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木晓清风2018-01-10 20:541,857

  接下来的日子你们可想而知,要一个不会走的人要短时间之类会跑,一个连字都不认识,笔都不会拿的人要会写文章,还没有搞清楚什么颜色对什么颜色的人,要会绣一幅百花争艳图,请问怎么可能做到呢?答案在普通人身上当然是否定的。错了,那是因为你没有认识一个叫做寒羽风的人,他是个像冰块一样,不知道是人,是鬼还是妖的怪物。他会变着法的不断的折磨你,摧残你,让你从肉体乃至精神上面都饱受摧残。

  自从他请了那三个表面和善,内心变态的三个阿婆来让我脱胎换骨,每天都是各种女工,认字,礼仪的教导。寒羽风,估计是看不下去我对于乐器方面造诣,从而法外开恩的放弃了那个,我当时真是感动的五体投地。我永远都忘不了我第一次做女工,针头针尾的都、分不清,只是记得有眼的叫做针头。颜色容易搞混,总是把粉色当红色。那位婆婆估计当时是忍受这想要用针扎我的心情,渡过了那个罪恶的上午。我也不知道那一上午我的手被戳了多少个针眼。如果我的手可以装水的话。那是一个不错的漏斗。

  女工是最惨的吧?因为手指头都要快被戳烂了。答案依旧是否定的。我不明白人类为何要发明文字这个像符号一样的东西。想要说的话为什么要写下来,直接学会千里传音的道术不就可以了,真是笨。又麻烦又难记,我搞不清楚谁对谁,哪个对哪个。最最最要命的是,我第一次看到字堆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情吗?我的头都要炸。如果蛇王要我的命来换姐姐的命我是十万个同意的。可惜,啊啊啊……当时真想把那本书吃了。

  当时见识过认字和手工,我觉得没有什么可以和这些相提并论的吧。可是永远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对于礼仪的教诲我实在是难以消化。那位姑姑让我学习走路的时候,我觉得这会是一个开心点的一天,不不不,答案依旧是否定的。在狭小的房间里面,那个变态的啊婆说我走的太难看了。一点温温柔柔的气质都没有。说我应该这么扭,那么扭。啊。为什么人类,喜欢这么怪异的走姿,简直是比蛇在地上爬还难看。对了,蛇妖好像就是这样走路,怪不得可以轻而易举的魅惑到人间的男子。喜欢这样走姿的男人,怪不得会着了那妖怪的道。就这样,我被不断的训练走走走,头都晕了好几次,后来终于让她稍微满意了点。你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如果你这样想,只能说,你和以前的我一样单纯。要命的我要学习如何磕头,手的姿势要很正确,从头到脚的都要得体。我还是搞不懂,好好的站着说话不可以,为何要跪?顿时觉得自己比别人矮很多,。可想而知,我的头得嗑多少次。我觉得我的额头比别人大好多。

  后来,我们休息的时候,我很注意,怕又被她说,我倒了杯水,咕噜一口就喝下去了,因为真的太渴了。阿婆对我说:“姑娘,我,,们还需要加饮食,饮水的礼仪哦。”啊啊啊啊。什么意思,以后连吃饭喝水都有问题了啊?后来,如她所说,我被训练的如何吃饭喝水都不太会了。会一直在你的耳边说仪态,仪态,仪态。对,仪态胜过一切。要我倒水,倒茶,学习什么茶道。后来为了考核仪态,我被饿了整整三天,然后她们端来 了一碗面条。她们说,考验我的时候到了,如果我在非常饥饿的状态下还可以维持自己仪态,就算我过关了。我十分小心,我觉得头晕目眩,用筷子小心翼翼的用嘴吃。与其说我是吃面条不如说我是吃牛皮面好了。真是什么面粉捏的,这么硬,我被饿了三天好歹给个正常点的食物吧。这次我变得聪明了,为了不再饿,我十分仔细和小心。慢慢的用嘴吃着。后来我终于看到那三个人会心的一笑。顿时觉得我离小家碧玉靠近了一点。不,是离要、她们离开的日子近了点。

  那么寒羽风呢?这个家伙一直让我受那三个婆婆的教育,只是偶尔进来看看我有没有听话捣乱。从来也不会帮我说一句。每晚我睡在床上,他睡在地上,因为真的很难再找到房间,他怕我出去瞎胡闹。也不会和我多说一句。我也不和他抱怨,因为这是我必须要经历和会的。后来大概大半个月过去了,是他验收成绩的时候了。我照着婆婆们教的表演给他看。如何的仪态仪态仪态。因为,我真的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再不把这些婆婆赶走,我估计杨府都没有进去,就要给我收尸 了。寒羽风一一看过,认为最起码的仪态要端正。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啊啊啊啊,我被折磨了这么久,连房门都没有出去过,就是为了他的点头。后来,他付了钱,让三位婆婆走了。

  婆婆们走之前,我也按照她们教的对她们行礼了。她们关上门的那刻,我觉得我好幸福,终于不用每天这样面对她们。高兴的欢呼雀跃,这时寒羽风坐了下来,对我说道:“萱儿,给我倒杯茶。”这人,是不是脑子坏了,我对他说道:“你自己没有长手吗?水杯不就在你的边上吗?”“没有什么,我就是想看看你要给王爷倒水的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王妃是狐狸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王妃是狐狸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