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屈远志2017-06-17 16:014,636

  有一群人在清明山下嚎叫着,他们撕扯着衣服让冰雪肆意践踏火热的躯体,清瘦的臂膀在风中“呼呼”作响,胸膛被冰冷的风儿抽打着直至埋没在暗无天日的冰窖中。

  他们怒目相争,在冰冷的铁桥上一阵拳打脚踢后蜷缩在破烂的屋子里悲哀的哭泣,他们摔破了啤酒瓶子提起血水汩汩流淌的手臂一阵痉挛的的兴奋,

  他们一股脑把高高举起的酒在无限痛苦中干脆灌入海洋般的世界以忘却那不齿的悲哀,他们在迷乱的音乐中飙车以忘却和恶狗相向不痛快的经历,他们用恶劣言语在拥挤场合里与一位陌生人叫嚷直到摇着赤裸裸的头颅离去……

  我本以为生活能给我足够的时间让我细细品味那酸甜苦辣,我本以为自上次以后还有太多的时间和你重温童年那份珍藏的记忆,我本以为以后的生活会好起来并带给我意想不到的惊喜,我本以为生命是顽强的不可战胜的——可是,在我重新回到朝思暮想的家乡时,却见不到你了。

  我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那个黑暗的几乎透不过气来的房子,微弱的光线充满着整个屋子,那些破旧的口袋里被什么东西鼓鼓的撑起,椅子横七竖八地乱摆着,从屋里还传来一阵发霉的恶臭味,我看着那墙上贴着的旧报纸停顿了脚步,把整个身躯都曝露在整个大厅里,头顶挂着一串串捆扎的玉米,

  饱满而又黄亮,不过总是不断的掉下来一些半却不残的颗粒。那时我再次想起小时候那个可怕的石头从空中追赶我的情形。我全身颤动得厉害极了。

  我叫了一声,小得几乎自己都听不见。还是没有回应,我就推门来到了你父亲面前。几块墙上的泥土掉下来砸在他身后,无数的皱纹爬满他脸上,我在那好几秒中怔在床边,记忆中那个可以扛粗木的能干壮实的男人形象已不存在了,他在疾病的折磨下已奄奄一息了。

  你的母亲用一种憎恶的眼神看着我,就像遇见仇人一般;她又一次用不堪入耳的言语羞辱我。在狭小的屋子里,她这位母亲带着伤痛、带着愤怒大喊大骂,那声音凄惨地传入我耳膜。

  我在她面前悔恨了起来,从未有过的痛悔,是我把一位年轻的姑娘送上了绝路。我顿时羞愧得无地自容,真恨不得立马在柱子上碰死,要是马上死了还好,我就可以把那些羞辱与悔恨抛却、一心一意的陪伴在你的身边。

  可是我软弱的天性总是在我有重大决定时阻止我,它总会让我在一些事情上望而却步。

  我悲痛地流着泪祈求他们,祈求他们不要把身体搞垮,我不敢奢求他们的原谅。一个人已经离去了,她是在耻辱与悲惨中离开自己的亲人的,她现在在另一个世界里静静地看着,看着自己曾经生活过的世界,看着自己曾经深深爱着的人;

  她多么不希望自己的亲人为她而伤心流泪。我就这样说着。当时的声音明显地颤抖着,这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她把我轰了出来,我还死皮赖脸的想再看一看你的容颜,再在自己的心上人棂前忏悔一下,可是一切皆是枉然。她气愤得都想吃我的肉。我只一心的希望求得她的怜悯,能再次看到那些关于心上人的东西,哪怕是心上人的衣服也可以。

  而她把你在生命尽头用血泪写的东西让我看——在扔在我脸上时她凄惨地笑了起来,笑得我浑身直打哆嗦。她好像在说,这下该合你的心意了吧?你就拿去好好看吧,就好好地自责把,这个丑陋的人!

  在我出去的时候,听见了那喘着粗气的呼吸声,我停留在台阶上听着那呻吟声已无法自已、潸然泪下。我迫不及待地拿起那些只言碎语:

  在我还有一丝气力时,唯一能做的是和我的亲人朋友作黎明前的告别!这是我这个可怜的人最后请求你们的允许。爱我的和我爱的人就看我最后一次吧!

  也许是我出生的不是时候,我听你们一遍一遍地讲述你们生活的那个年代,生活惨淡,有多少人被活活的饿死,我本来是不应该让你们为我的苟延残喘疲于奔命。

  可是在母亲的那个难日,我不顾一切地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之后,我总是那么淘气,却偏偏讨得了你们的欢迎。最初,我被眼前这个神奇的世界所深深折服,单从那双明亮的眼睛中,你们就可以看出我那时是多么的一尘不染。

  也许是年纪小不懂事的缘故吧,我总会把你们的伤心痛苦弃之一旁,独自迷狂一个人的世界当中。越到后来我越是发现那时的我是那么的自私,这种感觉在以后的日子里才慢慢地清楚了起来。

  本来,我应该和那些自由快乐的人一样劳作生活,我应该开拓一片自己的天地来度过余生,我也没有什么宏图壮志,更谈不上那个什么不切实际的冒险经历,可生活总是处处为难我,就在我刚刚念书不久时,母亲带我远赴他乡,落下一个自此再也修补不了的家庭。先不说我因此而失去的那些宝贵的东西和无法弥补的空白,先不说遭受了多大的苦难与悲惨,

  单就母亲为此而失掉一个青春且在后来被疾病缠身至今无法治愈以事实来说,这个世界是悲惨的。而我更无法忍受的是父亲那粗鲁的脾气,特别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节制的愤怒,久久的摧残着我的千疮百孔的心灵,这注定了的不应存在的家庭为什么会多次拼凑起来,毁了他们,也毁了我——现在,我只想再一次看看我的家和我的家人。

  不说什么了,我再也不说什么了,难道我还说得不够吗?我和那些嘲笑我的人理论,我因老师的体罚而顶撞起老师的威严,我会在心里无情的痛恨自己在金钱和权势面前的腐化,我在父亲的疾病面前却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弱小和脆弱。

  为此,我束手无策,苦苦哀求,奔走与亲戚朋友之间,内心疾苦,肉身分裂。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父亲在生命垂危之际竟早早地替我定下了婚姻。我无奈,我失望极了。有一天,在九层山上,我见到了商明珠……他在风中望向我的那一刻,我就清楚地明白,我这一生完了,不只是失去了他。

  我的朋友,我的亲人,我认识的和我不认识的,请你们就允许这样的悲剧发生吧!我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我要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

  我再也无法忍受了,您的病一天一天地不见好转,却总是和我争吵不休,不就是因为我年纪还小吗?您以一位长者的身份来左右我的生活,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自那天您告诉我,您会因看到我早早地成家而安心地到另一个世界里,我就忍受不了这样争吵的生活了。尽管我还存有一丝侥幸心理,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再也提不起精神来了。

  我绝不会欺骗自己的灵魂去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结婚,我彻底崩溃了。我为了不再和我爱的人争吵而给你们增加痛苦,我为了不嫁给我不喜欢的那个人,我为了自己的誓言与幸福而尽快摆脱这些麻烦,我决定离开这个世界,母亲气愤地允许了……

  现在,该是我兑现诺言的时候了。我疲惫的身心已没有勇气承担责任了,该放手了……当你们再次看见我的时候,我会在九层山下那个与商明珠搭起的茅屋里安然地睡着,再也不会起来了,我已经去了天堂。

  我的父亲母亲,你们的女儿永远爱着你们;商明珠,你看到这些时应该为我获得解脱而高兴。再见,我的朋友!再见,我的亲人!

  情不自已的悲恸说明了我那刻的心情,在这以前我还天真的认为一位青春少女绝不会有这样复杂的情感,当我第一次读完时还是难以置信,我不会相信你忍受如此沉重的痛苦离开这个世界。

  我迫不及待地读完这些后,又从头细细看起,那悲壮的基调从一开头就强烈地震撼了我,尽管在此之前我已千方百计地设想你离去的种种原因,这种设想是建立在对我的郝妮子的信任基础上的。

  我以一颗悲天悯人的胸怀去感知她的内心世界,然而,我还是被这些文字所震撼。在那进一步的阅读中,我似乎目睹了一位少女在生命巨大压力下走向毁灭的过程,我确定我感知到了的那种对生命失去意义的恐慌。

  在我手中的不是只言片语的纸张,而是一颗苦苦挣扎于尘世中的心,我沉痛的流下了眼泪,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如此的激动、多情、脆弱。

  我简直就无法忍受,尽量把那从视线中移开好让那强烈的感情平静下来,我脆弱的心灵还不足以容纳这样悲壮的事实。可愈是如此,我愈是悲痛,多么可怜的孩子!

  我一遍一遍地重温下面的文字:

  我还是回来了,多么不情愿!我曾暗暗下定决心,如果我的心儿不能快乐的飞翔,那么我就把自己的躯体沉入荒郊野岭的深泉中让它腐烂。如今我已经感觉到丝丝寒意从心底里冒出来,顺着血管、伴着血液传达全身,从眼睛、从鼻孔、从喉咙中溢了出来,刚一躺下就笼罩着全身——那个可怕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她分明被思念的痛苦折磨着,我看得一清二楚,顿时怆然泪下。

  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命运的驱使下做出种种违背心愿的决定——自小离家出走而不是在家乡的乐土上逍遥自在,在本应自由翱翔的童年天真时代里,却不得不与自己的亲人分离——不痛快的印记就一直伴随着我,现在怎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呢(?)?

  以前的我不会忘记,终生难忘,现在的我正在忍受,苦苦煎熬。在黑暗的角落里呼吸着令人窒息的空气,热烈地渴求自由之光,多么惨淡的生活!——春暖花开、云消雾散的一天我等的心都老了。透明寒冷的日子在雪的陪伴下已经远去,可又回过头来向我招手。

  他能听见我的说话声吗?我在心中成千上百次地呼唤啊,我爱的人,爱我的人。我的朋友,我的心肝,你能听见吗?毁灭的钟声已经敲响了——我再也不可能回到你的身边了。

  闷热的空气吗?身心被阴冷的气息笼罩着,心情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莫不是生病了?忧郁与孤独发出惊人心魄的怪叫折磨着我的灵魂,似乎要把我从这个世界赶出去,又好像是在使出种种手段或引诱或拐骗或恐吓我,而我只能是有心无力地表现出难堪的无奈,它隐隐地刺痛我的心房。

  微风阵阵的山坡上,可怜的人儿想尽办法苦苦挽求着。——他内心的不平通过丰富的面部表情传达给漫山遍野的树木,那些粗糟的躯体在狂风中摇摆着竟然向一位小姑娘示威,有一个苍老的声音:接纳他吧,我的孩子。

  我的心就在颤抖,无法弥补的事情——我丢下了他!

  我只是想过一段安静美妙的生活,把长久依赖别再内心的痛苦情愫,让那一段不痛快的事情就此随风消逝,过上自己的生活,我的企图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偏偏就不能实现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阻挠我的生活呢?

  他们想让我按他们的想法过日子,就像祖辈一样群聚在一起过着忙碌而充实的生活,对于我这样不合常规的举动,从那些言语与表情中我就看出自己是多么不受欢迎,我就像他们的敌人一样受到蔑视与诅咒。

  那天,他们就像遭遇大难一样聚在一块商量怎么处置我这个叛逆的家伙——其实这已无所谓了,我早已无颜苟活于世了,也再没有勇气与信心走完这漫漫长路。

  可是,我还想走出房子,看一看那些熟悉的花儿,在那成千上万次走过的路上再次漫步,让自己的眼睛放纵在缤纷多彩的世界中;我还想用手抚摸粗糟而坚硬的树干,想嗅着花香四溢季节里嫩嫩的青草,想把跳动的心挨近刚出土的嫩芽儿 ;

  我还想与那些熟悉的人一一握手再一次聆听他们的教诲,我想静静地呆在父母的身边好好地尽孝道,我想仔仔细细地欣赏着从我眼前走过的任何飞虫走兽把生命再来一次——与它们一同成长!

  ——多么好的生活呀!在那些天里我一直惊讶于自己这么晚才发现这一点。在这样寂落的日子里我就想起他——只有在此时一切才如我所愿。

  我该怎么办?啊!郝妮子,你的一生怎就如此多难呢?谁能帮一下吗?哦,这似乎不可能了,由于我的胆怯与无知,我正在走一条险恶的道路:把自己孤立于繁杂的人群中。

  我还在犹豫什么?离开这个地方不是我的当务之急吗?这不是在向那些人说明我是在向自己的行为忏悔吗?哦,我软弱的天性就注定了我要在他人的管教下生活吗?

  千万不能——如果这样下去我会伤心难过不成样子的,我该马上摆脱这种痛苦的局面到外面散散心。如果让我和心爱的人重新走在一起,如果真有这么一天,那会发生什么呢?哦,我已等不到那一天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不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不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