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南山南2017-06-28 10:362,807

  但是枪声真正起来的时候,较真冯还是坐不住了。因为较真冯发现,他的祈祷似乎没有任何效果,因为子弹是不长眼睛的。犟李头很可能在某一个瞬间,成了牺牲品。听着总督府传来的枪炮声,较真冯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他想冲出去,又不敢冲出去。这一方面是勇气问题,另一方面,是对前途命运的判断问题。留在屋子里,真的好吗?第一次,较真冯开始问自己。他不认为自己是个投机主义者,但理性的判断告诉他,这样的枪炮声,要么是犟李头倒地,要么是总督述平倒地。换句话说,今夜,兰城的政治生态必定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你死我活的对抗,结果必定非此即彼,而不可能和稀泥。较真冯感觉,他开始越来越牵挂犟李头的性命了。如果在兰城总督述平的性命和犟李头的性命之间必选一个的话,较真冯宁可选择犟李头。这已经和政治生态无关,而只和南山南小镇有关。在南山南小镇,冯李两家是生死冤家,较真冯和犟李头也是暗自较量的后生;但是离开南山南小镇,较真冯和犟李头就成了生死与共的异姓兄弟。因为当别人问起他们来自哪里时,他们给出的答案毫无疑问是一致的,那就是南山南小镇。也就是说,在世人眼里,他们是一个地方出来的,是乡亲,是应该相互照料的兄弟。

  较真冯冲出去了,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犟李头,不管是活是死。活着,他们会为了家族荣耀,互相较量下去;死了,他会背着犟李头的遗体,千里迢迢地返乡。他会把这个冒冒失失的年轻人的遗体,交给他的父亲族长李大嘴巴。到那时,李大嘴巴的嘴巴会张得很大吧,也许会留下很长很长的哈喇子,会半天说不出话来。也可能会哆哆嗦嗦,老态毕现,较真冯不愿意去想象这一切,他只想做到问心无愧,给族人一个交待,也给南山南小镇一个交代。

  总督府门前已经尸横遍野了。四周还有流弹“嗖嗖嗖”地在飞,打在掩体上,发出沉闷的“噗噗”声。较真冯想起过年时,南山南小镇上杀猪的情景。屠夫们把刀捅进待宰之猪的喉咙时,发出的就是这样的声音。那是屠刀与猪皮的第一次亲密接触,随后便是感受到死亡气息的猪们最后发出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较真冯有些害怕,因为他同样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这些流弹,就像屠刀一样,在他耳边“嗖嗖”地在飞过,较真冯撅着屁股,姿态笨拙地在死人堆里翻捡。他不想找别人,他想在这些尸体当中,翻捡是否有犟李头的。

  但是战事还在他身边真切地演绎着。总督府内外,攻方与守方为了各自的目的进行着殊死搏杀,唯独较真冯成了这场战事的零余者,一心一意地在死人堆里翻捡一个叫犟李头的人的尸体。这场战事似乎与他无关,却又有捉弄他的意味。因为死人越来越多,而且不到战事结束,较真冯的寻找就不可能终止。最关键的,犟李头会死吗?如果他不死,较真冯的寻找就毫无意义了。所以严肃的战事之中,较真冯成了唯一荒诞的存在,只不过他自己并不清楚这一点。

  战事越来越残酷了。死人越来越多,革命党人的进攻在节节败退,较真冯翻捡尸体的举动完完全全成了冒险之举,因为总督府里的子弹开始有意往他身上扫射。较真冯伏在死人堆上,一动不敢动。子弹呼啸的声音开始远去。较真冯不能永远伏在死人堆上一动不动。他从房间里走出来,目的不是这个,目的是寻找,寻找他的异姓兄弟。他又开始翻捡尸体了,与此同时,总督府里的子弹也如影随形地往他身上扫射,较真冯又趴伏不动。如是三番,周围的声音都已经安静下来了,革命党人不见了踪影,总督府里的子弹都瞄准了较真冯,较真冯突然发觉自己面临一个生死抉择——如果装死人,他或许可以死里逃生,但他能够永远装死人下去吗?说不定战事结束,总督府里的清兵出来打扫战场,他还是在劫难逃。

  最关键的,他是兰城讲武堂的一个学生,教官教他的课程中没有装死求生这一内容。较真冯甚至想到了南山南小镇,他遥远的族人们。较真冯相信,亲人之间,声气相通。他现在的苟且偷生,族人们一定会感知到。他是南山南小镇冯氏家族唯一漂泊在外的游子啊。如果犟李头是战死,而他较真冯是装死,冯李两家人的荣耀较量,高下立判。较真冯摸索着从一个死人身上扯过一把枪,站了起来,开始朝总督府子弹射来的方向射击。这完全是一场不对等的抵抗。一个人对一群人,而且较真冯的射击是稚嫩的,他喜欢的是拳术,擅长的也是拳术,对于射击,教官也曾尽心尽力教过他,但较真冯学得漫不经心。一直以来,较真冯的目标都是犟李头。他从来没想过对犟李头要刀枪相见,他只是想以一种最古老的肉体互搏方式,为家族的荣耀而战。现在,这个机会还没有到来,他却不得不拿起枪来,与一种体制对抗。较真冯感觉自己还没准备好。他是来收尸的,不是来作战的。他本不想与清军为敌,只是到了这个战场,一切不是他所能左右的。因为在清兵看来,为革命党人收尸,就是革命党,所以最后他们对较真冯火力全开。

  较真冯最终被逼为一个战士。尽管他还没做好准备,战场却已经为他准备好了。他站在死人堆上,端着一把使用还不熟练的长枪,被迫与清军为敌。这是一场寡不敌众的战斗,较真冯将注定被消灭。只是谁都没想到,革命党人的反扑就在这个时候开始了。他们像潮水一般涌向总督府,总督府的子弹不再对准较真冯一个人,较真冯以为自己安全了,他放下长枪,准备歇息一下,谁知,一颗流弹就在这时,分毫不差地朝他的心脏飞来。不过,冥冥之中,犟李头出现了,他竟然分毫不差地出现在较真冯身前,用他的身躯,为较真冯挡了枪子。

  正在冲锋陷阵的犟李头是在发现较真冯毫无遮挡地站在死人堆上歇息,才冲上前来掩护的,但他自己却被流弹击中。虽然只击中了手臂,不是要害部位,犟李头却懊恼之极。因为在他看来,较真冯出现在战场上,不是来冲锋陷阵的,纯粹是来看热闹的。自己作为一个革命党人,本来没必要为一个看客挨枪子,所以他对较真冯,就语多讥讽:

  “较真冯,叫你来革命你不革命。我们革命了你在看热闹,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犟李头,我是来为你收尸的,谁稀罕革命!”

  “较真冯,我没有叫你为我收尸。我还没死呢,你为我收尸,最后你被打死了,我只好为你收尸……你爹冯大脑袋知道了,会气得头大的。”

  “我死了,也是被你害死的。我爹气得头大,你要负责。犟李头。”

  “较真冯,我不会为你爹负责的,我也不想为你负责。你如果不来这里,我连想都不会想起你。可你来了,还站在死人堆上,我不救你谁救你?较真冯。”

  “犟李头,别说了,再说你真要被打死了。我本来是想为你收尸的,现在你还活着,只好背你回讲武堂。”

  “较真冯,放下我。你他娘的战事还没有结束,就临阵脱逃。你要当逃兵我不管,你小子别拉我也当逃兵。听到没有较真冯!”

  “我不管逃兵不逃兵,犟李头,我只要你不死。记住,回到南山南,我不会告诉族人你当过逃兵的。”

  “较真冯,他娘的好人坏人都让你当了。你爹冯大脑袋就没好种!”

  “犟李头,你骂吧,只要能背你回学堂,我爹先让你骂两下,回头我再骂回你爹李大嘴巴……”

  犟李头无可奈何:“唉你他娘的较真冯,我的个亲爹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