个小东西会给宁静山村带来什么不安,总之,在我洋洋得意之际,你却一把推开我,尖叫着冲出屋子。后来,你告诉我,那发亮的灯泡让你的眼前出现了都市恐怖的人,罪恶的房子,苦难的夜晚,尤其妈妈在灯下一遍又一遍地给你梳头的场景——那是一场恶梦——你红肿着眼,低低地说。

  我突然意识到,一个花季少女的内心竟存在着常人难以想象的世界,长久以来她被这个世界的光怪陆离苦苦折磨,为了使自己在平静的现实中寻找一个平静的港湾,她日日夜夜忍受痛苦的煎熬,为此她付出了数不尽的血与泪而没白没黑在孤独角落里努力着,她想使自己忘记那不畅快的经历,有时候咬着牙努力把那可怖的一幕幕想象成美妙的画卷。

  在她眼中,眼前的世界是多美好呀!她花费绝大多数时间使自己融入其中,为使关爱自己的人看来她还是那么无忧无虑、像刚来到这个世界一般,若无其事、很快乐地生活着。可是,一到晚上,天黑压压地压下来的时候,她血液就翻江倒海,直至堤坝决裂苦难的洪水奔涌而至……妮子!似乎有人在呼唤你,她容颜憔悴,正痴痴地望着你。

  我猛然觉悟!头脑中一时电闪雷鸣,火花四溅,山崩地裂,百兽惊恐,绝望的惨叫,天空灰蒙蒙的,房屋倒塌,哀声四起,尸漂四野,白骨累累……啊——这就是世界,这就是生活吗?蝴蝶、蜜蜂在花丛中跳舞唱歌,她恐惧得瑟瑟发抖;我们在狂欢,唯独她怆然泪下。老天爷,怎么就折磨一位翩翩少女呢?

  真可笑,它竟假借我手去摧残命运多舛的少女。一切都明了了,而我是个傻瓜。妮子,我的郝妮子,我犯了多大的错误呀!你为了摆脱那邪恶的纠缠而无时无刻不强大精神,你遭受苦难之神的压迫,在回天乏术的情况下倔强地忍耐,你在内心煎熬与现实冲击交织中不断思考决择,你苦苦思念自己的亲人。在梦中也千百回念,你善良真诚的心底遭受阴险恶毒的袭击,早已千疮百孔了……但你总会一笑置之,把痛苦深埋心底。

  不知不觉之中,你在变化着,我以一颗纯洁的心灵来认真体悟你的世界,对我来说能和你在一起玩,逐渐成为了我的一种乐趣。以后的日子中我更加坚定:你我早应彼此心照不宣了。于是,那成为了我永生难忘的时光。

  我们在放学归来的路上,伸手去捉花刺芥上的花蝴蝶和大黄蜂,因为一看到它们在花朵间翩翩起舞就心里快活得厉害,更别说它们能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乐趣。我们也会把整个脚掌都放入河水中,去捉光滑而有机灵的小鱼,就连碰上青蛙也要想尽办法捉到玩一玩,轻风拂面凉水从脚面划过,蜻蜓在河道如离弦的箭一样横穿,我们的好奇心怎么也无法满足,把手伸向深水巨石底下,把目光投向岸边石头缝中,头顶上飞过一只小鸟也要目送它的离去。

  最令人高兴的是我们会盯着小鸟寻找它的孩子,那刚出生的雏儿,浑身披着稀松的毛儿嘴巴黄黄的嫩嫩的,闭封着眼睛,还不时地抖动身子,我们把头一直伸到窝口,连呼吸也压的很低,若稍弄出点声儿,它们就个个精神抖擞“吱吱…”叫成一窝,嘴巴张得大大的以为是母亲回来带好吃的呢。

  我们喜欢在外面乱跑,拂着绿绿的小草,把枯条压得粉碎,在绿荫处搭一个帐篷,还栽起了小树,看得最多的要数那灵巧可爱的鸟儿,也上山去挖药、采果子,鲜嫩的野葡萄,大蜘蛛一晃就跑了,壁虎在墙上爬来爬去,最难忘的是我们逮着了一只小兔子,二伯好心地用麦秸编织了一个笼子,我们几乎达到着迷的程度看着小兔子在笼中静静地卧着。

  我们对动物有天生的狂热,我们把舌头伸进溪水中品尝干爽泉水时,却想起了逮鱼儿,一条又一条地从我们手中溜走又被拿住,最后被放归水中。我们把雏鸟从墙上,从墙壁间,从树叶从悬崖上放入编织的笼子中,为此而忙碌,只要一听到它们的叫声就把虫子、肉块慢慢地送到它们嘴里,往往会引来它们父母……

  悲剧也会不失时机地上演着,它会在某一个清晨或暴风雨的夜晚,也可能是沉静、风高月朗的深夜,就连烈日炎炎的中午,它也会出现:鲜活的生命赤裸裸地躺在石块上,挣扎着被野猫活生生地吞下去,某一位玩伴不小心一脚踩在它稚嫩的躯体上——在思念与悲凉中绝望死去的小生命,被寒冷与饥饿腐蚀,蚂蚁红的、黑的爬满了它们全身啃食着,蛐蛐蜷缩着肮脏的头颅把完好的肉体变成血水和白骨,苍蝇喷撒着毒汁在空中嘶鸣,老鼠迈着轻微细小的步子追上了刚刚学会爬行的小蛇。

  那样的场景太多了,每每发生后我们总会伤心不已、痛哭流涕,为自己的罪恶行径痛悔不已,总会把那双血淋淋的双手洗了又洗,在阳光下曝晒,用草汁浸泡,可一切都发生了,心灵里留下了创伤怎么也无法愈合。

  我们一次又一次地郑重发誓,可总会掩饰不住那好奇之心,在某一个黄昏违背良心订下的盟约,似乎一切都不可结束,好似上苍用自己心爱宠物的死来折磨我们的灵魂,在倍受挫折与蒙难之后还是一无所获,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可是,我们并未因此而有所收敛,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不在麦田里丰收,就在杂木间挥霍,躺在草丛间瞭望天空中的星星无限遐想。跟随着柔软树枝在空中摇摆心惊胆战,上高山如行平地,在棘木丛中被刺的鲜血淋淋,不知疲倦的人儿。如果我们的生活在接下来所描述的生活中,我们会快乐吗?

  有这样的一群人,他们生活在古老的森林里,整天所面对的是巍峨的高山和深不可测的丛林,哪里有鲜活的丛林生物,既有凶恶残暴的野狼虎豹,也有温顺可爱的野鸡小鸟,天上飞翔的是雄鹰和大雁,林子间藏躲着可爱的小鸟。

  小溪从深沟里潺潺流出,小鹿迈着肥大的肢体饮水,一只发春的野猪嚎叫着到处冲撞,游蛇、蝙蝠伺机而动,花香四溢、草木疯长。那里有世间一样的白昼和黑夜,那里会有爆烈的风雪,也有及时的雨水,空气清新,一片绿色海洋。

  为了生存,他们不停地杀戮和开荒,在几年奋斗后山峰下若隐若现地出现了几栋房子,放眼望去,那宽广的院子里有洗衣服的妇女,她们身边是嬉闹的孩童,男人们则劈柴挑水,也会把开垦出来的土地翻又翻,在里面播种施肥,进而除草收获。

  他们是自力更生的山野村夫,远离都市的喧闹,是为了躲避战争而来此荒无人烟的地方,过去的丰功伟绩都成了历史,什么荣华富贵,什么金钱地位在那段时间里都是想也想不到的。

  他们为了维持家计,耕地牧牛勤勤恳恳朴素勇敢,邻里和睦相处,也因此而眼光短浅,整天谈论的是田地里禾苗长势和当年的收成问题,偶尔会为大型聚会欣喜若狂,如在某人婚礼上他们就拉着老朋友的手天南地北谈论。

  他们偶尔会谈论今后的发展问题,比如说从家乡走出去打工,比如说把道路修通和四方往来,再比如说让子孙去外地上学接受良好教育……可是,那只是一时兴起,他们的重点还是务农,就是和土地打交道。

  因此,他们粗衫烂布、衣服上补丁随处可见,灰头垢面,全身沾满泥土,把麦子种下去,浇水除草,再割收,再用编织的农具拍打使麦粒成堆。玉米一个个被搬回家,在秋季发冷的月夜里,坐在院子中央,三两成群地拨下颗粒,等第二天曝晒。

  为了确保能把成熟的庄稼从地里搬回家中,他们还需要花费十几个甚至几十个日日夜夜守护在庄稼地里,因为像野猪之类的野兽总会和他们抢收庄家。总之,他们的起初是非常艰苦的。

  人是有欲望的,他们也不例外。从最初的开荒者到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他们最终和自然和谐相处起来,也就是说他们有能力应付自然对他们带来的不安与灾难,自然也良好的发展,到处是生机盅然景象。

  发展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似乎时机到来了,他们纷纷把眼光投向外面世界。造成这一原因的,也许是他们越来越不满足现状,也许是外来人员的入侵打破了宁静的生活,也许是出于更好生存的考虑,也许是因为别的因素。于是,他们的生活就在不知不觉中变化着。

  直到这么一天到来:他们厌倦了粗茶淡饭的生活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他们被外面人那种奢侈高雅的生活所折服,他们脱下了破烂肮脏的衣服走出了小村子,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里为自己能像别人一样有大把大把的金钱挥霍而奋斗,他们长年累月在不欢迎他们的都市里出入最艰苦的地方卖苦力,他们出入喧闹的环境中更加孤独无助却痴痴的思念家乡的妻儿,他们干最累最脏的活却拿最微薄的工资,他们被那个世界吞噬着,最后失去了憨厚朴实,他们为了使自己身边的人过上舒坦的生活一次又一次地从家里出来长途跋涉……

  家乡飞速的发生着变化,宁静的 田园生活被打破了,一根电线就使上万人为之疯狂,土房被冷落、被丢弃,最后在荒凉孤独中倒塌,水泥钢筋以前所未有的气势竖立起来,围成了坚不可摧的高楼,汽笛声,叫卖声、吵闹声弥漫着刚刚兴起的城镇,树木已成为阻碍历史前进的负担,而被无情的毁灭。

  沙尘暴、洪水等自然灾害猖狂起来,总会在人口密集的地方呼啸着,而他们可以坐在豪华的大厅里享受生活代理啊的乐趣。而劳碌的人呢?妄想坐享其成而不花费任何太大的力气,他们把腐败的成果全揽在自己腰包,像那大街上更多的遭遇社会遗弃的人儿一样。成天上万的贫民毕竟太多了,他们为了在贫富发展不均的社会中分得一份羹,而陷入了无休止的劳累中——还有那么多的人处于苦难中。

  于是,这些人又踏上了苦难而又艰苦的征程。时间飞逝,经济高速发展,更多的不毛之地已被高楼大厦所抢占,土地锐减,成天上万农民在巨大冲击下陷入苦难与迷茫。他们又不得不走别人已走过的道路——走出家乡,发展家乡,和家乡一起毁灭。

  假如这个世界被城市过多的侵占,那会是一种什么情景呢?大自然遭到破坏,动物灭绝,人类醉心于追逐利益,在伤痕累累的时候想寻找一个清静的安身之处时,才猛然发现这在那时简直是痴人说梦,那时只能在自己一手造成的环境中埋葬自己。

  不管怎样,我们周围的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你也不断地成长着。有些事情是可以预知的,但更多的事情是我们怎么也想象不到的。你又一次不得不离开你的家乡,在父亲的威严面前你别无选择,只能和满头白发的奶奶又一次告别,那时我还在香甜睡梦中。事情来的如此突然,我没有去送你,没有和你道别,我还在做一个慢长的梦时你就踏上了去异乡之路。你和父亲走的一声不响,提前没有什么任何预兆,树叶正稀疏的脱落。

  我不知道,这次的远行对你意味着什么,我非常清楚,你不得不再次去那个世界——和心中的恶魔斗争——也许那个伤疤会在那里重新愈合。我怅然若失,有些苦恼悲痛,晚上会为此伤心流泪的。

  最孤独难耐的日子中,为你祈福,除了这样做,我还有什么办法呢?你不知道那很久很久以后,我也苦苦地思念你,我好多次在梦中见到你,可是一醒来全是虚幻,我只能把精力全力地放在书本上,我努力地使自己摆脱以前所造成的阴影。

  因此,在升入另一个学校后的起初好多时间里,我总是一个人默默的拿着书本,因你的走开我难过了好长时间,儿时的玩伴弃我而去真使年轻的我一时难以接受,可以说,你的离去是我生活中的一场缺憾。

  直到此刻,我们两个一直是两小无猜,天真无邪的小孩子。从彼此的分分离离,都使童年的记忆存留着一份愉快、珍贵的东西,一致在成年以后想起来,历久弥新更是一番情趣,正因为这些我们才日臻成熟,完善。

  如果故事就此结束的话,那么对你对我也许真是一大好处,我们可以把它珍藏在心底作为幼时的一份快乐,若干年后想起来会心满意足,无所悔恨。话说回来,如果事情到此结束那样未尝不好,就算在多年后见到陪伴自己走过人生最初阶段的朋友时,会有说不出来的愉快和欣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不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不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