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这不是作弊嘛
疯狂的馒头2017-06-21 15:022,289

  项宇虽然不爽但还是不得不再次加价,片刻之后那支看起来普通的符笔硬是被抬高到了八十多两,这下立刻引起了其他人注意,也用不着红发男子出手,其他人竟然争先恐后地开始竞拍。

  最后符笔被一个身穿华服的年轻男子拍走,价格竟然到了一百九十两。

  这下可把主事人乐坏了,那符笔的价值如何他可是清楚得很,竟然眨眼间翻了二十多倍,于是他灵光一闪,让下人又拿出了一件符笔拍卖。

  不过当项宇再次喊价时,红发男子继续争抢,其他人跟着起哄,最后仍旧以一百五十多两被别人拍走。

  当主事人乐呵呵地拿出第三支符笔时,项宇彻底死了心,看着一直笑个不停的94号,转身离去。

  “好一个骷髅王,你三番五次跟我过不去,这仇我记住了!”

  项宇回到客栈,强忍着怒气打开了包袱内的锦盒,翻开《通灵契术》后各种复杂契文映入脑海。

  明日便是万毒谷的招徒大典,十年才一次,竞争绝对残酷,自从莫名其妙地升到九星月仆境,大部分低阶契文已经可以施展,部分中阶契文也可以借助共鸣施展,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符笔,难道真要只靠肉身之力跟别人打?

  项宇心有不甘,从桌上找了一支看似坚硬的毛笔尝试,但契文刚画到一半毛笔便已承受不住炸裂。

  “啪”的一声,项宇将桌子推倒,十几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这样憋屈,哪怕当时听到项三侮辱项凝霜也没让他这样不爽过,死亡给他的压力太大,他还要杀掉宇文无极和项霸通,还要救出青梅竹马的项凝霜,还要见见古灵精怪的顾清影,所以他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发泄一通后项宇恢复理智,看着散落在地的锦盒,心中生出一阵温暖和愧疚,立刻将父亲的两件“遗物”捡起,就在这时,他终于发现了那截枯木的变化。

  “咦,怎么变成红色的了!”

  项宇修炼契术,对红色有着非常敏锐的直觉,一年之前月亮是红色的,项虎的大力符也是红色的……除了那该死的红发僵尸外,红色往往是一种进化的表现。

  想到枯木平日的坚硬,项宇立刻咬破指尖,用枯木蘸着鲜血画了一道硬骨契文,而得到的结果让他开心不已。

  “原来枯木便是符笔,而且效果要比一般符笔好得多,难怪父亲要一起留下来,我可真是笨死了!”

  用枯木画出的硬骨契文已经黑得发亮,这说明只要再加把劲便能达到红色级别,项宇大喜之际立刻多画了几次。

  橙月在夜空高挂,一个皮肤略黑的少年借助微弱的烛光,用一截红色枯木专心画着契文,并渐渐地进入了忘我状态。

  “成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项宇看到掌心的红色硬骨契文后,失声叫了出来,这可是他第一次将一种契文的熟练度提升到赤色级别,相信那个屡次受挫的硬骨契文能昂起头了。

  伸了个懒腰,项宇有些担心地跑出了屋子,看到橙月仍旧高挂时满脸疑惑。

  “糟了,该不会是过了好几天吧!”

  项宇担心会错过收徒大典,返回屋子发现桌上的蜡烛竟然还剩一半,而指尖也是破损了一点,并没有之前拼命画契后贫血的感觉,这就说明前后不会超过一个时辰,但他明明感觉画了成百上千道契文的,不然也不可能把契文硬生生地提高到了赤色级别。

  “难道,难道这枯木……”

  项宇立刻新点了一根蜡烛,然后继续专心地画起了硬骨契文,当他再次从忘我状态回过神来时,蜡烛还剩大半,契文的颜色也亮了很多,但手里的那截枯木已经重新变回了黑色。

  “果然是这样,这枯木定是拥有某种时间能力,只要进入忘我状态便能让时间静止下来,不过现在枯木又变成了黑色,这能力也随之消失了,看来得想办法让它再次变红才行。”

  随后项宇安心休息,第二日天色刚亮便带着所有家当奔向了万毒深渊。

  万毒深渊位于齐鸣城以北,是由四座险峻高山围成,深不见底,唯一能下去的道路便是齐鸣山顶的阶梯,但齐鸣山平日由公国军队把手,直到招徒大典才会放行。

  项宇骑着快马用了一个时辰便到了齐鸣山底,此时山下已经聚集了上千人,多是月凝境,像他一样的月仆境非常少见。

  “开山!”

  片刻之后,随着一个铠甲将军的高喊,守住山路的军队让开了通道,一千多人浩浩荡荡地冲进了齐鸣山。

  项宇并没有着急,万毒谷每十年才收一人,测试难度必然不低,这绝不是靠那丁点时间便能弥补的,而且他还担心那阴魂不散的94号,得处处提防着才行。

  齐鸣山很高,由于常年无人入山,里面的飞禽走兽活得非常自在,不乏月引月凝境的凶兽存在,一行人只能沿着山路向上爬,但这山实在太陡太高,没有多久便有人停下歇息。

  项宇倒是十分轻松,他没有施展风行契文,仅仅是靠腿力便快步如飞,当他爬上山顶时已是深夜,而在山顶上只有寥寥几十个人。

  “咦,月仆境能这么轻松的上来,北岳公国果然不简单呀,不过始终有些不自量力了。”说话的是一个身穿蓑衣的男子,九星月凝境,这幅打扮显然是来自常年细雨蒙蒙的雨涵国,而在他的身旁却有一个身穿白衣如仙女般的少女,腰间还别着一柄细剑,十分威风。

  “润公子这可猜错了,此人应是来自东凌公国,没看到他胸口的符文吗?”

  听到东凌公国,蓑衣男子立刻失去了对项宇这个小人物的兴趣,满面愁容地说道:“这个时间,那些骷髅应该已经攻进雨涵国了,下一个便是尊商国,最后便会轮到你们剑毅国,郡主有何打算,若能击退它们,我齐润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白衣女子微微一笑:“润公子高看我们了,那些骷髅王连半月门都挡不住就更不用说我剑毅国了,我这次过来也是想借助万毒谷的力量。”

  齐润眉头皱的更深,直直地望着远处的深渊,眼神才燃起一丝希冀。

  “这不是作弊嘛!”

  周围的人听到二人的交谈也惊讶地嘀咕起来,两人的身份太过特殊,而且身边各有一群军人打扮的壮汉护着,看来能赢过他们的几率微乎其微,纷纷面露绝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战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战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