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万倍暴击
疯狂的馒头2018-03-19 15:122,514

  只见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人,左手托着一个少男,右手托着一个少女,正踏空而至。

  白衣男子正是当日跟巨型骷髅大战的月虚境强者,少男少女则是项宇在白阿城的至交好友,哥哥叫作司徒武,外号黑子,妹妹名叫司徒晴,每次项宇回到白阿城都会跟他俩玩上几日。

  “是你!”“小宇!”

  白衣男子和司徒兄妹不禁互望了一眼,显然没有料到对方也认识项宇。

  “我和哥哥从小跟小宇一起长大,前辈竟也认识小宇?”

  “前些天远远地见过一面。”

  听到回答少女司徒晴也没有多问,直接跑到项宇身边一脸关切地问起话来,而项宇也对司徒兄妹的经历有了了解。

  原来前些天骷髅大军落下时,司徒兄妹也在落日森林采药,他俩的家境也有些贫寒,只能通过采药维持生计,至于用来修炼的功法也是几乎没有,所以只有二星月仆境。

  当二人遭到大批骷髅围攻时,途径的白衣男子李傲天果断出手解围,并一眼看中了二人的修炼天赋,说是要将他们带到半月门培养,二人当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这些天三人一直在剿灭残余的骷髅,直到刚才李傲天感应到一股极强的气息后直接掠到了江边,却没想到竟是项宇。

  项宇没有把莫寻的事情说出,只是含糊地说了些中毒的经过,李傲天伸手给项宇把了脉后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此状却让司徒晴着急起来。

  “前辈,小宇中的毒真有这么强?你能不能救救他!”

  李傲天叹气道:“这应该是那月引境巨蟒的剧毒,你将毒液用来画符,现在还能活下来已是奇迹,以我的能力只能让毒性发作的慢些。”

  司徒晴眼圈顿时有些发红:“前辈能救一点便救一点吧,说不定这多出的一点时间,就能让项宇找到解药了呢。还有,晴儿恳请前辈将小宇带回半月门治疗!”

  李傲天点了点头,伸手放在项宇的胸前,一道寒力注了进去,而项宇体内的毒性扩散也慢了下来。

  “多谢前辈!”项宇和司徒兄妹同时行礼。

  “其实我也只比你们年长几岁而已,就叫我师兄吧。至于项宇的毒半月门也解不了,唯一能解的应该就是北岳公国的万毒谷了,距离毒发还有三年,希望你能及时赶到那里。”

  李傲天的这番话说得简单,三人听了却是震惊不已,只比他们年长几岁,那便意味着他在二十年纪便达到了月虚境,那可是一个让整个公国都仰望的存在。

  “你们不用诧异,其实我是出生时得到了逆天机缘才会如此,如今二十年了,仍然没有到达月吞境,可见我的修炼天赋着实不高的。”李傲天平静说道。

  出生时便有月虚……项宇三人的心理伤害立刻受了一万倍暴击,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就在这时,空中的红月突然闪烁了几息后,竟然一点点地变成了橙色,这个在玄天大陆红了一千年的月亮,从此不再红了……。

  看到三人震惊的表情,李傲天感慨说道:“据说在九百多年前,死灵大陆的月亮已经变成紫色,这就意味着还有不到百年的时间,它就会失去月华之力。此次死灵大陆入侵的目的便是跟这个有关吧,就是不知到底是谁有这能力创造了骷髅王进行入侵。”

  李傲天的话很明显,月亮的颜色千年一变,这就是说六千年之后,玄天大陆的人也不能通过月亮修炼了,三人听后不禁有些伤感。

  之后的时间,项宇又从李傲天身上得知了不少他不可能接触到的隐秘,不得不说,半月门和凌周城的这些家族门派有着天壤之别,一些长期萦绕在项宇心头的疑问也得到了解释。

  随后李傲天带着司徒兄妹踏空远去,而项宇坐在沙滩上沉吟许久。

  之前的一战他成功地消灭了一个仇人项三,却“收获了”一个更强大的仇人,那便是宇文无极。

  此人以三十年纪晋入月引境,算是凌周城除了项儒之外的第二人,不仅是大型家族宇文家族的族长,还掌控着整个凌周城的军队,权利极大。不过他性格残暴张扬,但凡喜欢的东西便要得到,之前便是听说了项凝霜的美色才跟项三做了交易。

  但是项凝霜乃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项宇又怎能让她落入虎口。

  万幸的是项凝霜已经被送到雪齐国“历练”,没个五六年是回不来的,这便给项宇多了不少变强的时间,否则以他现在的实力连那个月凝境的墨瑶都打不过,更谈不上挑战宇文老贼了。

  至于修为一下子跳到了九星月仆,项宇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归功于消失不见的巨蟒毒囊,之后不再迟疑朝着北方行去。

  而项宇不知的是,怀中锦盒内的那截红色枯木,正如心跳般扑通扑通地起伏着。

  ……

  玄天大陆的最东边是东凌公国,往北经过雨涵国、尊商国和剑毅国后才是北岳公国,项宇骑着快马用了近半年时间才到了北岳公国的齐鸣城。

  由于万毒谷处在一个深渊当中,唯一的道路被军队严格把手,平常人若想入谷只能在每十年一次的招徒大典上,也正因此作为紧靠万毒谷的齐鸣城,便逐渐成了北岳公国的第一大城。

  万幸的是距离上一次大典已有九年半,项宇只要再等上半年时间便能参加招徒。

  “哈哈,小兄弟,你一个月仆境还想加入万毒谷?你真是太逗了。”

  “看道友的相貌不是北岳公国人吧,难怪会对万毒谷这样陌生,虽说万毒谷十年便招一次徒,但每次只收一人,这几百年来能入谷的最低修为是五星月凝境,道友年纪还小,想必下一次招徒能争上一争的。”

  “哼,都知道万毒谷有越级而战的实力,但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能来的。”

  “……”

  项宇初入齐鸣城后,刚一打听万毒谷招徒的事情便遭到了无情嘲笑,但让他纳闷的是,这些人也大多也是月仆境而已,为什么还要到齐鸣城凑热闹。

  带着疑问,项宇又厚着脸皮去招惹嘲讽,最终总算明白了这些人的目的。

  原来万毒谷所在的深渊便是招徒的测试地,每年的测试内容也都一样,那便是在毒山中解一盘象棋的残局。规则听起来简单,但残局不易,山上的百毒又五花八门,这几百年来能成功破局的仅有两人而已,其余的都是靠“即将破局”而入谷。

  也正因此,齐鸣城成了一个棋艺切磋和解药贩卖的聚集地,每年都有大量的月仆境在此走上发家致富的小康之路。

  项宇有些无奈,他的棋艺倒是不低,多是小时候无聊和谢凝霜共同进步,但是对于毒药解药这些则是一窍不通了,而且他身上本就有巨蟒的剧毒,再来个毒上加毒,恐怕会死得很难堪。

  “唉,看来这半年有的忙了。”就在项宇打起精神开始他的囤药之旅时,一个红色短发男子出现在了他面前。

  “是你!”

  “是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战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战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