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别问我是谁(4)
杨千紫2017-12-11 02:412,668

  第6章 别问我是谁(4)

  7。

  钟尘方才被程雪歌一撞,手里的冰水泼了自己一身。

  程雪歌手忙脚乱地帮他擦衬衫,可是水滴已经浸到衣料里,她觉得很抱歉,眉头一皱,含在眼眶里的热泪滴落下来。

  ……见惯大场面的钟尘,却并没有处理这种情况的内存。

  一瞬间有些手忙脚乱。

  “没关系的。”钟尘抬起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脸圆圆的陌生女生……

  她竟然也叫方汀。

  当他离经叛道,独自出行,渴望做一天“李炎”的时候……

  竟然遇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方汀”。

  程雪歌意识到自己在掉眼泪,连带着鼻涕也涌出来,觉得失态,急忙站直了身体。

  “真的对不起!”

  程雪歌心里忽然厌恶自己,转身奔向飞机上狭小的卫生间。

  8。

  方才那阵气流过去,飞机已经平稳下来,程雪歌站在卫生间狭小幽暗的镜子前,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

  ……失恋的人,正常不了。

  苑青颖隐藏了这么多年,一直扮演着完美男友的角色,可是竟然一招致命,真真是个渣男。

  可是,她发现自己竟然想念那个渣男。

  他现在在做什么呢?……人在哪里?

  在他们以前的家吗?他看到满屋子她的东西,心里会不会有一点难过呢?

  也有可能,他正在一遍又一遍地拨打她关机了的电话,想要求她原谅呢?

  程雪歌望着镜子,眼泪仿佛流之不竭。

  别再骗自己了。他不会的。

  就算他会……她又岂能原谅?

  原谅了,说明她没有底线,他会看不起她,然后再次踩过线。

  不原谅……说起来容易。

  这么多年了,彼此心头血肉已经长到一起,撕裂开岂能不痛?

  这时门外传来响动,程雪歌心想自己霸占卫生间太久不好,急忙草草洗了一把脸,推门出去。

  “在里头下蛋呢?这么长时间!”

  等在洗手间门外的年轻女孩抱着手臂,白了程雪歌一眼,眼皮翻出两万米的高空。

  这女孩穿着时髦,化了妆,一张脸年轻冶艳。

  “你失恋过吗?被你爱的人伤害过吗?别着急,总会有那一天的。”

  程雪歌幻想中的自己,趾高气昂地回敬了这些话。

  “你身上有我已经失去了的青春和美貌,世界正当繁华,可是别着急,我所经历的一切,总有一天你也会一一品尝。”

  可是现实中的自己……却只是沉默地站在原地。

  “失恋而已,又不会死。”

  “天涯何处无芳草。”

  这些废话每个人都会说,也都曾对自己的朋友说过。

  因为受伤的不是自己。

  牵着手时的甜蜜,拥抱时的安稳……第一次接吻时地震般的心跳……

  以及看到他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时……万箭穿心般的心痛。

  所有的一切在眼泪中凝结,就如寒天饮雪水,点滴在心头。

  程雪歌转身往座位走。

  狭窄的过道两侧,有的乘客正在蒙头大睡,有的在看电影……有年轻的小夫妻抱着孩子轻轻摇晃,也有小情侣依偎在一起窃窃私语。

  程雪歌穿过重重人群,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她失恋了。有多痛,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痛不痛,其实没有人在意。

  这人世间的百般滋味,从出生起,就只能由你一个人品尝。

  生而为人,其实孤独。

  9。

  洛杉矶LAX国际机场。

  行李转盘前,程雪歌跟钟尘有默契地避开对方的目光。

  交通工具上遇到的陌生人就是这样。

  攀谈起来容易,但是难以为继。

  因为“陌生”本身,是彼此相处的基础。

  闲话三两句是仅有的缘分。从此目光不必再交汇,消失于茫茫人海不必再相见。

  程雪歌从行李带上拎起自己的箱子,头也不回地走出机场玻璃门。

  橘色路灯点缀着夜幕,加州热腾腾的空气扑面而来。

  程雪歌按照“逃跑”网站发来接机的车牌号,在航站楼外找到接机的车,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蓦一抬头,却看见已经坐在里面的钟尘。

  气氛瞬间尴尬起来。

  两个人都是重重一愣。

  10。

  北京时间比洛杉矶快16个小时。

  钟亦坐在玻璃花房里弹钢琴,这里刚刚翻修过,崭新的玻璃铮亮如水晶,映得白日天光一片大好。

  这么多年来,这架花了大价钱的三角钢琴就像一个昂贵的花盆。

  摆在这里……只是摆着而已。

  钟亦依然只会弹《两只老虎》。

  叶长青走进来的时候,钟亦正试图再弹一曲周杰伦的《开不了口》,可是她找不着调,弹了几下就放弃了。

  叶长青拍了几下手掌,走到钟亦面前,靠着钢琴站着,“以前没发现啊,你还挺有艺术天分的。”

  “在我家地盘上,你竟然敢这么挖苦我?”

  钟亦对叶长青的不请自来也习惯了,谁让她懒呢?大部分出去玩的时候她都不想开车,就让叶长青来接,慢慢地他没事路过也会进来喝杯热茶,借个厕所什么的。

  “钟尘呢?我有正事要找他谈。”

  “什么呀?那你跟我说的都是闲事?”

  钟亦有气无力地看他一眼,“钟尘难得出去度假,你别骚扰他。”

  “工作狂去度假?”叶长青翻了个白眼,“你们姐弟俩受什么刺激了,怎么都这么反常?”

  “反什么常,工作狂就不是人啦?”

  钟亦挑了挑眉毛,有些警觉地看着叶长青。

  “你就戏多,在朋友圈发车祸照片,很明显是故意给人看的。”

  叶长青一脸不屑,“你这些套路,太初级,听说你还跑到骨科医院打石膏,说自己左腿骨折了……”

  叶长青轻轻踢了踢钟亦完好无损的,依然细得像火柴棍一样的腿。

  “腿还在,石膏呢?”

  钟亦避开叶长青的目光,飞快望向别处,“饿不饿啊叶少?我请你吃个午饭去?”

  叶长青一笑,“你别打岔,我还没说完呢。”

  钟亦从钢琴凳上站起来,把叶长青推向花房门外,“你不饿我还饿呢,福尔摩斯叶,过几天钟尘就回来了,到时候我让他找你还不行啊?”

  叶长青被钟亦推着走,唇边笑纹更深,“钟尘这个钢铁侠,竟然肯放下工作去旅行?搞不好他受的刺激比你还严重。”

  钟亦怔了怔,脚步一滞。

  ……钟尘喜欢方汀吗?

  这个问题一直盘桓在她心里。

  然而“喜欢”分很多种,会随着时间变化深浅,就像玻璃花房外的秋天,层林尽染,有各种各样的层次。

  叶长青见钟亦沉默,怕她生气,急忙又说,“想吃什么啊?其实我是特意过来接你的。我一哥们从北方过来,是我大学室友,我尽地主之谊,你陪我一块去呗?”

  钟亦轻轻叹了口气,仿佛把对那个问题的好奇和疑惑都舒了出去。

  姐弟俩无所不谈。但是有些事没必要谈。

  谈之无益,徒增烦恼。

  “谁啊?”

  钟亦又对叶长青开启敷衍模式。

  “姓苑,叫苑青颖,名字有点怪,但是人长得挺帅,大学时代我就是被他掩盖了锋芒。”

  叶长青撩了撩头发,“要不是苑青颖有女朋友了,我还真不敢把这么个帅哥介绍给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旅行中的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旅行中的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