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常馨月2017-06-21 23:021,713

  第76场 夜、内、逸香酒窖

  桌子中央的剑匣中,一柄柔骨剑寒光闪闪。

  陈佳妮冲酒保竖了一个大拇指:酒保,你厉害!

  酒保冲着佳妮和老谭眨了眨眼,一拱手:你们做的指模才是一等功臣!

  路威三人进来。

  冷子列一看见柔骨剑,兴奋地跑过来:哇!传说中的柔骨剑,剑锋所指,所向披靡!

  路威:你在说老谭呢?谭剑锋,剑锋所指,所向披靡!!!

  凌紫薇白了他们一眼:老谭才没有那么邪恶!

  陈佳妮:你们说……高深君发现他的剑丢了,会怎么办?

  第77场 夜、外、铸剑坊

  高深君依然跪着。

  大师兄对老铸剑师耳语几句。

  老铸剑师嗓音沙哑:也好,救了你这条命,去铲除一个更大的恶人吧!

  第78场 夜、内、别墅

  马仔打通了电话,黑白杀接过来:我说,老陈啊!过几天,你会收到我送的大礼,到时候可别太高兴啊,它就是江湖上盛传的“柔骨剑”,剑柄啊,还是用你们佳妮的骨头做的……啊哈哈……

  陈一斐(os):你不要伤害佳妮,我现在答应,跟你合作!

  黑白杀:老陈啊,我给了你多少次机会,现在恐怕来不及了,他们明天就要送货了!

  电话里传出陈一斐撕心裂肺的叫声(os):啊……不……

  第79场 夜、内、逸香酒窖

  陈佳妮挂了电话,脸色大变:老谭,我妈打来电话,我爸疯了!

  老谭:怎么回事?

  陈佳妮:我妈没说。

  老谭:我们走。

  这时候,铸剑坊大师兄闯了进来。

  路威暗道(os):丢了柔骨剑,这么快就找来了?

  大师兄一把上来拦住了老谭和陈佳妮,佳妮本来就在气头上,两人对打起来,数个回合之后,大师兄落败,被众人围住。

  大师兄:我来是有事相求。

  老谭一脸疑惑:哦!你说……

  【镜头切换至】

  老谭:这么说来,我们要……将计就计。

  第80场 夜、内、陈佳妮家

  陈佳妮开门,老谭、酒保紧随其后,进入陈佳妮家。

  第81场 夜、外、郊外

  黑白杀带领着一帮小弟,杀气重重。

  五花大绑的陈佳妮父母被带了上来。

  高深君带着一个剑匣,走过去,躬身递给马仔。

  老谭一行人,潜伏在草丛中。陈佳妮看见马仔瞪大了眼睛。

  【闪回】

  校园中,马仔一副青葱懵懂的样子:陈佳妮你好!我是陈教授的学生……

  陈佳妮迟疑了一下,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

  【闪回结束】

  马仔打开剑匣,给黑白杀过目。

  高深君转身要走,被黑白杀一声呵斥:等一等,检测一下,剑柄是不是陈佳妮的基因。

  高深君站在那里,膝盖直发抖。

  过了一会儿,马仔回来报告:老板,确实是陈佳妮的基因!

  黑白杀:去,把剑拿给老陈看看!

  马仔拿着剑匣走向陈一斐夫妻。

  黑白杀:钱拿来!把铸剑师伺候好了!

  一个小弟走到铸剑师前面,把拖着的编织袋甩给了他。

  黑白杀:哈哈……哈哈……弟兄们都看看,这就是背叛我的(恶狠狠地语气)下场!

  枪声响了,铸剑师倒在地上。

  郊外刮起了一阵旋风,尘土组成了阴阳十二宫阵型。

  陈一斐已经挣脱了五花大绑,一个飞身上前,用一把匕首顶住了黑白杀的脖子。

  双方进入了一阵乱战,无数回合不分胜负,简直是天昏地暗。

  突然天降黑衣人,抓住了黑白杀飞身而去,马仔和小弟们陷入了群龙无主。

  马仔和小弟们被制服……

  冷子列扶起铸剑师,看向老谭:腿部中弹!

  老谭:救他!

  第82场 日、外、郊外

  阳光下的郊外,也带着一种凄凉感。

  【字幕】不久以后,南方边陲的贩毒网络被击溃,他们正在研制的H8冰毒全部被收缴……他们贩毒、洗钱、雇凶杀人,无恶不作,黑白杀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在这次天网行动中,高深君提供了重要证据。

  第83场 日、外、铸剑坊

  大师兄将柔骨剑投入熔炉,将铁水倒入一个挖好的长方形墓地,老铸剑师正在为死难者超度。

  大熔炉中烧红的液体,滋滋冒着气泡。

  高深君一袭黑衣,拜了拜天,拜了拜地,又拜了拜苍生,最后朝向师父超度的方向三叩头(os):师父,大师兄,我高深君十恶不赦,理应受万人捶打……

  高深君起身,纵身跳入大熔炉中。

  地上留下一个阴阳十二宫的符。

  (全剧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特案调查组之邪剑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特案调查组之邪剑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