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惊悚学园·美术阁楼(6)
牛鬼道士2017-08-05 16:402,614

  终于,长长的楼梯道,走到了尽头,而牛海銘等人也再次出现在了楼下操场的位置。

  就在这时,杜欢转过脸想要和牛海銘搭话,不想被牛海銘,再次打断。

  “杜欢!不要转脸!”

  牛海銘的大喝声,传遍空旷的操场,他之所以让所有人不得转脸,完全,是有原因的!

  因为,这一路上,他都感觉脖子侧后方似乎有什么吹着冷气的东西在尾随着他!

  而,农村有句相当邪门的话,是这样说的:

  正常人,也就是那些没开天眼的人,一般看不见鬼,如果看到了鬼的样子,鬼脸比较模糊,就说明看到的人,要生大病!

  如果,能够看清鬼的五官,很有可能看到之人会死去!

  这就和狗哭一般,都是被许多人得到求证的传闻,别管是真是假,牛海銘都不希望任何人出事!

  迷蒙的雾气,涌动着,似乎比牛海銘等人来时,还要浓厚,简直比北京的雾霾还要浓上100倍!

  大夏天的,本应该是热到令人睡不着觉的气温,此时,身在这片雾气当中,却冷得让牛海銘等人,浑身止不住得起鸡皮疙瘩。

  在牛海銘的指挥下,队伍虽然前行的速度缓慢,却也井井有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牛海銘感觉到脖子旁边的冷气莫名消失了,这才感觉到,自身周围的空气似乎是有了一丝热度。

  直到牛海銘等人全部出了这片雾气,牛海銘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只不过胸脯却是剧烈的起伏着,也不知道是背着三个黑人帮成员造成的,还是怎么回事。

  “哇啊!玛德,老子终于出来了!钱富贵,太胖了,累死我了!”

  这时,杜欢得到了牛海銘地肯定,终于转过脸,和牛海銘并肩走在一起,说话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欣喜与轻松。

  牛海銘,神色怪异地看着眼前的杜欢,心中好笑,此时的杜欢哪里还有和他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不论是说话还是在行为上,都自然熟络了不少。

  神州有句话,说的好,不打不相识,用来形容此刻杜欢和牛海銘再适合不过,只不过当中却多了夜探美术阁楼这个桥段。

  “对了!牛海銘,刚刚那美术教室的灯,是你关的吗?”杜欢呼吸着校园里的新鲜空气,一阵清风拂面,顿时舒爽了许多,突然是想起了什么,对着牛海銘问道。

  自从身后,危险的气息消失之后,牛海銘也算是彻底放松下来了,听着杜欢疑惑的话语,嘴角露出一丝意味儿深长的笑容,盯着杜欢,打趣道:“哦?你真的想知道?”

  凄清的月色下,杜欢,看着牛海銘眼里的眸光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光芒,当下浑身打了个哆嗦,不敢再继续问下去。

  就在,一行人,难得地放轻松了许多,向着男生宿舍的方向行进时。

  突然之间,一声惊叫,从最前方的人群口中发出,牛海銘和杜欢度对望了一眼,心中再一次紧张了起来,而牛海銘更是加快脚步,向着人群最前方赶去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却看到,幽静的校园里,清冷的月色下,除了他们一行人,而他们队伍的前方,正屹立着一个身形高大的黑影,刚好将他们的去路,拦了下来!

  “你是谁!?”牛海銘警觉地盯着这个和他个头差不多的身影,沉声喝道。

  “呵呵,牛海銘,杜欢,钱富贵,你们好啊!大半夜,不睡觉跑到这里做什么?”来人,并没有回答牛海銘的话,反而,抱着膀子,反问了回来,只是那话里带着一丝威严与警告的意味儿。

  “王校长?”待听清楚来人的音色,牛海銘这才恍然大悟,他差点忘了,王校长今天要留在学校值班,晚上查房的,难怪会在半夜堵住他们的去路。

  只是,牛海銘是个心思细密的人,在认出了王校长的那一刻,心中不知为何突然生出一丝怪异的感觉,王旭是如何知道他们在美术教室的?又是为什么,他只在迷雾的外面等着,不单独进去呢?

  难道?难道?他知道什么?

  这样想着,牛海銘便加快了脚步向着王旭的方向靠近。

  直到,牛海銘来到王旭身旁,才看清了王旭此时的表情,阴沉着一张脸,眉目之间似乎带着一股说不清的怒意。

  “哼!牛海銘!今晚无故夜不归宿,扣除16分,开除学籍,留校察看!”带王旭看清了牛海銘时,并没有过多的话语,当机立断,就给牛海銘来了个处分!

  牛海銘也没有顶嘴,更没有解释,只是默不作声地应了一声,便与王旭并排着,走在了杜欢等人前面,向着男生宿舍的方向赶去。

  似乎是出于对校长级人物本能的畏惧,此刻王旭身边就只有牛海銘和他背着的几人,杜欢那一帮子人,全部远远地吊在王旭身后。

  就在走过了,学校里的一处教学楼的位置时,牛海銘最终还是沉不住气了,压低了声音,道:“校长,你错怪我们了。”

  “群架斗殴,后果严重,不要做过多的解释,没有意义!抛去这些不说,就冲你们跑到美术阁楼,我就该将你们全部开除!”王旭冷着脸,并不打算和牛海銘废话,继续踱着步子,在前面走着。

  牛海銘,看着王旭火气未消的样子,心中更加确定,王旭一定是知道什么,当即补充道:

  “呵呵,我是去救他们的,校长就不知道,美术阁楼里有鬼吗?”

  “你!无稽之谈!这个世间,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王旭也没想到,牛海銘这一开口,就说了一个令他心惊的事情,当即甩了甩袖子,就要对着牛海銘大声呵斥,不过,话说到后面,声音竟然小了许多。

  牛海銘,看到王旭冷脸了,顿时做出一副知错的样子,装作无辜道:“这件事儿,也不能怪我的,那红衣女鬼,就站在阁楼上盯着咱们呢,还有校长,就不问问钱富贵等人的事情?”

  原先,王旭只是以为,牛海銘等人跑去美术阁楼打群架去了,不想事情却和他想的不一样,一时间,他的心底有些发寒,冷不丁地回头向着美术阁楼的方向看去,却什么都没看见,只得纳闷地瞥了牛海銘一眼,就是这匆匆一瞥,却让王旭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只见,牛海銘背上骡着的三个人,脸上身上没有任何伤痕,眼睛大睁着,空洞洞的更是没有任何一丝神采!

  而,最诡异的地方,却是,这几人明明都是大睁着眼睛,又像是睡着了一般,对于他的问话,无动于衷!

  看到这里,王旭的脸色终于变了,露出一丝惊疑不定的神色,焦急道:“牛海銘!你告诉我,他们这是怎么了?不是打架受伤造成的?”

  牛海銘,无辜的摇了摇头,意思是他什么都不知道!

  王旭,此时心里也说不出是个何种滋味儿,突然向着杜欢等人看去,却发现他们每个人身上都背着一个两个学生,这些学生,无一例外,都是睁着眼睛睡着的样子!

  牛海銘将王旭的反应看在眼里,就在王旭,惊慌失措的一瞬间,不失时机地将当晚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向着王旭解释起来。

  直到,牛海銘将所有的经过,详详细细地给王旭讲述完毕,牛海銘才看到王旭的神色变了,变得惊恐莫名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