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酒鬼乞丐
牛鬼道士2017-06-20 06:413,046

  第二章 酒鬼乞丐

  这事儿,闹得邪,村里人的言论也是传开了,纷纷说是二愣子被恶鬼勾了魂,才会不受控制地上吊自杀了!

  后来,这胡三,就找了村中最有名的神婆,给他家看看,具体神婆和胡三说的啥,又是怎样处理的,村中人不得而知。

  还是有一次,胡三和牛伯一起喝酒,想到伤心处,难免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说漏了嘴。

  原来,二愣子真是被鬼勾去了魂。

  神婆告诉胡三,有些鬼是过不去河的,如果想要过河,要么有亲人带着,每到桥头,大喊三声:“过河了!”才过得去,要么就是钻空子,让能够看得见它们的人背它过河!

  显然,二愣子,刚好便成了被鬼过桥的人,更可怕的,是那恶鬼,竟然将二愣子带走了!

  想到这里,牛伯,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二愣子双眼血红,眼球突出的,凄厉死相。

  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有些手足无措地对着诊所大娘,道:“爱婴,你说我家娃儿这是,咋的了?不会……”

  “不知道,但是这个印子,太邪门了,样子就像是长了角的鬼头,你家娃儿,不会被什么东西做了标记了吧!”爱婴,惊疑不定地,到处看了看,压低了声音对牛伯道。

  “那咋整嘛?”如果不想到二愣子的事,牛伯也不会这么急,当即就更加害怕了,整个人都变得疑神疑鬼的。

  就在牛伯失声呢喃之际,他突然想到了胡三口中提到的神婆,胡三私下里曾经瞧瞧地告诉牛伯,那渡河的老鬼,似乎是被神婆收拾了!

  别管胡三说的是真是假,既然胡三家,这些年来,都平安无事,牛伯也有些病急乱投医的心思,将晓莉和自家娃儿接回家之后,就忧心忡忡地出了门,去村外寻神婆去了。

  农村人迷信,对于鬼鬼神神的东西,虽然不是绝对相信,可是关于玄乎的东西听得多了,自然对许多迷信的说法有些认知。

  晓莉得知牛伯去寻神婆了,只得焦急地在屋子里等待着。

  正午,微微带着暖意的阳光散去,傍晚的天空,却不显得昏暗,天空之上更是飘起了鹅毛大雪,纷飞中再次给大地带来一丝寒意。

  这个时候,牛伯身上挂上了一层白雪,兴高采烈地冲到了院子当中,隔着老远便高呼起来:“晓莉,太好了!咱们的孩子没事儿!”

  听到牛伯洪亮的喊声自屋外响起,晓莉心里压着的一块大石也落地了,静静地看着牛伯将身上的积雪抖掉,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长条状,黄色的符纸。

  符纸很薄,入手软绵绵的,几乎没有任何重量,上面画满了大红色的图案,下方更是画着一个红色的图案。

  字,潦草,晓莉和牛伯都看不懂,唯独上面的图案他们夫妻俩认识,是个太极图。

  牛伯小心翼翼地将符纸收好,从口袋里取出一个亮红色的小布袋,装好,轻轻地安放在自家娃儿的布裹中,长长出了一口气,道:“晓莉,放心吧,那神婆我见到了,她说咱们儿子并没有被鬼鬼怪怪的东西标记,这是八字护身符,有这符箓在,咱们儿子会一生平安,大富大贵的。”

  什么,八字护身符,对于这些东西,晓莉自然不懂,但是村里人传的邪乎,都说帮助胡三家的那个神婆,手段通天,可替人逆天改命,既然神婆说自家儿子没事,晓莉自然是安心不少。

  牛伯,心性淳朴,人老实厚道,家里祖传是做死人活计的,说白了,牛伯其实是棺材铺老板,还接一些做花圈,纸人纸马之类的活计,他心里寻思着,这些年他家用心尽力地替人做着死人活计,家里也算是积了不少阴德,虽然神婆说自家孩子有护身符在,没事儿。

  不过在经历过二愣子的事件之后,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害怕鬼鬼神神的东西,每当牛伯仔细去看,娃儿手腕上的鬼头胎记时,总是看得他心里直发毛。

  农村人,迷信,相信破财消灾的说法,牛伯就决定在孩子满月的时候,大办宴席,自家不但积阴德,更是为了孩子再积积人间的福德。

  牛伯打算大办宴席,还是免费的,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不到半天,便传遍了村子。

  娃儿满月那天,牛伯家的大院外,一条长长的泥土路边,架着大棚,大圆桌成排,坐满了人,那排场简直比谁家大姑娘结婚还要壮观。

  而到场的村民,一个个都是来给牛伯家的娃儿,送祝福的。

  就在一片欢庆之余,一个衣衫破烂的中年人,也凑了过来。

  这个中年人,衣衫破烂,一头干黄的乱发上甚至还夹着几根干枯的狗尾巴草,顶着一个红腾腾的酒糟鼻,口中甚至还在打着酒嗝。

  这样的人,在哪都是显眼的,中年人刚凑合过来,就被牛伯认了出了。

  牛伯对这人有印象,听村里人说,这乞丐,无儿无女,四处流浪,姓甚名谁,都不得而知,牛伯原本都以为,这样一个居无定所邋邋遢遢的乞丐,早就被冻死在寒冷的苏北,不想他家儿子满月,竟然还能看到。

  当下,牛伯心情大好,赶快将中年乞丐,请上饭桌。

  可能是,中年人的形象太过糟糕,身上更是散发着一股子,浓浓的酸味儿,桌上的村民都是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牛伯自然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只好亲自搬出了家里的小方桌,将中年人请到自家院内,单独上上了,好酒好菜。

  就在一片欢庆之时,晓莉也抱着孩子出来了,叮嘱牛伯千万不要喝多了。

  哪知,就在晓莉抱着孩子走到中年乞丐的身旁时,这嗜酒如命的中年乞丐手中的酒碗,竟然猛地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很大的咔嚓声。

  这一动静,自然惊动了临近的不少村民,牛伯以为中年人已经喝高,就想要前去劝劝。

  哪知,不等牛伯走到乞丐面前,就见那乞丐,浑身颤抖着,向他家的娃儿走去!

  牛伯大惊,匆忙赶到近前,就见那乞丐,大惊失色地转过脸看着他,嘴皮子颤抖道:“你叫牛伯是吧?你家娃儿,我能看看吗?”

  牛伯不知中年乞丐言下之意,但是看他大惊失色的样子,牛伯心里一突,莫非这中年人看出了什么不成?下意识地将中年人请去屋内,慢慢商谈。

  进到屋中,乞丐先是看了一眼牛伯儿子手腕上的胎记,问了一下娃儿的时间,掐指一算,随即突显大惊之色,颤声道:“你家娃儿,哎!活不过6岁,就是命硬撑过去,也会落个伤残!搞不好,会让你家落得家破人亡!”

  牛伯性子直,脾气暴,外加喝了二两酒。

  这中年乞丐不说话还好,着一张嘴,顿时将牛伯气得急眼儿了,大吼道:“你这乞丐,满口胡言!神婆都说了,我家儿是大富大贵之命!我好心请你吃饭你翻到诅咒我一家人!”

  说着,牛伯暗道晦气,用力一推,便将这中年乞丐,推出堂屋,他那原本就破烂不堪的衣裳更是背这一推破开了一角。

  眼看,中年乞丐和牛伯起了争执,村民纷纷来劝解。

  也不知道那中年乞丐是不是喝多了,竟然再次大喊起来:“牛伯!我看你请我吃饭,我才好心想要帮你,既然你不领情,我离去便是,到时候出了事,可以到九里山来找我。”

  说完,那中年乞丐便拍了拍袖口转身离去,只是离去时,还不忘抱走牛伯家的一箱白酒。

  牛伯此刻是看到这个中年乞丐就有气,哪还管他拿不拿酒,巴不得他立刻离去,免得再说什么丧气话。

  直到中年乞丐离去,村人这才得知两人起冲突的前因后果,不少村人都在嘲笑,说乞丐酒鬼,什么时候变成算命的了?

  转眼,六年已过。

  牛海銘,牛伯的儿子。

  人生的小如猫仔,可是六年时间过去了,不知为何,竟然比同村同龄的孩子都要生得壮实,健健康康的,宛如少年版的五郎神将那般!

  看着牛海銘虎头虎脑的样子,牛伯整日是笑得合不拢嘴,最后更是想起了6年前的那个酒鬼乞丐,吐了一口香烟,嘀咕道:“谁说我家娃不好养,我看当年那乞丐,就是喝多了撒酒疯罢了。”

  牛海銘自然不知道牛伯,在嘀咕着什么,晃着小虎脑,在家里玩起了水彩墨笔,更是在宣纸上画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牛伯,看着自家娃儿竟然开始作画,当即探过脑袋,去看。

  只是这一看,却是大惊失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