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南山南2017-06-23 10:291,588

  50岁的兰城总督述平似笑非笑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年轻人仇致远,突然在脑海里闪过一句话:年轻真好。

  仇致远也的确年轻。作为大清国派往日本求学现代军事的官费留学生之一,仇致远出国时只有22岁。现在他作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毕业的学生学成归来,满打满算也只有26岁。26岁的年轻人,担纲兰城讲武堂的监督,能不能服众?最关键的是有没有心胸、魄力做继往开来之事,述平心中实在没底。因为所谓的“监督”可不是可有可无的角色,它相当于主管讲武堂教学的副校长。述平本人虽然挂名总办(即校长),却真真是甩手掌柜,万事不管。虽说相人之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但世上好多事,可选项并不多。述平要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留学归来的“海归”滇人中遴选兰城讲武堂的监督,仇致远目前看,履历表还算是过得去的。光绪二十四年中秀才,光绪二十九年入昆明高等学堂。随后留学日本,学习陆军军事,先后毕业于振武学堂与士官学校。可谓既了解中国国情又了解日本国的现代军事理论。按照时下朝廷倡导的“政治学西洋,军事学东洋”之提法,仇致远应该符合“军事学东洋”的理念,至于学成多少,能不能洋为中用,述平想,那真是要看天意。

  天意有时真比人事强。这一年,溥仪即位,张之洞死了。时局越发不堪。张之洞生前大力弘扬“西体中用”,关于这个中国式政治哲学,老佛爷曾经是叫了好的。可戊戌变法那么一闹,这“西体中用”,也就成了敏感词,仕途中人再说这词时,总要看看朝廷的邸报中,是否还保留着这个说法。好在老佛爷开明,将张之洞和康有为、梁启超那帮人做了切割,说张之洞是国之栋梁,板荡老臣,“西体中用”还是要继续坚持下去的。帝国不变革,断无前途可言。述平也是仕途浮沉多年之人。他光绪五年以优贡捐奖道员,后任四川永宁道,再后来任湖南盐粮道、按察使、福建布政使、云南布政使等职。光绪二十七年升为广西巡抚,不久调云南巡抚。接下来还做过贵州巡抚,以及安徽铁路矿务总理等职。现职兰城总督任期还不满三年。仕途历练不可谓不丰富矣。述平一个人静下心来的时候揣摩自己的履历,发现其中也有“西体中用”的影子。从贵州巡抚到安徽铁路矿务总理,国势的微妙变化可见端倪。再说时下这讲武堂吧,摆明了是要和八旗兵拉开距离的。从甲午海战到八国联军进京,八旗兵之不堪一击,明眼人一望便知。朝廷在邸报里讲,为了应对新的军事形势,要不惜一切代价建立一支“新军”。而讲武堂,便是为培养“新军”将领所设立的新式军事学校。大前年,朝廷在天津成立了北洋讲武堂;去年在奉天成立了东北讲武堂,今年又在兰城成立讲武堂,朝廷的意图很明确,那就是由点及面推广新式军事学校。述平说起来也不是守旧之人。两年前他就未雨绸缪,筹建兰城讲武堂。只是师资力量不足,开学之初虽然招了差不多90名学员,结果一个月后就跑掉了一半,只剩43人,勉强维持了6个月后,兰城讲武堂就关门大吉,徒增一段笑柄而已。

  此时述平似笑非笑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仇致远,含义是很丰富的。述平看人,大多似笑非笑。如果被看之人历练不深,有时会被看得毛骨悚然起来。因为述平的眼神,既非亲切,也非嘲笑,而是——没有任何内容。他其实就是看着你,脸上挂了似笑非笑的标签而已。述平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练就了这样的观人功夫。宦海沉浮几十年,防人之心不可无。述平似笑非笑的表情里,其实还含着一层戒备。比如对站在他面前的仇致远,述平就有戒备之心。不错,仇致远的确人才难得,但述平也听说,此人于光绪三十二年在日本加入同盟会。出于对朝廷的公心,述平本应拒绝这样的人入主兰城讲武堂,另择贤能。但述平也听说,在日本的陆军士官学校留学生,大多与同盟会组织有或多或少的联系。时局晦暗不明,述平也想给自己留一条退路的。他有一次率幕僚登上兰城名胜西望楼吟诗赋词,劈头第一句就是“西山惨淡兰池碧,万象埋忧入酒杯”。究其实,他对清王朝的前景还是比较悲观的。这个仇致远,且用且观察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