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当醉风花谈雪月
浅斟低唱2017-06-21 09:593,365

  “啊!”唐玄宗和杨玉环的苟且之事不断的在礼貌的额脑中浮现,李瑁终于承受不住了,发了疯似的大喊大叫。同时气愤的将房间内一切能摔得东西都狠狠的摔在了那张他和杨玉环曾经共枕过的婚床上。整张床都被他摔得七零八散,极其的不堪。

  下人听到屋内的响声,推门而入。可是看到李瑁脸上那惨白之色,还有那一双猩红的双眼时,一个个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不敢出声。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寿王会发如此大的火气。待李瑁稍稍平静一点之后,才有一个下人急匆匆的跑出寿王府,向皇宫跑去。

  李瑁的异常举动还没有一个时辰就传到了唐玄宗的耳中,唐玄宗眉头紧皱,想必李瑁定是发现了他和杨玉环的苟且之事。唐玄宗立马命令高力士带了一句口谕给李瑁,他相信李瑁应该会明白的。

  高力士得令之后直接去了寿王府,李瑁接旨后彻彻底底的安静了下来。唐玄宗什么意思在别人的耳中听起来和寻常没有两样,不过是作为一个父亲对自己儿子恨铁不成钢的愤恨,可是作为当事人他又怎能不知那话中之话。那是要他不要再追究此事,不然连性命都不保。唐玄宗为了一个女人,竟然不顾伦理道德,硬生生的将那女人从李瑁的身边夺去。

  李瑁沉寂了,也散漫了,更消沉了。从来不去风月之地的他竟然常常在风月之地现身,疯狂的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怒火。而且常常“勾引”京中的一些有夫之妇,似乎是对唐玄宗的反击。可是唐玄宗虽然看在眼里,但也没做过多的干涉。除非事情真的由当事人告到了他的耳中,他才出面责罚李瑁一顿。但也没有做更多的惩罚,这一做法,让李瑁的气焰尘嚣之上,但是京城中的望族却奈他不得,谁让他依旧是当朝天子最为宠爱的皇子呢。

  李瑁再也没有去过太真寺,太真寺变成了唐玄宗和杨玉环的秘密天堂。唐玄宗基本上每晚都要去太真寺会会佳人,共奏笙箫琵琶。唐玄宗配乐,佳人起舞,反倒成为了一道绝响。

  时光匆匆而过,不知不觉就过了五年。十八岁的杨玉环此时也有二十三了,正好到了一个女人最有风韵的几年。有一日下了大雪,由于路滑,唐玄宗已有三天未来。杨玉环相思难耐,直接派人带了一纸书文给唐玄宗。唐玄宗见着杨玉环的书文,不顾窗外的鹅毛大雪,直接命人备车前往太真寺。路陡地滑,马车好几次都险些滑下山去,但都幸运的躲过去了。最后来到了太真寺。

  那一天正好是太真寺梅花开的最艳的时候,幽香弥漫整个太真寺,冲散了不少的凛冬的寒。寺中的古阶上,杨玉环和唐玄宗相拥而坐,看着院中的幽梅吟诗作赋。且说唐玄宗的诗文天赋真是极高,杨玉环每指出一道景物,唐玄宗立刻可以吟出一句诗来,虽然带有些许露骨靡靡之音,但是还是让杨玉环心中欣喜无比,对于唐玄宗愈发的爱慕了。

  杨玉环的头轻轻地靠在唐玄宗的肩上,唐玄宗搂着杨玉环,用手轻轻拍打着杨玉环的肩,二人共同坐在古阶上,却感受不到一丝寒意。连呼啸狂奔而过的北风,也被二人的欢声笑语给冲散了,散在那幽幽的梅花香中。

  太真寺遗址的古阶上,璃叶和苏杭也像唐玄宗和杨玉环那样相拥而坐,只不过一个是在寒冬腊月,一个是在炎热的六月。寺中的梅树早就不见了,只有丛生的杂草还伴着古寺,一起诉说着这儿的故事。

  璃叶的眼中有些湿润,声音也有些哽咽。苏杭发现了璃叶的异常,柔情的问道:“怎么了?”

  “没事,想到了一个故人。那是在高二寒假,我跟他相遇相知。在一个寺庙中也如今日这般相拥而坐,也像唐玄宗和杨玉环一般踏雪寻梅。最后在开学时由于一些事情分开了。”

  “那你还喜欢他吗?”苏杭的语气有些冷淡,但是抱璃叶的手搂的更紧了,生怕璃叶跑掉。

  “故人叫天泽,以前只能说是懵懂无知吧。”璃叶长叹一口气,随后调皮的看着苏杭:“怎么,你吃醋啦?”

  “没。”苏杭偏过头去,不愿让璃叶看到自己脸上的那一丝异常。璃叶则是咯咯的笑着,她从苏杭的动作就知道苏杭肯定吃醋了。最后安慰苏杭是她命中注定的真命天子,苏杭这才敢直视璃叶的眼睛。璃叶也继续说着她的梦。

  那天傍晚时分,雪停了。连续三日的大雪将附近的山头都染得雪白。唐玄宗可杨玉环手牵着手走出太真寺,在山头乱晃荡,一边说笑,一边欣赏这难得的雪景。从这儿看向长安,此时的长安被厚重的大学覆盖。那金碧辉煌的唐皇宫也披上了白装,青烟升起,就如同一个出尘的蒙面仙子一般,让人无限向往,都想走进将那一层面纱扯去,看看那仙子的面容。

  看着长安,杨玉环的眼中流露出了思恋之情,唐玄宗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佳人在这寺中呆了五年有余,是时候给佳人一个名分了。

  东月静悄悄的挂在树梢上,月芒洒向大地,将白雪照的雪亮。整个夜幕都如同白昼一般,异常的明亮。树上的冰晶在月芒的照射下光芒四射,就如同水晶一般惹人喜爱。二人伴着明月,踩着新雪,回到了寺中。寺外,二人的脚步异常的清晰,在明月的照耀下慢慢的凝结,变成了雪地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高力士早就在梅树下备好了清酒,那是唐玄宗最为喜爱的酒,酒带着一种淡淡的幽香,能够暖身但是度数极低让人不那么容易喝醉。清酒的幽香混着寒梅的幽香,更加的让人沉醉。北风吹在寺内的寒梅树上,一瓣又一瓣的梅花飘下,落在载着两樽清酒一个玉瓶的黄金桌上,更添了一分情趣。

  二人入座,举杯相对,一饮而尽。一瓣梅花落在杨玉环的发间,更为杨玉环添了几分美色。二人一起看风华,看雪月,倒也是情意浓浓。

  一杯入肚,高力士将唐玄宗的萧呈了上来,一曲萧声响彻整个山间,打破了夜的沉寂,直接飘到天际。杨玉环也有酒助兴,在雪地上翩翩起舞。犹如瑶池的仙女般在雪莲上飘荡,让唐玄宗的心头荡漾。

  曲散舞停,又是一杯清酒入肚,此时的杨玉环脸上已经泛出红晕。唐玄宗也不含糊,抱起佳人,走入房间去度春宵了。

  冬去春来,春草虽然已经探出头来,但是依旧是寒冷异常。今日在朝堂上,唐玄宗亲自赐婚,将韦昭训的女儿册立为寿王妃后。寿王得到消息后,默不作声。最后更是哈哈大笑,下人都不知道寿王在笑什么,兴许寿王是疯了吧。

  韦昭训也很开心,寿王是唐玄宗最为宠爱的儿子,虽然被废了太子,但是唐玄宗目前并没有册立太子。寿王依旧是东宫最有竞争力的人之一。自己的女儿能够嫁给寿王,何乐而不为。因此在双方父母的主持下,寿王和韦昭训的女儿拜堂成亲,抱得佳人归。

  可是韦昭训又怎知道唐玄宗背后的深意,李瑁成亲还没有三天,他便封杨玉环为贵妃,派高力士直接将杨玉环接去华清宫。

  这一决定使朝野震动,要知道杨玉环可是废太子、当今寿王的王妃,唐玄宗的儿媳啊!不少的臣子进谏,劝唐玄宗要为皇室的颜面着想。可是唐玄宗却答道:“寿王妃为韦爱卿之女,怎会是杨玉环呢?”

  所有的大臣都被这句话答得说不出话来,唐玄宗说的没错,寿王妃是韦昭训的女儿,不是杨玉环。可是当年杨玉环和寿王结亲是文武百官都做了见证的,但是既然唐玄宗都如此说了,在怎么傻得人也不会再去触及唐玄宗的这一逆鳞。不过这一件事情,却成为了唐皇室最为可笑的笑话。也使得大唐在外人的面前丢了面子,一向一礼仪之邦示人的大唐帝国,他们的天子,竟然不顾礼义廉耻,抢了自己儿子的媳妇。

  可是唐玄宗可不会再去理会别人的流言蜚语,他关心的只有在华清宫等待着他的佳人,他正好新作了一个曲子,想让佳人和舞。

  故事讲到这璃叶停下了,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妖媚的对苏杭说道:“还想听吗?”

  苏杭点头,哪知璃叶直接锤了他的胸口一拳:“太便宜你了,今日先陪我逛街,明日再跟你说。”

  一听到逛街,苏杭整张脸都拉了下来,愁眉苦脸的让人忍俊不禁。他不明白为什么每个女人都这么的喜欢逛街,似乎逛街是每个女人的天赋技能,用来征服男人的天赋。

  见着苏杭的那张愁眉苦脸,璃叶的脸上露出一丝威胁的笑容:“怎么,不愿意呀?别后悔哦。”

  苏杭赶忙摇头,说就算舍弃他的这条性命也要让璃叶开心。璃叶咯咯直笑,让苏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这次是去选泳衣,明天去泡温泉。走吧。”

  苏杭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璃叶的胸部,没想到这一无意之举被璃叶发现了。顿时璃叶就怒了,直接扬长而去。苏杭只能跟在后面不断的解释,哪知道越解释越解释不清。璃叶气在脸上乐在心里,毕竟是自己先诱惑苏杭的。

  《盛世浮华》是一个系列,准备从秦到清全部写一遍。目前已经写了的有《大秦之殇》和《盛世浮华大唐遗梦》,欢饮各位大大点击收藏评论。作者是新人,希望在各位大大的指导下成长,希望各位大大多多点评。谢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浮华大唐遗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浮华大唐遗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