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被困在道境的东皇太一
星仙2017-06-19 17:423,044

  幽寂的地心深处,岩浆之地,一个半人半猴的异类在青光中不浮不沉,犹如万古不动般静止。

  这半人半猴的异类,被烧成焦炭的身躯正缓缓长出新肉,周身千百道伤口同样以极为缓慢的速度愈合。这半人半猴之人,正是被梅山六友郭申镇压在熔岩之下的孙绍。

  以郭申的估计,似孙绍这般第四境妖王,即便是全盛时期,在岩浆中也撑不过三rì时间。重伤之下,只怕刚入岩浆,便会死亡。

  故而郭申并未确认孙绍身死之时,在镇压孙绍之后,架起青云,朝灌江口返回,向二郎神禀报此事。

  随后,由于主犯“已死”,轰动人界四洲、屠杀猴妖的荡魔令,就此平息。

  昏迷之中的孙绍,沉陷在一个古怪的梦中。梦中的孙绍,身处在无尽的混沌之中,毫无目的、毫无方向地随意飘荡。他不知这里是哪里,亦不是如何从这梦中离去。身上分明能感到彻骨钻心的疼痛,可是他却无法睁开双眼。

  好奇怪的梦。

  而在孙绍眼皮之下,双目正诡异的发出金光,竟是自行施展出火眼金睛的神通。

  就这般,漫无目的地在梦中飘荡,孙绍已昏迷了整整三年。

  三年过去,孙绍之事已被天下群妖淡忘。没人想到,孙绍竟然未死!

  三年的时光,孙绍的筋骨自行接齐,伤口早已愈合,岩浆的灼伤也早已痊愈,然而他仍旧浮动在青光之中,毫无醒转的征兆。

  而在梦中飘荡了三年的孙绍,终于在无尽的混沌寻到了一丝金sè火光。

  仿佛受到什么指引一般,孙绍茫然地、本能地朝着金sè火光飘去。

  不知何时,身外风景变换,孙绍已出现在一处金sè天地之中,脚下是火焰演化的大地上,头顶是金灿灿的天空,而在金sè天地间,一个万丈金乌犹如亘古长存,久久沉睡。金乌的每一根羽毛之上,都铭刻着不同的大道刻痕,其中一根铭刻着风力的金羽,蕴含的风灭之力便是孙绍的亿万倍不止。

  仿佛感应到孙绍前来,那万丈金乌突然睁开的双目,那金sè目光犹如实质一般,落在孙绍虚幻的身躯之上,恐怖的目光,让孙绍虚幻的身形几乎粉碎。在感知到孙绍猴妖的本体之后,那万丈金乌收起的双目之中的金光,妖目之中俱是沧桑的追忆之sè,良久,方才叹息道,

  “吾被封在‘道境’之中,已百万年,百万年中,却只有你一个妖族后辈,能进入道境…如今的妖族,没落了吗…”

  “妖族…道境…妖族没落了…为仙神随意屠戮…”

  没有思考的能力,孙绍虚幻的身影只是本能地回答着问题。

  “是吗……妖族,终究是没落了啊…你能来此,却也有缘,小辈,若你获得吾之传承,可愿替吾守护妖族…”

  那万丈金乌似乎对妖族没落不以为奇,语气却变得寂寞寥落起来。

  “守护?老孙不仅要守护妖族,更要大闹天宫…要捅破天宫…不入佛门,不入佛门…”

  “咳咳咳,吾费尽千辛万苦,才创立天地秩序,你这小辈,竟然想捅破天!你成心想气死吾不成…哎,不过,你这小辈,竟然有守护妖族的壮志,实在难得啊…”

  对孙绍魂魄本能的回答,万丈金乌的妖目之中,既觉得欣慰,又觉得哭笑不得。

  “看起来你的三魂七魄似乎受伤不轻,吾便帮你一把吧…”

  那万丈金乌在遮天蔽rì的金光之中,徐徐化作一个身躯万丈的金袍男子的模样。男子的长发被金冠高高束起,面容俊美而妖异,眉心之上,一个辉rì图案金光夺目。男子的衣袍之上,绣着龙、凤、麒麟各sè异兽,男子抬起食指,对着孙绍虚幻的魂魄屈指连弹,三道金光先后没入孙绍魂魄之内。

  第一道金光进入孙绍虚幻的魂魄之后,孙绍空洞而茫然的目光顿时出现灵动之sè,三魂七魄的伤势不仅痊愈,而且更加凝实起来。恢复神智的孙绍,望着化身万丈的金袍男子,目瞪口呆。

  “这是哪里…呃,这巨人是谁…啊!”

  不待孙绍细想,第二道金光便没入魂魄,让神智恢复的孙绍感到传彻灵魂的疼痛。然而疼痛之后,孙绍的心中似乎凭空多出一大堆记忆。略微感应了一番,这多出的一大堆记忆,记载的竟是两种修行功法。

  “呃…《混沌真炎决》,《百脉吞宝决》…这是什么功法,老孙听都没听过,莫非这个巨人,实在赐老孙法术不成?”

  金袍男子并没有回答孙绍的提问,第三道金光已经没入孙绍体内,这一道金光没入孙绍魂魄之后,竟化作千百道细若毫发的金线,化作繁奥之极的大道阵纹,密布在孙绍魂魄之上,而后在金光中消失不见。

  “妖族小辈,你伤势尽愈,更获得吾两门功法,须为吾守护妖族。rì后若敢搅乱天地秩序,吾设下的第三道金光,便会将你轰杀陨灭,焚身成灰!”

  听了金袍男子这话,孙绍露出恍然之sè,之前自己似乎做了一个梦,在一个什么道境之中跟一个万丈大鸟聊天来着,那大鸟好像还问了自己愿不愿意守护妖族。莫非这个金袍男子,便是那个万丈大鸟?

  当时自己似乎真说了要大闹天宫的话,而大鸟也似乎说了,天宫是他一手创建的,自己不会得罪这位恐怖的大鸟了吧?

  感受着魂魄之上,带着恐怖法力波动的金sè禁制,孙绍相信,若是自己真的违背这金袍男子的命令,去大闹天宫,不消得天兵天将打杀,自己首先便会被这金光焚烧成灰。

  这金袍男子是谁,怎么随手一道金光,都这么恐怖!

  想到此,孙绍尴尬地挠了挠头,对巨人男子拱手施礼,“那个,那个大鸟前辈…晚辈说要大闹天宫,实在是有苦衷的。若非天宫欺压,晚辈好好的妖不当,干嘛去大闹天宫,惹是生非…就像晚辈这次受伤,便是仙界二郎真君仗势欺压晚辈…按照前辈的话,难道晚辈受了压迫,便不能反抗了么?”

  “咳咳咳,什么大鸟前辈,吾乃金乌之祖…不过想不到,鸿钧一生光明磊落,他的后人,竟然如此不知是非…”

  “鸿钧老祖?前辈认识道门的老祖?”听了巨人男子的话,孙绍再次目瞪口呆,鸿钧是谁,那可是道祖老上老君的师父啊!俗话说,“先有鸿钧后有天,陆压道君更在前。”而据许多小说推测,陆压的真身,便不是离火之jīng,而是金乌第十子!

  “前辈可能有所不知,现在的世道,不仅有鸿钧老祖创下的道门,还有西方教建立的佛门…不过,前辈说自己是金乌,莫不是陆压道君不成。”

  “陆压啊,哎,鸦儿,这是有恨呐…至于西方教…想不到,他们终究还是来到了这一界…罢了,这第三道金光,吾便改动一番吧。”

  略微思索之后,金袍男子食指凌空一指,孙绍体表的金sè纹路再次浮现,在男子的cāo纵下,金光所勾勒的大道阵纹,似乎有了一些转变,旋即再次没入孙绍体内。

  “吾已改动所设禁制,若你无故反抗天庭,金光便会将你灭杀。但若是事端并非因你而起…你便酌情出手吧。即便毁了这方天地,也是天地气数已尽,怪不得你…”

  禁制改动完毕,金袍男子深邃而沧桑的目光中,一时间满是怅然之sè,似有所感地望向混沌之中的某个方向,目光一凝,袖袍卷起一阵金光,将孙绍包裹起来,“速速离开‘道境’,他们来了!吾有一事,还望小友答应。若有机会,帮我关照一下鸦儿,莫让鸦儿再受委屈…”

  被金光一卷,孙绍顿时站立不稳,周身空间破碎,风景变换,便要离开此处,想起金袍男子不仅助自己疗伤,更赐给自己功法,虽然对自己下了禁制,不过也并非恶意。帮他关照一下鸦儿,也算还一个人情,毕竟不论前世的孙绍,还是今生的孙悟空,都是最不喜欢欠人恩情的。

  只是不知,这金袍男子口中的鸦儿是谁,孙绍匆忙开口问道,

  “前辈放心,晚辈若遇上鸦儿,必定帮前辈照顾他,只是不知道,鸦儿是谁!晚辈又该如何找到他!”

  无尽的混沌之中,金袍男子飘渺的声音,在无尽的法力包裹下,夹杂着凌视天地的威严,徐徐传入孙绍耳中,

  “鸦儿,便是陆压…见到鸦儿,切莫提起吾被困‘道境’之事。小友能帮这个忙,吾欠你一个人情…吾名,东皇太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悟空重生修妖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悟空重生修妖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