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南山南2017-06-23 10:301,712

  兰城讲武堂是在中秋节开学的。开学不到一个月,仇致远就听到了风声,说“讲武堂多革命党,虎大伤人”。有好事者甚至将这小道消息说给述平听,据说述平听了,一脸的似笑非笑,“呵呵”两声,便没有下文了。

  仇致远明白,无风不起浪,而自己,便是那始作俑者。讲武堂开学后不久,述平找他谈话,说要给年轻人压担子,不由分说就升仇致远为总办(即校长)。仇致远不明白述平的真实意图,以为他信任自己,便把张开儒、唐继尧、罗佩金、顾品珍、庚恩旸、李烈钧、刘存厚、方声涛等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留学生都先后引入讲武堂任教。仇致远明白,这些昔日同窗多为同盟会的秘密会员。而“讲武堂多革命党,虎大伤人”的说法,也是从这个时候流传开来的。仇致远不知道,述平听到这些流言,表面上置若罔闻,实际上是在暗中默默观察,以静制动而已。

  仇致远还有一个隐忧,就是关于讲武堂的选址。讲武堂选在兰湖边的一大块空地上,主体建筑是中国传统的走马转角楼式的土、木、石建筑,正方形布局,东、西、南、北楼各约长120米、宽10米,呈对称之美,很符合中庸之道。讲武堂校舍落成典礼上,述平看上去有些郁郁寡欢。他问仇致远,说最近有传言,兰湖边的这一大块空地,原本是明朝开国元勋沐英镇守云南时的练兵场。某些人选址于此筹建讲武堂,有“反清复明”的曲折心意在。仇致远听了,心里暗暗一惊。因为选址之初,就是他陪述平单独前往的。关于兰湖边这一大块空地的传说,他早有耳闻。而且往深了说,仇致远的祖上就是南明王朝时“反清复明”的骨干。但是现如今的仇致远作为同盟会会员,自然不会去幻想“反清复明”的陈年旧事。他之所以选址在这里,无非是旧瓶装新酒,借祖先旧事,来砥砺今日的自己。所以当述平向他询问选址意见时,仇致远做了一个倾向性的描述,那就是此地面积广阔,建成后单操场就可容万人之众。兰城讲武堂欲志存高远,此地当是绝佳之选。

  也不知是听了仇致远的建议,还是心中早有定夺,述平当下就决定,讲武堂选址于此,择日开工。仇致远也庆幸自己的曲折心意,有了一个寄托的场所。但是现如今,述平阴阴地跟他讲那个与明朝开国元勋沐英有关的江湖传言时,仇致远便觉得,此人套路还是深的。仇致远不敢说自己事先不知道那个江湖传言,因为那叫此地无银三百两。仇致远只说,当初选址于此,是述平的决策,自己只是建议而已。述平“呵呵”两声,道:此一时彼一时。仇致远又说,世上事与时俱进方是个中深意。“反清复明”于当今时局而言,那是逆历史潮流而动。要练就一支精锐,拯救清朝之命的新军,才是兰城讲武堂的使命所在。述平半晌无言,最后只说,今日你一番话,“与时俱进”是说对了,其他都是废话。另外,据我所知,你祖上是南明王朝时“反清复明”的骨干,可有此事?仇致远听了,心里又是一惊。这述平,绕来绕去,原来这句话在这里等着呢。也难怪,作为兰城讲武堂的负责人,政审工作是必不可少的。但仇致远想,即便政审,也不可能查祖宗十八代吧。述平之所以把工作做这么细,毫无疑问,那是对他重点关注了。可重点关注之后,还对他大胆使用,那只能说明一点,述平的政治倾向,还是很有弹性的。仇致远甚至怀疑,述平早就知晓兰湖边的这一大块空地,原本是明朝开国元勋沐英镇守云南时的练兵场。只不过前朝旧事,根本不足挂齿。此时提出来,或许就是诈他一下吧。仇致远当然不怕诈。他淡淡一笑,说还是述总督说得对,今天谈话的核心关键词,就是“与时俱进”四个字。述平一愣,又开始似笑非笑地看着仇致远,最后忍不住笑出声来:“与时俱进,说说容易,做起来却难。难在何处?难在与时俱进者,还要不要底线?既有底线,何以前进;底线若不守,是进是退真是天知道……”这下,轮到仇致远发愣了。述平这话,大有玄机啊。但述平不解释,说完就走。仇致远想,今后,与此公相处,当要有与狼共舞之机心了。

  当然,述平怀疑归怀疑,仇致远的布局工作还是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他升为总办之后,又任命了两个得力的同盟会员为监督和提调,这样,讲武堂的一二三把手就全由同盟会会员来担任。不仅如此,仇致远的布局工作还扩展到教职员工层面。在校的全部49名教职员工中,同盟会员有19人,另外革命派人士有12人,倾向革命者9人。

  一切都已是箭在弦上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