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视死如归
风云独揽2017-08-25 14:294,225

  铲除了黑风魔王,又收服了万妖宫,而十世镜再次失踪,逍遥观的四名弟子实无滞留的必要,便急着要赶回逍遥观,与太虚道长禀报详情,就和燕赤霞等人辞别,先行而去。

  燕赤霞寻了个空隙,把沈傲霜唤到一旁,低声问道:“可从张昊天的口中,探得元神珠的确切下落?”

  沈傲霜点点头:“已然确定,元神珠此刻就藏在聂小倩的腹中,还望燕使者早作打算啊。”

  “你想好了?”燕赤霞略带着悲怆的语气,凝眉问道,又低下头来,闭紧双眸,哀叹一声。

  沈傲霜从容不迫地应道:“我等身为昆仑游侠,皆以舍生取义,以身殉道为荣,死何惧哉,但请燕赤霞莫再踌躇,还是尽快赶回兰若寺,完成我等肩负的重大使命吧。”

  燕赤霞却拿眼瞟着正与袁崇焕闲谈的张昊天,喟叹着说道:“唉,可就是苦了我那昊天兄弟啊。”

  “那倒无妨,待他回到我等身后的世界里,不是还有一位沈傲霜,此时也在巴望着与他重逢吗?”沈傲霜痴痴地望着张昊天,面色坚毅地念道,语调却哽咽起来。

  燕赤霞拍了拍沈傲霜的肩头,轻声抚慰着她说:“也罢,皆为天数所定,只求顺其自然为好。”

  沈傲霜黯然从脖颈间取下长命锁,递给了燕赤霞:“烦劳燕使者将此物送与霜儿的父母双亲吧,只说霜儿尚须闭关多年,不能前去探望两位老人家,莫要让他们再挂记霜儿的安危了。”

  燕赤霞接过长命锁,小心翼翼地揣进怀中,双目已然润湿了。沈傲霜见状,连忙劝道:“请燕使者切莫伤悲,别让张昊天瞧出端倪,免得坏了我等的大事呀。”

  念及卓断水已与萧若兰成婚,燕赤霞就把他留在了前线大营效力,只带着余下的弟子们和张昊天返回兰若寺,以便尽早完成沈傲霜的心愿,将元神珠重归佛祖眉心,换取三界的永世安宁。

  沈傲霜这一路上也没消停,虽说被张昊天紧挽着手臂,但在心里却搜肠刮肚地思谋着,此番决心赴死,该如何向他交代?原本打算先给他几个冷脸,继而谎称自己与他成婚,太过仓促,如今已生悔意,以便使他心灰意冷,再不为她的突然离去而徒增伤悲,可在心头掂量了几回,又不落忍。

  当众人轻声落到兰若寺的院中,沈傲霜扯过张昊天,似有话说。张昊天还沉浸在新婚的喜悦当中,还以为沈傲霜有啥体己话,要讲给他听,便把耳朵凑近她的嘴巴,嬉笑着说道:“霜儿,想说啥,尽情讲吧,夫君细心听着便是。”

  “如果我死了,你该如何处置?”而让张昊天不曾料到的却是,沈傲霜竟冷不丁道出了这句不吉利的话语。

  张昊天赶忙抬手捂住了沈傲霜的嘴巴:“呸呸呸,别瞎说,咱们的好日子才刚开头,为啥要说这些晦气的话啊?”

  “别闹了,霜儿可是认真的,人总逃不过一死,无非或早或晚,结局却皆无二致,你倒是说来听听,霜儿若是先行离去了,你会做何感想?”沈傲霜打掉了张昊天的手臂,双眸直视着张昊天,肃然问道。

  张昊天摊开双手,莫名其妙地应道:“咱们俩的蜜月还没开始,我怎能去想这种事情呀。”

  “嗯,也不怪你,任谁也不会去想此等事由,那好吧,你就从当下开始,多想想此事吧。霜儿毕竟来自昆仑山,定以斩妖除魔为己任,此中的风险,你也曾见识过,说不好哪天便被妖魔所杀,到那时,还望你随遇而安,莫要悲切,此乃是命数所累,你我却奈何不得呀。”沈傲霜强忍着内心的悲痛,似是轻描淡写地与张昊天作最后的道别。

  张昊天怎知沈傲霜为何突发此等的感慨,便笑着回道:“放心吧,霜儿,你若驾鹤西游,那我也不能独存于世,必将随你而去,再无留恋尘世的必要啊。”

  “那怎么行,记得你曾说过,在霜儿身后的世界里,还有一位唤作沈傲霜的姑娘,正在望眼欲穿,等你归来,你若随霜儿同归同去,那她该何等的心伤呀?”沈傲霜猛然想起初识张昊天之时,他却把她当成了另外的一个女子。

  张昊天却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随口念道:“哎呀,我都弄糊涂了,在这两个前后不同的世界里,你究竟是同一个沈傲霜,还是另有其人呀?”

  “呵呵,那个沈傲霜,定然是霜儿的转世之人,对你而言,却无不同之处,应是同一个沈傲霜而已,好了,别瞎琢磨了,这般想来,一切难缠的心结,全都迎刃而解了啊。”沈傲霜想起自己还有个替身,可供张昊天选择,心头不由得轻松起来,便倍感释然地笑道。

  张昊天的心绪却被沈傲霜给搅乱了,捋顺了半晌,才轻声叨咕着:“不对呀,我是与前世的霜儿成了亲,却和后世的沈傲霜无关呀,无论怎样来说,你们俩都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那又如何相互替换呀,若是这般来想,岂不是弄乱套了吗?”

  “就属你的心眼多,霜儿的意思是说,等霜儿遭遇不测之后,你再回去寻找那个沈傲霜,而不是让你坐拥两个婆娘,以享齐人之福,真是想得美啊。”听闻张昊天在那兀自地嘀嘀咕咕,沈傲霜竟对那个女子暗生醋意,便出口挪揄着张昊天。

  “算了,何必自找麻烦,我可不去胡思乱想了,还是厮守着眼前的霜儿,才是我最大的幸福,走吧,咱们也别在外面傻站着了,省得让他们说闲话。”张昊天新婚燕尔,实在不想与沈傲霜谈论如此沉重的话题,便抓起她的手,不由分说地往僧舍里走去。

  沈傲霜被张昊天拉扯着,心中却是阴云密布,原打算开导一番张昊天,谁知绕来绕去,却还是未能说个透彻。

  燕赤霞默然坐在桌边,拿眼瞧着张昊天和沈傲霜迈步进房,却也是心有不忍,总觉得沈傲霜婚事初成,随即便要舍身赴死,确是有些残忍,就惋惜地盯着他们两个,想拖过几日,再去行此大事。

  沈傲霜却趁隙冲着燕赤霞点头示意,表达着自己随时都可以身殉道的愿望。而燕赤霞却心如刀割,忍痛作法,搬来一桌酒宴,随后便大声喝道:“来,今晚咱们一醉方休。”

  宁采臣和聂小倩闻听燕赤霞等人返身而回,皆都欣喜万分地走了进来,听闻燕赤霞的喝叫声,聂小倩欣然笑道:“好,小倩这两日都快闷死了,多亏你们及时赶了回来,要不然我就带着相公,前去辽东大营与你们汇合了呀。”

  燕赤霞招手让大家就坐,而后便自饮自酌,既不言语,也不相劝,不大工夫,竟喝得酩酊大醉,随后就捂起那张黑脸,痛哭流涕,慌得众人不知所措,却不晓得如何去安慰。

  “唉,霜儿懂得燕赤霞的心思,定然是我等收拾了冥河姥姥,又制服了黑风魔王,才令燕使者喜极而泣呀。”沈傲霜赶紧拿话遮掩着,生怕让张昊天瞧出异样来,免得节外生枝,耽搁了拯救三界的要事。

  燕赤霞情绪失控,搞得大家再没兴致吃喝,便要各自回房安歇。沈傲霜却瞅着杨梦言吩咐道:“虽说霜儿与昊天已然成婚,却在这寺庙之内,不可同房,还请梦言带着他拾掇一间僧舍,让他暂且休憩一番吧。”

  杨梦言心话,自己原本就是他的婢女,伺候在张昊天的左右,那也是应尽的职责,便欣然领命,拽着张昊天走了出去。

  瞧着张昊天和杨梦言的背影,沈傲霜又冲着宁采臣和聂小倩笑道:“小倩姑娘毕竟身居万妖宫多载,或许沾染了妖气,不如让采臣兄陪着你,前往大雄宝殿,在佛祖的面前,虔心悔过,以求尔等婚姻美满,来日多福呀。”

  宁采臣也觉得此言有理,便乐颠颠地领着聂小倩出了门去,沈傲霜又朝着洛昊空念道:“昊空师兄连日来辛劳奔波,也回房去睡吧,由霜儿照看着燕使者即可。”

  洛昊空也没多想,便转身走出僧舍。沈傲霜瞅着众人散去,舍内只剩下她与燕赤霞,便摇动着他的手臂,急切地叫道:“燕使者,事不宜迟,快行大事吧。”

  燕赤霞倚在榻边,醉意阑珊,微睁着双眼,面色苦楚地回道:“唉,霜儿啊,你与昊天兄弟成婚不过两日,这让老夫如何忍心呀?”

  沈傲霜再没多劝,而是取出笔墨纸砚,噙着泪水,在那素色的纸笺上写下了几行诀别之语,而后又晾干折好,送到燕赤霞的眼前:“燕使者,莫再迟疑,以免误了大事啊,霜儿想对昊天所说的话,全都写了下来,待霜儿魂飞魄散之后,便将这封书信交予他便可。”

  燕赤霞忽地坐直了身子,郑重其事地接过书信,万般小心地放在了心窝处,双目直视着沈傲霜:“霜儿想好了?”

  “嗯。”沈傲霜点着头,又冲着燕赤霞笑了笑,“呵呵,燕使者,你怎么也婆婆妈妈起来了呀,这可不像燕使者惯有的风范啊。”

  “也罢,趁晚不如趁早,霜儿既然拿定主张,老夫便也抛开心头的郁结,再不多虑,那就随老夫前往兰若地宫吧。”燕赤霞腾地起身,大步流星地走出门去。

  沈傲霜跟在他的身后,压低着声音念道:“此刻宁采臣夫妇正在大雄宝殿拜佛祈福,还请燕使者莫要惊吓到他们俩。”

  两人走进大雄宝殿,便瞧见聂小倩双掌合十,跪在佛前,宁采臣伴在她的身旁,默不作声地凝视着娇妻,听闻到脚步声,便扭头来瞧。

  沈傲霜朝着宁采臣竖起中指,嘘了一声,宁采臣微微地颔首回应,便转过脸,再不多管。燕赤霞和沈傲霜随后就悄声转到了佛祖的身后,俯身钻进了地道之内。

  燕赤霞先把周遭的烛火点燃,又从怀中取出混元金斗,将它安放在一处角落里,而后便抬手作法,那混元金斗顷刻间幻化成半人高的粗壮缸身,杵在墙边。沈傲霜见状,凄然一笑:“燕使者,这便是霜儿的归宿吧?”

  “霜儿,待老夫将你的三魂七魄收入这混元金斗之内,而你的肉身便要灰飞烟灭了,老夫再问你一回,你可想好了?”燕赤霞明知道沈傲霜已然是视死如归,可还是放心不下,生怕沈傲霜心生悔意,便问了第三遭。

  沈傲霜却笑着回道:“燕使者,你都问了三回了,看你是越老越啰嗦呀。”

  说罢,沈傲霜席地打坐,眸光清澈而纯净,面容淡然如水,浑然忘我,无欲无求,似是进入了禅定之境,超越了生死的界限。

  燕赤霞重重地叹口气,再不犹豫,心头默念起散魂咒,只见几缕青烟从沈傲霜的头顶袅袅升起,朝着混元金斗飘去。

  待到青烟散尽,燕赤霞双眼含泪,目视着沈傲霜的身子在他眼前,渐渐地化作齑粉,顺着那条通往大雄宝殿的暗道,洋洋洒洒,飘散而去。

  就在燕赤霞愣神之际,却传来聂小倩拼命地咳嗽声,随后又呕吐不已,这才使他眉头稍作舒展,紫黑的面庞泛起些许的笑意。

  “燕老兄,不好了,倩妹发病了,你快出来给瞧瞧吧。”宁采臣不知聂小倩发生了何等变故,趴在洞口,焦急地呼唤着燕赤霞。

  燕赤霞连忙转身,登上台阶,又回头瞧着混元金斗,暗自叹了口气,才弯腰走出暗道口。

  宁采臣赶紧扯住燕赤霞的衣襟,把他拽到了聂小倩的身旁:“燕使者,你快给她把把脉吧。”

  燕赤霞抬头去望佛祖的眉心,只见那枚红彤彤的元神珠晶莹夺目,熠熠生辉,镶嵌在佛祖的额际,便安慰着宁采臣:“不妨事的,你的倩妹顷刻间便可痊愈。”

  说罢,便抬腿走出大雄宝殿的门槛,宁采臣却在他身后追问道:“燕老兄,傲霜姑娘去哪了?”

  燕赤霞稍作迟疑,便回眸念道:“从此以后,在这个世上,再也没有那个唤作沈傲霜的姑娘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倩女幽魂之幻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倩女幽魂之幻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