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南山南2017-06-28 09:062,120

  兰城起义说来就来。

  较真冯没想到形势会发展到这么快。兰城起义之前,武昌起义已然爆发,犟李头绘声绘色地向他描述了武昌起义的情况:起义军掌控武汉三镇后,湖北军政府宣告成立,黎元洪成了都督,改国号为中华民国——变天了!犟李头兴高采烈,神情活像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暴乱分子。较真冯看了,深深地为他忧惧。

  不错,较真冯自午夜闭门读禁书之后,部分理解了犟李头的思想转变。但武昌起义之后,国号都改了,他还是适应不了形势的变化。对犟李头的兴高采烈,较真冯也是不以为然。黎元洪成了都督,在武汉那个屁大的地方宣布改国号为中华民国,这个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吗?自己宣布结婚了,谁承认?所以明智的人肯定是观察一阵子再说,只有冒冒失失像犟李头这样的愣头青,才会以为真的变天了。到时候秋后算账,吃亏的还不是这类沉不住气的人。较真冯相信自己是沉得住气的人,他要以静制动。

  犟李头却恨铁不成钢。和较真冯一样,他也是一根筋式的人物。较真冯是一根筋地向后看,而他犟李头是一根筋地向前看。犟李头觉得,这其实就叫眼光。从南山南小镇出来之前,他不知道什么叫眼光。南山南小镇很小,他和较真冯在镇上瞎逛的时候,总嫌镇子小,撒泡尿,就能从镇头流到镇尾,犟李头便常常想象镇外面的世界,不知道要撒多少泡尿,才能从世界的这头流到那头啊。犟李头后来才知道,他渴望看看镇外面的世界,其实就叫眼光。但较真冯不一样,较真冯在镇上瞎逛的时候,总是回头看看身后留下的脚印,顺便感慨一下祖上住过的镇子,踩上去他娘的怎么这么踏实呢?犟李头想起一个成语:鼠目寸光。

  犟李头觉得,眼光让他时时处处走在较真冯前面。较真冯拿到那套禁书后没有向兰城总督述平告密,这是他觉得此公尚可以挽救之处。犟李头遗憾的是,较真冯每次进步一小步,又犹犹豫豫往后退一小步,这才与他的距离越拉越大。犟李头是深刻地感觉到自己是在不断进步,与当年那个窝在南山南小镇上的迷惘青年已是不可同日而语。他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启发较真冯也不断进步。因为只有较真冯进步了,他们之间的较量才有意义,才有棋逢对手的感觉。但这一回,较真冯的表现还像以往那样,畏畏缩缩,让犟李头看了很是不爽。犟李头干脆把底牌亮给他。犟李头说,武昌起义爆发后,兰城革命党人在仇致远领导下密谋响应。你小子是不是紧跟时代潮流,就看这一回了。

  较真冯沉默不语。

  犟李头讽刺他:“是不是又想告密啊?较真冯,兰城总督述平很快就不是总督了。你向他告密,小心自己被抓哦。”

  “犟李头,兰城总督述平为什么很快就不是总督呢。你们要革他的命吗?”

  “较真冯,这是革命机密,我不能告诉你。”

  “犟李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你要提高革命觉悟。较真冯。”

  “犟李头,我怎么提高革命觉悟?你那套革命书籍我都看过了,不过心里还是怕怕的。我劝你不要革兰城总督述平的命。你今天革了他的命,明天就有人革你的命。犟李头。”

  “你真的要提高革命觉悟,较真冯。你看你刚才说的这些话,多么不革命。”

  “革命是要没命的。犟李头,你再想想。”

  “我想好了,较真冯,现在是你要再想想。”

  “我一下子想不好,犟李头。革命和不革命,那个更加安全一些?我脑袋都想痛了,也不知道选哪个好……”

  也的确是这样。对较真冯来说,革命真正的意味他并不清楚。他当然明白革命是要人头落地,所以本能的,不革命会相对安全一些。但现在的形势,是革命者越来越多,大家都喊打喊杀,不革命者就变得不安全了。那套禁书对较真冯的启蒙作用开始体现出来了。他突然感觉自己身上也是有那么一点热血的,不过不全是热血,也有冷血,所谓冷热交替,一会儿激荡,一会儿冰冷,让他无所适从。较真冯实实在在想搞清革命的真正含义,但四书五经的沉淀,却让他本能地对革命保持一定距离。较真冯犹豫不决,担心事若不成,家族会遭清政府打击报复。

  最后,他只得开始投铜板来选择自己命运。正面朝上,追随起义;反之,就不轻举妄动。投了三次,都是反面朝上。

  较真冯的投铜板游戏是当着犟李头的面进行的。犟李头深刻地感觉到,这个南山南小镇青年,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换成别的革命者,如果用投铜板游戏来决定自己的革命生涯,犟李头会嗤之以鼻的,但对较真冯,他还是抱了悲悯之心。他是多么想让这个猥琐的年轻人成为自己日后旗鼓相当的对手啊,因为犟李头遐想,若干年后,他骑着高头大马,以将军的身份威风凛凛地回到南山南小镇时,迎接他的不应该是毫无出息、目光短浅的较真冯。他是希望较真冯和他一起骑着高头大马,荣归故里——这样才叫英雄豪情,绝代双骄吧,只是眼前这个没出息的较真冯靠一枚投铜,断送了他本应该光辉灿烂的前程。

  犟李头恨恨离去。

  较真冯却是安之若素。只是安之若素的背后,隐隐有一丝不安。对自己不安,也对犟李头不安。如果没有那一套禁书的启蒙,较真冯是不会不安的。他只会惋惜、痛恨犟李头的一意孤行,惆怅若干年后,自己可以安全地回归故里,而犟李头却不知命运何寄,甚至人头何寄。这是个自顾不暇的时代,较真冯深刻地感觉到,自己与犟李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他不知道他俩之间,谁在进步,谁在退步,这恰恰是其不安之处。他只能祈祷平安。为自己,也为犟李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