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集 高先生的美意
慕容嘲谎2017-06-29 00:102,191

  一个硕大的“当”字在风中摆动,取代古风堂分店招牌的是厚泽园当铺。

  老爷隔着马路无限感慨地看着这个原属于古风堂的一切。

  老爷叹了口气:老纪,咱们过去吧。

  三人穿过马路,来到厚泽园当铺门前,听见里面在议价。

  客人:老板,您能不能再给高点?

  掌柜:玛瑙无红一世穷,再说,玛瑙本来身就不是什么稀罕物件。

  客人:可这是我们家祖传的宝贝!

  掌柜不耐烦地:你到底卖还是不卖?

  客人极其不舍地松开了手:卖,卖!

  掌柜高声道:写,玛瑙一枚,伽楠念珠一串,玉如意一柄,共七十块。

  老爷等进了当铺。

  伙计热情地招呼他们:老板,有什么能帮忙的?

  老纪:高先生在么?

  伙计不由得打量着他们:老板,是从哪里来,请问贵姓?

  老纪:你就说欧阳先生来访。

  伙计忙进了后屋。

  不一会,高先生就出来了:不知欧阳先生前来,有失远迎,见谅了。

  老爷:客气了,我们不过是办事经过,顺便拜访一下高先生。

  高先生:既然这样,诸位请到里间一叙。

  高先生引领着他们进了里间:欧阳老板,您看看,这里的陈设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老爷:是啊,只是景是人非。

  高先生:您大可不必悲哀,如果仁兄愿意,您可以以同样的价格收回此地。

  老爷:此话当真?

  高先生:当真。我买这间铺面,主要是仰慕仁兄的为人。

  老爷:此话怎讲?

  高先生:我曾经多次听旺才老弟称赞仁兄的为人处事,实在叫人敬佩。

  老爷:惭愧惭愧。我们在旺才的墓地匆匆一面,一直没有机会再叙。

  高先生:是的,我当时留学日本的时候有个好朋友,刚好是旺才的同乡,这样大家就有了联系,后来也成了朋友。

  老爷:高先生原来也留过洋。真是太巧了,我也曾经在国外闯荡多年。

  高先生:我有一个建议,现在已进中午,几位如果不嫌弃,不如在此地用便饭,我们也能以酒助兴啊。

  老爷和老纪交换了一下眼色,老纪:那就劳烦高先生了。

  高先生:求之不得,来人!备酒菜!

  老纪:高先生,我们东家是轻易不沾酒的。

  高先生有些奇怪,但马上醒悟:是怕伤了味觉和嗅觉!

  老爷:难得高兴,客随主便。

  高先生:不盛荣幸。

  高先生忽然意识到站在老爷身边的宗翰:这位是公子吧?小小年纪就气度不凡,是块做大事的好苗子。

  老爷:正是犬子,我带他出来见见市面。

  宗翰:高叔叔好。

  这边碉楼里,太太和陈周氏打扮一新,象要出门的样子。

  太太:咱们先去裁缝那把这个旗袍度了尺寸,顺带脚再去看看穗生。

  这时,门房进来:太太,门口有个自称是万通银行的穆襄理求见。

  太太:穆襄理?我怎么不认识什么万通银行的穆襄理。

  门房:要不,我就回了他。

  太太:算了,人都来了,就请进来吧。

  陈周氏:我先回房,姐姐您忙。

  太太:也好,完事我叫你。

  说话间,门房把访客带了进来。

  这个穆襄理快步走到太太面前,递上名片:欧阳太太您好,我是万通银行的。

  太太:穆襄理,请坐吧。

  酒逢知己,不觉天已经暗下来了。

  老爷和高先生已经喝了许多酒,话题也扯得很远,宗翰听得津津有味,无限神往。

  高先生:甲午战争的时候,李鸿章得知日本军舰刚刚换了新锅炉,节速比北洋水师的军舰高,他只能主和,以保实力。如果被动开战,将意味着清廷海军的覆灭和大量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军事人才的折损。

  老爷:他可是搞了三十年洋务的北洋大臣,这刺激远远要比和英国的鸦片战争大得多,毕竟日本二十四年前才开始明治维新,全面学习西方。

  高先生:是啊,当时清政府也曾公费派遣过一批留学生去美国,据我所知,他们学成之后,一部分人入了美国籍,再回来做买办,政府让他们帮助购买机器,他们却建议政府与他们合资办公司。另一部分人干脆不知去向。

  老爷:说来惭愧,我们这些人,出国的时候虽然踌躇满志,可回国后,也无非是做着手头的小买卖,着实辜负了自己的初衷。

  高先生:不说那么远了,今天有幸认识欧阳兄,是小弟的荣幸。

  老爷:我也一样,干。

  高先生:干。

  老纪:老爷,时候不早了,我们还要赶路呢,别误了最后一班渡轮。

  高先生:要不,就在我这过一夜,明日再起程。

  老爷:不了,家里还惦记着,该走了。

  几个人起身,高先生送出屋。

  明月高照,碉楼上的灯光星星点点。

  老爷抽着雪茄,穿着睡袍坐在沙发上:万通银行?提供大额贷款?他们怎么知道咱家的?

  太太:这个地方统共有多大?象我们这样的家庭数也是数得过来的。

  老爷:这种提供贷款的方式,一定是要有房产、地产之类做抵押的,而且还有限期,行话叫做‘道契’。说白了有点象跟大耳窿借钱一样。

  太太:那么可怕,好在我们暂时都没有贷款的必要。

  老爷:可事情就这么巧,今天高先生说愿意以同等价格再把店卖还给我们。

  太太:有这等好事?

  老爷:分店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如果我们向银行贷款就可以盘回分店。

  太太:那我们拿什么做抵押呢,茶园?

  老爷忙摇头:这个不行,绝对不行。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冥冥中好像一直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操纵着我们。

  太太笑笑:用西方心理学理论来说,你这叫“过度诠释”。倒是这个高先生,总是神神秘秘的,让人不敢想深了。

  老爷:这我倒不觉得,主要是你没和他接触过,下次介绍你们认识。

  太太:但愿你是对的。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窑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