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此处被我包了
疯狂的馒头2017-06-21 15:032,473

  壮汉身穿黑色铠甲,腰间别着一柄弯刀,当把项宇叫住后立刻挡在了项宇身前。

  “阁下这是何意?”

  “你的棋局到哪一步了?该不会是最后一步吧?算了,不管是不是你都滚回去吧。”

  听到壮汉的狠话,项宇立刻明白了他的来意,不过他没想到对方会用这种卑劣行径来阻止别人获胜。要不要强行过去?

  正在犹豫间又有一人登上了山顶,随后站在了壮汉身旁,而他竟然也有二星月凝境的修为。

  “还不走!怎么着你一个月仆境还想跟我们过两招?”

  “诸位误会了,我这只是中间一步,连润公子和郡主都没解完,更何况是我呢。”项宇解释道。

  为首壮汉大笑:“量你也没那实力,不过即使不是最后一步,你也休想过去,此处被我包了!”

  “被你包了?”项宇眉头紧皱沉吟起来,以齐润和那郡主的身份,身上的解毒丹药肯定不少,只要时间足够肯定能破解到最后一步,而他们过来阻拦的手下也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就真的没一点希望入谷了。

  想到这里项宇目露果决,趁着对方大意之际借助踏燕行身法急速前奔。

  “砰”的一声闷响,最左边壮汉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便被击中胸口,直接倒退了三四丈,嘴角涌出大口鲜血。

  谁都没有想到一个月仆境敢偷袭月凝境,但事实摆在眼前,项宇果断地这么做了,而且做得很成功!

  其实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4000斤的力道砸中,即使是月凝境不死就算很厉害了,壮汉还有意识说明他的实力也很强悍。

  项宇面色一喜,身体趁着惯性继续向前朝着晶石凹槽奔去。

  “嗖!”

  不过距离还有两丈时,身后突然听到一阵急速的破空声,项宇背后升起一股生死危机之感,身体蓦地偏转,一道金色刀光轰然击中了地面,旁边的半丈长巨石被直接切开。

  项宇倒吸了一口凉气,幸亏他果断选择了避开,不然现在也被切成两半了,月凝境的月华外放果然不容小觑!

  “小子,你真是狗胆!你娘没教你怎么当条狗吗?”为首壮汉对项宇十分不屑,右手的弯刀再次一挥,又是一道金光飞来。

  万幸的是项宇的双腿力量强悍,又有踏燕行的身法辅助,这一击也被他险之又险的避开,不过他此时距离棋子凹槽更远了。

  这时候壮汉已经意识到项宇马上就要破局,赶紧掠过去把凹槽护住,完全没有搭理地上重伤的同伴。

  项宇知道此时已经无法取巧,果断地取出了枯木,随后蘸着血液在掌心画了一道硬骨契文,眼神中露出浓烈的杀机,随后冲向了凹槽前的壮汉。

  月仆境无法月华外放,所以只能近身而战,能否成功就在此一击了!

  “赤色级别的符文!”

  壮汉见识不少,虽然不知道契文,但也知道符文变成赤色级别后的恐怖,弯刀一甩,一道金光迎着项宇而去。

  项宇大喝一声并未躲闪,身体继续加速,拳头直接也撞在了金光上。“轰隆”一声重响后,金光竟然被拳头直接击散,而拳势不减继续打中了壮汉胸口。

  壮汉闷哼一声退后了四五步,此时其身上银光闪闪,竟然覆盖了一层月华之力,难怪在被四千斤的力道外加赤色契文轰中后还能站稳。

  项宇知道那是月凝境的某种防御之术,看了下有些颤抖的手掌,身形一闪便到了凹槽旁边,一缕红光蓦地钻入了凹槽。

  “轰!”

  一道光圈从凹槽内释放,越变越大,最后化作一道巨大的波浪消散在天际,与此同时,所有紫色山脉晃动不止,似乎马上要经历一场地震。

  壮汉脸色十分难看,他一个雨涵国的月凝境侍卫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邋遢小子打败,现在又辜负润公子期望,让人抢先一步破了棋局,内心产生一股强烈的羞辱感,也顾不上地震朝着项宇奔去。

  项宇目光一凝,壮汉失去理智般地冲来,正好可以近身而战!

  此时山峰摇晃的越来越厉害,壮汉身形有些踉跄,不过项宇在经历过无月空间人马的一天折腾后,早已对这种波动适应,踏燕行使得更加行云流水。

  “啪啪!”

  项宇身形闪动轻松地躲开了壮汉弯刀,尔后直接给了壮汉两巴掌,气得对方火冒三丈,连流出的鼻血都顾不上擦,如同疯狗一般扑向了项宇。

  项宇心中冷笑,一个失去理智的人修为再高也是徒劳,身子一偏后右手直接掐住了壮汉脖颈,眼看就要将它拧碎。

  “住手!”

  一道喝声传来后,项宇停下了动作,抬头一看,竟是雨涵国的齐润,他是身后还跟着三个月凝境手下。

  这时候壮汉被项宇掐住脖子提在半空,看到齐润后恢复了些许理智,恶狠狠地说道:“小子,我要,把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声音依旧虚弱,但他眼中流露出了一股恶魔般的复仇欲望,项宇见此嘴角冷笑,手指没有犹豫地用力一捏,壮汉的脖子咯吱一声碎裂。

  壮汉死了,尸体的眼珠瞪得老大,一个三星月凝境在雨涵国这种小国已属中上阶层,而且他甘愿充当齐润的侍卫,为了便是更好的嚣张跋扈,但他直到死都没想明白项宇为何还敢杀他。

  “你敢杀他,你想死吗?”一向自恃儒雅的齐润难得发了狠话,那眼神仿佛要把项宇凌迟十次一般。

  “正因为不想死,才要杀他。”项宇坦然一笑,他早就知道即使放过壮汉也不会获得饶恕,抢了万毒谷弟子这一罪名可是不小的,还不如杀掉壮汉少个敌人。

  齐润脱下蓑衣,露出一身苍白的皮肤。

  “你很不错,以月仆境加入万毒谷,有史以来的第一人。但我身负重任,故乡还需要我利用万毒谷,所以你只能死,万毒谷应该不收死人的。”

  项宇深吸了口气,齐润是九星月凝境,身后还有三个手下,自己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战胜他们,看来只能借助这地震逃跑了。

  这时候齐润动了。

  只是食指一弹,一颗水滴在艳阳下凭空产生,眨眼间便冲动了项宇胸前,砰的一声闷响后,水滴似是受到了阻挡,立刻化作无数水雾拍在了项宇身上。

  项宇蓦地喷出一口鲜血躺在了地上,他的胸口露出一件金黄色内甲,上面有一个水滴大小的坑洞,正是这件二品凡器加上乌参汁的防御才免去了致死一击。

  “哼,二品凡器吗?”

  齐润轻蔑一笑,食指弹了两下,又有两颗水滴飞向了项宇。

  项宇强撑着身体想要躲闪,但碍于水滴速度太快,自己又身负重伤,眼看便要被水滴刺中胸口。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身后突然跳过来一个身材苗条的少女,手掌一挥便将两颗水滴握在了手中。

  “老五,你还真够弱的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战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战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