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西梁女儿国
星仙2018-11-11 09:474,231

  罗浮村村外,孙绍一袭道袍打扮,扎了个道士髻,背着酣睡的女娃,神sè不自然地望着身前装卸货物的骡车。在孙绍身旁,罗玉一脸喜sè,喋喋不休。

  “‘盂兰盆会’即将到来,家父虔诚信佛,定让罗玉将这些供品捎带到西梁菩提山金蝉寺,呵呵,如今妖患四起,我原本还担心路上有个闪失,想在三星洞请个高手护卫一二,想不到常大哥竟然愿意来保护我,我罗玉,真是三生有幸!”

  “咳咳…罗玉兄不必客气…我正好需要历练一番,与你同行,倒可以互为照应。”

  望着额上擦油、脸上敷粉的罗玉,孙绍极不自然地干笑几声。想到要一路护送罗玉到西梁国,这几个月都得跟这个基情满满的罗玉在一起,孙绍顿觉头都大了。

  事情是如何发展到这个地步的呢?

  话说当ri,徐福为孙绍施展逆知未来之术,占了一课,告知孙绍一路西去,可获莫大机缘。孙绍将此事告知了菩提祖师,哪知菩提祖师虽然同意了孙绍出游,却给他安排了一个苦差事——护送罗浮村罗家的送货商队。

  护送商队什么的,孙绍丝毫不介意,一路上的小妖根本不足为惧,唯一让孙绍惧怕的,便是这个对他迷恋极深的罗玉。

  在中国古代,男子涂脂抹粉也是一种风尚,落在俊朗潇洒的公子哥身上,更能衬托男子风流,不过落在罗玉身上,直让孙绍起鸡皮疙瘩。

  “互相照应么…常大哥放心,有我罗玉在一天,就不会让常大哥受到丝毫伤害!”罗玉目中jing光一闪,面带chun风,却是安排骡车车队装卸供品去了。

  半个时辰后,车队装货完毕,随后,一队身形壮硕、肌肉虬劲的大汉,个个持枪拿戟,面sè不善的朝孙绍走来。这些人是罗家聘来的护卫,孙绍自不敢失礼,与那群护卫打起招呼,却引得护卫哈哈大笑,为首的护卫头领,名为长生,身长九尺,面若涂朱,长须及胸,手执一柄大刀,凤眼虚眯地望着孙绍,言语极不客气,

  “某区区下人,不敢跟道长高攀。某身为护卫,武艺是血战磨砺出来的,挣得是拼命的钱,哪像道长,年纪轻轻,只需要服侍罗玉公子左右,便能混个好差事,真是羡煞我等。”

  “呵呵,长生大哥教训的是,贫道一路安危,就有劳长生大哥护卫了。”

  孙绍几十年来吟诵《道德经》,养气功夫极佳,却不会轻易和长生怄气。

  “哼,有某在此,断然少不了一根毫毛!你就安心去讨公子欢心吧!”

  长生冷哼一声,领着众护卫离去,眼中更加瞧不起孙绍。

  被人羞辱了都不敢动手,这小道士还真是个孬种!

  “大哥哥,他们欺负你,你怎么不打他们,娃娃知道,大哥哥其实可厉害了。”

  “娃娃要记住,修为是用在正道上的,不是与人争强斗狠的。我们只需做好自己的本分即可,他人爱说什么,便说什么吧。”

  恰有一名赶车的老叟急病不能前来,孙绍便自告奋勇,架起了其中一辆骡车。待到车队出发之时,孙绍不挥鞭,不驾车,只拔了根毫毛,变成个蜜蜂,落在那骡子耳朵上,指挥着骡子行东行西。

  见孙绍不与自己同坐马车,发倒去吃苦架骡车,罗玉心中自是略有不满,而那长生等护卫见孙绍不挥鞭便架骡车,心中鄙夷更甚。

  什么狗屁道士,只会施展些戏法,哗众取宠。

  如此,三个月过去。

  有着蜜蜂驱车,一路西去,孙绍勤修《五雷玉书》,手中变换雷生雷灭法则,过往的寻常妖怪,感受到车队散逸的法则波动,皆是畏畏缩缩不敢打扰。

  三个月来,一路上只有零星一些不长眼的小妖以及山jing野怪,敢来袭击车队。对付这些自不需要孙绍出手,那长生一人便足。长生天生便有千斤之力,手执青龙刀,身骑银合马,寻常虎豹往往一个回合便被长生斩为两截。其武艺,倒是极为不凡。xing子傲些,倒也可以理解。

  在即将到达西梁国边境之时,正值农历夏至时节,万里无林,赤ri炎炎,孙绍有法力在身,区区炎热自然没有什么,不过其他人就苦不堪言了。无奈,罗玉只得寻了个干草地,让众护卫稍作休憩。

  “哼,某在此受热中暑,那悟空道长倒是在旁边凉快。”

  “长生大哥莫恼,那常恒在我罗浮村不是自称‘小神仙’么,就让他变个云,招个风,降个雨来,岂不痛快!”

  “哈哈,贤弟莫说笑了,道士和尚,骗钱可以,法术什么的都是胡扯!”

  长生等人一边纳凉,一边拿着孙绍说笑,数月以来,他们早习惯了将常恒当成茶余饭后的笑谈。平ri孙绍对此都是不理睬,今ri却忽然似有所感地望了望天空,催动起火眼金睛,说道,

  “你们要的乌云,来了,要的大风,也来了,只可惜没有雨…却来了妖!”

  孙绍话音刚落,长生等人当即哂笑起来,“好好地大太阳,哪里来的云和风!说什么来了妖,哈哈!”

  说话间,只见天边黑压压的乌云席卷而来,同一时间,狂风大作,车架几乎要被吹飞了去。孙绍当即施展起罡风法则,在车队百丈之内变出一个黑sè光幕,方才止住狂风。

  至此,众护卫方才知道,孙绍是有大法力在身之人,其他护卫皆是对孙绍心服口服,唯独长生一人,仍不服孙绍,持起八十二斤的青龙刀,一步踏出罡风圈,一跺刀柄,深深插入泥土三尺,死死握住长刀,竟是没有被狂风吹去,厉声大喝道,

  “何方妖孽,敢阻我商队供佛,速速吃某一刀!”

  长生话音刚落,天空乌云之中,一道倩影娇斥一声,飞身下落,“供佛?若是寻常商队,本公主倒是可以放你们过去,偏偏你们是供佛的,那么就别怪本公主辣手无情!”

  那自乌云中降下的女子,头裹团花手帕,身穿纳锦云袍,腰束虎筋,手提宝剑,年约二十,绝美的容颜上,有着不同于一般女子的狠辣。

  宝剑对着长生一斩,长生当即以青龙刀接下。一番交手,才知不好。长生双臂有千斤之力,在凡人中也算个虎将英雄,然而那女子一柄宝剑便重有数千斤,剑剑震裂长生虎口,不过三五个回合,那女子一剑横削,直接将长生的青龙刀震出手,下一刻,剑花一转,却朝长生脖颈斩去,丝毫不留情,樱唇一启,冷笑道,

  “区区凡人,能与本公主战上三五回合,也算你有本事了,只可惜,xing格差了些,太过不知天高地厚。”

  长生在凡人中,一人对战百人山匪绝不成问题,却被眼前娇柔的女子几剑打败,众护卫见此皆是惊骇yu绝,哪里不知这女子是个法力高深的妖怪。眼见长生即将被斩,却是个个畏缩,不敢上前救援。这一刻,唯有孙绍动了。

  身影一纵,孙绍背着女娃,挡在长生身前,右手探出,掌心飞shè出一根乌金铁棍,铁棍两端以金箍舒服,正是金箍棒。

  那女子见孙绍掌心shè出铁棍,花容一变,抬起宝剑便去格挡,却被铁棍一棍戳断宝剑。那宝剑不过中品灵宝的模样,重不过数千斤,而金箍棒被封印威能仍旧有玄天灵宝的威力,重一万三千五百斤,一棍出,哪里是这女子能敌。

  一棍击败女子,孙绍一扬手,将金箍棒摄回手中,面无表情的望着那女子,说道,“虽然贫道也对供佛极为反感,不过却不能眼睁睁看你杀害贫道护送的凡人。”

  见孙绍手段高强,那女子银牙紧咬,张开樱唇,探出香舌,一柄青翠yu滴的青sè小扇从舌尖飞起,化作一柄半人高的青sè大扇,朝着孙绍一扇,滚滚冰丝之风如针刺骨,吹向孙绍。

  “这是yin灭之力与风灭之力!双法则的玄天灵宝!”

  被此风吹在身上,饶是孙绍有着罡风护体,孙绍仍旧双足离地,下一刻便会被吹飞万里。心中微惊,当即气沉丹田,施展出龙鲸八法的龙力之术,做了个力拔山的架势,双足插入泥土中,方才没有被狂风吹飞。

  虽然挡住狂风,接踵而至的却是风中冰针,这冰针刺入肌肤,痛苦万分,却是与之前受过的生死劫极为类似。眉心黑sè月牙一闪,刺入孙绍体内的yin灭之力如泥牛入海,汇入孙绍眉心月牙,消失无踪。

  那女子随手一扇,便能有如此威力,孙绍自不敢对她有丝毫小觑,收起金箍棒,左手托着背后女娃,右手一扬,龙雀刀浮现手中,“好厉害的法宝,不仅差点一扇将贫道扇飞,更是附着了刺骨yin寒。可惜有贫道在此,却容不得你伤害凡人。”

  孙绍倒是战意渐浓,他本是个遇强则战的个xing,而那女子见一扇没有扇飞孙绍,小嘴张开,美目圆睁,满是惊诧,“你竟没有把芭蕉扇扇飞,莫非身怀定风珠不成!”

  此扇,正是芭蕉扇,扇出的风,名为鸹风,又称yin风,乃是三灾五劫中的第三灾风灾,由jing纯的yin灭、风灭法则融合而成,九境之中的高手,哪里能抵挡yin风,往往被一扇之下,便会被狂风卷出几万里。这女子没有料到,孙绍竟能毫发无损挡住芭蕉扇的yin风!

  此刻女子是拿孙绍没有丝毫办法了,美目回望来路,似有所感,心中一凝,银牙一咬,冷冷道,“好个道士,能挡本公主芭蕉扇三成风力,今ri算本公主输了!今ri还有强敌追我,来ri再与你战,你可敢留下名姓。”

  “贫道悟空子。”

  “悟空子,没听过,哼,我罗刹女记住你了!”

  狠话说完,女子朝着后方天空一扇芭蕉扇,旋即倩影一闪,化作一阵狂风离去。

  女子离去不多时,那乌云之中,芭蕉扇扇出的yin风被一道金光生生劈开。旋即,商队上方,一个身骑巨象的菩萨幻化而出,手持一柄金sè吴钩,望着孙绍喃喃道,“这人,似有古怪。罢了,捉那罗刹女要紧。”

  收起吴钩,那菩萨施展起纵地金光,朝着罗刹女直追而去。

  先是遇到一个绝世凶妖,而后又出现一个金光菩萨,不少护卫皆是患得患失,跪在地上朝着菩萨离去方向拜倒,而长生,则一面包扎着身上的伤口,一面神sè复杂的望着孙绍。

  此刻孙绍,皱眉不展。

  “芭蕉扇,罗刹女,那女子十有仈jiu,便是牛魔王的夫人——铁扇公主。而那尊菩萨,手里拿的,似乎是吴钩…吴钩,吴钩…莫非是封神战后归西方教的普贤真人!对上普贤菩萨,那铁扇公主芭蕉扇再厉害,只怕也要危险了。”

  抬头望着二人飞遁而去的方向,孙绍微微一叹,就算他想救铁扇公主,一来二人早遁出万里之外,根本不知去向,二来,孙绍自问可不是阐教十二金仙的对手。

  “悟空道长,之前都有怠慢,是长生有眼无珠,道长不计前嫌,救长生xing命,长生愿为道长做牛做马,报答恩德!”

  在孙绍沉思之极,却是长生背着青龙刀,跪倒在孙绍面前,大有负荆请罪之意。

  xing格虽然高傲,但是恩怨分明,倒是个好汉子。

  “无妨,长生大哥是xing情中人,不用在意这些繁文礼节,若是伤势不要紧了,这便启程吧。前方百里,便是西梁国国境了。”

  “是!弟兄们,歇也歇够了,快快启程吧!”

  孙绍施展火眼金睛,自然看到,前方百里,一条清澈的河流横贯一国。那里,便是西梁女儿国,而那河流,便是孙绍的目标。

  徐福占卜之后,给孙绍的告诫是,一路西行,遇河必取。这河中,定有什么宝贝,能够助孙绍突破境界,晋阶第六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悟空重生修妖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悟空重生修妖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