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剧情重温
风云独揽2017-06-23 12:364,022

  沈傲霜白天上课,下午放学就往张昊天的家里赶,眼巴巴地等了好几天,他的手机照旧不在服务区,也不见他有回过家的痕迹。

  这回轮到沈傲霜干着急了,嗓子肿得说不出话来,就担心张昊天为了寻她而遭遇了不测,天天抱着手机,无精打采地等着张昊天突然回话。

  就在沈傲霜濒临绝望的时候,还是看似粗枝大叶的叶孤城给她出了个主意,让她去派出所报案,以张昊天女友的身份寻求警察的帮助。

  张昊天失踪超过了24小时,毋须沈傲霜多费口舌,派出所的民警便立案受理,将张昊天的基本情况录入了公安内部的全国失踪人员信息系统,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了。

  回到张昊天的家中,扑面而来的那股汗液和潮湿夹杂的气息,好比沈傲霜自己掌心的纹路,让她感到既熟悉又陌生,仿佛昨日还与张昊天有说有笑地一起出门,而今天却已经物是人非,恍若隔世了。

  热恋中的情侣,必定如胶似漆,哪怕短暂的分离,也会生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慨,而沈傲霜与张昊天相隔数日,讯息中断,足以让沈傲霜的内心备受煎熬,特别是她刚刚失去了母亲,早把张昊天当成了世间唯一的亲人和依靠,倘若张昊天再有个三长两短,难保沈傲霜不寻短见,失却了活下去的勇气。

  两个人相处的情景历历在目,过往的那些嬉笑怒骂,如今都成了沈傲霜倍感亲切的回忆,沈傲霜迷茫地盯着窗后的那张藤椅,如今却少了喜欢看海喝茶的张昊天,不由得捂住双颊,泪流满面。

  张昊天生死未卜,沈傲霜稍作冷静,便觉着不能空耗时日,在家中傻傻地守株待兔,于是利用课闲之余,沿着张昊天曾经寻她的路线,她接着又复习了一遭,而让她悲喜交集的是,张昊天竟在他们每个曾经流连的地方,都留下了一截插进泥土的小木板,板面无一例外地写着霜儿回家吧。

  沈傲霜看到这些醒目的留言,心如刀割,追悔莫及,哪怕当初离开的时候,给张昊天留下只字片语,也不会让他辗转各处,离家寻她。

  奔波了整日的沈傲霜,临近傍晚,才赶回了张昊天的住处,望着无人的房间,她的心里空如清晨的街衢,也没心思弄些饭食,便和衣而卧,闭目寻思着张昊天的种种可能。

  就在她沉沉地进入梦境之时,耳边突然响起了舒缓的敲门声,沈傲霜猛然惊醒,还以为张昊天忘记带了钥匙,几步冲到了门边,也没来得及打开猫眼去望来者何人,便开门去瞧,谁知屋外的走廊空无一人,沈傲霜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弄得空欢喜一场,刚要转身关门,却发现脚下立着个花篮,花间插着个纸签。

  沈傲霜又扶着门把手,伸头朝外观望了一番,确认无人后,才弯腰地将花篮拎回房间。

  难道是张昊天的暗恋者送来的?沈傲霜在心里不住地嘀咕着,而后才迟疑地展开那张粉色的纸板,尽管话语温馨而浪漫,竟让她花容失色,胆颤心惊。

  花篮竟是送给她的,除了手游中那几个交往密切的帮众,就连同寝的好姐妹都不知沈傲霜住在了张昊天的家中,还会有谁这么无聊,偷偷摸摸地献来殷勤,却不敢现身来见?

  想到校园里的那些爱慕者,能否跟踪到此,沈傲霜耐着性子推测几回,便也摇着头否定了。毕竟从海洋大学到此,要在中途倒过几次公交车,若是有熟识之人尾随其后,必定会被她发现。

  琢磨了半宿,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沈傲霜困意连连,索性不去管他了,又检查了几遍门锁,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清晨醒来,沈傲霜才想起这处住所和张昊天失踪的事,只有副帮主叶孤城知晓,便暗自笑了笑,心说,这个傻小子,若是有心安慰下她,何必搞得这么诡异,直截了当有啥不好,何况他们三个还小聚过几回,也算作老相识了。

  心中有了答案,沈傲霜赶忙点开手游,叶孤城却没在线,就随手将纸板上的话原封不动地转给了他:在你寂寞的背后,永远有双关注你的眼睛,张昊天不在,还有我。

  等到午后,叶孤城才发来回复:啥意思?看你是找张昊天找傻了吧?

  沈傲霜瞅着这条私信,心惊肉跳,更是无言以对,无须多想,昨夜的花篮绝非叶孤城所送,而那个不速之客又是谁呢?

  沈傲霜带着疑问,一路上倍加小心,磨蹭到黄昏时分,才赶回家中,却不料门口又出现个同样的花篮,纸上的留言措辞亲切,关心备至,却与风花雪月无关,浸满了长者对后辈的眷顾之情。

  接连几日,门口的花篮风雨不误,总是如期迎候着沈傲霜的归来,吓得她越想越怕,总是没来由地想起刚刚过世的母亲,只好求助于叶孤城。

  叶孤城倒是爽快,没让沈傲霜空待多时,就敲开了房门。两个人绞尽脑汁地分析了一通,将所有的可能性排除掉,便没了结果。

  沈傲霜抬头望着叶孤城,面色肃然地问道:“真不是你?”

  “怎么还会怀疑我?好男人就该顶天立地,光明磊落,敢作敢当,如此蝇营狗苟的勾当,肯定和我没啥关系。”叶孤城认真起来,脸红脖子粗地辩白了一番。

  “跟你开玩笑的,还当真了。”沈傲霜假装嗔怒的看了叶孤城一眼,打着圆场。

  叶孤城挠了挠后脑勺,憨笑着说:“放心吧,你是帮主的女人,叶孤城绝不会动半点歪心思,再说了,我与昊天结拜为兄弟,哪能做出趁火打劫,趁虚而入的腌臜事。”

  “好了,好了,知道你对昊天赤胆忠心,要不我怎么敢找你帮忙呢?”沈傲霜不忍心让叶孤城添堵,便轻声劝慰着他。

  叶孤城再没言语,低着头,思索了好一阵子,才站起身,定定地说道:“你别管了,锁好门,该干嘛干嘛,只等我的好消息吧。”

  说着,就往门口走去,穿好鞋,推门而出。

  沈傲霜紧追过去,连忙把他扯进了门里,疑惑地问:“你有啥妙计,不妨说出来听听,要是还去派出所报案的话,我看就不必费事了,人家是来送花,也没打扰我的生活,警察是不会管的。”

  “这个我懂,明天我就和老总请几天假,蹲在你家门口附近,我就不信了,不让他原形败露,决不罢休。”叶孤城扔下这句话,就大步流星地下楼了。

  过了两日,叶孤城在手游里给她留下一句话:别着急,还没抓到,这个人太狡猾了,好像知道我在你家门口蹲守似的,竟不来了。

  沈傲霜这两天的确没收到花篮,看来那人的警惕性还是蛮高的,像是先侦察观望一番,才送来花束,搞得她更加神经兮兮,夜不能寐,每晚起来好几回,蹑手蹑脚地靠近门边听着动静。

  叶孤城守候了几天,一无所获,便兴致索然地罢手了。说来也怪,叶孤城前脚走,门口的花篮便出现在沈傲霜的视线里,两人只好约定在周末相聚,再探讨下应对之策。

  周末的上午,叶孤城如约而至,还领着一位公司的女同事,长得面目清秀,眉宇间略显精明。沈傲霜明知道叶孤城担心他们两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多有不便,说不定还引来微词,才带来个女孩子,而叶孤城却欲盖弥彰地解释说,那个女孩子非要跟来。

  听着叶孤城笨嘴拙舌地相互介绍完,沈傲霜才知道眼前的女孩子唤作木子雪,不禁笑着礼让说:“请坐吧,这回倒好,霜刀雪剑聚齐了。”

  “妹妹说笑了,咱们俩应该称为霜花雪月,别弄得剑拔弩张,好像情敌似的。”木子雪听说沈傲霜还是个大学生,便知自己年长些,落座之际,飞快地瞥了叶孤城一眼,便出口纠正了沈傲霜的客套话。

  叶孤城也跟着瓮声解释说:“我们玩手游习惯了,门派之争,两方对阵,话里话外都喷着火药味,相处日久,谁也不介意了。”

  沈傲霜瞅瞅木子雪,又瞧瞧叶孤城,心里暗自笑道,叶孤城憨直可爱,做起事来不管不顾,而木子雪聪明伶俐,浑身散发着精气神,每当与叶孤城对视时,双眸中总有撩人的深情在荡漾,看样子他们两个早就郎情妾意,只差一层窗户纸了。

  叶孤城和沈傲霜头头是道地辩析着送花者的意图,木子雪不声不响地倾听着,也不插话,等到他们俩陷入僵局,才不经意地问道:“我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咱们也就是几个臭皮匠,瞎说一气,别当回事。”叶孤城心直口快,出言鼓励着木子雪,让她放松心态,不必和沈傲霜多加客套。

  木子雪沉吟了片刻,欲言又止,沈傲霜冲着她,微笑地点点头说:“没事的,多一个念头,就多一条路,还请雪儿姐姐别太拘谨,不吝赐教吧。”

  “那好吧,说出来你们可不许生气啊,”木子雪试探着开口,先给他们俩打了预防针,这才把心中的疑惑倾吐出来,“依我看,这件事也太蹊跷了,能不能是张昊天装作失踪,而后躲在暗处,以此来测试霜儿妹妹对他的真心,刻意为之的呢?”

  叶孤城听罢,腾起站起来,张嘴吼道:“不可能,帮主绝不是那样的小人。”

  “你看吧,原本人家就不想说,说了你就急。”木子雪脸色微红,垂着头,小声嘟囔着,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沈傲霜拉着叶孤城的衣袖,让他坐下来,又笑劝着木子雪说:“你俩同在一个公司,还不知道他的秉性吗?在游戏里他就这样咋咋呼呼,我们都习以为常,谁都不会怪他的,雪儿姐姐更是和他朝夕相伴,我想也不会介意吧?”

  “说的是啊,这副驴脾气,也就我能将就他,同事们都离他远远的,可他还不知道珍惜,但凡不顺心了,就冲着我吼,白瞎人家的心思了。”木子雪倾倒着满腹的委屈,扭头瞅了瞅发怒的叶孤城,泪水在眼窝里汪着,模样楚楚可怜。

  沈傲霜赶紧把木子雪揽过来,轻声劝慰着:“雪儿姐姐别生气了,哪个男人不在乎自己的面子啊,别看对别人客客气气,可有了脾气,也只能冲着亲近的人发,那是他拿你没当外人啊。”

  “不当外人,还能当啥?”木子雪说着,竟落下泪来,微微地抽泣着,把叶孤城也搞得手足无措,愣目愣眼地瞅着她,瞠目结舌,不知如何相劝。

  沈傲霜面带笑容,扯过叶孤城的手臂,搭在了木子雪的肩头,不无惋惜地叹道:“你们啊,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一个心中有情,一个眼里有意,却都不肯敞开心扉,倾诉衷肠,妹妹这次可要当回月下老人,给你们牵一根红绳,雪儿姐姐还不赶快云开雾散,绽开笑容吗?”

  别看沈傲霜的几句轻声慢语,却在瞬间解开了他们两个人的心结。叶孤城面色涨红,就势拽起木子雪的手,憨憨地劝道:“可不是咋地,在我心里,你就是我最亲的人,要不我咋总对你发火呢?”

  “谁稀罕啊。”木子雪抽回自己的手,破涕为笑。

  没等沈傲霜再加把火,说几句祝福的话,身旁的手机却响了。

  沈傲霜慌忙接听了电话,竟是派出所打来的,说是张昊天有信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倩女幽魂之幻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倩女幽魂之幻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