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惊悚学园·苦修成果
牛鬼道士2017-08-05 16:333,086

  事情,果然如牛海銘料定的那般,群架并没有发生,非但没有发生,杜文斌甚至对杜欢的事,竟然都没有再提。

  但是,二逼青年欢乐多,杜文斌,既然来了,便不能白来,定定地盯着钱富贵好久,最终将矛头指向了牛海銘身后人群中,一个畏畏缩缩的身影。

  “那个小白脸儿,你出来,我听说你是十里屯高中最帅的男人,给你写情书的女孩子,排队都从北校区排到南门儿,老子就是看你不爽!”

  说着,杜文斌给杜欢递了个眼色,那吊儿郎当的杜欢瞬间会意,平时校园里学生闲着无聊搞了什么,四大帅哥,四大丑女的,什么马逸尘,牛海銘的都上榜了,唯独他杜欢没有上榜。

  抛去牛海銘不说,杜欢早已心里对马逸尘不爽许久,没想到今日他堂哥误打误撞,竟然打起了马逸尘的主意,当下有些心花怒放了,吐了一口吐沫,斜着眼睛瞥了一眼畏畏缩缩的马逸尘,耀武扬威道:“马逸尘,最帅男人!我堂哥叫你出来呢?你没听到吗?”

  此时,人群里一个眉清目秀,皮肤如玉的小白脸学生早就吓得面无血色了。

  牛海銘,无奈地用手,摸了摸下巴,一脸鄙夷地扫了一眼杜欢,终于说话了。

  “马逸尘,你回去吧,今天没有你的事儿!”

  看到牛海銘替马逸尘出头,杜文斌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他今天是看在钱富贵的面子,才选择和解,没想到这个不知哪里跑来的农叉子,竟然敢多管闲事!

  当下,就有些挂不住面子了,还不等杜文斌发作,一直默不作声的杜猛突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杜猛,身高180人高马大,身躯似一块钢板,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杜文斌,你让那小白脸回去吧,这里没他的事儿。你就是牛海銘吗?我想和你打一架,你同不同意?”

  杜猛,目光如炬,盯着牛海銘看个不停,他自小便苦练泰拳,对拳术有着常人无法理解的热爱,今天看到牛海銘的身板子,一眼便看出来,这个光着膀子,行事不羁的青少年,是个练家子!

  杜猛虽然话语平静,可是任谁都能听出其中那种咄咄逼人的意味儿,似是不容牛海銘拒绝,但是他让马逸尘回去,却也是给了牛海銘面子。

  牛海銘也是习武之人,虽然是被牛伯逼着练了多年,但是猛然看到杜猛这样的身板子的大块头,心里也是早已心痒难耐,当即轻轻点了点头。

  原先杜欢和杜文斌心中正想着如何找回颜面时,看到杜猛和牛海銘要打架,当即喜笑颜开,答应着让马逸尘回去了,两人心里却是乐开了花,暗暗幸灾乐祸起来。

  “大哥?”看到牛海銘答应下来,钱富贵心里一惊,着实有些替牛海銘担心,因为杜猛的身板子太吓人了,虽然他在几年前看过牛海銘出过一次手,却也没有绝对信心,牛海銘可以轻易战胜杜猛。况且年龄差,还差了几年。

  “请吧!”牛海銘对钱富贵轻轻点了点头,平静地看着杜猛,抱了抱拳,立刻做了一个‘打开’的姿势,这是八极拳的第一式,也是不动姿势。

  杜猛脸上露出一副狂热的神色,嘴角微动,舔了舔嘴巴,随即‘稳立于地’目光如炬地盯着牛海銘。

  牛海銘闪身闪动,看着杜猛的姿势,心下了然,从杜猛的身形,肌肉线条和起始姿势来看,牛海銘已经断定,这个杜猛是下盘极稳之人,拳术上不知道如何,但是腿部力量绝对不可小视。

  杜猛何尝不是再观察着牛海銘,盯着牛海銘精炼的线条充满了柔韧性,腿部更是不动如山,稳立于地,心知是遇到了‘高手’,不敢有任何松懈!

  因为,杜猛不知为何,总是觉得眼前这个和他身高大差不差的青少年,总给他一种无形的压力。

  牛海銘,虽说练拳十二年,可以说已经将武术练到灵妙的地步,但是也只是与牛伯过招,对于泰拳有所了解,却不是精通,当下心里好奇,想要看看这十几年自己苦修的结果。

  狮子搏象用尽全力,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这是武者必须要明悟的基础!

  两人都还没动,周围不论是钱富贵,还是杜欢与杜文斌都是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将他们笼罩。

  杜文斌更是心中大惊,因为杜欢平时和别人打架,都是随便打打,简简单单几招,就将许多高校和大学的校霸扔进了医院。

  怎么这次,面对一个高中生,竟这般专注与郑重?

  短暂地静立之下,还是牛海銘先出手了。

  他看出,这杜猛是控制型的拳手!应该是擅长距离与力量的控制!

  而坚实的身躯,抗击打能力也是他的强项!

  牛海銘一上来,便使出了一套回门八打,脚下尘土四起,身如游龙,动作快而刚猛地向着杜猛的身上打去,当然所打位置牛海銘本能地避过了要害。

  看到牛海銘强攻,杜猛露出一丝冷笑,用刚猛的打法,与他对打,杜猛觉得牛海銘这是要战他的长处!

  眼看牛海銘的拳头正对着他的胸口击来,杜猛口中大喝,“蛤!”

  身躯原地不动,一级鳄鱼摆尾,携带者微微地劲风,对着牛海銘的臂下位置扫了过去!

  扫踢,目的是为了让对手在一瞬间失去战力,而杜猛的目的便是完全破除牛海銘的一级强击!

  不得不说,杜猛的格斗技巧与基础功相当扎实!

  一记高难度的后扫,被他施展出来,动作快速不说,配合他如钢板的身躯,更是体现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暴力美学。

  “砰!”一声轻响,从牛海銘的拳上发出,杜猛的大长腿与牛海銘的手臂撞在一起,杜猛身躯依然不动,快速收回右腿。

  牛海銘,脚下蹋动着奇怪的步子,退了三步,继续向着前方冲去!

  钱富贵,皱着眉头,他不明白牛海銘为什么要后退,难道是因为杜猛腿上的力量太强了?这样想着,钱富贵在心里不由给牛海銘捏了一把汗。

  “切!不自量力!”杜文斌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框,刚刚还在紧张,看到牛海銘被击退,终于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那杜欢更是眼睛放光,期待中杜猛一脚将牛海銘揣进医院,躺上几个月。

  只有,杜猛皱着眉头,神色越显凝重,因为他那一推下去,刚猛自不必说,就是那一股力道,别说是寻常高中生,就连成年人都要被打得连连退后,可是打在牛海銘的胳膊上却感觉到力量没有发挥到实处!那牛海銘是如何将这种力道卸掉的,他实在想不明白。

  但是眼下,根本不是他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因为牛海銘的速度,比先前竟然快了不止一倍,电光火石之间,一个砂锅大的拳头,已经到了他的眼前,对着他的肩膀打了来!

  杜猛身经百战,几乎是于本能地,一记回踢,用了七成力道挡下了牛海銘的一拳,将肩膀位置护住!

  可是剩下的三分力道却没有让他稳住身形,猛然间,一股绝强的力道,作用在杜猛腿上,硬生生将他顶的退了出去!

  “不可能!”杜猛惊呼出声,他全身的重心几乎都作用在立地的一只脚上,怎么这牛海銘的力量在刚一接下时只算是一般,作用到他的腿上时,竟然像是洪水爆发那般,汹涌而来,比之先前还要大上许多!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地面的摩擦声,与贴近胸前的一脚!

  “砰!”一声闷响发出,杜猛庞大的身躯,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牛海銘这一脚踹得离地几十公分,腾空而起,重重地摔落到地上!

  “没有什么不可能,我第一次所使用的八打,之所以叫八打是因为,脚下每一次蓄力,连带着八次蓄力与强冲的速度加之惯性能够将自身的攻击力成倍数提升!更何况,我用上了内劲儿!你,完全不是我的对手!”

  简单过招,牛海銘已经估算出这个泰拳青年与自己之间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的!

  平静地站在原地,牛海銘,并没有乘胜追击,他这一脚在撞击在杜猛腹部时,已经收了力,如若不然,杜猛定然受伤。

  “呵呵,神州武术,就是他妈的恶心!当中带着寻常人所不知道的技巧。这样,你还能如何!?”杜猛神色闪动,擦了擦嘴角,似乎是还不死心,凝重地盯了一眼牛海銘,骂了一句恶心,再次快速奔跑着向着牛海銘冲来,打算与牛海銘以硬碰硬,上来就来一脚正踢,几乎将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出来。

  正踢,实打实的以硬碰硬。一脚制敌!杜猛对自己的力量还是相当自信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