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第一章 鬼头胎记
牛鬼道士2017-06-19 22:593,531

  序章

  相传,距今千年之前,鬼有五道,为何后世人皆言六道。

  看到这里,很多人都会去思索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冥界的传说,冥界,后世人皆知为佛教文化,六道之说,也为佛教开创。

  然而佛教之前,古印度,神州大陆,民间传说,一致发现了一个离奇,诡异,且恐怖的疑点——地府,阴间,可能是真实存在的!

  有这样一个人,他是现代神州,最神秘的民间道士,他救人于阴阳两界之间,他是地府传承,最后一位持有者,村里人都称他为,牛鬼道士。

  奈何,这样一个人,村人却从他的父亲(牛伯)口中得知,早已离开人世。

  牛姓出自子姓,是商朝开国皇帝商汤的后裔。周武王灭纣后,封商朝贵族微子于商丘(今河南商丘),建立宋国。微子之后有牛父,官任宋国司寇(掌管刑狱)。宋武公时,游牧民族西戎长狄人屡次犯宋,牛父曾率军败敌于长丘。后在一次作战中,不幸壮烈殉国。因其为国而死,后世子孙即以其字为氏,称牛姓。他们尊牛父为牛姓的得姓始祖。

  牛海銘,是神州苏北人,1982年出生在苏北一处贫瘠的小山区里,具体的生辰八字,无人得知,只知道被他父亲和师父,瞒了下来,至今都是一个迷。

  为什么要对他的出生日期进行隐瞒,是因为他身份特殊,对于职业的忌讳,是不许向外说的……

  《阴司祭承者》讲述,牛鬼道士:牛海銘的传奇一生。

  第一章 鬼头胎记。

  82年,那年冬天,是个很冷的冬天,冷到牛伯坐在屋子里的暖炉旁,都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大骂道:“狗日的,冷啊,咋今年苏北冷得,几乎可以和北极相匹敌了!”

  就在牛伯将身子贴紧了暖炉,想着法子取暖的时候,屋子外面传来了焦急的拍门声,牛伯打了个哆嗦,忍不住对着屋子外面,不耐烦地喊道:“谁啊?”

  “狗日的,我女儿在小诊所都要生了,你咋就有心情呆在屋子里暖和呢?还不赶快去山下的诊所去看着?”

  屋子外面猛然传来一声大骂,紧接着,牛伯吓得立刻将房门打开,赶快将自己的岳父请到屋中。

  得知自家的二娃儿要出生了,也顾不得招呼老头子,穿上棉鞋,便慌忙地向着村子里的小诊所跑去。

  匆匆忙忙跑到诊所当中,牛伯却被一个体态丰腴的大娘拦了下来。

  看着眼前,这个一身白大褂,方形脸,带着眼镜的大娘,牛伯,缩着脖子,口中不断哈着热气,用来暖手,嘴上却是支支吾吾,急不可耐,道:“爱婴,我老婆才怀孕七个月,咋就生了呢?孩子呢?”

  “早产,还没有生,你先在外面等着,等娃生下来我在叫你。”说完,爱婴关上房门,将牛伯阻挡在外。

  牛伯听到孩子快出生了,等在外面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整个人都显得焦躁不安。

  也不知过了多久,爱婴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眼神怪异地看了一眼干等在外面的牛伯,轻声道:“牛伯,孩子生了,只是。”

  不等爱婴解释,牛伯便急匆匆地冲了进去,此时孩子出生,他哪有心情去听爱婴的话,恨不得立刻见到自己的孩子和老婆。

  产房中,晓莉脸色发白,安静地躺在产床上,看了一眼牛伯,赶快将目光转向旁边的一块小布裹,牛伯先是关切地看了一眼他老婆,这才小心翼翼地将布裹打开。

  只是,在牛伯轻柔地撩开布裹时,整个人突然大叫一声:“这!这咋就跟个小猫崽呢?就巴掌那么大?”

  “咳咳!小声点,晓莉早产,这孩子才27周就出生了,营养不良,发育不好,这么大是正常的。”爱婴的话语在牛伯身后,响起。

  牛伯这才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着只有巴掌大的婴儿,当即便愁眉不展起来,他甚至觉得这个娃儿能不能养得活都不好说。

  至于牛伯这么认为,原因有三点:

  第一,越冷的天气,对于刚出生的小孩儿和迟暮的老人来说,越难熬。

  而眼前只有巴掌大的娃儿,是属于非常早的早产,就只有牛伯巴掌那么大,特别瘦小。

  这么小的娃儿,很难养活,刚一出生就要放在暖箱之中,还养不养得活还说不准。

  第二,农村人有句说法,刚一出生的娃儿,哭声越响亮,证明身体越健康。

  可是他家这娃儿,愣是紧紧地闭着嘴巴,发不出哪怕一丁点哭声,牛伯心里觉得慎得慌,这孩子身体得有多么虚弱,才会发不出任何声音?

  第三,在牛伯将目光定格在,他家娃的手腕处,赫然发现一块血红血红的胎记,颜色殷红似血,仔细一看,像极了一个长了独角,红面獠牙的鬼头!

  农村人迷信,别说是牛伯,就连牛伯身畔的接生婆爱婴,都有些瘆的慌,弱弱对牛伯,说了句:“听说这胎记,都是人在投胎前,阎王爷盖上的印章,你家娃儿,手腕上这个红色胎记咋就跟个鬼头似的,我一看它,就感觉到它也在看我,怪瘆人了,你说,你要不要找人看一下?”

  牛伯一听爱婴的话,当时就被吓到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赶快转头看向晓莉。

  晓莉刚生下娃儿,身子虚,一听有事儿,立刻就瘫软在床上了,还是牛伯一脸疑惑道:“爱婴大姐,您觉得这娃儿有啥子问题撒,您就是医生,还要找哪个看看啊?”

  见牛伯这样问,那诊所大娘,先是疑神疑鬼地看了下四周,才压低了声音对着牛伯道:“你不知道,刚出身的娃儿,听说能看到那东西,而那东西更是喜欢钻小孩儿的空子,咱们村里胡家的孩子,肩膀上不就有两个淤青淤青的手抓印?你说,一个娃儿,好好的,又没人碰,肩膀上咋就留下那样的印子呢?还有这鬼头?”

  一听这话,牛伯忍不住就打了个寒颤,也理解了爱婴口中的那东西,是个什么玩意儿!

  要说先前爱婴说的,阎王爷盖章,牛伯压根就觉得是胡扯,可是一说到胡家的娃儿,他的脸色当时就变了,因为那是他亲眼所见!

  那是发生在五六年前的事情了,村里的孩子没啥玩,闲着无聊,要不玩过家家,要不爬山,要么就是下河游泳,抓鱼。

  一如既往的,牛伯在村里小河边上的麦田里面干农活,就见村里的几个娃在小河里洗澡,当时也没怎么在意。

  可是,就在牛伯忙完了,收拾工具,准备回家时,却发现先前洗澡的孩子大多数都走了,反而只有胡家的孩子-二愣子,坐在桥头,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出于好奇,牛伯便走近,想要看看二愣子在做什么。

  可是走近了,却发现二愣子独自一人,对着空气说话,“老大爷,您自己有脚,干嘛还要我背您过河啊?”

  当时牛伯也道觉得没啥,村里孩子都爱玩过家家之类的游戏,编点新奇的台词,倒也是种乐趣,便带着工具打算离开。

  只是,在离开时,再次看了一眼二愣子,牛伯更是被二愣子的样子逗乐了。

  只见桥头那头,二愣子抖动着肥嘟嘟的腮帮子,一脸欢快的样子,双手更是背在了身后,兜了个圈,真的像是背了个人那般,继续自言自语,道:“大爷,没看出来,您那么轻,背着您我都能走那么快。”

  “对对,您说的对,是我力气大!”

  “这愣头青,还入戏了?”牛伯,被二愣子的反应逗得直乐呵,嘀咕一句,便加快脚步向家中走去。

  那时,村子里连一个黑白电视机都没有,谁家要是能有个收音机,都算是不错的了。

  临近深夜,牛伯躺在家中听广播,门外却传来一阵焦急地拍门声。

  打开门,却发现胡三一脸泪水站在自家门口,身后甚至围了不少村民。

  牛伯不解,慌忙问那胡三到底是怎么了,不想胡三一开口,牛伯就被胡三的话,吓得大惊失色,忍不住失声惊叫起来:

  “这,怎么可能!二愣子,死了?!”

  村中人,一个个也是惊疑不定地,相互议论着:

  “你们说,这好好的娃儿,怎么说没了就没了呢?”

  “就是啊,白天我还看到那几个孩子在河里洗澡,老牛在干农活儿。”

  “嘘!小声点,你们觉得会不会是二愣子白天洗澡受什么气了,造成的?”

  看着眼前的村民,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议论着,牛伯咳嗽一声,打断道:“大家都安静一下,二愣子白天并没有受气,我在一旁看着呢,有些话,可不能乱说。”

  果然,在胡家人找来了白天和二愣子一起玩耍的小娃儿后,这瓜子小孩儿,一个个都被吓得面无血色,有的胆小的,更是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却都表示,二愣子白天和他们一起玩的很开心,并没有什么异常。

  牛伯,不知为何,一下子,就想到他白天在桥头看到的一幕!

  思量着二愣子白天时奇怪的反应,他隐隐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心里更是莫明的,生出一个恐怖的想法,悄悄地将他白天看到的事儿,告诉了胡三!

  农村人迷信,胡三一听牛伯这样说,当时也是信了,二话不说,就大哭着向自己的方向跑去!

  当然,牛伯也跟着胡老三的脚步追了过去,到胡三家时,赫然发现他家的堂屋里,二愣子双眼高高凸起,满眼血色,舌头伸得老长,正吊在胡三家的柴房当中,那样子别提多吓人了!

  而更吓人的,就是胡三听了牛伯的话,也没有继续保护现场等待公安的打算了,小心地将二愣子放下,脱去上身的衣衫时。

  牛伯立刻瞪大了眼睛,因为就在二愣子的两个肩膀位置,分别有一个青黑淤青的手印!

  那手印看起来,就像是老头的手型一样,清晰得让人心里发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