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棋子出现了
疯狂的馒头2017-06-21 15:052,380

  项宇也知道对方都是大人物,不过此事关系到自己的生死,即使是天王老子来也不能退缩的!而骷髅大军攻进雨涵国的事也让他十分诧异,难道半月门已经溃败?黑子和晴儿会不会有事?

  之后的时间不断有人赶到,项宇也对山顶的状况有了了解。

  整个山顶十分平坦约有几十丈宽,一面是大家登山的道路,另一面则是悬崖峭壁和深不见底的深渊,而在峭壁上有一条直通深渊的石梯。

  次日天亮,登上山顶的已经有了一百多人,不过里面并没有94号,项宇倒有些失望,此刻只要那骷髅王敢来,他便能来个借刀杀人,相信那个郡主和润公子是不会放过任何骷髅王的。

  “轰隆!”

  就在这时,一声雷鸣般的响声从深渊传出,所有人立刻来到了悬崖旁边查看,映入眼帘的竟是一片紫色斑点,而所有斑点可以明显地构成一个象棋棋盘,但是上面并没有棋子。

  正百思不得其解时,只见最右侧中间靠下位置的一个斑点,突然放出一道光圈,光圈逐渐变大,大到一定程度时,在光圈内出现了一个红底“兵”字符号,随后光圈继续变大,待将整个崖下充满之后便消失不见。

  “棋子出现了!”立刻有人欢呼道,而更多的人则是默默记住了棋子位置。

  一炷香后,在最上方中间位置的斑点同样放出一个光圈,只不过里面的文字变成了黑底的“将”字。

  之后的时间,红底的“帅、车、兵、炮”和黑底的“将、象、车、卒”相继出现,之后便再也没有光圈放出,这便说明整个残局已经布完。

  项宇迅速在脑中将整个残局重新勾画,眉头却渐渐皱起。

  从棋面上看黑方对红方形成紧逼态势,红方唯有步步将军才能化解危机,双方各有七个棋子,仿佛七星相聚一般形成了对垒。

  “这应是著名的七星相聚残局,只不过做了一定改动,解起来可不容易呀。”这时候已经有人认出了残局出处,众人立刻退后苦思冥想起来。

  项宇也在崖顶想了一夜,反复推演后终于找出了一种破解方法,齐鸣城对棋艺的研究在整个大陆都很有名,此时已经有人趁着夜色走向了峭壁石梯。

  次日,项宇继续在崖顶等了半天,果然崖下的光圈再一次出现,而且出现的位置与昨日一模一样,于是终于放下心来从崖顶的石梯一步步向下挪去。

  每阶石梯很长,足有三四丈,可以容纳七八个人同时往下爬。但是很陡,几乎成直角,所以项宇面向崖壁,手脚共用才不至于跌下去。

  也不知下了多少万阶,期间不断遇到其他停下休息的人,项宇用了近一日时间从崖顶落到崖底,而以他的肉身强度竟然也感到十分疲惫。

  刚刚落地就看到了另一座紫色山峰,约有几百丈高,漫山被一种紫色毒草覆盖,而在此山的旁边,各有几座同样被紫色毒草覆盖的山峰。

  “难道这些山峰就是在齐鸣山顶看到的紫色斑点?”项宇不禁自语了一声,随后沿着崖壁朝上望去,果然顺着石梯根本望不到尽头,可见这万毒深渊有多深。如此高度,下来容易爬上去可就难了,如果当不成万毒谷弟子,基本可以在这安度晚年了。

  “咦,又是你!小小月仆境的实力倒是不低。”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走来一群人,为首一人竟又是那雨涵国的齐润,而他的十几个手下个个都是月凝境修为。

  看来他们已经早一步下山破解棋局了,项宇可不想在这得罪他们,于是客气说道:“项宇见过两位道友,我的肉身之力强些,所以山下山倒还算轻松。”

  “混账!道友可是你这种卑贱之人能叫的,还不下跪行礼,否则我杀了你!”

  出言呵斥的乃是一个三星月凝境壮汉,其他手下也一副不满样子,他们常年待在主子跟前,平日见到的都是趋炎附势之辈,如今看到月仆境的项宇竟然遭到主子赏识,内心的嫉妒渐渐变成了怒火。

  项宇眉头一皱没有吱声,而齐润也轻蔑地看了一眼后,摆了下手带着所有人离去。

  “或许在他眼里,我根本算不上竞争者吧。”项宇能感到齐润眼中那高高在上的蔑视,苦笑一声后环看四周,左右各有四座山峰,因此确定此处是红方“帅”所在,而按照他的破局思路,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应是红方的“炮”,于是收敛心情朝着右前方行去。

  除了覆盖的紫色灵草外,“炮”字山峰的情况没有太大区别,项宇身子前倾双腿用力时,双手也顺势抓住了紫色灵草,如此倒是能轻松不少,不过半日后仍旧气喘吁吁在半山腰停下。

  “这紫罗草本身毒性很小,但被其长期浸泡后仍会中毒,我又没有解药,看来必须在两日内下山才行,否则很可能会中毒昏迷。”

  项宇看了下满是紫色汁液的身体,由于长时间登山衣衫已经破裂,大量紫罗草汁液被直接涂在了皮肤上,而它们正在缓慢地侵蚀着他的身体。

  如此过了大半日项宇终于来到山顶,平坦的石面上有一个巴掌大小的凹槽,而凹槽上有一枚红色晶体闪烁。

  项宇知道那红色晶体便代表着“炮”,于是将手掌盖在上面,一缕红光窜入了他的手掌,之后立刻下了山,当他来到“炮”的落棋点山底后,却发现了一件让他惊喜的事。

  只见这座山峰竟是被一种名为紫香花的毒花覆盖,此花的毒性比紫罗草更大,但偏偏能跟紫罗草互相中和部分毒性,如此便可以通过此山来拖延毒发之日了。

  “难道根本不需要什么解药,只要利用下一座山峰的毒草便能中和毒性?”项宇不禁想到了这种可能性,而之后的山峰也印证了他的猜测。

  就这样项宇每天都在上下山,身体被各种紫色药草汁液浸泡,各处山峰上的棋子也在一个个减少,距离最终破解也越来越近。

  而他不知道的是,其余人虽然也发现了毒草中和的事,却根本无法利用起来。

  因为各种毒草的浸泡有时间限制,一般超过两天便会毒发,而要想快速上下山,没有极高的肉身强度根本做不到,他们的月华之力很快会被消耗干净,因此只能靠着各种解毒丹药苟延残喘。

  整整一个月后,项宇已经跑遍了四十多座山峰,其中不少山峰还反复上下数次,此时他已站在最后一座的山顶,只要他将红方的“车”放入凹形槽,整个棋局便会被破解。

  “住手!”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回头一看竟是齐润的那个三星月凝境手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战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战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