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蚂蚱人
火环2017-06-09 17:393,857

  霍天隔着几栋楼,看着跳过来的怪物,赶紧示意几人闭嘴。

  “怎么了?”忆灵涵长发飘来,用气流摩擦舌头发出轻微的声音。

  “那边有一只怪物。”霍天指了指前台方向的天花板,说道,“它正一跳一跳地朝这边过来。”

  黑鹰脸上严肃起来,昨天在超市见过一只怪物了,怪物的实力要远强于普通丧尸,这一次,也并不一定好对付。

  “这只怪物应该是在我们清理周围丧尸的时候发现我们的,当时活动有点太剧烈了……”霍天无奈地看了一眼黑鹰,要不是方才在街道上他杀的起劲,也不会弄出这么大动静。

  “天爷,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猎杀这只怪物啊?”忆灵涵忽闪忽闪地眨着两只大眼睛。

  “猎杀?”霍天冷哼一声,“明明是它要过来猎杀我们!”

  “切,小小的怪物,敢在天爷头上动土,活腻了吧?”忆灵涵不知对霍天哪来的这么大信心。

  “喂喂……别把我捧那么高,我怕摔着……”

  “嗒!”

  此刻,一声干净利落的落地声传来。屋外,一只长着蚂蚱一样大壮腿的怪物从天而降,体型比一般丧尸要大一些,身高有2米多,除了腿部以外,身体其他部位的外形与普通丧尸无异,但皮肤,却有一层硬质甲皮。

  “嘻嘻,这怪物好可爱,像傻蚂蚱一样,天爷给我抓来烤烤吃吧!”忆灵涵捂着红唇笑道。

  霍天嘴角抽搐,这个女人心态还真是好,他们几人说不定马上就能死在这了,她还有心思开玩笑!

  “啊啊啊————”

  门外传来王三超的尖叫声。

  “糟了!我去看看!”霍天一个踏步,冲出了门。

  后面,黑鹰、忆灵涵两人紧跟了上去。

  黑鹰抽出玄铁刀,举在胸前。

  忆灵涵迈着大长腿跟在后面,手上的枪也打开了保险。

  徐润强从沙发上慢慢起身,竟然朝二楼走上进去,丝毫没有打算出去帮忙的意思。

  “嗉嗉……”

  蚂蚱怪发出瑟瑟的叫声,两只双钩样的“手部”钩起王三超,一双苍蝇复眼好奇地瞅着王三超。

  “哎哎……大哥,大叔,大爷!你放过我吧……我的肉很难吃的……”王三超裤裆又湿了一大片,顺着裤脚哈啦啦地流到地上,溅起黄色的水花,“那里有个女人……她的肉很鲜嫩的……你去吃她吧!”

  王三超说到此处,用手指了指站在宾馆门口的忆灵涵。

  “嘭!”

  忆灵涵出其不意的一枪朝怪物头部打去,但怪物好像早有准备一般,加上反应速度敏捷,竟然只擦中了肩膀。而被擦中的坚硬甲壳,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弹痕!

  “啊啊啊!大小姐,你开枪别打着我啊!”王三超看到忆灵涵打偏的一枪,在蚂蚱怪手里挣扎扑腾,吓得要命。

  “嗉嗉……”

  蚂蚱怪瑟瑟几声,双臂抓着王三超的脖子和脚踝……

  “呲啦——”一声!

  王三超的身体被拦腰撕断,内脏稀里哗啦流落下来,大肠和小肠悬挂在空中;拳头大小的心脏也被大动脉拴着吊在半空,还砰砰直跳!

  “混蛋!”霍天咬着嘴唇,没想到这只怪物就这样在自己眼前杀死了自己的同学。

  蚂蚱怪昂首看了一眼忆灵涵,似乎刚才的举动是对她朝自己开枪的回礼。

  蚂蚱怪扔掉王三超的尸体,还是有些心悸忆灵涵的手枪,侧步移动,生怕一旦停下,忆灵涵就会一枪打过来。

  “嗒……嗒……”

  蚂蚱怪的大腿比忆灵涵的还要长,坚硬的脚跟嗒嗒地点在地面上,清脆干净……

  霍天火瞳扫视着蚂蚱怪,回忆着自己之前打败的大螃蟹,当时的大钳怪只有两只大钳子,并没有这么坚硬的角质层。而如今这只蚂蚱怪,显然要比大钳怪更加成熟。

  难道变异的这些怪物,也在不断地成长和进化吗?眼前这只蚂蚱怪,或许也与昨天的大钳怪一样,都只是半成品而已。

  蚂蚱怪脚步突然停止,整个身体弯了下去,好像在拉弦的弓箭。

  “糟了,它要进攻了!”霍天意识到这点后,看到蚂蚱怪下蹲的方向,便猜测应该是朝忆灵涵进攻。也许在蚂蚱怪眼中,拿着手枪的忆灵涵才是它最担心的危险因素。

  “嘭!嘭!嘭!”

  连续三声枪响,忆灵涵手中的手枪口,也喷了三次火花。

  霍天顺眼望去,三枪只有一枪打中了敌人的胳膊,直接穿透了过去。指头粗细的弹孔在蚂蚱怪胳膊上留下了一个等大的圆洞,里面不断地溢出浅绿色的浓汁……

  还好几人见过这些场面,不然此刻肯定已经吐得全身虚弱了。

  蚂蚱怪捂着伤口,再次弯下身子。

  身后,黑鹰举着玄铁刀向前,将忆灵涵保护在了身后。

  霍天看到后,自己也没多想,朝蚂蚱怪冲了过去!

  “嗉嗉?”

  蚂蚱怪一怔,显然对霍天的举动非常惊讶。它捕杀过这么多活人,都是狼狈逃窜的料,第一次见到有人敢跟自己正面冲突的。

  “去死吧!”霍天也不同于一般人,速度飞快地来到蚂蚱怪身前,左拳出击的过程中,迅速转变成铁钳,夹向怪物的脖颈。

  “嗉嗉!”

  怪物本能地向后跳去,很轻易地躲过了霍天的攻击。

  “黑鹰大哥,霍天的速度根本跟不上大蚂蚱的速度,你去帮忙拖延一下,尽量给我寻找机会爆头!”

  黑鹰点点头,举起玄铁刀过去,头也没回地说道,“你还有两发子弹……”

  说完,黑鹰便冲了过去,虽然只是个正常人类,但多年的训练,也让得他异于常人的体质。

  忆灵涵白滑的双手举着手枪,美目一只紧闭,一只圆睁,与手枪枪身成一条直线,十分专业的射击姿势。

  黑鹰见到过忆灵涵开枪,他心里虽有不甘,但不得不承认,忆灵涵的枪法要比他精准得多。

  “黑鹰大哥,小心点!”霍天左手的大钳子张开,侧头对身后走来的黑鹰说道。

  黑鹰举刀点头,两眼死死地盯着蚂蚱怪。

  “嗉嗉!”

  蚂蚱怪似乎被激怒了,嘴角几根触角来回交触,整个身体弯了下去。

  “他要来了,小心!”霍天也弯下腰,做好防守准备。

  “嗖——咚!”

  蚂蚱怪速度飞快,一眨眼便来到了黑鹰身前,壮腿踢出,一脚把黑鹰踢飞二十多米远。

  “黑鹰大哥!”霍天瞪大双眼,蚂蚱怪这“可爱的”外表下,竟然蕴含了如此恐怖的力量!

  黑鹰滚爬几米后终于停下,满头鲜血,衣服更是残败不堪,从落地处到躺着的地方,血迹足足滑了五米多长!

  二楼朝南的一间客房的窗户里,徐润强将自己裹在窗帘里躲着,看着外面的战斗,吓得双腿发抖,上下牙床发出咯咯的碰撞声。

  黑鹰竭尽全力抬起头,手中的玄铁刀依然紧握,多年来的战场经验,使得自己哪怕是死,手里的武器也不会扔掉!

  “嗉嗉……”

  蚂蚱怪飞掠到黑鹰身前,大壮腿一脚踏下去……

  “噗呲——”

  犹如一块大石头落入平静的湖水般,溅起硕大的血花!

  “啊啊啊!”徐润强看着外面被一脚踩穿胸膛的黑鹰,吓得一屁股瘫坐在地上。眼中不断浮现这几天见过的场景,感觉自己就像做噩梦一样,每次都是眼睁睁地看着一幕幕令人魂不守舍的血腥场面,魂不守舍。

  “啪啪……”二楼的徐润强使劲扇了自己两巴掌,两只红色掌印清晰的印在脸上,酥酥麻麻。徐润强眼眶模糊了,心生绝望:这特么果然不是做梦!

  “嗉嗉!”

  蚂蚱怪挺胸傲立,一脚踏在黑鹰尸体上,仿佛征服了整个天下!

  “嘭!”

  忆灵涵把握时机,一枪放出!

  “嗷嗷——”

  这一次并非皮外伤,子弹生生穿透了蚂蚱怪的头颅,一只苍蝇复眼像灯泡一样被打爆,黑色的黏稠组织液飞溅,后面的头部,也流出了绿色的血液……

  “扑通”一声,蚂蚱怪朝后面倒了下去……

  “漂亮!”霍天并没有因为黑鹰的死而悲痛欲绝,反而看到忆灵涵一枪击中,连连叫好,“灵涵这枪打的漂亮!”

  忆灵涵一双美目朝霍天发出挑逗的眼色:“嘻嘻,老娘打手枪的技术可是一流的哦~”

  “……”霍天嘴角抽搐,这个女人还真是黄段子满嘴飞。

  两人简短的一次对话,并没有放松警惕,小心翼翼地朝蚂蚱怪的尸体靠拢。霍天举起大钳,瞄准怪物的脖子,随时准备出击……

  “嗉嗉!”

  突然,蚂蚱怪诈尸一般忽地站起,大壮腿踹向离自己最近的霍天……

  “咚”,“咔”!

  在蚂蚱怪踢过来的时候,霍天本能的将大钳子护过身体,大钳子的速度很快,正好在防守的同时,将大壮腿死死夹住。

  “啊……啊……夹死你……”霍天被大壮腿一蹬一蹬,纤瘦的身形好似被放风筝一般。大钳子死死夹住大壮腿,以免自己被蹬飞出去。

  “咔嚓!”

  终于,霍天把怪物的大壮腿夹断了,惯性驱使下倒飞出去,落地处有十几米远。

  “噗……”

  一口金黄色的鲜血吐了出来。

  “嗷嗷——”

  蚂蚱怪再次痛苦地抱着自己的断腿,嚎嚎大叫。

  “嘭!”

  最后一枪,精准无误地打中了蚂蚱怪的大脑,嚎叫声戛然而止。

  霍天艰难地撑起上身,而自己的两只腿,却无论如何都用不上力气了。

  “天爷,你的腿怎么了?”忆灵涵迈着大长腿跑来,挽过耳畔的长发后蹲下,仔细瞅着霍天的双腿问道。

  “我的腿……好像已经废了……”霍天伤势不轻,可并不影响理智。

  霍天摸摸自己的废腿,一双火瞳可怜兮兮地看着忆灵涵:“灵涵,我的双腿废了,不过我应该可以换一双更好的腿……”

  “啊!”忆灵涵迈着雪腻的长腿快退两步,颇为不忍地摸摸自己的美腿,“天爷,我的腿虽然美,但毕竟是女人的腿,不合适吧?”

  “你想什么呢!”霍天大吼一声,“把那只蚂蚱给我拖过来,我要吸收它的大壮腿!”

  “哦哦,这样啊!”忆灵涵一只玉手拍拍高挺的双峰,“吓死老娘了!”

  “……”

  蚂蚱怪的尸体拖来后,霍天从其体内抽出一颗绿色的杂草球一般的幽绿光晶,被火瞳吸收了进去。

  两只大壮腿也通过霍天金黄色的血液连在了一起,很快便被霍天吸入体内。

  霍天起身,这双蚂蚱腿足足让自己一米七几的身高变成了一米九!

  “天爷?”

  “干嘛?”

  “你好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末天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末天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