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晨风曦露绮梦随(大结局)
煮墨2017-08-30 12:054,225

  帝伯也是大喜,片刻之后赶紧扔了手中的毛笔,抱起帝印,牢牢地盖在圣旨上。

  同一时刻,龙凤山下,天枢书院紫气东来阁内,正在翻书的天枢老人骤然双眼精光大盛,慢慢把手里的书合上,天枢老人从乾坤袖中取出一卷玉简,打开放在书案上,右首书:大荒风云榜。

  提起毛笔沾了墨,天枢开始在玉简上书写。

  三清仙宗,凌烟阁内,正在和门内众人商议维护护宗大阵的云逸忽然止住了话头,侧首看向窗外,含笑道:“他来了。”

  众人不解,坐下凡落尘起身,朗声道:“护宗大阵的事不用再议。”

  众长老更是不解,唯有水清越笑着起身,“长老们,应无回来了。”

  载天城的变化引起了帝颉的注意,那强劲有力的大地脉动,更是让他诧异,这大地之下竟然还有如此大的力量隐藏,而造成这种种变化的,更是帝颉最忌惮的应无,这让魔气盖世的帝颉很不舒服。

  手掌轻挥,魔气分开,帝颉身体不动,移形换位一般来到了载天城的上空,看着下方的应无,目光晦暗。

  “帝颉,我们又见面了。”应无面带微笑,率先打了招呼。

  “应无,你还是来了,不过你如今半点修为都没有,来了也不过是白白送死而已。”帝颉声音如闷雷一般响,任谁都能听出他话里有火气。

  “那可未必。”应无对着帝颉轻摇一根手指,“失去了一些力量,放空了身体和内心,也许你会获得更大的力量。”

  “是吗?”帝颉冷笑,“你所谓的更大力量就是世界之力吧,只是可惜你那些徒弟不争气,没有一人获得世界之树的认可,更没有拿到一份世界之力。”

  “你错了,世界之力是属于全世界的,没有人可以拿到。”应无淡然一笑,“而且,我也不需要拿到。”

  “装神弄鬼。”帝颉和应无谈话的时间越长,心里的不安越发强烈,见应无云淡风轻站在那里,帝颉忽然醒悟,“他在拖延时间。”

  一把巴掌拍向应无,帝颉根本无暇查看结果,身体再次返回高空,开始全力炼化魔气。

  临安大道上轰然巨震,岩石铺就的路面,出现了一个百丈的的深坑,里面传来应无爽朗的笑声,“帝颉,你的反应太迟钝了,一切对你来说,都已经晚了。”

  帝颉充耳不闻,更加疯狂地炼化天地间的魔气,只不过魔气一来分散,二来蕴含的力量巨大,非片刻之功可以尽数炼化完毕。

  阵法波动,空间泛起涟漪,应无从空间涟漪处走出,最后看了一眼被魔气笼罩的帝颉,轻声道:“开始吧。”

  大地开始剧烈的颤抖,频率越来越高,振幅越来越大,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一场大地震要发生的时候,东方忽然有璀璨的光柱从地下破土而出,直冲天际,南方和西方也相继有光柱出现,最后在北方,也终于出现了一道光柱。

  大地四极之地,四道光柱都有千丈粗细,从地下到天上,像是四根天柱一般。

  应无双手印法变动,一指高空,四极之地的光柱倾斜,最后尽数交汇在一起,化作一巨大无比囊括大荒四海九州的阵法,将高空魔气笼罩的帝颉困在其中。

  滚滚魔气中忽然传来帝颉愤怒的咆哮,“应无,你做了什么,竟然切断了我和魔气之间的联系。”

  应无印法再变,光柱开始收缩,阵法开始压低,“魔气本就属于全世界,能为你所用,为你驱使,可是最终它还是属于世界的,并不是你帝颉一人的。”

  高空被不断压低的帝颉发狂般的暴怒,虽然不能调动外界天地间的魔气,可他身体内的魔气依旧数量可观,而且可供他随意使用,眼看自己要被应无施展的阵法压制,当即发动猛烈的攻击,可是那阵法看似简单脆弱,却在帝颉魔焰滔天般的攻势下依旧稳固,空间都被帝颉打的凹陷不断,大地晃动,阵法却只是微微颤动,没有一点要崩溃的迹象。

  “不要徒劳挣扎了,这阵法是帝父所留,以大地为根基,用四份世界之力为枢纽,调集整个世界的力量,化为阵法之力,便是帝父再生,也打不破这阵法。”

  应无的话,让帝颉面色骤变,“应无,你放我出去,我答应你一切条件。”

  应无摇头,“抱歉,我不需要你的任何条件,只需要你从此消失。”

  帝颉疯狂地咆哮:“想要我死,你们也别想活。”说完,帝颉的身躯开始散发混乱的波动。

  “想要自爆。”应无手中印法再变。

  “寰宇四极阵,封印。”

  四道交汇在一起的光柱猛然收缩,刹那间消失在了大地深处,只留下四道深深的沟壑,从东南西北,汇聚在沧浪海中间,消失在翻滚不休的海水下。

  鬼界,轮回之地。

  鬼帝帝恣看着徐徐消散的魔气,感受到魔帝笼罩整个六界的威压也跟着消除,心里虽然很是清楚明了,可当事实猛然摆在他面前,他依旧有点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应无的杰作,心里震撼之余不免多了七分对应无的敬佩。

  卞城阎罗上前,“鬼帝大人,已经开启了轮回之地的封印。”

  帝恣回头,看着山一样高大的六道轮回盘,天轨,地脉,人枢三座高大万丈的巨型石人像伸出双臂,六条巨龙身躯一样粗壮的手臂,牢牢地握着六道轮回盘的边缘,这三座石像是轮回之地的根基,同时也是六道轮回盘的守护者,任何逾越的行为,冒犯的举动,都将被视为对天道循环的违逆,三位守护者会毫不留情地抹杀。

  帝恣脸色凝重,逆转阴阳非同小可,稍有差错,自己都有可能遭到反噬,轻则重伤,重则直接完蛋。天轨,地脉,人枢三位守护者平时看起来就是一座普通的高大的石像,可是一旦六道轮回盘有任何异动,它们会在第一时间苏醒,它们的实力,帝恣自认十分的不如,不过只要不进入轮回之地,守护者便不会攻击,它们忠于自己的职责,只会守护六道轮回盘,不会离开半步远。

  帝恣上前半步,双臂展开,五指虚张,“以鬼帝的名义召唤,所有的亡灵本源,苏醒过来吧。”

  山一样高大的六道轮回盘前,无数的点点荧光破土而出 ,如千百只萤火虫飞上了半空,荧光越来越多,最后在六道轮回盘的上空汇聚在一起,宛如无数群星组成的天河一般。这就是鬼界轮回之地最重要的灵魂本源,自上古之初,生灵繁衍,六道轮回,这里就成了所有亡灵投胎的最后一站,金光阵法消除亡灵记忆,而六道轮回盘则会将亡灵送入轮回之中,不过因为有一些亡灵魂体强大,入轮回容易出现变故,故六道轮回盘会剥离亡灵一部分魂体,虽然数量不大,而且也不是每个亡灵都魂体都强大需要剥离,但架不住时间足够长,来投胎的亡灵足够多。

  是以鬼界的六道轮回盘前,积累下数量相当庞大的亡灵魂体碎片,上任鬼帝见此情形,遂在六道轮回盘前设置了阵法,用以储存魂体碎片,凝练成灵魂本源,以待日后大用。

  一百多年前,上任鬼帝开启了轮回之地的封印,借用一小部分的灵魂本源,做了一件事。

  而今,帝恣再次开启轮回之地的封印,却是要做一件很大的事情。

  帝恣右手翻转,天河一般汇聚在一起的魂体碎片受到牵引,一点点移动,片刻之后,终于接触到了六道轮回盘,与此同时天轨,地脉,人枢三位守护者的石像同时发出轻微的震动,石像的眼睛更是有光芒闪现,看那模样,似乎察觉到了六道轮回盘的异常,即将苏醒过来。

  帝恣心里暗暗叫苦,这守护者也太敏锐了,仅仅是一些无意识的魂体碎片接近,都能察觉,真不知道应无怎么带着她师父的元神瞒过这三位守护者,进入六道轮回中的。

  虽然担心三位守护者苏醒,帝恣的手可一点都没停,魂体碎片此刻已经弥漫了六道轮回盘上一小部分,只要将轮回盘彻底覆盖,那就大功告成了。

  一个时辰后,帝恣骤然睁开双眼,绿色的眼睛,黑白交融形如太极的瞳孔似乎让他看透了一切,彻始彻终的永恒。

  双手结印,帝恣轻声念道:“六道轮回。”

  星星点点的魂体碎片,尽数消失在六道轮回盘中,无数道细小的光线开始在六道轮回盘上浮现,错综复杂的纠缠在一起。

  “逆转阴阳!”

  无数光线飞射而出,出现在大荒四海九州的天空上,像是被某种力量指引,每一条光线都能准确地找到地上的一堆白骨,连接起来。然而有一些光线却失去了目标,在天空乱转,最后彻底消失。

  轮回之地前的帝恣心有所感,咬牙切齿道:“应无,你好绝的算计,居然清除掉了他们在世间存在的痕迹。”

  大荒295年,中原州,无量山,暖霞洞府。

  山脉起伏,叠峦清脆的群峰交相呼应,轻纱笼罩一般的雾气,像是仙女曼歌轻舞云袖,荡漾在山峰间,随风舞动,婉转飞扬。

  东方山头红日出,千峰万壑皆被染。

  耳边听着云翠鸟清脆的叫声,看着被晨曦微光照射发亮的颗颗露珠,滚动在野草上,树叶中,一股清洗略带微凉的空气,沁人心神。

  云逸手拿玉瓶,小心地把银铃花瓣上的露珠一颗颗收集起来,前几日去圣心堂,云逸向陌心掌门特意讨了一个美容养颜的秘方,采用晨间花露配合各种珍稀草药炼制,据说可以让肌肤紧致细腻,长时间使用,还可以清除岁月留下的皱纹。

  这些年三清仙宗很忙,这一阵子三清仙宗更是忙的昏天黑地,云逸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如今仙界重新开启了飞仙路,而神界也不落后,打开了连接人界的封神梯,大肆宣扬,大力号召人界飞仙封神。

  云逸一手握着飞仙录,一手拿着封神典,手里两个金钥匙,一下成了人族的领袖,九大仙门几乎名存实亡,这几天正商量着组成一个联盟,推举云逸做盟主,统领九大仙门,结果云逸直接一句,“我要美容养颜,盟主太操劳,我不干。”

  扬长而去,只留下八大仙门的掌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让我整日操劳,你们坐享其成,想的倒是挺美。”云逸嘴里嘟囔着,继续收集花露。

  “漂亮姐姐。”一个甜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转头一看,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正拉着自己的衣袖。

  云逸笑道:“好可爱的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

  “绮梦。”小女孩说了名字,“漂亮姐姐随我来,有人要见你。”

  云逸一愣,这里山林茂密,道路不通,怎么忽然出现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还说有人要见自己,刚才一时被这可爱的小女孩迷惑,现下想起来,不由得多了二分警惕。

  不过看着这么可爱的小女孩,云逸始终无法把她和什么阴谋诡计联想起来,当下拍了一下她的小脑袋,弯腰凑到她面前,笑着说:“绮梦啊,你告诉姐姐,是谁要见我好吗?”

  “我师父要见你。”绮梦拉着云逸的衣袖就走,“我们快走吧,师父还等着呢。”

  “师父?”云逸奇怪,这小女孩的师父是谁?

  随着走了两步,转过几株老树,绮梦伸出小手对着面前一划,一股波动传递而出,空间泛起层层涟漪,“漂亮姐姐随我来,师父就在这后面。”

  云逸吃了一惊,这小女孩看起来不过十岁,居然随手可以构建传送阵法,要知道三清仙宗中很多活了一甲子的长老,都不可能做到的。

  “这可爱的小女孩师父是何方神圣?”云逸心里忽然很是好奇。

  绮梦先一步走进了空间涟漪中,被其稚嫩小手拉住衣袖的云逸也随后跟来。

  (全书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歌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歌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