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南山南2017-06-27 09:091,730

  仇致远得知犟李头的思想政治工作出了意外之后,第一个反应是自己还是操之过急。

  对犟李头,他还是有所期待的。正因为有所期待,他才将较真冯上交的《警世钟》、《猛回头》、《革命军》等书籍还给他,不动声色地亮明了自己的政治立场。事实上,他让犟李头去做较真冯的思想政治工作,并没有说得很明确。因为他也知道,较真冯的思想观念,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转变的。但没想到犟李头竟然也是个很冒失的人,直接将《警世钟》、《猛回头》、《革命军》等书籍亮给较真冯看,这毫无疑问刺激了较真冯。因为身为教官,查封禁书本是职责所在。尽管仇致远对较真冯一直以来都有点拨之举,但都是做得比较节制的。《警世钟》、《猛回头》、《革命军》等书却不一样,这是反清禁书,被校董述平总督查获了,是要杀头的。犟李头不晓得个中利害关系,直接对较真冯下猛药,势必激起巨变。仇致远现在担心的不是他个人安危,而是讲武堂数百名新军和同盟会会员的安危。仇致远知道述平的能力,他要是顺藤摸瓜,那这段时间以来他的努力全都泡汤了。对不起梁启超的嘱托不说,最关键的,即将举行的革命起义会被迫流产……

  站在他面前的犟李头却不明白这一切。他只是对较真冯的小人行径痛骂不休。仇致远也不打算告诉他个中关节。倒不是不信任犟李头,而是于事无补。他明白,较真冯告密后,述平很快就会找他谈话,甚至会直接抓捕他。仇致远现在考虑,要不要立刻转移讲武堂里的新军和同盟会会员,但这样做,事实上与暴露无异。因为在兰城讲武堂的教职员工和学生当中,约有一半已经被他发展成新军和同盟会会员——兰城,现在正在火山口,而火种则是仇致远。

  犟李头走后,较真冯怀揣着《警世钟》、《猛回头》、《革命军》等书,一直首鼠两端。他承认,自己不是个圣人,也的确有向兰城总督述平告密的想法。至于告密的动机,较真冯自己也说不清楚。一方面是害怕:犟李头看禁书,仇教官包庇他,犟李头又回过头来堂而皇之地拉他下水,较真冯本能地感觉这是个危险的事情。仇教官在玩火,犟李头也在玩火,看样子这火还不小,弄不好要株连九族。较真冯马上想到了南山南小镇,镇上那些与他有或远或近亲属关系的冯氏族人。自己如果私藏这套禁书,被兰城总督述平知道了,他会不会带领清军,杀到南山南小镇,把他冯氏族人砍杀殆尽呢!所以较真冯有上交禁书的冲动。

  但另外一方面,他又可怜犟李头,或者说不忍心加害犟李头。他如果交出这套禁书,兰城总督述平肯定会让他交待来历。那犟李头就在劫难逃了。或许他可以撇清干系,但较真冯一想到兰城总督述平带领清军,杀到南山南小镇,把李氏族人砍杀殆尽,心里就觉得太过残忍。不错,他和犟李头出来,是各自背负着家族使命,以压倒对方家族并因此光宗耀祖为己任的。但如果采取这样的方式制胜的话,是像犟李头所说,有些胜之不武。

  较真冯因而首鼠两端了。他恐惧地发现,这不仅仅是道非此即彼的选择题,更要命的是无论选择哪种方式,都会带来致命的伤害:上交禁书,对不起犟李头,对不起李氏族人;不交禁书,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冯氏族人。怎么办?

  较真冯最后决定焚毁禁书,就当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烫手的山芋。他安慰自己,兰城总督述平真要查办他,手头总得有证据吧。他他娘的烧了它,不就一了百了了?较真冯当然也想过,万一禁书事件突发,从犟李头那边查到自己,麻烦总是少不了的。私藏禁书,甚至包庇犟李头之类的罪名,足以让他有性命之忧,但就冲这个冤家兄弟舍不得自己流落街头,两人一起在讲武堂学艺,也值当自己替他冒回险……

  当然世上事,总是黏黏糊糊,更何况较真冯这么较真的人。当他在自己的宿舍紧闭房门,划上洋火,欲烧禁书之时,他的好奇心突然冒了出来——什么样的书,让犟李头如醉如痴,甚至让仇教官也不惜包庇他?烧还是不烧,就此成了一个问题。洋火烫着了手指头时,较真冯才决定烧之前自己看一遍禁书再说。他要搞明白,是什么样的妖魔思想,让犟李头中了毒、着了魔。较真冯相信自己有这个抵抗力或者说免疫力,会带着批判的眼光去读禁书。于是,在油灯之下,南山南小镇的这个较真青年开始了午夜闭门读禁书的经历……

  较真冯不知道,这一读,竟然让他和犟李头一样,第一次,对这个世界产生了质疑的心态。他的抵抗力或者说免疫力,并没有起到防火墙的作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