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屈远志2017-06-17 22:597,343

  平安夜,我双手颤抖着把一份休学书放在了班主任的手中,紧张的心在热闹的教室里静静地期待着,直到她找到了我。

  用她那特有的口吻意味深长地告诉我,我这是多么冲动的决定啊,马上就高中毕业了,那梦寐已久的大学都在向你招手了,这会儿放弃是怎么回事?

  她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我这个神情紧张的学生,不断地向我提出一些问题,我手足无措、言语堵塞,不知从何处说起。那样僵持着。炉子里的火都快燃到我身上了,我没有勇气。

  在她温和地递上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时我就再也不愿伤害她了,什么也不说了。

  动荡的内心世界被苦闷与忧郁充塞着。我在床上一个人静静地睡去,再也起不来了,好像天际间已没有能打动我心的东西了,唯一使我明确地感觉到自己还活着的是那阻挡不住的饥渴。

  外面声音嘈杂却无人过问我的生死,好像我已经不存在了一样。没有人能想起我,我被所有的人忽略了,我是这样想的,事实确是这样。床上的世界漫长又黑暗。

  我不断地进行种种设想,让那些美好的事物不断地涌现于我混沌的头脑中。以达到使脑子清醒的目的。

  我很需要某一个人的突然出现,我需要他能帮助我重新振作起来。我把自己的将来寄托于虚无,没有丝毫勇气去面对生活,就那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让孤独与悲伤来侵蚀我的心灵。

  我在现实与梦幻之间不断地徘徊着,眼睛睁开望了一下那刺眼的光线又把头缩到被窝中,梦中出现了古怪的人群。

  母亲静静地望着我,面容憔悴。可爱的人儿,我还是割舍不下可爱的家乡。我生生世世忘不掉格林童话里的梦魇,无时无刻不在渴望《一千零一夜》里的梦幻世界。

  终有一天我摇摇晃晃地下了床铺站在了温暖而又刺眼的阳光下眯缝着眼重新打量这个世界,我需要一个世界能展示我的才华、能实现我的抱负。

  从那天起我又恢复了往日的斗志,想在这个世界上一展身手、投入了无穷无尽的文学世界中去。我一有时间就趴在桌子上把自己的内心世界尽情地挥洒在那薄薄的纸叶上,天地间就剩下了我一个人在生生不息。

  漆黑的夜晚万籁俱寂,舒缓的音乐流淌在心田,思如泉涌,这注定了一部惊世骇俗的杰作的诞生,也注定了以往的种种不愉快不复存在,新的生活就要开始。

  大哥婚礼上,你的出现把我带回激荡的岁月,你不在我身边时我千百次地轻轻呼唤着你的名字,我心中不灭的梦想似乎就要实现了。

  在无限的畅想中我快乐地度过了一天又一天,生活变得美好极了。没有什么能打扰我。人生来可以被消灭就是不能被打败。

  海明威先生给我讲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场面,令我更加坚定我的信心。我在沉沦中的崛起注定了我会不遗余力地在学业上开拓进取。同学们营造了一个和谐美好的环境,那里我们自由成长过着。天上人间的生活!

  可是,生活总是那么神秘莫测、变幻多端,我总不能摸清它的心情。它会在我的生命中突然发起脾气,把我搞得神情紧张,很多时间是难以忍受。

  我怎么也想不到你会在我人生最有斗志、对未来充满无限憧憬时突然离开这个世界。我高涨的心情一下子就跌落在忧郁的深谷,待一切都明了,在一切不可挽回地失去你时,我就深深地陷入痛苦的深谷。

  但我还在努力地向光明拼命地趴着,我似乎能预知到前途是美好的一样,虽在人生不如意的低谷,可还是在挣扎,就像是受伤的羊羔在荒野中想要找到自己的父母一样不会放弃任何希望。

  我在苦闷的日子里艰难前行,耳中不时听到那令人心碎的事情。身处热闹的环境内心却悲凉至极,我该何去何从?只有那不停的脚步能说明一切。

  我夹杂在各色人群之中,去追寻心底的一丝快感。我想在陌生的地方收获点东西以满足孱弱内心的需求。

  无论在什么地方我都是一副旁观者的心态去面对生活。在别人激烈的讨论时我细细聆听,在人们劳作时我就慢慢观察。无论在什么场合无论在什么地方我都会保持清醒的头脑,那思考总会伴随着我,那几乎成了我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我似乎在神情冷淡、凝神思索的情况下才能生存,久而久之,这已是一种习惯,后来我发现自己都快被生活逼得麻木不仁了。

  那种神情冷淡无所谓的态度似乎已在我身上扎根了。随着知识阅历的不断增长,我思考的时间更长,而对那未知的世界更加充满好奇,在现实生活中我永不满足内心的欲望,无穷无尽的滋长着为了内心世界的那点激情能发挥的淋漓尽致,为了在极端的时间内满足自我,为了那不灭的梦想,为了更好地生活——

  我就必须使自己忙碌起来:我要用那广博的知识充实自己的头脑,我要用明亮的眼睛追寻万事万物的本质,获得无穷无尽的快乐,我要在这个辽阔的疆土上开拓出自己的天地,我要用灵巧的双手编制精美的花圈,我会把耳朵的功能发挥的淋漓尽致,就为了不让自己有丝毫的愧疚;若我在一天里无所事事,我就会为此而痛悔良久。

  我几乎发疯地在所有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花费着精力,无限制地挥霍着自己的生命直到我再也站不起来了——成了一个形容枯槁的残废,在苦痛中度过那漫长的日子。

  我总是以为躺会儿就好了,可总是不见好转,却病情严重,以致在医院中无聊的呆过了那些乏味至极的日子。我的生命似乎快停止了。

  在朋友亲人的担忧下,我灰心失意极了,却始终不能接受这可悲的事实,直至那个预言在我生命中可怕地出现——我才彻底的死心了。

  老教授身着雪白的衣服,他用凝重的眼睛盯着我,那白色口罩下的嘴唇慢慢地动着,他说我应该做好心里准备面对这一切时我心就凉了,可我还是忍不住问我还能活多长时间,他就毫不犹豫地竖起一根指头——粗壮而又结实的指头,我盯着它看,什么东西轰隆一声砸在了我脆弱的心上:

  难道就无任何可医治的方法了吗?我难道就坐以待毙吗?这就是我的命运吗?我和他激烈地吵了起来。我第一次胆颤了!

  他那微微摇晃的脑袋和漫不经意竖起的手指就像两把锋利的刀子狠狠地插在了我的心脏上。我精神再也振作不起,希望在那一刻消失了,天就塌下来了。他在走的时候头也没有回。

  医术高明的大夫在那一刻也无能为力了。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泪如潮水!自己的一生在那刻就宣告结束了?我就要过完自己短暂的一生,就那么一穷二白地死亡?

  我越想越伤心,我第一次认识到自己原来是如此的脆弱,在死亡面前我脆弱得不堪一击。我惨痛地哭泣,在见父亲之前我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我多么想让他们两位老人高兴呀。我凄惨地笑了……

  在他面前我努力地使自己保持坚强的形象,我不敢告诉任何一个人,在家人面前我只想找个地缝钻下去,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那种悲痛怎能让我停止呼吸?这点悲痛就让我一个人承受吧!

  这个可怕的预言把我彻彻底底地击溃了。我再次躺在床上没黑没白的睡去,没有丝毫力气,头脑中尽是那个粗壮的指头和坚定的摇头。

  也许我永远都起不来了,眼前面对的是一个无法跨越的障碍,它在我心底里留下了永恒的沟壑,我每天醒来看到它时就会害怕得瑟瑟发抖,这是什么世界?

  我不止一次地感慨着悲叹着,太多地沉迷与内心的苦恼而忘记了自己身躯的存在,那恐惧的恶魔无时无刻不缠绕着我,让我在深深的夜晚总会从噩梦中惊醒。

  一个人气息奄奄地静静躺在那儿,真想死掉了一样,在我稍微有点力气时就想办法使自己能站起来,更多的时候是回想在过去的岁月中我是怎样劈风斩浪的,我想从那些战胜困难的人身上寻找成功秘诀,我那时是如此强烈地渴望能好起来,一直在天亮的时候我竟忘记了自己的伤痛,挣扎着起来——这个世界是浪漫美好的。

  你也许会为我意志不坚强、在挫折面前所表现得不堪一击的懦弱表现而揪心,你可以嘲笑我、抨击我,但这就是我完完整整的世界,我虽不能在你生前和你分享,但此刻你定会感觉到,尽管我对你生命中最后的几年了解得不是很多,但我会大致想象出你的不幸遭遇。

  那是一个极其漫长的旅行:你忍受着人间疾苦在陌生的世界里,为了生存,无节制的浪费着自己的青春年华——那是你极不愿意看到的——可是为了生存为了那个残缺不全的家庭,你依然身处外地打工挣钱,当死亡袭来时你难道就没有丝毫惧怕过?

  九层山上,你难过地流泪了,我想你一定用心去体验生活,你必定在那熟悉的小道上漫步且见到了太多热情的人,尽管那时的心情不是愉快的,但是你却看到了别人快乐的生活,不知那是一种补偿还是一种不幸。

  独自一人内心疾苦、无处倾诉家庭的重担、生命的压力、他人的言语……可怜的孩子啊!在那个不安分的季节里你不堪忍受,可你又何去何从呢?我越想越是悲痛,实在忍受不了了就大喊出来,母亲惊恐地跑进房子,她几乎被我苍白的脸色吓呆了,我默默流下泪来。

  她一把把我搂在怀里,紧紧地,害怕失去我。她给我讲邻居家孩子的趣事,让鸟儿清脆的叫声在我耳边响起,找来久违的亲戚朋友在一起畅谈,家中多了些美味的食物,可是再好的东西都会变得单调乏味起来。

  一个人太多情了就会发疯起来!郁天亮的身影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他的表情动作我总不能理解。太多的东西我不懂,在生活中处处碰撞好不容易回到家中时却已千疮百孔、奄奄一息,我搬了把椅子在门前小河边坐下来,望着喜鹊在枝头打窝的动人一幕,太阳暖暖地照在我身上,又一次想到了高考来临时我是怎样的一番情形,心如止水似乎把一切都放下了,只是随意地翻阅着课本。

  在告别仪式上老师满怀信心地向大家做预言,大家津津有味地谈论着将来,个个神情激动,眼看分别了我们都感慨万千,把整个学校再看最后一眼,努力的想找回点什么东西。

  我想起舍友那天晚上悲痛流泪的情形,眼睛立刻湿润了。我忧心忡忡地匆匆而去,在这个学校度过几年后就抛弃它吗?我想起了奋斗的岁岁年年,我看到了那艰苦岁月中为未来光辉岁月无怨无悔奋斗的同学,想到十几年奋斗马上就有结果了,激动不已!

  可是当那颗坚信不移的心在体验高考后就悄悄的融化了,那坚守起信念又一次动摇了,考不上名牌大学就上个不入流的吧,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心目中的远大前程不会消失的,我的亲人朋友都对此深信不疑,我顶住不利因素,包括蚊子的叮咬和刺眼的灯光,人潮人海中那一个人是谁呢?没有人注意这个平凡的人。

  从考场出来时有的人伤心,有的人高兴,那一切就注定了,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那美好的愿望不复存在了,回去时一句话也不说,让车子颠簸着把我带回故乡。

  可是很快,我又从家里出来,不甘心哪!我想在繁华的都市里闯荡出一片天地,那里是我梦想实现的地方,于是我把很多的时间与金钱都花费在异地他乡,在人潮涌动的地方出入高楼大厦,从满怀期望地去到一无所有地返回,又一次失败!

  玩具公司里没有施展开我的才能却让我深入了解都市小孩的生活,寻找到了农村与城市最初的差距,在感慨之际我把满腔的不平都发泄出来,那些天里我站在街头大声呼喊,向内心的胆怯挑战,把空虚与自卑全都抛开,让孤独悲伤的心被一种新奇的东西占据着。

  一陌生的人从汽车的窗户里一下子弹出脑袋,那金黄的卷发吓坏了我,让我联想到初中美术老师的“卷丝头”。

  “差距”这个概念此刻清悉地出现在我的头脑中,这是我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最初感受到的。多么尖锐、多么急需解决的问题,只要你一到那人多的地方你就会明白。

  厕所里积满了人,公交车没有了座位,一涌而出的农民工,广场上叫卖的小贩,那些街头流浪的人在乞讨,那么多人无家可归——他们诉说着这个真理。贫穷啊!

  贫穷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里,要么有大把大把的钱享受生活,要么就积极奋斗,不然等待你的将是无穷无尽的苦难。

  为了异地的现代文明而迷失方向,在陌生的世界疲于奔命却得不偿失的,任你怎样反抗可是无人来可怜你,他们眼睁睁看着那些不幸的事情发生。

  我眼看着那些无人照看的垃圾心里害怕了起来,一想到这个世界在某一天被白色的东西所掩盖我飞快地奔跑在那条无人的街道上,令人窒息的气味怎么也摆脱不了。

  当听到河水流动的声音时,你看到的是水面上飘动的垃圾,城西那里的垃圾堵塞了河道,肮脏的水都流了上来。

  可以与此相比的就要数小偷了,据说那小偷是无处不在。

  我在公交车上也亲眼看到插到别人口袋中的手,就连自己仅有的钱也成了他人囊中之物。在我惊奇于他人的特技时,更多的情况下是被那些高楼大厦所震撼。

  人类的鬼斧神工多么了不起呀!我几乎要喊出来了,但这就是真实存在的。在生活了很长时间内我才渐渐的认同,因为世界包含了太多太多的不确定要素,那么多的神奇秘密是我这个乡下人难以窥探的,而未来的世界所要探讨的包含了这些、那些。

  令人迷恋的图书馆或许有这些问题的答案。在浩海的知识海洋里我孤舟远行,这些花费了我绝大多数的金钱和时间。性情不尽相同的人们聚在一起自由快乐地交流,过着极度自由快乐的生活,但那时还是千百次地呼唤那梦中的故乡,痴痴地梦呓……

  那里的世界还是那么熟悉,我还看到了那座坟墓上面长满了青草,我看到了熟悉的面孔在那里若隐若现。我的郝妮子。

  一想到自己很快地离开世界是多么可怖的事情呀,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对那些无论喜欢还是讨厌的东西都没有了感觉,就像自己从来没有在世界上走一遭一样什么也不知道,就那么离世而去再不留恋,不去渴望,那美好的事物就此和我断绝关系,什么也不想了,这是一种解脱,就这么认命吧,该向世界告别了。

  那既陌生又熟悉的世界一下子展现在眼前,弯弯曲曲的山路曲折前进,涌入遥远的的山脉中,那里居住着千姿百态的生灵,它们自由快乐地生活着,与世无争。

  再往外一走就是那个小村庄,赤裸的脚掌在雨后的土地上移动着,路边有蠕动的蚯蚓和张牙舞爪的螃蟹,而那伺机而动的青蛙一见那硕大的脚掌就咚咚地跳入河水中游动几下把头就露出水面看着牛儿在那里饮水……

  疲惫的牧羊人把屁股放在大白石上,他们望着漫山遍野的羊群就把话题扯到了十几年前。那时还是不懂事的小孩,可就懂得了洗衣做饭,在艰苦的环境下成长着。

  总有人称我们为顽皮的孩子,可我们早就习惯了踩着牛羊的粪回到了村子,看着升起的袅袅青烟,让内心的不快都随之飘逝,那时可没现在这么累。树木在伤心地流泪我似乎都感觉到了它们的心跳声。

  我伤心地蹲在乱石堆中,让蚂蚁从赤裸的脚掌爬上来顺着大腿一直到腰部到脊梁到脖子,尖锐的痛楚在身体某一处,那些不安分的小家伙在啃食着我的肉体,多么淘气的家伙,我还没死呢。

  如果我那么静静的待着,它们就会更加猖狂,事实上我此刻就任由它们摆布。

  它们把我的肉身撕扯,等到它们来到了那个跳动的心上时却犹豫了一下,但马上就肆无忌惮的掠夺……在吞噬我的肉身不多时就出现了那千疮百孔的凄惨景象,但它们并不满足,在勘察周围的环境地形后安起家来,娶妻生子繁衍后代,它们家族不断地扩大着,我贡献出了自己的肉身,但灵魂不灭。

  在天堂里,我看着它们为生存而进行的种种努力,看到了它们把一个天堂般的家园毁成了到处充满浊气的混沌世界,为了生存就毁掉了一个肉身,直至把建立起来的家园也毁掉了,为了一点点利益就冲杀起来完全不顾往日的情面来,因而这个世界多了几个亡魂和死不瞑目的个体。

  我目睹了这全过程,一颗心就破碎了,灵魂化为了泡影。

  我意识到自己在沉默中消亡着,想有所反抗就尽力地寻求帮助,后来发现有足够的时间的话,那些难耐的事情是可以忍受的,也可以解决,但不管怎样我这样一个脆弱的生命就是在那长久的苦痛中不堪驱使。我深受生活的折磨都难以招架。

  现在呢?我都不敢形容自己的现状,在暗无天日的空间里想集中注意力,却头脑混乱、浑身疼痛。

  死亡多次向我亲密地招手,就像慈爱的老母召唤自己的儿女一样,我感动得流下泪来。在朋友来看望我时我就动容地对他说,我特别想去另一个世界里去看一看,他就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这时除了等待似乎再无它事可做了。我朦胧中感觉到有很多人断断续续地来到我身边说了好多话,我一句都没有听见,有几滴眼泪滴在我脸上,冰凉的我想象到那些伤心朋友悲伤的样子,我认定那刻我疼痛得难以忍受,脸上都清晰地折射出来了内心的痛苦。在难耐的时光里就等死吗?这样我不甘心呀!

  往日的美好岁月再次在我脑海里上映,就像电影片一样给我以莫大的满足和安慰,我从中寻找到了失去的许多东西,并且毫不掩饰地指出了自己的错误,我认识到自己的生命是不完整的,包含了太多的缺憾了。

  我深深震惊于二十年青春年华中,在蒙蔽的双眼下出现的那些错误,是那些过于美好的东西把我抛弃在这个荒凉的世界上。我心如刀割地想到就这么离开世界却不达目的地,这是多么悲哀呀!在那内心深处所潜藏的能量还未很好地挖掘呢!

  一个声音在胸中强烈呼喊着,但没有人回应,也不可能有人可怜我这个人,此时孤独与忧郁陪伴着我,令人越发苦闷,它们就像吸血虫一样趴在我孱弱的灵魂上贪婪地吸取着,把我那生命肆无忌惮地蚕食,我由此联想到山野中孤独死去的野兔身上生蛆的情形,我几乎都忍不住寻找起那从头脑中闪过的鸟儿,却了无踪迹。

  现实中是呼啸而过的寒风,没有人来到黑暗潮湿的角落里来寻找我,我衣服单薄冻得瑟瑟发抖,贫穷直到此刻还不放过我。这几十年了都是怎样过来的呢?现在似乎过不去了!

  有什么东西沉重地压在我心口让人喘不过气来,我那满心的委屈都向谁说呢?我苦苦地挣扎想起来找个人说话,却没有一丝力气。我的郝妮子,你当初可曾想起过我?

  我此刻只是一个劲地想着你的一言一行,如果你立马出现在我面前,我会激动地站起来,和你走尽天南地北。我的郝妮子,你为什么就不出现呢?你为什么就不和我说话呢?

  在那可爱的鸟儿在我头脑中一闪而过时,我再次看到了那些宁愿与死亡做伴也不愿和我说话的鸟儿,它们稚嫩的身躯在我手掌中撕心裂肺地挣扎着,羽毛脱落了,身躯残损了,我手一松,它们“扑棱”一声飞在枝头,落下来。

  它再回过头来看着我,我也看着它,然后,它再次高高的飞起。

  文章到此结束了――当时,我是在是太悲痛了,以至于认为自己就要伤心地死去,写完《肺与腑:致郝妮子的信》后就那么静静地躺下去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可是,一位十八、九岁的小伙子终究没有如愿以偿!别人都迎战高考时,我在绝望与悲伤中静静躺下去,但等来的结果却是意外的生还,我鬼使神差的存活了下来——那年冬天,在我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喧嚣的城镇,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做一个孤魂野鬼,而不是像父亲期许的那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不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不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