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屈远志2017-06-18 16:005,303

  不管现实是多么的残酷,但我们想像的永远是那么美好的。我还是回到了上海滩,但最终没有找到自己的亲人,只是被另一个人撞到了。

  那天,在异地飘荡的我,绝望了!有史以来的绝望!茫茫人海,我到底该去什么地方呢?我该怎么渡过接下来的日子?我绝望地离开了这个伤心地,我再次踏上征程,征程的远方是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然而,当我决重新回去过上以前的生活时,一个人出现在我面前,再次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这个人就是丁雨泽。

  自从我离开马角山不久后,丁雨泽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他很快就找到了警察帮忙。最终,当我买着火车票回到西安的时候,他们就带着丁雨泽找到了我,那个时候我正拿着身份证,准备买回马角山的车票,但突然出现的这个人把我的计划打乱了!

  他像是见到自己的亲人一样,激动的流着泪水拥抱了我,但我却感到莫名其妙的惊恐了起来。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在茫茫人海中,他竟然能找到我?现在他找到我又要干什么?难道和以前一样,要把我关在黑屋子里吗?我现在要回到马角山,我要好好上学,我不会再乱跑了……

  我尽着最大的力气拒绝着,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拍打他,也在吵杂的火车站呼喊了起来,但站立在边上的警察却走开了,挤满了车站的人们却对这件事情视而不见。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大家所知道的那样,我被他带到了这个城市的一个角落里居住了下了,那并不是一个多么光彩的角落,如果我现在再去寻找的话,肯定不会再找见的。

  那里居住的时间并不长,他就把我带到了另一个地方,在这个地方有更多的身影!他们不是挤在狭小的屋子里打闹、睡觉,就是拥挤在狭小的屋子里上课、写作业。

  他们都有自己的梦想,都想通过学校这个阶梯,爬向更高。到底有多高,也许连他们也不知道。但他们告诉了我一句话:大学之大,不在高楼大厦,而在大师也。

  他们振振有词地告诉我,他们是在大学里寻找大师来了,但遗憾的是,只有高楼大厦。那些高楼大厦形式险峻地竖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无论是黑夜还是白昼,它们都一动不动地竖立在那里。

  起初,我并不知道它们要竖立在那里,但当我看到那些学生都把自己圈禁在里面时,我才知道那些高楼它们就是个囚笼,是囚禁那些鲜活生命的囚笼。

  不错,丁雨泽带我到达的地方就是个学校,我并没有很快离开这里,而是被这里的人所吸引了。有一位身材高大、却异常瘦弱舍友,他会经常一个人对着墙壁发达,也会胡乱地骂上几句,当高兴的时候就拽着从身边走过的人,天南地北的说个不停。

  在我出现在他所在的地方之后,也被他拉住了,他向我讲自己的故事,失恋的故事,高兴的故事,还有不知所云的故事。

  然后,我就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闵无计。面对这样的一个奇葩,我可真是无计可施。

  还有一位脸庞俊俏、留着短发,但左耳却吊着一只硕大耳环的舍友,他总天是哼哼唧唧的,不知道是在唱着什么歌,还是喉咙里卡着什么了不舒服。

  但也异常招女生喜欢,尤其是他抱着篮球跳起、把篮球塞进篮筐的时候,那些女生就痉挛般地尖叫了起来。

  我不知道为社么冲撞了他,就看到了他那恶狠狠的眼光,我的眼光当然也就变得恶狠狠起来,然后就有两个人扭打在一起,不打不相识,我就知道了他的名字:欧亚。

  在我们打架的时候,有一个女生过来帮忙,我抡起的拳头没有长眼睛,正好砸在了那个女生的脸颊上。我看到了那张面容娇好、但却一脸委屈的面孔,她眼睛里的泪珠在打转,虽然使尽了力气想控制住,但还是流出了眼眶,在娇好的面孔上横流开来。我的拳头软绵了下来,我第一次打女生了。

  她的名字叫马思思,那是我第一次见她。等到再次见到她的时候,那是个下雨天,一群群男男女女绕着操场奔跑。雨水的冲刷中不断地传来难听的口哨声,还有那撕扯着嗓子的咆哮声。

  奔跑的我们,被一些陌生的男子驱逐着,就像是一群绵羊被闯入的野狼驱逐一般。在他们闯入不久之后,一个女生就偏离了原先的轨道,她独自一个从雨水中跑向开了。

  当然,后面还有追赶他的人,那是野狼般的教练,就像是追赶猎物一般野狼。

  我的视线穿过雨水,看到她那个倔强的身影,开始心疼了起来,我也偏离了轨道,顺着雨水的冲刷跑开了。在那天下午,有更多的人偏离了轨道,顺着雨水的冲刷抛开了……没多久,学校的老师们都来了,他们雄伟地站在雨水中,只不过是撑着雨伞。

  雨伞狠命地拍打着雨伞,还是不能让他们湿透半分。我们站立在雨水中默默地忍受着他们的训戒,他们的轮番训戒。

  我开始接受了一系列的学习。接受挨骂与骂人的学习,接受打架与被打的学习,接受爱与被爱的学习,接受吸烟、喝酒乃至吸毒的学习,接受手机、互联网、书本的学习,接受忍耐、仇恨、报复的学习……

  我所学的课程是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课程,一个绝对想象不到的课程,我就在坐在教室里,在一个又一个老是的轮流教导下,开始从新闻基础理论学起,学习如何理论知识,学习如何和人打交道,学习如何采访到有价值的新闻,学习如何运营照相机、摄像机,学习如何运用那一个个软件,学习如何成为无冕之王……

  所要学习的东西从所未有的多,我也第一次见都了小山般的图书馆,也见到从所未有的书籍,一个增长见识的天堂,一个催人奋进的王国!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在以前是多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从早到晚,又从晚到早,我涉猎着古今中外,千万年来人类所遗留的精神财富,一个多么欢快而充实的日子!从所未有的大开眼见,从所未有的始脱胎换骨!

  没有人明白我为什么像书虫一样,或者像强盗一样,钻在书海中,我在像强盗一样在掠夺着财富,掠夺着那些别人的精神食粮,也像疯子一样在没日没夜地狂欢在书海的世界中,所学习的东西无所不包、涵盖天文地理、历史政治等等。

  我期待的是有一天像那些历史伟人一样纵横世界,焕发生命应有的光彩。

  这样的时光不知道会不会到来,但我知道在一天上午,一群愤怒的人群把我从安静的生拽了出来。我清楚低记得那个日子,几个身体强壮的汉子冲进了教室,他们怒气冲冲地拎着我走大街上,把我夹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间。

  他们熙熙攘攘地拥挤在马路的两侧,不断地高呼着什么,被一辆辆车辆所超越着。我看到了他们高涨的激情和勇往直前的毅力,也看到了他们手中所持的小小的红旗。

  那天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突然发现自己所面对的世界并不是那么安静和谐。我开始尝试着从一个又一个教室走过——我从一个教室轻轻走过,看到一个唾沫横飞的老头,对着一群打架斗殴的学生,在血淋淋的现场走来走去;

  我从一个教室走过,看到一对年轻的情侣,他们在黑暗的角落里互相抚摸着身体,发出阵阵呻吟来,时而还伴随着窸窣的声响;我从一个教室走过,看到更多的人向我走来,他们嘴里喊的不是“婊子”就是“流氓”——

  我头晕目眩,像鬼魅一样飘离了一个个教室,从他们的视线中,从他们的口水中,逃脱了开来,最终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一端,静静地欣赏着星光闪闪。

  等星光不再闪动的时候,我又重新回到了那个牢笼,又和闵无计、欧亚他们在一起,开始畅谈人生与理想;

  又出现在了那血淋淋的教室里,那满是婊子与流氓的教室里,去学习打架与被打、爱与被爱,去学习抽烟、喝酒与吸毒,去学习忍耐、仇恨与报复……如此反复着、反复着,我终于接受这种现状了,就又计划逃离了。

  我顺着楼道跑下去,撞开了宿舍的大门,在楼管的大声呵斥下四处乱窜,几个制服保安在后面呵斥着追赶过来,我的身影从游泳池飘荡的餐厅,又从餐厅移动到超市,再从超市奔跑到教学楼,然后有一个人堵在了身前: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一个面容与双手都爬满皱纹的老人,一个是我再熟悉不过的老人——是他把我送到这个世界里来的,他是丁雨泽。

  丁雨泽面无表情地站立在我面前,他伸出了结满茧子的手,死死地拽着我说:“好吧,孩子!我满足你,现在就带你离开这里。”

  我怔怔地点头,身后的追赶我的人赶了上来,他用手挡住了我的眼睛。过了很久,一点声响也没有,我周围反而变得异常安静起来。我睁开了眼睛,才发现自己已经在一辆极速飞驰的车上。

  车厢很长,但却空荡荡的没有人,也没有窗户,只有黑夜与冷风。

  车辆行驶的前方有一处很明亮的光,我们越来越接近那束光线,直至停留在光线的环绕中,那时已经是我一个人了。我没有找到丁雨泽,只见前方有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人,正在向我招手。我疑惑着向前走去,一位美丽动人的女人,慢慢地浮现在我的视线中。

  她的身材挺拔而又俊俏,身前的乳房就像一对鸽子,随时都有可能飞过来,再就是那光滑圆润的面庞,还有那水灵灵的眼睛,要命的是,那摄人心魄的笑容……我完全呆住了,在这样的一个深夜里,猛然间遇到这样一位天仙般的人儿,我只感觉自己的心在猛烈地跳动,仿佛要跳出来奔向那位姑娘似的。

  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姑娘彬彬有礼地把我请进了屋。她说话的时候,那声音简直温柔极了,就像是从心坎里跑出来的声音,每一个音调都深深地印在了心底里。我只陶醉于她的音容外貌,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对我这么热情好客。

  好大的一个建筑!墙壁都是用青花瓷、大理石及楠木做成的,墙壁间钳着五颜六色的宝石和珠子,那些珠子在闪闪地发着光,使眼前这位女主人清晰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的眼睛再次紧紧地盯住了她。

  她把我领进一个房间里,对我说着我听不懂的话,之后就走开了,她走的时候关了门,关注了挡住我视线的门。我才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卧室里。我看到了一张有两米多宽的大床,床上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布娃娃,墙壁上有一对男女的合影,正笑眯眯地看着那些布娃娃。

  其中一个人正是刚才那位姑娘,我仿佛发现了什么秘密,把眼镜凑近了去看,但看了好长世间都没有看出来什么名堂,只是感觉到他们不是英俊就是漂亮,在一起的合影很是搭配。

  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安静的夜晚中又有谁把我吵醒了,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在破口大骂,伴随着的是噼噼啪啪的声音,我急忙从房间里冲了出去,一股浓浓的烟雾迅速地席卷了我,我看到烟雾中两个人正在打斗着,在他们的身后是更浓烈的烟雾,还有火红的火苗在蹿动着。

  我看清楚了,那对正在打斗的人,一个人正是那个把我领进屋子的姑娘,她的头发被一个男人死死地拽着,正被狠狠滴打着耳光子,我忍无可忍,冲进了烟雾中,一拳头就像那个男的砸上去。

  男人从惊愕中放开了姑娘,向我展开攻势,我们在烟雾中大打出手,我的力量实在是太薄弱了,终究还是被其打到在地,他跨在我的身上,双拳雨点般地向我脸上砸来,我只听见身后的姑娘在不停第尖叫着,然后就冲了上来。

  结果是,那男人挥舞在空中的拳头,软绵绵地掉在了我脸上,我看到了他那死灰般的眼神,那是绝望的眼神。

  他的眼睛努力地向身后望去,但脑袋还是没有转动过去,他的身体轰然倒塌在我身体上。那一刻,我看到了浑身颤抖的姑娘,她双手横在空中做紧握的姿势,浑身满是烟雾与汗水,头发已经凌乱的难以遮掩那苍白的面孔——我猛然发现,倒在我身上的男人,他的屁股上正插着一把短刀!

  在这片慌乱中,姑娘竟然用短刀来报复这位男人,我也成为了帮凶。

  屋子外面响起机器尖锐的声响来,我听见许多高喊着的声音,姑娘慌忙中把我从地板上拉起来,我们向屋外跑去,身后留下了那个被短刀所伤的男人,他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手捂着屁股,一手使劲地向前滑动着,向我们追赶过来。我们从重重人影中钻了出来,那个女人开着一辆白色的小轿车,把我从惊恐之地带离了。

  柳玉儿扭过脸庞看着我,她满目热泪地看着我,眼神中尽是委屈、哀求,似乎在向我乞求着什么 ,然而我又没有完全看明白,我不能从她的眼神中准确地知道她想说什么。

  她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低垂下美目去,拖着一袭已经烟熏火燎过的白裙,向我的座位挪了挪。我的心脏一阵乱跳,赶紧把目光挪向了别处。

  窗外的远处,出现了一道亮光,这道亮光在慢慢地划破寂静而乌黑的夜晚,那时在努力地从天边撕开这一个口子,好让光明照耀大地。

  我坐在满是寂静的车里,好几次都把声音提到嗓子眼了,但还是没有说出话来,最后那个女人自己说话了,她一边开着车一边对我说。

  她说,她的名字叫柳玉儿,刚才那个人是她的丈夫,因为闹矛盾才失手伤了他,但不是故意的,现在要带我去另一个地方好好休息下,然后再把我交给丁雨泽,让丁雨泽带我离开这个地方。

  我听着她的话,好多次想说什么,但还是没有说出来,最后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睡梦中感觉有一个什么东西在我身上窜来窜去,好几次都快把我弄醒了,后来我还是醒过来了。

  我醒来的时候,刺眼的光线扎在我的眼睛上,我努力了好几次才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张典雅、精致的桌子上。

  桌子四周散落着零散的报纸与杂志,还有从来没有见过的书籍。这又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我是怎么来到这儿的?是柳玉儿带我来这儿的?我满是疑惑地从桌子上爬了下来,站立在被杂志与报纸占领了的地面上,四处打量着,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个高楼大厦里。

  我从窗户向外望去,凡是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尽是高楼大厦,在大厦的低端纵横交错着数不清的车辆,它们呼啸着从一个地方到令一个地方,发出了吵杂的声响。到了晚上,我又睡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不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不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