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太真寺里丝竹盛
浅斟低唱2017-06-20 09:593,113

  苏杭没有说话,搂过璃叶,点头答应。二人回到酒店,再说了一会甜言蜜语,互道晚安之后便各自睡下了。

  第二日一大早,二人就踏上了洛阳到长安的高铁。高铁急速驶过,窗外的景色都被远远的抛到了后面,只有远处的山陪伴这高铁一路前行。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到达了长安。

  到了长安,苏杭带着璃叶走入早就预定好的酒店里面,璃叶梳洗打扮一番后,再出来时,让苏杭的眼睛都离不开了。今日的璃叶,穿了一袭青裙,头上带着白色发笄,极具古典美女的韵味。

  “呆子。”璃叶见到苏杭那色眯眯的眼神,雪白的面容微微泛红,拉起苏杭的手走出酒店。打了一个的士,却是前往郊外的一处不起眼的小地方。

  那儿是在一座小山上,山顶荒无人烟,应该是一座荒山。但是璃叶却告诉苏杭,这儿便是当年杨贵妃出家的地方。

  那年杨玉环十八岁,原本和李瑁恩恩爱爱的她不得不奉旨在此出家为道姑,为武惠妃守孝。一下子从恩宠万千变成了清欢寡欲,让杨玉环一时间调整不过来。李瑁亲自将杨玉环送到这儿,离别时还不断的嘱咐杨玉环要开心一点,自己会常来看她的。可是这都过了快七天了,还是没有见着李瑁。倒是唐玄宗最为宠爱的太监高力士天天来寺中探望,如若杨玉环受了什么委屈,寺中的那些老道便会受到严重的惩罚。

  那时候的李瑁,正在披麻戴孝,为他最为敬重的母后守孝。又哪知道,他的父皇已经看上了他的意中人,让杨玉环出家只是一个借口。

  李瑁被禁足了,理由来人并没有说清楚。只是传了唐玄宗的诏令便匆匆离去。禁足三月,让李瑁难以接受。李瑁开始有些担心杨玉环了,她毕竟是太子妃。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唐玄宗似乎是要对东宫动手!

  唐玄宗当年是如何上位的,李瑁也从一些老人的嘴中听到了不少。如今软禁他这个太子,估摸着是不信任他。那些靠什么上位的人最害怕的也是那些。唐玄宗还是太想保住他的位置了。

  只可惜李瑁想错了,唐玄宗禁足他的原因,并不是怕他逼宫。而是为了杨玉环!

  杨玉环在太真寺已经呆了将近二十天,这二十天里,白天吃斋念道经。晚上听着丝竹声起舞,倒也怡然自得。演奏丝竹的不是别人,正是唐玄宗。

  杨玉环没想到,作为一国天子的唐玄宗,对音律竟然如此的有造诣。其中不少的都是唐玄宗亲自创作的,优美的旋律让她的心也开始动摇了。

  李瑁除了整天守在他的身边外,根本给不了她这样的情操陶冶。况且杨玉环已有接近两月不见李瑁,对于这个跟她相思相守三年有余的正牌夫君,杨玉环已经忘得差不多了。脑海中存在的,只有唐玄宗摆弄丝竹那儒雅的气质。

  二人的感情渐渐升温,在丝竹管弦的进攻下,杨玉环节节败退。最后芳心都被唐玄宗勾去了。在一舞完毕之后也会坐到唐玄宗的身旁替唐玄宗擦去额头的汗水。唐玄宗也会时不时的为杨玉环捶捶背,缓解一下杨玉环的疲劳之感。唐玄宗可是当朝的天子,能够得到他亲自捶背是多么的殊荣。可是唐玄宗对于丽人从来就不管什么殊荣,只要丽人开心就好。这也正好应证了那一句“汉皇重色思倾国”。

  唐玄宗每次都是晚上来,而且来的时候只有高力士和几名内侍相随,异常的低调,这儿已经成为了他和杨玉环谈论风花雪月的圣地。只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一日李瑁趁着夜色逃出了东宫,他实在太想念杨玉环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更何况他已经忍了二十几日。

  走到太真寺门前时,听见里面传来的笙箫之音,李瑁正在纳闷,但是随后看到高力士站在门前,李瑁的心中莫名其妙的生出一股怒火。走到寺门前,高力士才看到李瑁。见着李瑁的那一刻,高力士就知道坏了。

  “太子殿下,您怎么来了。”高力士虽然内心紧张,但是还是放大音量说道,好给里面的二人提个醒。

  听到高力士这么一唤,唐玄宗立刻停下了吹箫。脸上惊疑必定,有些慌张。杨玉环现在还是他的儿媳。如若这丑闻传出去,对于整个皇室的面子是极大的损害。杨玉环也停下了艳舞,整理了一下衣裳,轻声唤道:“陛下,快进屋内。”

  听到杨玉环这一提醒,唐玄宗立刻如梦初醒,慌张的跑进一个屋内,关上门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你在这干嘛?”寺门前,李瑁怒气冲冲,恨不得立刻推门而入,想看看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只可惜被高力士给拦着了,推也推不着。

  这时,门开了。杨玉环走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支长萧:“臣妾见过殿下,高公公只是来给臣妾送萧的。臣妾在这实在乏味,便托人带话给殿下替臣妾送些乐器过来。高公公说殿下被禁足了,父皇命他替殿下给臣妾将乐器送来。正巧,被殿下撞见了。”

  “是吗?”看着杨玉环香汗淋漓,李瑁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可是走入寺中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影。心中的怒意也消了不少。杨玉环见李瑁还存有怒气,直接请缨为李瑁吹奏。李瑁应许。只见杨玉环将那妖红的小嘴唇放到萧上,不一会儿便有优美的乐曲声音传出,正好是李瑁在寺外听到的那首。

  一曲完毕,李瑁再也受不了杨玉环的美貌,直接拦腰抱起。杨玉环传来一声娇喝,也没反抗,替李瑁指路。进入了自己的房间。这一次响起的不是箫声,而是笙歌。

  这一切唐玄宗都看在眼里,听在耳里。想到自己中意的佳人正在自己儿子身下意乱情迷,唐玄宗生出了一种嫉妒之感。这佳人他一定要得到,哪怕是他的儿媳。

  经过这一次之后,李瑁被看管的更严了。原本三个月的禁足,直接变成了六个月。而且禁足的范围也变小了许多,只能在行宫和花园间走动。李瑁异常的气愤,几次上书给唐玄宗却总是得不到答复。最后也只得消沉下来,静静的等待着禁足结束,好去那寺院陪伴佳人。

  只可惜,如今的佳人已经别唐玄宗勾的连魂儿都不见了。

  夜夜的丝竹伴舞,让杨玉环和唐玄宗越走越近,终于,每晚除了丝竹声外,还多了笙歌,“魂断一曲春宵醉,情迷三声变徵音”算是对他们最好的写照。

  不久,唐玄宗就废了李瑁的太子之位,赐了一个寿王给李瑁。李瑁虽然想反抗,但是在家中禁足六月,连出去联络的机会都没有。最终也只能无奈的接下了寿王这一虚名,郁郁寡欢。但是心里对杨玉环的思念,却一直不减。终于有一次,他又寻得了一次机会,逃了出去。

  那晚的夜特别的黑,连月光都没有。李瑁一路打着灯笼,从后门进入了寺院中,进到院中后,他将灯笼灭掉。巡着丝竹声走去,在黑夜中的李瑁见着了他日思夜想的佳人。只可惜佳人正在起舞,而欣赏佳人那优美舞姿的不是他,而是他的父亲,那坐在九五之位的唐玄宗!

  这一刻,整个世界似乎都变成了黑白色的了。李瑁终于明白,自己的待遇为何会如此了。唐玄宗看上了他朝思暮想的佳人,为了得到佳人不择手段!

  一曲毕,佳人焕尔一笑,坐在了唐玄宗的身边。将头轻轻的搭在唐玄宗的肩上,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甜蜜。唐玄宗此刻也伸手将佳人搂住,脸上笑意泛滥,如若不是年纪相差太大,还真的让人以为是一对天合之作,不过忘年之交倒是极像。

  这一刻,李瑁真的想冲出去将这一对狗男女给痛打一顿。但是他最后还是忍住了,他现在冲出去有什么用?那人是当朝的天子,一句话就能决定他的生死。只要一纸令下,杨玉环他还不是得乖乖的洗干净送到唐玄宗的床上去。他现在只恨,只恨自己没有坐到那个九五之位上。那样,佳人也不会弃他而去。

  杨玉环和唐玄宗进屋,一曲春宵醉在漆黑的夜晚中想起,更让人沉迷。李瑁颤颤巍巍的走了,这一刻他感觉自己老了好多,似乎比他那父亲还要老。他的双手紧握,却感受不到一丝力气;滴滴鲜血从他的指缝中滑落,却感受不到一丝的疼痛。明月在这时也不和时宜的探出头来,明亮的月光洒在李瑁那张苍白的脸上,让李瑁就如同一个活死人般吓人。

  李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寿王府,只知道他回去之后没有一人发现他,然后自己在床边坐了一夜。床上还有佳人的体香,只可惜佳人已经成了别人的身下玩物。而那人,是他的父亲,那一个天子,那个他最不能反抗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浮华大唐遗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浮华大唐遗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