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有不测风云
慕容嘲谎2018-10-20 22:062,327

   

  一声闷雷裹挟着闪电在夜空炸开,年久失修的碉楼聚光如昼,阴森、衰败。

  这是场突然而至的暴雨。狂风摔打着窗户,玻璃岌岌可危,雨水沿着缝隙爬行在褪了色的木地板上,俨然张牙舞爪的怪物。德志那双苍老的手慌乱地关着窗户,闪电再次袭来,他急忙躲闪,不大灵活的身体险些被掀翻,疾风顺势把桌上、柜上的轻巧物件一股脑地卷到地上。

  细碎而尽可能轻的脚步,悄声落在木制楼梯板上,这种走路方式是德志多年养成的习惯,不管多大年纪,多急迫的事体,都不曾改变。那略微弯曲的剪影从千疮百孔的墙壁上不时划过。这回,他闪进书房,直奔窗口,一路扑压着飞舞的薄纱窗帘。闪电又来时,窗户已关上,雷声被拒之窗外,可关窗户的手变成女人,她是这家的中年使妈—玫姑。

  那是1912年的夏天,自打那个夏天,欧阳俊家就不再清静了……

  玫姑关好窗转身对太太:阴公啦(粤语:倒霉了),这鬼天,老爷他们还在船上……

  话一出口,玫姑自知失言,赶紧溜开。

  那一夜,欧阳俊家里确实出了大事,祖上传下来的古风堂茶庄,死了一个叫旺财的掌柜,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曾提起。

  不久,欧阳俊的祖坟边上,添了新坟。一个清雅的女人披麻戴孝跪地抽泣,她是旺才的遗孀陈周氏,身旁是五岁的女儿秧秧。欧阳俊、太太、老纪、大少爷宗翰、二少爷宗仁等人身穿素服伫立其后。

  欧阳俊冲着宗翰、宗仁:过来磕头,记住,这里埋着咱家的恩人。

  两位少爷相续磕头,太太将陈周氏扶起。

  欧阳俊恳请陈周氏: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吧,这样好有个照应,我想旺才的在天之灵也会安落的。

  陈周氏眼里再次涌出泪水。

  这时,一个身着白西服,打着黑领结,手捧一大蔟鲜花的陌生男人,静静地走到墓前。众人诧异的目光,注视着他。白衣人郑重地献上鲜花,施了礼,转身准备离去。

  老纪迎上来:先生请留步,敢问……

  白衣人难过地:我是旺才兄的生前好友。诸位保重!

  众人注视着白衣人离去。

  欧阳俊疑惑地:旺才的朋友?

  这天晚上,马冈镇的龅牙苏也是个难眠之夜。他歪在床上吸着大烟炮,马仔一旁伺候着。

  马仔:苏爷,咱们可从来没失过手,这回便宜了欧阳俊,以后怎么出来混?

  龅牙苏:闭嘴!订金退了不说,被人训狗似的刚数落完,你又来撩我。还不是你们这群废物,你说说看,你们哪个能为我大义灭亲?

  马仔:大义灭亲?好像不是这个意思。

  龅牙苏抄起个茶杯砸过去:丢!你个死扑街!(粤语)

  马仔立时收声。

  龅牙苏:我就奇怪了,这个欧阳俊是怎么调教那群畜生的?

  马仔:听说他对伙计很关照。

  龅牙苏:那你伺候他去!

  马仔:爷,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哪都有养不熟的人,就说他古风堂的那个……

  龅牙苏打断他:好了,欧阳俊那边你勤盯着点。跟我结仇,他麻烦大了。

  碉楼客厅的陈列架上紫砂名壶错落,欧阳俊专注地擦拭着其中一把。

  太太一把夺过壶:都擦了一个时辰了,它是能说话呀?还是能解闷?

  欧阳俊小心翼翼地抢回壶:我说过,谁都不能动这些壶。

  太太正要争辩:我……

  老纪敲门进来:老爷,太太。

  欧阳俊把壶放回书架:还是没答应?

  老纪:是啊,我已经去请了三次。

  太太:她说过为什么不愿意搬过来吗?

  老纪:她要是肯说话就好办了,我怀疑她是个哑巴。

  欧阳俊若有所思地望着老纪。

  老纪摇摇头,意味深长地:这个女人……

  欧阳俊:好了,你去吧。

  老纪带上门出去。

  老爷又拿起一把寸柄陈鸣远的壶擦拭起来。

  太太径直向门口走去,甩了句:跟你的陈鸣远过去吧。

  欧阳俊口气软了很多:你开天眼了?

  太太:遇见事就鼓动那把陈鸣远的破壶,服你了。

  欧阳俊:你还别说,摸到它,心里就踏实。

  太太摔门而去:今晚你跟壶睡。

  第二日,管家老纪引着欧阳俊从胡同深处走来,已然轻车熟路。老纪指着一间不起眼的民房:就这了。

  欧阳俊冲老纪扬扬头,示意他敲门。

  老纪立刻躲到一旁:求您了,饶了我。

  欧阳俊只好独自叩着大门。

  少顷,大门打开了,陈周氏露出头,颇为惊讶地:老爷?

  欧阳俊指着里面:可以吗?

  陈周氏有点慌乱地:快请进,老爷,家里不像样子。

  老纪小声嘀咕:原来不是哑巴。

  欧阳俊已经进了院子,又退回来:你说什么?

  老纪赶忙摆手,做求饶状,老爷又进了院子。老纪吐了口长气,留在院外。

  陈周氏把欧阳俊引进屋,这是一间简朴但整洁的房间。

  欧阳俊:孩子呢?

  陈周氏搬来椅子:在张婶家。老爷,请坐。

  欧阳俊落座:该说的我想纪总管都说过了。我来还是那个意思,想请你们娘俩搬过去一起住,也好有个照应。

  陈周氏又哑了一般。

  欧阳俊陡然起身,一掀大襟,郑重地双膝跪地:男儿膝下有黄金,这还不能代表我们的诚意吗?

  陈周氏手足无措,赶忙上前想把老爷搀起来。

  就在这时,太太似从天而降,边挑门帘边叫着妹妹,三人登时定住。

  陈周氏缓过神来,立刻松开手:老爷,快请起,您要折杀死我了。

  欧阳俊:你不答应搬过来,我就不起。

  太太望着两人,场面蜜汁尴尬,她走到老爷身边,一并跪下:我也来求妹妹。

  陈周氏也慌忙跪下:我答应,我答应。

  欧阳俊和太太对视一下,欧阳俊欲扶太太起身,太太轻轻拂去他的手,欧阳俊面露窘色。

  太太自己站起来,又扶起陈周氏:妹妹,车子就在外面,我帮你收拾一下东西。

  陈周氏:这么急?我什么都没准备。

  欧阳俊已经走到门口:能带的,都带上。统统搬过去,到家慢慢收拾!

  欧阳俊出了房门,老纪迎了上来:怎么样?

  欧阳俊意味深长:太太来得正是时候……

  老纪:嗯?

  欧阳俊已走远。

继续阅读:第二章 家里来了年轻寡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窑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