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南山南2017-06-24 11:013,098

  犟李头感觉自己和较真冯的关系既有些针尖对麦芒,又有些惺惺相惜。

  他想起一个词——恩怨交集。

  就像李家和冯家,在那个南山南小镇上,数百年来始终在较量,自己的家族就比对方要辉煌灿烂一些。

  冯李两家的族长冯大脑袋和李大嘴巴一个脑袋大,一个嘴巴大,每天的重要工作就是论证自己的家族如何源远流长、根正苗红。李大嘴巴热衷于修族谱。其他家族修族谱是百年一修,李大嘴巴是百日一修,一年差不多要修四次族谱。春夏秋冬,在李大嘴巴的号召下,族里人重要的工作就是给祖上挖掘光辉事迹,以为百日增订版族谱提供素材。李大嘴巴自己专工李氏始祖李渊。每天,李大嘴巴用他的大嘴巴扒拉完两大碗米饭后,就是给冯大脑袋洗脑。李大嘴巴在冯大脑袋耳边滔滔不绝地说:

  “李渊,唐高祖。生于公元566年,岁在丙戌,出生在甘肃省成纪。仕隋,封为山西河东慰抚大使,历任岐州刺史,荣阳、楼烦二郡太守,卫尉少卿、殿内少监。由文臣转为武职,封为‘大丞相’,隋大业十四年五月,隋恭帝禅位,建立唐朝,号高祖神尧皇帝,以土德王建都长安,改元武德元年,在位九年,寿七十一,生子二十二,分十五房,让位次子世民。”

  李大嘴巴的嘴巴就像留声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冯大脑袋耳边盘旋。时日一久,冯大脑袋也不由自主地对唐高祖李渊的光辉事迹倒背如流了。冯大脑袋当然不怀疑唐高祖李渊的光辉事迹,他怀疑的是,唐高祖李渊凭什么就成了李大嘴巴的祖上了?天下姓李的,莫非都可以扯虎皮拉大旗,认唐高祖李渊为自家祖上?冯大脑袋打死都不信这一点。

  可李大嘴巴就是信誓旦旦地宣称,唐高祖李渊是他李氏家族的五十六世祖,每逢清明,李大嘴巴必要兴致勃勃地做一件事,将李氏族人全都聚集在宗族祠堂里,摇头晃脑地吟诵祖训和家训。

  冯大脑袋有时候挺佩服李大嘴巴的,做什么事都能搞得煞有其事。这祖训和家训,整得非常像模像样,的确是名门望族该有的范。反正冯大脑袋不相信李大嘴巴能整出这些词来,估计天下族谱都差不多,李大嘴巴经营族谱有年,模仿、借鉴的功夫大概也修炼到家了。

  当然了,李大嘴巴对冯大脑袋的祖上也是不敢恭维。因为冯大脑袋经常宣称,他的祖上是传说中的黄河之神,即河伯冯夷。镇上最有学问的离垢先生就对冯大脑袋的说法微笑不语。李大嘴巴很想搞清楚离垢先生微笑背后的真实信息,但离垢先生除了微笑,就是不语。李大嘴巴问得急了,离垢先生才泄露天机一般地说,河伯族首领冯夷的后人的确在冯地建立了冯夷国,可历经夏商周三朝后,终在西周时被周武王所灭。以后天下的冯姓人家,究竟源出何处,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离垢先生泄露天机时一直是微笑着的。离垢先生是南山南镇上唯一一个外姓人家。不知道哪年流落到此处,赞一声“此地南上有南,犹如世上事了犹未了,夫复他往?!”便住了下来。一人,一宅,一箫,一犬,一灶,一碗,日子过得极是淡泊。李冯两家有什么纠缠,离垢先生往往一语化之。但这一次,离垢先生出语谨慎,对冯姓始祖的来历欲言又止,李大嘴巴便觉得,冯大脑袋的祖上一定是籍籍无名之辈。河伯族首领冯夷的后人云云,那真是扯虎皮拉大旗了。李大嘴巴开始理直气壮地嘲笑冯大脑袋了。尽管自己的祖上到底是不是唐高祖李渊,他心里还有些发虚,但冯大脑袋的祖上肯定不是河伯族首领冯夷,这一点应该确凿无疑了。

  冯大脑袋便和他较真,较真自己的祖上是如假包换的河伯族首领冯夷。他的儿子较真冯比父亲表现更急切,仿佛不认自己祖上是冯夷,便是遭受了天大的委屈。犟李头也是在这个时候加入了战阵的。冯大脑袋和李大嘴巴,俨然是上一辈人了。在唇枪舌战方面,精气神都有些不济。犟李头和较真冯正是后生,血气方刚,性格又都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不管是打还是骂,那都是中气十足,当仁不让的。未去兰城讲武堂学艺之前,两人发泄精力的一个重要渠道就是维护祖上的尊严。此番父辈们已是针锋相对,他们自然要针尖对麦芒。唇枪舌战未果后,两个后生撸起袖子准备大战三百回合了。

  离垢先生及时地制止了他们。离垢先生真是个聪明人,总是于细微处发现世事的真相。这一回,他就发现了一个真相,有关冯家祖上真实来历的真相。他让吵嚷不休的李冯两家人看一样东西。

  冯氏祠堂的一副对联:

  姓肇毕公高历秦汉晋唐宋元明以迄大清宗序族谱千百年流传成周一脉

  祖居始平郡由吴越燕楚江浙闽而入粤省功名事业十五国谁先冯氏三元

  此对联为冯氏古祠堂正堂木刻对联。字迹涣漫,看得出年头已久,但除了离垢先生,在场中人谁都不明白这长长的对联究竟代表什么意思。包括冯大脑袋,也是一副鸭听天雷的样子。离垢先生慢悠悠道:“此联中丞相指的是春秋时期的冯简子,将军指的东汉冯异将军,由此可知冯姓家族的始祖是毕公高!”

  冯大脑袋还是一副鸭听天雷的样子,但较真冯却开始趾高气扬了:“牛,真他娘的牛!春秋冯简子,东汉冯异将军,这比什么李渊出道早多了……”

  较真冯此言一出,李氏族人都开始“嗡嗡”起来。犟李头冲上去就打了较真冯一个嘴巴,随后便要撕烂他的嘴。较真冯马上就明白自己犯了众怒,他不应该当着李氏族人的面,直呼对方祖先的名讳。犟李头得理不饶人:“我堂堂唐高祖的名讳也是你小子可以叫的么?!什么春秋冯简子,东汉冯异将军,世人只知唐高祖!再说那个毕公高是什么玩意儿……”

  犟李头此言一出,冯氏族人也开始“嗡嗡”起来。在这之前,犟李头怎么称呼毕公高,他们无所谓。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这个叫毕公高的人与他们有什么关系。但是离垢先生言之凿凿地说,冯姓家族的始祖是毕公高,那对不起,犟李头就不能出言不逊。较真冯像打了鸡血一样冲上去,欲对犟李头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不过很遗憾的一点,较真冯的体格弱了一些,狠劲也弱了一些。他想对犟李头打一个嘴巴,再撕一下他的嘴,哪怕是象征性地撕一下,以雪刚才之耻,却是未能奏效。他很快成了犟李头的手下败将。

  却是始终不屈不挠。被犟李头按在胯下捶打,到底不服输,冷不丁的还反击一下,挠得犟李头脸上也出了两道血丝。犟李头怒了:“娘们啊!大老爷们打架靠挠,你们冯家人就这副德性吗?”

  一片混战中,还是离垢先生站出来解围。离垢先生的解围是围魏救赵式的,他没有分而劝之,而是云淡风轻地指出了另一个事实:毕公高是周文王第十五子姬高,封地于毕国,所以又叫毕国公。

  冯大脑袋惊呆了。先前离垢先生指冯氏族人的祖上是春秋时期的冯简子以及东汉冯异将军,他虽然有些小小的窃喜,却是不敢在李大嘴巴面前直起腰杆来。毕竟唐高祖再怎么着,也比什么将军牛逼多了。现在听闻自己祖上是周文王之后,且出自离垢先生之口,那便是得了论证一番,确凿无疑了。冯大脑袋挺直了腰杆,他的大脑袋也因而显得更加硕大。最关键的是犟李头和较真冯停止了互搏,开始重新思考谁的祖先更加牛逼的问题。

  冯、李两族人也没有闲的,一阵嗡嗡声之后,就捉对论战,中心议题是周文王与唐高祖PK之后,谁赢谁输。当然,由于缺乏第三方立场,这样的捉对论战就成了分贝游戏。谁的嗓门高,谁就能胜出。场中人分为两派,群情激昂,誓为祖上的荣誉而战。当然,有一人是始终心静如水的。那就是离垢先生。他在等待一个时刻,群情激昂退场的时刻。冯、李两族人吵得累了,自然会让他裁判——当然,这绝对是人世间最难裁判的问题:事关祖上尊严与荣誉,谁肯认怂?!

  终于安静下来了。冯、李两族人都将目光投向离垢先生。离垢先生却将目光投向犟李头与较真冯。他最后出了个主意:祖上的尊严,再争也是祖上的。冯、李两族人活在眼下,就要在后生中比拼一番,谁比谁更有出息。最关键的,是不能窝在南山南小镇了,必须走出去,学一番真本事,闯一番新天地,这样回来才能光宗耀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