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鱼与血
疯狂的馒头2017-06-21 15:022,569

  白阿城东侧有一大江直通东海,江水清澈一望无际,多有花船往返其中,美酒、美景再加上美人,俨然一个水上天堂。

  一艘巨大花船上人声鼎沸,在靠近船头的靠海位置,一个瘦弱男子将一杯美酒灌进肚里,咂了咂嘴,脸色已有些醉红,随后直勾勾地看着对面的一个貌美女子。

  “哟,三爷干嘛这样盯着人家,就不怕奴家想入非非?”

  男子捏了下眉心清醒不少,意犹未尽地说道:“仙子真会说笑,您是大将军的女人,我项三哪有福气染指。”

  女子妩媚一笑,纤指撩了下黑发,娇滴滴的样子十分迷人:“三爷要是乐意,瑶儿可以陪三爷一晚,大将军是不会察觉的。”

  项三两眼已有些迷离,强忍着凝聚了一层月华之力,发懵的脑袋终于清醒,随后远离了一些女子,看样子十分忌惮:“方才是项三无礼了,还望墨瑶仙子赎罪!此次多亏您出手才让那些贱仆消失,我替大哥敬您一杯!”

  墨瑶见项三恢复正常,顿时失了兴致,随意地抿了下酒杯。

  “只是个交易罢了,不过他们还真不好对付,尤其是那个项泰三番五次坏我好事,最后还把那些孩子弄走了,不然真可以让他们断子绝孙了。”

  “哈哈项泰再厉害还不是被您一剑杀了,听说他死前还叫着那个项宇的名字,真是够傻的。”

  墨瑶听此颇为得意,轻蔑地扫了一眼花船,却发现项三身后的座位上,正有一个头戴斗笠的年轻男子拳头紧攥浑身颤抖,似是愤怒至极。男子大概不到二十年纪,墨瑶看着这具年轻的身体,不由得舔了下嘴唇。

  这一切项三都未察觉,给墨瑶把酒满上,讨好似地说道:“仙子放心,只要凝霜一回来,我便把她送去宇文将军的府邸,到时候还要仙子多多调教了。”

  墨瑶仍旧盯着对面的斗笠年轻人子,淡淡回应:“三爷对自己的侄女还真是够狠呢,大将军可是出了名的粗暴,项凝霜这个少女可要遭罪了?”

  “只怪她当年对那个项宇太好,所以才被送去雪齐国悔过,如今能被宇文将军看上是也她的福气了。不过仙子放心,只要您教导一番,保准这丫头能百般顺从,到时候跟仙子一起伺候大将军,岂不美哉!”

  墨瑶没再说话,抿着酒贪婪地看着项三身后。

  一阵大风吹过,江面上起了风浪整个花船摇曳不已,只见年轻人颤抖着双手,从怀中取出了一支符笔,随后割破了右手腕和一个黑囊,毛笔蘸了下鲜血又蘸了下墨绿色的液体,然后在右臂上画着什么。

  “符术?”

  墨瑶认出了男子手段,不由得自语了一声,此话听到项三耳里有些莫名其妙,随后沿着墨瑶的目光转过身子。

  一阵狂风后,江面的巨浪扑上了花船,当项三看清男子手臂上的符文时,一道秋刀鱼形状的冰锥,毫无征兆地贯穿了他的心脏。

  “通灵契术?是项宇……”

  只是在短短的一息间,有着三星月凝境修为的项三,一向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项三,勾结外人屠杀旁系的项三,被月仆境的项宇一招击杀!

  而在一旁的墨瑶脸色大变,身形一个闪动后躲过了另一道巨浪,随后猛地一掌把斗笠年轻人拍进了江水。

  “咦,竟然穿着二品凡器,倒是有点意思。”墨瑶饶有兴致地看着江面,里面的年轻人已经没了踪影,随后淡淡地瞥了一眼项三尸体,一跃离去。

  这个戴着斗笠躲在背后偷听,之后用水灵契文杀死项三的,正是项宇。

  当日他从项祝那得知了墨瑶后,立刻推测出了事情大概,于是其马不停蹄地返回了凌周,并一路跟随项三来到了花船。

  当项三和墨瑶津津有味地讨论着怎样虐待项泰和项凝霜时,项宇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愤怒,于是取出了巨蟒毒囊,利用月引境的的毒液,强行催动了水灵契文。

  水灵契文和木灵契文一样是通灵契术中的中级契文,都是借助外力发挥远超自己实力的攻击,以项宇五星月仆的实力,根本无法催动,所以才不顾一切地使用了巨蟒毒液。

  水灵契文的威力很大,借助江水的巨浪项宇直接将项三秒杀,不过其毒性也是够强,项宇掉入江中后片刻便毒气入体失去了意识。

  此刻项宇的身体一直随着江水漂流,他不知道的是,其怀中被割破的毒囊正继续往外渗着毒液,就像一团黑气一样包裹着他的身子,惹得江中的游鱼纷纷远离。

  空中的红月突然光芒大放,一缕缕月光穿过江水照在了项宇身上,怀中的包袱突然金光闪烁,周围的毒液剧烈翻滚形成了一个漩涡,蓦地钻入了包袱内的一个锦盒,而里面正是那截毫不起眼的黑色枯木。

  随着体外的毒液全部消失,枯木渐渐变成了红色,并有一缕缕精纯的月华之力渗入了项宇身体,而项宇的修为也节节攀升,最后稳定下来时已经到了九星月仆境。

  一日之后项宇随着江水漂到了沙滩,缓缓睁开眼睛后,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面相儒雅的中年男子,而在男子的眉毛上,竟然覆盖着两片拇指大小的白色骨壳,左边骨壳上刻着个小巧的“1”字,右边骨壳上也刻着个“1”字,只不过这个“1”是跟右眼的一道伤疤连在一起,看起来大了不少。

  “咳咳,11号……是骷髅王!”

  项宇不禁倒吸了气,这些天他跟死灵大陆的骷髅接触不少,当看到骨壳和编号时,便立刻猜到了儒雅男子的身份,而男子展现出来的修为,也至少达到了月虚境,那可是在东凌公国只有半月门才有的存在。

  男子略有意外地看了项宇一眼,不过并未出手,而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项宇手臂的契文:“竟然是契术,玄天大陆的人类还真是聪明,竟能想到这种修炼方法,不过你用月引境的毒液刻画契约,小家伙,你离死期不远了。”

  男子的声音很是温和,这跟项宇心中对骷髅的印象极不相称,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男子轻轻一笑没有在意项宇的诧异,右眼一眨后,一个彩色气泡从其眼间的伤疤飞出,随后轻飘飘地落入项宇胸口。项宇只感觉一股暖流在血液中流淌,体内巨蟒的毒液竟然一点点地被中和,不过最终还是残余了一部分。

  男子见此眉头微皱,回头看了一眼后说道:“以我的能力只能帮你到此了,或许后面那家伙能继续帮你。我终究还是不喜欢打架呢,再见了,小家伙。”

  “等等,你叫什么?”

  “名字?多么奢侈的东西,就叫我莫寻吧。”

  话音刚落,男子被一个巨大气泡包裹,随后气泡轰然碎裂,化成了无数个小气泡,而男子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项宇的心里有些挣扎,长期以来他一直认为骷髅王只不过是徒有人形的怪物而已,没想到里面还有莫寻这样的人物存在,不仅不杀他还救了他一命,这份恩情可不算小。

  “如果换作是我,会如他一般留情吗……”

  片刻之后莫寻所说的后面的人果然到来,项宇定睛一看,竟然是三个熟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战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战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