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别问我是谁(3)
杨千紫2017-12-07 16:272,298

  5。

  如果给你一次机会时光倒流……

  让你回到高考那年重新选择……你想怎样安排人生?

  程雪歌身在高空雪白的云层中,思绪也翻涌到天际。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她一定要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她一定不会跟苑青颖在一起。

  想起那个人,程雪歌心头一酸一酸。

  “我叫方汀,大学刚毕业,学作曲的。有个感情稳定的男朋友,我们就要结婚了。”

  程雪歌接着方才的谎言说。那是她渴望的人生。

  钟尘愣住片刻,不由多看了程雪歌一眼。

  她叫方汀,也是学作曲的。

  这一刻他在内心深处,对自己的假身份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期许。

  “我叫李炎,是个公务员。我女朋友是钢琴老师,也是学作曲的。”

  钟尘顿了顿,垂下眼眸,又说,“我们也快结婚了。”

  他叫李炎,他娶到了从小到大一直盘桓在他梦里的钢琴家……

  他是一个普通人,做一份普通的工作,可以守着自己喜欢的人,平凡而自由地度过每一天。

  他们俩都说了谎。

  但是这些谎言不会伤害任何人,只是说出了自己隐藏在心底的梦。

  毫无意义……却带来一丝奇异的幸福感。

  “恭喜你。”

  程雪歌眨了眨眼睛,眼眶倏忽红了。

  倘若苑青颖没有出轨,他们现在应该已经是合法夫妻。

  这一刻坐在身边的应该是她的丈夫。她应该会把头靠在他肩膀上,凝视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

  程雪歌担心自己的眼眶就要兜不住眼泪了,站起身打算去卫生间。

  ……她想去一个没人的地方,可以让她随心所欲地哭一会儿。

  一小会儿就好。

  飞机遇到气流,忽然颠簸起来,程雪歌没站稳,一下子后退两步,砸到钟尘手肘上。

  钟尘刚好举起水杯……

  被程雪歌这样一撞……满满一杯冰水泼到自己脸上。

  “对不起对不起!”

  程雪歌急忙拿了面巾纸,俯下身去帮他擦衣服上的水珠。

  飞机上冷气开的大,他被冰水淋湿了怕是要感冒。

  程雪歌有些自责,眉头一皱,原本含在眼眶里的泪水就被挤了出来……

  ……去那杯冰水一起,滴落在钟尘的格子衬衫上。

  钟尘又是一愣。

  ……方才若是有一丝丝不爽,现在也消失殆尽了。

  这种情况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6。

  钟尘第一次见方汀,是在自己家的玻璃花房里。

  那时父母很忙,常年不在家,姐姐钟亦比他大三岁,手里握着大把零花钱,总是一拍脑门就搞事情。

  建玻璃花房就是她的主意,然后又擅自挪用钟尘的压岁钱喝生活费,买了一架三角钢琴,十分浪漫地摆到玻璃花房里。

  可是她不会弹。

  也请过一个钢琴老师。钟亦学了两天就不耐烦,这事很快就不了了之了。

  所以那天钟尘放学,听到花房里传来阵阵钢琴声,起初还以为是钟亦在放唱片。

  琴声却那么近,雾气般弥漫在耳际,仿佛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

  钟尘取下肩膀上石头般沉重的书包,随手放到地上,轻轻循着琴声走进花房深处。

  隐约是个秋天,玻璃棚顶之外的树木已被秋霜染红,从深红渐变到姜黄色的落叶,被风一吹,纸片儿似的在玻璃墙外飘落。

  而花房里却温暖如春。钟亦今天喜欢月季,明天向往白玉兰……后天又觉得牡丹美。所以钢琴四周百花绽放,一池冒着热气的人造温泉在这娇艳而新鲜的色彩穿流而过。

  浓郁的水汽不但折射出彩虹般七色的微光,还凝结了花香。

  当时钟尘还是个小男孩,身高不足一米六,而方汀的背影已经是少女的轮廓。

  姐姐钟亦嫌弃长发麻烦,从小一直是短发。

  钟尘觉得方汀的长发很像母亲首饰盒里的黑宝石,远远看着就觉得沉甸甸的。

  方汀察觉到身后有人,回过头来,看见差不多与自己坐着时目光平齐的钟尘,微微一怔。

  “你是钟亦的弟弟,钟尘?”

  方汀的声音跟她的琴声一样温柔。

  钟尘小大人似的,郑重地点了点头。

  “你多大啦?”

  方汀朝钟尘招了招手。

  钟尘朝方汀走去,渐渐闻到她乌黑长发上散出的洗发水的清香。

  “你呢?”

  钟尘记得爸爸无意间跟他说过,若是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可以先反问对方,然后参考对方的答案。

  这主要是针对过年过节时无聊的亲戚抓着他问,“钟尘你喜欢爸爸多还是喜欢妈妈多?”“钟尘你跟姐姐亲不亲?”

  钟尘起初对待这种问题也很认真。

  他从小就很擅长解答数学应用题,老师说他思维缜密,所以那些无解又的无聊问题经常让他陷入纠结。

  其实“你多大了”这种问题本身也很无聊。

  但因为是她问的,他觉得还勉强可以接受。

  “我虚岁十五了,跟你姐姐一边大。听说你比我们小三岁?可是,怎么看起来这么小?”

  方汀拍了拍钟尘的头。

  钟尘侧头甩开她的手,圆圆的脸蛋上没什么表情。

  “我明年再跳一年级,就跟你们上一样的课了。”

  方汀一笑,露出浅浅的一个梨涡,“我真羡慕钟亦。有个天才懂事的弟弟……还有一架这么棒的钢琴。”

  方汀转过身去,伸手抚摸眼前崭新的黑白琴键,“这种三角钢琴,我只有在参加比赛的时候弹过几次,音域真好,这才叫余音绕梁。”

  方汀的手白皙细长,轻柔地抚过琴键。

  花房里春意宜人。

  “那你为什么不买一架?”

  “我的房间小,放不下。”

  方汀奋力扬起唇角。

  “那你可以放到书房,或者院子里啊。”

  钟尘怔怔地看着方汀,却觉得方汀此刻的笑容,就像被玻璃花房过滤过的阳光,灿烂却不耀眼。

  方汀轻轻扣上琴盖,静静地收敛了笑容,站起身,比年少的钟尘高出半个头。

  她的手很软,过来揉了揉他的头。

  “你还小呢。你不懂。”

  ……仿佛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十年后,钟尘坐在一架飞往美国的飞机上,想起那段往事,忽然很想对今日的方汀说——

  不懂的人是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旅行中的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旅行中的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