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惊心动魄
风云独揽2017-06-29 10:203,902

  月色昏暗,沈傲霜连忙抬头去瞧,却看不清来人的面相,但凭着身形和体态,她断然否定了来者绝非张昊天,便拽紧帐篷口,胆颤心惊地硬挤出点声音来问:“你是谁?”

  “哈哈哈,我乃是此地的山神,还不快快爬出来,好生地伺候着,若是哄得大爷开心,大爷或许网开一面,放你一条生路。”来人却不顾及沈傲霜的惊惧,在外捏着嗓子答道。

  沈傲霜闻听此声,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是谁的口音,情急之下,忽然觉着嗓子也不疼了,就张大嘴巴呵斥着:“深更半夜,装神弄鬼,竟然偷偷摸摸靠近我的帐篷,到底想干什么?”

  沈傲霜用劲不小,却声如蚊呐,起不到震慑的效果。

  “没想到哇,你个小妮子,真不识好歹,让你服侍大爷,那是你的造化,还敢口出不逊,那大爷可就要教训你一番喽。”那人说着,抬起腿,轻轻地踢了几下帐篷,吓得沈傲霜缩成一团,浑身发抖。

  听闻里面没有动静,那人更加肆无忌惮,竟用手去撕扯帐帘,沈傲霜趁机卯足了劲头,伸腿往外踹了一脚,就听妈呀一声,像是踢到了那人的裆部,紧接着又传进来连滚带爬地叫唤声,嘴里还骂骂咧咧:“好心来看望你,却遭了毒手,真是晦气。”

  “山神还怕疼?看你顶多是个孤魂野鬼,成不了大气候,还是回到洞里修炼几千年,再出来寻花问柳吧。”沈傲霜听到他的喊叫,已然确认来者并非是什么山神爷爷,便惊魂未定地取笑他几句,声音虽然嘶哑,但也能让他听得清楚,叫他知难而退,自行离去。

  来人还不死心,又小心谨慎地爬到沈傲霜的帐篷前,强忍着双腿之间的剧烈疼痛,连声哀嚎着:“你,你倒是出来看一眼啊,是,是我呀。”

  “快滚,无论你是谁,我都不想见,再不走,别怪姑奶奶不客气了。”沈傲霜手里握着根坚硬地面包棒,在里面虚张声势地嘶叫着。

  沈傲霜憋着气,喊出这一声,就觉着喉咙被撕裂了一般,火燎燎地灼痛难忍,却见那人竟揿亮了手电筒,将脑袋探进了帐篷里,又用光柱照着自己的脸,高声吼道:“你来仔细瞧瞧,还认识我不?”

  沈傲霜哪容他得寸进尺,也没细看,抬脚又是一顿猛踹。

  这回她用力更猛,连着踢出好几脚,就见那人扔掉手电筒,双手捂着脸,哭爹喊娘地跑远了。

  没想到首战告捷,沈傲霜怀揣着胜利的喜悦,拉严了帐帘,重新躺回气垫,支棱着耳朵,等着他卷土重来。

  谁知平静了整夜,那人再没来骚扰,弄得沈傲霜心里空落落的,白耗了自己空攒的精气神,那根法棍面包被她手心的汗液都泡软了。

  第二天,天气晴好,山风和煦,沈傲霜不想坐吃山空,便无师自通地用树枝编织了一个捞鱼的家什,没费多时,就收获了一尾肥硕的草鱼。

  沈傲霜打开了神秘人送到家门口的背包,里面的物件一应俱全,翻了翻,竟还有个酒精炉具,让她喜出望外,赶紧生火炖鱼。不到半个时辰,鱼香袅袅,扑鼻而来,沈傲霜欣喜之余,却又低头垂泪,挂念起张昊天是否也能吃到这样鲜活的美味。

  天刚擦黑,沈傲霜整理好生活用具,便躲进了帐篷,以免再遇到昨夜的不速之客。

  还没等她睡过去,就听帐篷外传来悉悉索索地声响,沈傲霜还以为跑来了小动物,就轻声扯开帐篷的拉锁,往外瞧去,哪成想映入眼帘的却是个白花花地脑袋,惊得沈傲霜矢口大嚷了一声,赶紧抄起面包棒,冲着外面喝道:“谁在外面?”

  “还能有谁,是我呗。昨晚被你踹得不轻,随后去医院包扎好,可又担心你的安全,这才紧赶慢赶地回来了,看你已经就寝,也不敢再去打扰,就守在你的帐篷前,权当你的守护神了。”那人声调哀切,絮絮叨叨地表达着自己的一番苦心。

  沈傲霜听完这些话,又趴着缝隙往外瞅,见他端坐在对面,脸上裹着厚厚的白纱布,形似泥塑,再没轻举妄动,便低声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替我守门?”

  “唉,还能有谁,咱俩在火车上聊了一路,你难道不记得了吗?”那人唉声叹气,情绪低落地回着话。

  沈傲霜听罢,噗呲一声,笑着说:“那你不早说,省得挨我一顿踢,你的伤没事吧?”

  没等那个小伙子回应,就听他又是一番鬼哭狼嚎,惨叫不已,沈傲霜心话,我还没出手呐,他怎么就开始哭喊起来,难道昊天在冥冥之中保护着自己?

  紧跟着,沈傲霜又听见外面响起凌乱的脚步声,伴随着木子雪的腔调:“打死他,臭流氓,看他还敢不敢打我霜儿妹妹的主意?”

  一阵子拳打脚踢过后,叶孤城才开口骂道:“你个狗犊子,我瞅着你就不是什么好饼,跟了你一路,果然想对傲霜妹妹下手,要想活命,还不快滚。”

  “快住手,别打了,他是来保护我的。”沈傲霜先前误会了小伙子,心里本来就过意不去,这回又被叶孤城给狠揍了一顿,连忙爬出帐篷,喊得嗓音都变调了。

  叶孤城刚要抬脚,想再送他一程,闻听沈傲霜的叫声,硬生生地把腿缩了回来,还差点跌个跟头,连忙去问:“傲霜妹妹,这究竟是咋回事?”

  小伙子双手抱着头,满含委屈地嚷嚷开了:“我和她在火车上相遇,又看她孤身一人,非要到这偏僻地梅溪边游玩,等我回到家,总觉着放心不下,就不辞辛苦,好心好意来守护着她,谁知让你们当成了皮球,这个踢完,那个踹的,还有没有天理了呀?”

  “傲霜妹妹,你来说说,是这么回事吗?”叶孤城问完,没等沈傲霜开口,赶忙把小伙子扶了起来,面带歉意地笑了笑。

  沈傲霜寻思了稍许,在心里暗自掂量了几回,也对呀,这小伙子连番两次到访,确实也没对自己动手动脚,反而被她猛踹了几下,看样子伤得不轻,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就冲着叶孤城和木子雪点点头,算是认可了小伙子的说辞。

  “对不住了兄弟,我哪想到在这荒郊野外还能碰到好心人,快瞅瞅,伤到哪了,用不用去医院瞧瞧。”叶孤城迎着月光,细眼打量着小伙子的周身,道完歉,还帮着他拍打衣服上的尘土。

  解除了误会,小伙子就怕沈傲霜瞧不起他,满不在乎地笑着说:“算了,都是些皮肉之伤,死不了人,只要你们再不误解我的好意,比什么都强。”

  沈傲霜看小伙子额头缠着绷带,浅色的裤子上都是叶孤城的脚印,心中很是愧疚,便拉着他的胳臂,关切地问道:“真没事吗?要不带你去医院拍个片,看看有没有伤到内脏,可别耽误了伤情啊。”

  获取了美人的关心,小伙子心话,挨这两顿揍也值了,随后便推开了沈傲霜的手,略显感动地应道:“多谢妹妹的眷顾,年纪轻轻,身强力壮,能有什么事,要不是我真心来帮妹妹守门,早就还手了。”

  叶孤城自知理亏,连忙接口顺着他说:“那是,那是,如果兄弟不受伤,咱们俩来个公平比试,谁胜谁负,还真说不定哪。”

  男人总爱在心仪女子的面前显摆,好像不把自己吹得孔武有力,就不算个合格的护花使者,小伙子也不例外,举起双拳晃了晃,张口叫道:“此话有理,我们俩不如找个时间,比划几招,让老兄也看看我的本事。”

  叶孤城膀大肚圆,虎背熊腰,根本没把小伙子放在眼里,实在不屑与他过招,但又怕驳了他的面子,就笑呵呵地答应说:“哈哈,好,等你养好伤,咱们再华山论剑,一决雌雄。”

  赚回些颜面,小伙子不免亢奋起来,环视着几个人,又朝着叶孤城伸出手,笑着说:“认识一下吧,我叫陆明峰,家住金华市内,以后要是用得着兄弟,尽管开口,兄弟自当是鞍前马后,悉心应承着。”

  几个人年龄相仿,没有代沟,待沈傲霜等人通报了家门后,便生起篝火,围在溪边,聊起了闲天。

  木子雪拉起沈傲霜的手,轻声抚慰着沈傲霜说:“霜儿妹妹受苦了,如今你也亲自到了梅溪,可张昊天确实不在这里,不知妹妹接下来有啥打算?”

  “唉,还能怎样,没有昊天的陪伴,我的世界黯淡无光,只能驻守在此,等着他归来呗。”沈傲霜轻叹一声,凄然低语着。

  陆明峰不知其中的缘故,接茬劝着沈傲霜:“那可不行,这里不单单是人迹罕至,而且那片寺庙遗迹也很古怪,乱闯进去,就很难顺利走出来,我就碰到过一次,差点要了我的命,傲霜妹妹不如留下个标记,等你找的人看到后,就能联系你了,何苦要在这里喝着山风,受着风寒啊?”

  “别乱讲啊,说得人家心里怕怕的。”木子雪生性胆小,就怕别人在夜里提到鬼神,听到陆明峰说起这里发生过怪事,不禁骨寒毛竖,紧紧攥着叶孤城的胳臂,嘴唇哆嗦着说道。

  叶孤城貌似张飞,有时候却又心细如发,别看他久未作声,其实是在心里合计着,如何把沈傲霜从河边劝走,等思谋成熟了,才开口问道:“不知帮主都留下了什么东西?”

  “我的天王老爷,你们还有帮会哪,快说说,是什么组织,在江湖中有没有名号?”陆明峰不明就里,略显兴奋地问道。

  “你想多了,他们是在倩女幽魂手游里组建的帮会,可不是什么秘密团伙,不知道就别瞎猜。”木子雪刚才被陆明峰惊吓了一番,心里老大的不乐意,听他又胡乱猜疑,就出口责怪。

  陆明峰听罢,也没介意,竟开心地叫起来:“哎呀,我终于找到组织了,你们有所不知啊,我也是个手游迷,你们在哪个服务器,我也要去你们的帮会,恳请收留为盼。”

  “我们都在群星璀璨的聚义厅帮会,还不快来,我代表帮会所有玩家随时恭候你的驾临。”叶孤城遇到自己的同类,心情自然愉悦,就热情地邀请着陆明峰入伙。

  陆明峰掏出手机,本想马上下载游戏,可鼓捣了半天,却失望地念叨着:“没有信号啊,急死我了。”

  “这有啥急的,等你到了市内,再下载也不迟,给你留个空位,不就行了嘛。”叶孤城瞅着陆明峰在那急得干瞪眼,就笑着劝他说。

  沈傲霜没心思和他们闲扯手游,而是若有所思地叨咕着:“昊天除了他自己,把所有的东西都留在了帐篷里,真不知道他这几天是怎么过得啊?”

  “那身份证也留下了吧?”叶孤城这才想起心里的计谋,急切地问道。

  沈傲霜点点头,就听叶孤城又说:“那就能看到昊天的老家在哪,不如咱们再去找找。”

  一语惊醒梦中人,沈傲霜赶紧取出张昊天的身份证,凑到眼前细瞧了一会,脱口说道:“杨家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倩女幽魂之幻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倩女幽魂之幻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